论博物馆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信息共享
作者 : 未知

  摘要: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不仅能够全面掌握和科学评价我国文物资源情况和价值、健全文物登录备案机制和文物保护体系,更能有效促进以博物馆为代表的国有文物收藏单位以文物藏品档案为核心的各类资源的整合利用,进一步丰富公共文化服务内容。博物馆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信息共享是对普查档案信息资源整合利用、充分彰显文博资源社会价值的有效途径。博物馆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信息共享内涵丰富,分为对内共享和对外共享,既彰显了文物藏品档案信息的功能与价值,也为其他类型的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开展可移动文物普查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关键词:可移动文物普查博物馆档案信息共享
  一、可移动文物普查与博物馆档案信息共享
  以博物馆为主体的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开展的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不仅能够全面掌握和科学评价我国文物资源情况和价值,健全文物登录备案机制和文物保护体系,加大文物保护力度,保障文物安全,对于以博物馆为代表的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更能有效促进以文物藏品档案为核心的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信息的整合利用,进一步丰富公共文化服务内容,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布局中有效发挥文物的积极作用。博物馆开展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的同时,逐步建立起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是博物馆推动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信息共享的基础与保证。
  博物馆档案信息共享分为对外档案信息共享和对内档案信息共享。对外档案信息共享是指社会各界对博物馆档案信息的有效利用;对内档案信息共享则是指博物馆档案信息在行业内、馆际间的交流互通。博物馆作为我国社会主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实现对外档案信息共享和对内档案信息共享不仅是运营管理社会性、公共性的体现,更是“互联网+”、大数据时代重要职责的体现。
  二、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释义及其组成
  笔者认为,博物馆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是其在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中形成的纸质档案、数字档案等一系列成果的集合体,从档案内容上划分,主要由文物藏品档案、普查流程与操作规范档案组成。
  (一)文物藏品档案
  文物藏品档案是记录文物藏品相关信息的普查基础性档案,建立文物藏品档案是可移动文物普查的一项重要工作任务。博物馆可移动文物普查中的文物收藏情况调查摸底、文物信息采集、文物筛选和认定、数据采集录入和登录备案、复核验收上报、编制普查名录和工作报告等各项任务均紧密围绕文物藏品档案进行的。博物馆通过可移动文物普查,建立起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完整的国有可移动文物藏品档案体系,其主要包括文物藏品基本信息、文物藏品管理信息、文物藏品影像信息等内容。其中文物藏品基本信息内容含总登记号、类别、名称、年代、质地、数量、尺寸、质量、级别、来源、完残状况、保存状态、入馆日期等;文物藏品管理信息含保管信息、基本情况、鉴定信息、考古发掘信息、来源信息、流传经历、损坏记录、移动记录、修复记录、展览信息、著录信息、收藏单位信息等;文物藏品影像信息含收藏单位代码、总登记号、图片类型、图片顺序号等。
  (二)普查流程与操作规范档案
  普查流程与操作规范档案是博物馆开展可移动文物普查的程序性档案。博物馆普查员填报的《国有单位文物收藏情况调查登记表》《国有单位可移动文物信息认定登记表》《国有单位文物收藏情况调查汇总表》,以及普查工作各阶段遵循的藏品信息采集技术要求与规范、文物数据汇总规范、电子数据处理工作规范、数据移植规范、普查成果报告编制规范、建档备案工作规范等文本材料,因其对博物馆可移动文物普查组织实施与标准化管理具有指导和规范作用,对普查档案而言不可或缺。不容忽视的是,普查领导机构设立、经费预算保障、普查队伍组建、普查业务培训、普查器材配备、普查成果宣传等相关记录材料亦应纳入博物馆普查流程与操作规范档案的范畴。
  三、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信息对内共享的内容及其作用
  (一)文物藏品档案信息对内共享
  博物馆作为我国现阶段收藏绝大多数可移动文物的公共文化服务机构,通过普查首先能够实现本系统、本单位内部文物藏品的档案信息共享,使单体博物馆的文物藏品能够跨越时空束缚,真正起到文化交流、文化传播、文化载体的作用;其次,通过普查博物馆将有效建立起可移动文物登录体系和管理机制。文物藏品档案信息共享是通过可移动文物信息登录平台实现的,这个平台具有动态、开放的特点,国有文物收藏单位随时可以填报、申报、完善文物藏品的各项信息。特别对于文物系统内的国有博物馆,本次普查能够帮助它们在完善馆藏文物账目、统一馆藏文物登录标准、实现文物数字化保护的基础上,最终实现文物藏品的档案信息共享。
  (二)普查流程与操作规范档案信息对内共享
  普查流程与操作规范档案信息对内共享是指博物馆业界同行之间的普查规范与操作流程档案共享与合作。我国众多博物馆在管理水平、业务研究、服务质量等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有些博物馆开展普查仅依靠自身人力、物力、财力、智力,“单兵作战”的效果不理想。普查流程与操作规范档案信息若能实现对内共享,则有助于及时推动博物馆可移动文物普查各项工作的开展以及普查目标的全面实现。以南京市博物总馆为例,其充分利用“藏品资源打通、人力资源打通、管理制度打通、服务项目打通”的总分馆合作机制,根据普查进度安排,整合各类资源,科学配置属下七座分馆的场地、人员、设备、资金,集中力量打文物藏品普查信息的“歼灭战”,提高了工作效率,保证了普查质量。
  四、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信息对外共享的内容及其作用
  (一)文物藏品档案信息对外共享
  文物藏品档案信息对外共享是指超越了博物馆范围,文物藏品档案信息在博物馆与政府部门、社会组织、人民团体以及其他类型的企事业单位之间的共享。以文化文物主管部门为例,其通过文物藏品档案信息对外共享,顺利实现了文物藏品档案信息的精细化管理。众所周知,由国家文物主管部门设计研发的文物普查信息登录平台实质为内容丰富、操作方便的文物藏品信息数字化档案库,文化文物主管部门人员登录文物普查信息平台后,可以查阅该地区以国有博物馆为主体的文物收藏单位可移动文物藏品信息资源,对文物藏品类型、保存状态参数、保护环境要求、保管和使用相关规范进行准确无误地统计和分析,并根据统计分析数据制定科学合理的文物保护政策、修复方案、预防性保护措施、文物库房功能提升方案、文物管理经费使用计划等。
  文物藏品档案信息对外共享亦将最大程度地优化配置博物馆的文物藏品信息资源,逐步形成向其他行业服务的整体优势。以博物馆与教育机构之间的合作交流与文物藏品信息共享为例,博物馆员工与学校教师可以充分利用共享的文物藏品档案信息,推出能够激发学生兴趣爱好、适合不同学龄层次的文化产品与服务。不仅如此,博物馆文物藏品档案信息对外共享�能进一步发挥文物藏品档案在文化产业、动漫产业、工业设计等领域的独特作用,促进文物工作的技术革新以及知识产权法律法规的完善。
  (二)普查流程与操作规范档案信息对外共享
  普查流程与操作规范档案信息对外共享,有利于博物馆向社会各界特别是其他类型的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宣传介绍普查经验及其取得的成果,使之为社会和社会发展服务的职能得以充分体现。虽然参加此次可移动文物普查的党政机关、军队、外交、教育、民政、宗教、档案等系统单位和国有企业数量众多,但是它们开展普查的专业化程度不高,与博物馆、文保所、考古所等文物专业保护管理机构的普查工作相比仍然存在不小的差距。博物馆作为文物与自然标本保藏、研究、展示、利用的服务平台和宣传阵地,其在普查组织实施、普查单位登记、文物信息采集、登录和文物认定、普查档案建立等方面,已经取得丰硕的普查流程与操作规范成果,这些档案信息成果的对外共享不仅扩大了博物馆的社会影响力,也为其他行业类型的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开展可移动文物普查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五、结语
  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信息共享是充分加强博物馆行业内外交流与合作、充分发挥博物馆社会服务功能的生动体现,是当代中国博物馆档案信息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博物馆在持续推动可移动文物普查档案信息内外共享的过程中,还须高度重视网络信息安全工作,增强文物藏品数据安全保护意识,设定信息账户使用权限,防范网络病毒等,最终为普查档案信息共享提供可靠的知识及技术保障。
  作者单位:南京市博物总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