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民俗体育活动与零陵古城旅游融合发展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随着乡村振兴战略规划的提出,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规划指出:要加大乡村传统工艺振兴力度,生产具有民族传统特色的工艺产品,打造知名品牌,带动当地就业。积极开发中华武术、戏剧、龙狮、龙舟等传统民俗表演项目,形成文化产业以满足现代市场消费需求。[1]在此背景下,结合零陵古城旅游发展状况,探索当地旅游和民俗体育融合发展策略,将民俗体育活动进行合理的旅游利用,通过大力开发民俗体育活动来促进零陵古城旅游业的发展,提升地区核心竞争力,为旅游市场的开发和民俗学研究创造相应的学术参考价值,为零陵古城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理论性指导。
  关键词:乡村振兴战略;民俗体育;零陵古城;旅游;融合
  永州,故称零陵,是湖南省地级市,位于湖南省南部潇、湘二水汇合处,雅称“潇湘”。[2]零陵古城2016年12月16日国家最高行政机构——国务院下文正式批准永州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成为湖南省最新的历史文化名城。[3]零陵古城正在努力建设成为“文化旅游胜地”。零陵古城不仅具有优美的自然风光,而且具有淳朴的民风习俗,通过挖掘民俗体育活动,使其与零陵古城旅游相融合,分析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民俗体育活动开发现状,并结合零陵古城旅游发展情况,探讨需寻找对策,进行系统研究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零陵古城民俗体育活动介绍
  民族性既指具备相同地域来源的某类人群的社会特质,又指一个民族有别于其他民族的风俗习惯、生活方式、思想文化等,是民族内部各成员生存交流的文化工具,是连接各民族成员思想的精神紐带,是保证各民族长久发展的精神动力[4]。零陵古城民俗体育活动丰富多彩,如打猎操、串春珠、瑶拳、盾牌舞、舞雄狮、插田、打鱼、捕蛇、采药、水灾祈晴、旱灾祈雨、赛龙舟、瑶族长鼓、荡秋千、踩高跷等等,皆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是乡风民俗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东安武术源远流长,是全国武术之乡,举办武术赛事,既增加了知名度,又增加旅游收入,扩大了“武术之乡”的品牌效应。可见,民俗体育活动与民族精神文化体系的联系十分紧密。
  二、民俗体育活动与零陵古城旅游融合发展的优势
  走进新时代,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表现了“精神层面”的提高。零陵古城以潇湘文化为核心,依托首批国家历史文化街区—柳宗元故居所在的柳子街而建,具有当地性和地域性,是零陵“进城、入水、下乡”全域旅游战略的核心一环。结合零陵古城的地理位置和旅游资源来看,融合民俗体育活动具有相对的优势。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不断升温,具有丰富民俗体育活动资源的民族地区开发出了旅游演艺这一新的消费热点,由此形成了民俗体育与旅游演艺齐飞的民俗活动发展新模式。
  民俗体育活动具有自发性、娱乐性、大众性等特征,民间文化底蕴深厚,因此群众基础广泛,民众参与热情极高。如壮族扁担舞、瑶拳等民俗活动,充分体现了零陵古城的文化特色,极具旅游价值。[5]因此,依靠零陵古城旅游区这一优势资源,将民俗体育活动中极具娱乐性、趣味性的项目充分融入其中,引导游客积极参与,传播民俗体育文化。这样不仅能丰富旅游项目促进旅游业的发展,同时还能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民俗文化,提升中华民族文化的海内外知名度。
  三、民俗体育活动与零陵古城旅游融合发展的制约因素
  (一)零陵古城经济状态的影响
  零陵古城位于湖南省西南部,湘桂交界处,由于历史、地理等各方面的原因,零陵在经济方面的发展上还存在着不少难点,对零陵古城旅游业发展水平相对滞后,民俗体育活动开发有待发掘、保护和发展。[6]显然,落后的区域经济定会造成本地区民俗体育项目的经费投入严重不足,管理水平不高,导致旅游环境没有得到改善,从而限制了民俗体育活动的发展。资金充足才能保障民俗体育获得长久稳定的发展,因此,合理对零陵古城旅游资源和民俗体育活动进行开发和融合,是吸引国际国内外游客、增强当地经济实力、保证旅游业稳定发展的一条重要途径。
  (二)打造国际化民俗体育品牌
  零陵古城作为湖南四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拥有两千多年历史,其生息繁衍史源远流长,蕴含丰富的民俗体育活动资源。因此,要大力挖掘零陵古城特色民俗体育活动资源,整合体育文化活动,在民俗节日推广丰富多彩的民俗体育活动,展示当地民俗体育文化风貌,提升民俗体育活动参与性、体验性。目前,零陵古城仍延续着每年举办“赛龙舟”民俗体育活动活动的传统,由于大多活动流于形式、特色不足、游客参与性低,未能带动柳子街的旅游开发。比较附近区域,桂林山水是中国山水的代表,自古就有“桂林山水甲天下”的美称。南岳衡山风光秀丽多姿,人文景观丰富多彩,素有“五岳独秀” 之称。而零陵古城具有得天独厚的古文化资源和名人文化的互补性,并且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山水,融“奇、绝、险、秀”与美丽传说于一体,汇自然情趣与历史文化于一身。
  (三)社会变迁改变了民俗体育传承发展的社会基础
  随着现代经济的发展,零陵古城的城镇化率逐年增加的同时也对民俗体育文化的生存环境产生了威胁。为了充分落实扶贫攻坚政策,当地政府大力发展区域经济,由此改变了零陵古城的传统生活环境。在这种社会变迁环境的影响下,大量青壮年劳动力选择外出务工,出现了许多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空巢老人等,导致民俗传统体育活动后继乏人,严重破坏了民俗体育的生存土壤。
  在农业社会的长期影响下,零陵古城形成了独具地域特色的多民族原生态武术文化,为民俗体育发展奠定了文化基础。现代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便捷的交通、新潮的文化、强大的通讯等现代文化不断消融传统的社会文化因子。当原生态文化受到新兴文化和外来文化冲击时,往往因缺乏科学的理论指导而逐渐被同化、异化甚至消亡。而当前的零陵古城民俗体育活动正是处于这样一种文化的“失稳”状态。
  四、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民俗体育活动与零陵古城旅游融合模式的探究
  (一)营造包容、开放的乡村文化生态环境   创造良好的文化生态环境有利于提升民俗体育文化的发展质量,激发民俗体育文化活力与创造力,促进民俗体育文化的长远发展。[7]因此,加大传统文化生态环境保护力度是促进民俗体育发展的重要前提。
  因此,各级地方政府要高度重视对传统民俗体育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工作,进行积极引导建设,必须要以农村的实际发展为前提,着眼于零陵古城民俗体育的传统文化内涵和当前发展现状,秉承可持续发展理念,注重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加大对零陵古城的文化遗产、文物遗址、艺术工艺等的保护力度,在此基础上进行合理有效的开发,着重推动传统民俗体育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發展,营造符合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求的民俗体育文化生态环境。
  (二)树立村落武术“文化自信”意识
  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8]。为了促进零陵古城民俗体育的发展,首先就要具备“文化自觉”意识,批判性继承和发展民俗体育文化,树立新时代中华传统民族文化自信力和自信心。
  党的十九大以来,全国上下高度重视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工作,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定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大大提升了大众的民族文化认同感。随着《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政策的出台,各地区积极响应“精准扶贫”的口号,大部分农村地区的经济得到了明显改善,农民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参与民俗体育活动,由此也发展出了地区民俗旅游经济,开创了传统文化发展与经济收入增长的双赢局面。
  (三)完善民俗体育的保护与传承体系
  随着现代经济的不断发展,传统农耕经济受到冲击,民俗体育赖以生存的传统文化生态环境也发生了极大变化,这对民俗体育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因此要大力营造传统文化发展氛围,从追忆片区内各少数民族族群中集体意识形态记忆开始,梳理不同历史时期民俗体育的变迁,发现民俗体育呈现出的一般性社会规律。同时,零陵区政府要成立专门的培训机构,制定民俗体育人才培养计划,组建相关民俗体育文化收集、整理团队,完善民俗体育保护传承机制,科学合理地发展零陵古城民俗体育。
  五、结论与建议
  (一)结论
  民俗体育活动有助于丰富旅游文化资源,提升地区发展活力。因此,为了大力发掘民俗体育活动的文化价值,需要对其进行科学开发,树立文化发展意识,大力进行文化包装,打造精品民俗旅游品牌,加大宣传力度,打响品牌知名度,使其成为一张展现零陵古城风俗人情的“活名片”,促进零陵地区的长远发展。
  (二)建议
  1.零陵古城应多渠道筹措资金,深入挖掘民俗体育文化资源,为当地旅游业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2.要形成科学完整的旅游产业链,以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为宗旨,注重开发与保护相结合,维护民族民俗文化的根本利益。
  3.设立相关奖励机制。零陵古城内设立引进著名文化名人的奖励机制,凡属于国家级的专家或取得国家级大奖的专家学者,可免费或低价提供居住(产权与居住权分离)。对于在此居住期间,新获得国家级大奖的专家学者,给予重奖,以激发其创新、创造的活力。
  参考文献
  [1] Ostrowski.5.Ethnic tourism(focus on Poland[J].Tourism management,1991,12(2):125-130.
  [2]Kim,S.S.& Prideaux Aninvestig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outh Korean domestic public opinion, tourism development in North Korean and a role for tourism in Promoting Peace on the Korean Peninsula[J].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2006,27:124-137.
  [3] 郑彦生,李想的,王彩霞.河北旅游业融入体育元素的策略谋划[J].河北工程大学学报,2011(04):3435,67.
  [4] 云林森,赖红升.河洛民俗体育旅游可持续发展对策研究[J].少林与太极(中州体育),2010(5):24-27.
  [5] 翟会会.原生态民俗体育传承的现状与对策[J].厦门大学体育教学部学报,2010(6):20-21.
  [6] 姚丹丽.以文化与旅游结合促进乡村旅游发展的思考[J].农业经济,2015(08):41-43.
  [7] 杨英法,苗方朔.文化创意与传统产业、传统文化、现代文明的融合模式研究[J].河北工程大学学报(社科版),2011(01):4-6,9.
  [8] 张庆武.将少数民族体育纳入民族风情游的文化创意[J].贵州民族研究,2015(06):153-156.
  [9] 韩永红,秦纪强.安徽村落体育文化的适应与变迁[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2012(2):34-36.
  [10] 韩伟,李胜红.贵州民俗体育旅游的发展探析[J].现代交际,2012(1):140-141.
  [11] 张同宽.海岛民间民俗体育旅游资源的开发与对策研究——以舟山群岛为例[J].浙江体育科学,2011(4):21-24.
  [12] 谭东辉.客家民俗体育与旅游研究[J].江西理工大学学报,2011(2):82-84.
  基金项目:湖南省教育厅科研课题“文化软实力视角下武术内涵式发展研究”,编号:15C0507;湖南省体育科学学会课题“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民俗体育活动与零陵古城旅游融合发展研究”,编号:2018XH017;湖南省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课题“村落文化视域下武陵山片区梅山武术的学校教育传承与创新”,编号:XJK015BTW011。
  作者简介:周圣文(1981- ),湖南科技学院地方特色体育科研所所长,讲师,博士,研究方向: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
  *通讯作者:周惠新,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
论文来源:《青年与社会》 2019年1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469346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