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级船员不同职业阶段的职业忠诚度
作者 : 未知

  摘要:   为探究在不同职业阶段中国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变化及其影响因素,通过问卷调查和访谈收集相关数据,运用逐步回归分析方法进行分析。研究结果显示:中国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随着职业阶段的变化而变化,且变化曲线整体呈现U形,其中在31~40岁年龄段(即职业中期)其职业忠诚度最低;相关的影响因素在不同职业阶段对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影响强度不尽相同,其中前三个职业阶段的职业忠诚度受工作本身的影响最大,而职业末期的职业忠诚度受成就动机的影响最大。
  关键词:
  中国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职业阶段;逐步回归分析
  中图分类号: U676.2
  文献标志码: A
  Abstract:
  In order to investigate the change and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professional loyalty of Chinese officers in charge of ships at different career stages, the data are collected through questionnaires and interviews, and the stepwise regression analysis method is adopted to study these two issues. The research results show that: the professional loyalty of Chinese officers in charge of ships varies with the change of career stages, the overall trend can be described as a Ushaped curve, and the lowest point of loyalty occurs at midcareer, which is the 3140 age group; the relevant influencing factors have different effects on the professional loyalty of the officers in charge of ships at different career stages. The professional loyalty at the first three career stages is most affected by the work itself, while the professional loyalty at the end career stage is mostly affected by achievement motivation.
  Key words:
  Chinese officer in charge of ship; professional loyalty; career stage; stepwise regression analysis
  0引言
  如果�]有海员,世界上一半的人会挨饿,另一半的人将会受冻。然而,由于海员工作、生活环境的特殊性和职业的风险性,以及海上、陆上收入差距的不断缩小,同时受当前国际航运经济持续低迷的影响,不少高素质船员“弃船登陆”,直接导致船员素质跟不上船舶高端化发展速度。我国交通运输部近期发布的《中国船员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提出:到2020年,中国将实现由海员大国向海员强国的转变,海员队伍更加适应国家战略和航运发展的需要。在调研中了解到“许多航海类专业的本科毕业生上船工作一两年就上岸了”“三十多岁的高级船员流失现象显著”,因此提升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和确保船员人才队伍的稳定性已经成为船员公司的重要问题。
  通过梳理相关文献不难看出,对如何保留员工问题的研究已经取得了比较好的成果,包括价值观[1]、个性[2]、员工满意感[3]、信任倾向[4]、心理所有权[5]、员工参与[6]和职业适应性[7]对员工职业忠诚度的影响,职业忠诚度的衡量和评价[8],职业忠诚度的培养研究[9]等。先前也有研究者就不同群体(警察[10]、知识型员工[11]、新闻从业人员[12]、家族企业经理人[13]、IT从业人员[14]、科学家和工程师[15]、新入职护士[16]、服务行业员工[17]和双职工[18]等)的职业忠诚度进行过相关研究,研究结果表明不同因素对不同群体的职业忠诚度的影响不同。关于如何稳定海员这个特殊职业群体的研究并不多,也不够深入。相关的主要研究显示,高级船员雇佣比较困难[19],但关于高级船员流失的主要影响因素,有的认为是婚姻状况和收入水平[20],有的认为是船上的工作条件[21]。
  本文在上述研究的基础上,立足于中国高级船员的职业忠诚度,分析不同职业阶段中国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变化规律,并采用逐步回归分析方法对不同职业阶段中国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以得出不同职业阶段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主要影响因素。研究结果可以为相关决策者提供决策依据,进而从根本上扭转高级船员流失局面,对中国海运业的可持续发展,海洋强国战略的实现,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1数据收集和研究方法的选择
  1.1研究变量
  1.1.1船员职业阶段
  根据ROEHLING等[22]的职业阶段理论并结合高级船员工作年龄特点,将高级船员职业阶段划分为4个阶段,其中20~30岁为职业初期,31~40岁为职业中期,41~50岁为职业后期,51~60岁为职业末期。船员职业阶段为本研究的控制变量。   1.1.2船员职业忠诚度
  职业忠诚度反映员工对其所在的组织和所从事的行业的一种喜爱和认同的程度,一般根据员工是否愿意继续从事该行业来衡量其职业忠诚度的大小。[23]本文中船员职业忠诚度指船员对其职业本身的热爱、忠诚以及投入的程度,是本研究的因变量。
  1.1.3船员职业忠诚度影响因素
  根据COUGHLAN[24]的研究结论,价值观会对员工职业忠诚度产生影响;ARORA等[2]认为个性也会对员工职业忠诚度有影响;其他学者[7]认为职业适应性等员工个人因素会对员工职业忠诚度产生影响。因此,本文在研究船员问题时将船员个人因素考虑在内,将其分为3类,即成就动机(个人在做事时与自己所持有的良好或优秀标准相竞争的冲动或欲望)、工作适合度(拥有的知识、技能与工作的匹配度)和工作伦理(包括个体的态度和价值观以及反映这些态度和价值观的外在行为)。
  根据赫兹伯格的双因素理论,本文将工作场合因素分为3类,即公司政策与管理(包括公司政策、培训与开发、工作条件、薪酬与福利、人际关系等)、安全因素(包括公司对安全的重视、安全保障、安全程序的执行以及个人安全感等)和工作本身(包括工作兴趣、工作成就感、被赏识、工作责任感,以及成长和发展的机会等)。
  除此以外,由于船员国际性这一职业特点,船员受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影响很大,因此本文将环境因素(包括社会关注度、社会认可度和国家政策法规等)也考虑在内。
  船员个人因素、工作场合因素和环境因素等3类船员职业忠诚度影响因素是本研究的自变量。
  1.2数据收集
  1.2.1问卷调查
  问卷调查对象为中国在船服务的高级船员,职务涵盖船长、大副、二副、三副、轮机长、大管轮、二管轮、三管轮、电机员等9个职务。为使调查结果具有普遍意义,尽量避免地区和公司影响,被调查高级船员选自上海、天津、大连、青岛、宁波等城市的不同公司。
  首先,在查阅大量相关文献的基础上设计调查问卷。调查问卷包含3部分内容:第一部分为被调查者基本情况;第二部分为相关问题,共包括40个选择题,问题评价采用5 级李克特累加量表方法,即分别对5级态度“很满意、满意、一般、不满意、很不满意”赋予“5,4,3,2,1”的值;最后一部分为开放性问题,目的是让调查对象对中国航海高等教育、船员公司管理、国家关于船员的政策和法规等方面提出相关建议。
  其次,发放调查问卷。前期通过使用专业调查问卷网站向中国在船服务高级船员发放电子问卷,收回问卷186份;后期通过实地问卷调研方式发放问卷,收回问卷324份,其中从参加船�T培训班的高级船员处收回284份,从船员管理企业收回40份。在收回的510份问卷中,有效问卷为500份,有效率为98%。
  被调查高级船员包含船长36人、大副52人、二副118人、三副43人、轮机长38人、大管轮106人、二管轮43人、三管轮39人、电机员25人。处于职业初期、中期、后期和末期的高级船员分别有199、199、88和14人。
  1.2.2访谈
  受访谈人员涵盖管理者和高级船员两类。为覆盖问卷盲点,更深入地了解高级船员的想法和感受,获取船员的真实需求,进行船员访谈。为深入分析问题原因,使提出的措施及建议更符合当下的客观需求,更切合实际,对其管理者进行访谈。选择大型的船员管理企业,如上海远洋对外劳务有限公司、中海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华洋海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对其管理者和高级船员进行访谈,共访谈24人。
  1.3研究方法的选取
  本文有两个主要目的,首先分析不同职业阶段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其次分析不同职业阶段相关影响因素对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影响程度。
  为分析不同职业阶段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需在整理和分析问卷数据的基础上,研究不同职业阶段与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两个变量间的统计关系。回归分析是研究变量之间作用关系的一种统计分析方法,其目的是通过收集到的样本数据用一定的统计方法探讨自变量(一个或一组)对因变量(一个或一组)的影响关系。运用到本文中,以不同职业阶段为自变量,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为因变量,运用回归分析方法即可得到两变量间的统计关系。
  在分析不同职业阶段相关影响因素对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影响程度时,以各因素为自变量,职业忠诚度为因变量对问卷进行处理,发现不同职业阶段相关影响因素与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之间存在多重共线性。因此,选择逐步回归分析方法,将全部自变量对因变量的贡献度按由大到小的顺序逐个引入回归方程,挑选出对因变量有显著影响的自变量,以此消除多重共线性,并得到最后结果。
  2问卷调查结果分析
  2.1问卷信度和效度
  问卷效度指问卷测量反映概念真实含义的程度,其中结构效度是指测量结果体现出来的某种结构与测值之间的对应程度,一般采取因子分析得到。根据因子分析结果可得,本问卷中KMO值为0.951,巴特利特球形检验的统计量为14 668.167,显著性检验P值为0.000,主因子解释总方差百分比为68.52%,说明本问卷的结构效度较好。
  信度分析指采用同样的方法对同一对象重复测量时所得结果的一致性程度分析,其中α信度系数法评价的是量表中各题项得分间的一致性,该系数属于内在一致性系数。这种方法适用于态度、意见式问卷(量表)的信度分析,因此本问卷采用该方法测量信度。问卷调查总量表克朗巴哈系数α为0.932,表明问卷信度水平较高。
  2.2不同职业阶段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
  根据调查问卷数据绘制各职业阶段的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柱状图,将数据回归拟合后得到图1。所得回归方程显示各职业阶段高级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基本呈二项式分布且可决系数R2为0.992,说明该回归方程拟合程度较好。   由图1可知,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随着职业阶段的变化而发生变化,变化曲线整体呈U形:从职业初期到职业中期呈缓慢下降趋势,并在职业中期到达最低点;从职业中期到职业后期逐渐上升;从职业后期到职业末期继续上升,且在职业末期上升幅度显著增大。
  通过访谈获悉:在职业初期,大部分人刚刚开始正式接触船员职业,职业的选择多出于“认为上船好玩”“方便出国”等;随后由于船员工作的特殊性,如长期远离陆地、工作生活空间狭小、与家人聚少离多等,渐渐不适应这种工作状况,其职业忠诚度逐渐下降;处于职业中期的绝大部分受访船员认为“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压力增大”,对公司福利待遇等硬性条件要求更高,若公司不能满足这些要求可能会降低工作满意感。调查问卷数据显示,
  大多数处于职业中期的高级船员已经是船长、大副、轮机长、大管轮等较高职务,在船上的职业上升空间在逐渐减小,有的甚至认为自己已经到达职业顶峰。这些原因可能导致此阶段的船员职业忠诚度降至最低点。若船员在职业中期没有“弃船登陆”,则在职业后期其职业忠诚度会开始逐步上升,到职业末期其职业忠诚度达到最高,这部分人的工作动机绝大多数可能“出于对海洋和船员工作的热爱”。
  2.3不同职业阶段相关影响因素对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影响程度
  为进一步分析不同职业阶段相关影响因素对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影响,把船员年龄作为控制变量,分析各影响因素与船员职业忠诚度之间的相关性,结果见表1。由表1可以确定两者间存在一定的联系,但没有一个相关系数大于0.9,因此无法判断是否存在多重共线性。对两者关系进行共线性诊断后得表2。从多个维度特征值约为0、条件索引大于10和方差比例中存在数值接近1等这3个方面,可得出各影响因素与船员职业忠诚度间存在多重共线性。
  采用逐步回归分析方法,以相关影响因素为自变量,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为因变量,对不同职业阶段进行逐步回归分析,职业初期分析结果见表3。
  由表3可以看出,首先引入的变量是工作本身,其次引入的变量是公司政策与管理,然后是环境因素。引入这3个变量后方程的修正可决系数R2由0.550增加到0.589,因此认为拟合较好。F检验统计量的观测值为94.325,其分布的显著性检验P值为0,说明因变量与这3个自变量的线性关系是显著的,可建立线性模型。第3个回归方程为Y=1.921+3.559×工作本身+1.802×公司政策与管理+0.685×环境因素,标准偏回归系数分别为0.523、0.229和0.114,因此在高级船员职业初期,对其职业忠诚度影响较大的因素,按影响程度排序从大到小依次为工作本身、公司政策与管理、环境因素。同理可得其他职业阶段相关影响因素与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回归方程,见表4。
  由表4可知,不同职业阶段相关影响因素对高级船员�业忠诚度的影响强度存在区别。在职业中期对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影响较大的因素按影响程度排序从大到小依次为工作本身、环境因素、成就动机,在职业后期依次为工作本身和环境因素。前3个职业阶段均受工作本身这一因素正向影响,且影响强度最大,说明在高级船员的职业初期、中期和后期,工作本身为高级船员带来的工作兴趣、工作成就感、被赏识、工作责任感及成长和发展的机会等对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影响占主导地位。
  在职业末期,对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影响较大的因素为成就动机和安全因素,且受成就动机正向影响最大,说明该阶段高级船员受成就动机这一自身因素影响最大,这与前3个阶段有较大差别。通过访谈了解到,处于职业末期的高级船员“绝对不会找别的工作”,基本都选择“将船员这一行干到底”。这与麦克利兰(David C McClelland)的成就动机理论中拥有高成就动机的人的特点相符合。麦克利兰认为具有强烈的成就动机的人渴望将事情做得更为完美、工作效率更高、获得更大的成功,他们追求在争取成功的过程中克服困难、解决难题、努力奋斗的乐趣,以及成功之后个人的成就感。处于职业末期的高级船员通过自己的职业追求自我价值,实现个人价值的最大化,这表明该职业阶段的高级船员成就动机较强,更能坚持从事船员职业。
  安全因素也是影响处于职业末期的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主要因素之一。但该阶段安全因素与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呈现负相关,这表明该阶段高级船员对安全因素的重视程度高,并认为公司的安全管理做得不够好,还有很大改进空间。因此,处于职业末期的高级船员在填写调查问卷时更为慎重,且对公司对待安全因素的措施和管理持保留意见,表现在数据上为安全因素与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呈负相关。
  3结论与讨论
  本文采用回归分析方法,通过对不同职业阶段中国高级船员的职业忠诚度及其主要影响因素的分析,得出如下研究结论:
  (1)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随着职业阶段的变化曲线整体呈U形。
  从职业初期到职业中期,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逐步下降,并在职业中期到达最低点;从职业中期到职业后期,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逐渐上升;从职业后期到职业末期,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继续上升,且在最后阶段达到最高。
  (2)在不同职业阶段影响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主要因素不尽相同。对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影响较大的主要因素,职业初期为工作本身、公司政策与管理、环境因素,职业中期为工作本身、环境因素、成就动机,职业后期为工作本身和环境因素,职业末期为成就动机和安全因素。
  (3)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在前3个职业阶段受工作本身影响最显著,而在职业末期受成就动机影响最大,说明在高级船员职业初期、中期和后期,工作本身带来的工作兴趣、工作成就感、被赏识、工作责任感及成长和发展的机会等对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影响占主导地位。然而在高级船员职业末期,其自身追求职业成就的内在动力成为主要影响因素。
  (4)在高级船员的职业末期,其职业忠诚度受到安全因素的反向影响。高级船员在这个阶段对安全问题十分关注,若企业的安全管理存在一些问题,则在此职业阶段高级船员的职业忠诚度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根据以上研究结论可以得出如下管理启示:
  (1)企业应对不同职业阶段的高级船员采取不同措施以提高其职业忠诚度。因为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整体呈U形曲线变化,且在不同职业阶段影响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主要因素不尽相同,所以企业应对处于不同职业阶段的高级船员采取不同措施以提高其职业忠诚度。在高级船员职业初期、中期和后期应主要关注工作本身,而在其职业末期应以保持其高成就动机为主。企业可根据具有高成就动机船员的特点,为其提供有适度挑战性的工作,并对其工作绩效进行及时反馈。
  (2)企业应重点关注处于职业中期的高级船员的职业忠诚度问题。
  企业的相关政策可适当向处于该职业阶段的高级船员倾斜,减少高级船员的后顾之忧。
  (3)对工作本身这一影响因素给予高度重视。工作本身对处于前3个职业阶段的高级船员的职业忠诚度的影响均最为显著,因此需给予高度重视。可从学校、企业这两个层面培养对高级船员职业的兴趣,增强工作成就感,提升工作责任感。学校层面可采取的具体措施有:首先,在招生时应尽量偏向选择对航海类专业有所了解、对航海专业感兴趣、愿意从事航海类工作的学生,在生源上保证高级船员的职业吸引力;其次,注重提升学生对航海类专业的认知及认同,培养航海类专业学生的专业兴趣;最后,航海类高校和科研机构应该跟踪航海科技发展的前沿,拓宽学生视野,提升学生的操作能力和学习兴趣。
  企业层面可采取的具体措施有:首先,企业在招聘时应尽量选择真正热爱航海事业,对船上工作有兴趣的人,以此提升工作本身带来的职业吸引力,使高级船员通过感兴趣的工作提升职业认同感和成就感;其次,企业可定期召开座谈会,邀请资深高级船员参加,通过资深高级船员的经验分享,使船员意识到职业的重要性,增强工作责任感,明确自身未来的发展方向;最后,尝试实施高级船员“双通道政策”,在船工作半年后进行在岸工作、研究,再上船指导,在船―岸工作转换间不断提升和利用高级船员的专业技能,提升高级船员工作兴趣。
  (4)环境因素和安全因素值得关注。环境因素作为影响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的因素之一,在高级船员职业初期、中期和末期都对高级船员职业忠诚度产生了一定影响,因此环境因素也需要关注。首先,从完善法律环境的角度,国家应尽快出台专门针对中国船员的《船员法》,船员只需遵守此法律,而不受其他人力资源相关法律的约束,从而与国际接轨,切实保障船员的合法权益。其次,从健全社会环境的角度,国家应充分利用大众传媒的影响力,加大宣传力度,提升社会对船员职业的认可度和关注度。尽管中国近些年设立了“航海日”和“海员日”,但是在培育海洋文化上还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逐步使全社会形成一种认可、尊重船员的氛围。
  (5)处于职业末期的高级船员对安全问题关注程度�^高,企业应提高安全管理水平,注重落实安全管理措施,而不仅仅是口头强调。另外,企业应重视理论与实践结合,多听取行船经验较丰富的高级船员对安全相关问题的建议,使船员安全能得到切实保障。
  参考文献:
  [1]金立印. 虚拟品牌社群的价值维度对成员社群意识、忠诚度及行为倾向的影响[J]. 管理科学, 2007, 20(2): 3645. DOI: 10.3969/j.issn.16720334.2007.02.006.
  [2]ARORA R, RANGNEKAR S. Towards understanding the two way interaction effects of extraversion and openness to experience on career commitment[J]. 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Educational and Vocational Guidance, 2016, 16(2): 213232. DOI: 10.1007/s1077501592964.
  [3]GARCAALMEIDA D J, FEMNDEZMONROY M, De SAPREZ P. Dimensions of employee satisfaction as determinants of organizational commitment in the hotel industry[J]. Human Factors and Ergonomics in Manufacturing, 2015, 25(2): 153165. DOI: 10.1002/hfm.20539.
  [4]WAI Y B C, FUNG F N. Enhancement of organizational commitment through propensity to trust[J]. Engineering, Construction and Architectural Management, 2015, 22(3): 272294. DOI: 10.1108/ECAM0420130029.
  [5]袁凌, 黄剑, 姚记标. 心理所有权对知识型员工忠诚度影响的实证研究[J]. 软科学, 2012, 26(9): 110113. DOI: 10.3969/j.issn.10018409.2012.09.024.
  [6]谢玉华, 刘晓东, 潘晓丽. 员工参与对员工忠诚度影响的实证研究[J]. 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 24(5): 5256. DOI: 10.3969/j.issn.10081763.2010.05.009.
  [7]KLEHE UC, ZIKIC J, Van VIANEN A E M, et al. Career adaptability, turnover and loyalty during organizational downsizing[J]. Journal of Vocational Behavior, 2011, 79(1): 217229. DOI: 10.1016/j.jvb.2011.01.004.   [8]李晓东. 知识型组织的员工忠诚度测量和提高――对某测绘局的案例分析[J]. 企业经济, 2011(6): 6870. DOI: 10.13529/j.cnki.enterprise.economy.2011.06.004.
  [9]李星敏, 唐孝云. 论企业员工忠诚度的培养[J]. 重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4, 10(4): 146148. DOI: 10.3969/j.issn.10085831.2004.04.037.
  [10]MCELROY J C, MORROW P C, WARDLOW T R. A career stage analysis of police officer work commitment[J]. Journal of Criminal Justice, 1999, 27(6): 507516. DOI: 10.1016/S00472352(99)000215.
  [11]SMITH A D, RUPP W T. Communication and loyalty among knowledge workers: a resource of the firm theory view[J]. Journal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2002, 6(3): 250261. DOI: 10.1108/13673270210434359.
  [12]吴飞. 新闻从业人员的职业忠诚度[J].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06, 36(4): 149157. DOI: 10.3785/j.issn.1008942X.2006.04.019.
  [13]吉云, 张建琦. 家族企业职业经理忠诚度低下的决定因素――个人、组织与雇主多维度实证检验[J]. 经济管理, 2010, 32(3): 5562. DOI: 10.19616/j.cnki.bmj.2010.03.011.
  [14]FU JR, CHEN J H F. Career commitment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professionals: the investment model perspective[J]. Information & Management, 2015, 52(5): 537549. DOI: 10.1016/j.im.2015.03.005.
  [15]PERRY S J, HUNTER E M, CURRALL S C. Managing the innovators: organizational and professional commitment among scientists and engineers[J]. Research Policy, 2016, 45(6): 12471262. DOI: 10.1016/j.respol.2016.03.009.
  [16]NUMMINEN O, LEINOKILPI H, ISOAHO H, et al. Newly graduated nurses’ occupational commitment and its associations with professional competence and workrelated factors[J]. Journal of Clinical Nursing, 2015, 25(1/2): 117126. DOI: 10.1111/jocn.13005.
  [17]姚唐, 黄文波, 范秀成. 基于�M织承诺机制的服务业员工忠诚度研究[J]. 管理世界, 2008(5): 102115.
  [18]LESCHYSHYN A, MINNOTTE K L. Professional parents’ loyalty to employer: the role of workplace social support[J]. The Social Science Journal, 2014, 51(3): 438446. DOI: 10.1016/j.soscij.2014.04.003.
  [19]PETTIT S J, GARDNER B M, MARLOW P B, et al. Exseafarers shorebased employment: the current UK situation[J]. Marine Policy, 2005, 29(6): 521531. DOI: 10.1016/j.marpol.2004.10.001.
  [20]王杰, 赵悦. 基于RSLogistic回归模型的我国高级船员流失影响因素分析[J]. 上海海事大学学报, 2014, 35(2): 5357. DOI: 10.13340/j.jsmu.2014.02.011.
  [21]NGUYEN T T, GHADERI H, CAESAR L D, et al. Current challenges in the recruitment and retention of seafarers: an industry perspective from Vietnam[J]. The Asian Journal of Shipping and Logistics, 2014, 30(2): 217242. DOI: 10.1016/j.ajsl.2014.09.005.
  [22]ROEHLING P V, ROEHLING M V, MOEN P.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worklife policies and practices and employee loyalty: a life course perspective[J]. Journal of Family and Economic Issues, 2001, 22(2): 141170. DOI: 10.1023/A:1016630229628.
  [23]张志安, 沈菲. 调查记者的职业忠诚度及影响因素[J].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3, 13(2): 5459. DOI: 10.16493/j.cnki.421627/c.2013.02.017.
  [24]COUGHLAN R. Employee loyalty as adherence to shared moral values[J]. Journal of Managerial Issues, 2005, 17(1): 4357.
  (编辑贾裙平)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