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附属医院廉政风险防控的困难及对策

作者:未知

  摘 要: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风廉政建设面临新政策、新情况、新挑战。高校附属医院由于自身特点,当前党风廉政形势更加严峻。本文通过阐述廉政风险的特点、开展廉政风险防控工作的必要性,分析高校附属医院廉政风险防控工作存在的困难,探索加强附属医院廉政风险防控工作的有效途径。
  关键词:高校附属医院;廉政;风险防控
  中图分类号:D2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9)06-0096-02
  开展廉政风险防控工作,是贯彻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从源头上预防腐败的一项有力措施。高校附属医院承担着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医疗服务等多项职能,肩负着党风廉政和医德行风建设双重任务,具备高校和医院双重廉洁风险,情况更加复杂,全面从严治党和党风廉政形势更加严峻,需要采取有效途径切实加以解决。
  一、廉政风险的概念及特点
  廉政风险,是指实施公共权力的主体在履行职责过程中产生或发生滥用公共权力谋取私利的可能性,也就是领导干部和有业务处置权的人员在行使职权中发生腐败的可能性。廉政风险不同于一般风险,有其自身特点:一是客观性。廉政风险源于权力,是权力的衍生品、附属物。任何掌握公共权力的部门和个人都有滥用权力的可能性,无论最终有没有发生腐败的后果,廉政风险都客观存在。二是隐蔽性。廉政风险作为腐败行为发生的前提,隐藏在权力运行之中,在腐败行为还未发生之时,不容易被察觉。恰恰因为这种隐性特点,往往容易被忽视,带来巨大隐患。三是高危性。廉政风险一旦演变为腐败行为,将会造成资源的不合理配置,给国家财产和群众利益造成巨大损失,从而影响公共部门的公信力,侵蚀社会的廉洁性。四是可控性。廉政风险能够通过一定方法识别,并可以通过加强对权力的监管,达到降低腐败行为发生的可能性。
  二、开展廉政风险防控工作的必要性
  (一)开展廉政风险防控是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必然要求
  近年来,党中央高度重视预防腐败工作。党的十九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断释放出全面从严治党不会松口气、歇歇脚的强烈信号。中纪委《关于加强党风廉政风险防控的指导意见》中提出,注重标本兼治的同时要注重预防工作。全面加强廉政防控工作,积极探索在权力集中部门和岗位实行廉政风险防范,深入查找“风险点”,提前打好“预防针”,强化权力监督制约,努力从源头上预防腐败,是不断增强全面从严治党的系统性、创造性和实效性的必然要求。
  (二)开展廉政风险防控是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现实要求
  随着医院规模的不断扩大,医疗资金的投入越来越多,医院基建项目不断增多,医疗设备、医用耗材的大型采购活动越来越频繁,医院广大医务人员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产生各种腐敗和职务犯罪的可能性也逐渐增多。特别是近年来不少医院正在进行基本建设扩建项目、信息系统整合试点、新院区工程改造等大型项目工程,相关工程量大,涉及金额大,廉政风险隐患较大,开展廉政风险防控工作是加强高校附属医院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现实要求。
  (三)开展廉政风险防控是落实“严管就是厚爱”监督执纪理念的重要手段
  高校附属医院的一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领导干部和普通医务工作者或多或少掌握着一定的资源和权力,具有被围猎的风险。开展廉政风险防控工作,就是把监督工作做在前面,关口前移、防微杜渐、抓早抓小,教育督促引导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强化红线意识,坚持底线思维,增强发现风险、认识风险、化解风险的本领,降低腐败发生的概率,避免苗头性、倾向性问题演变为腐败行为。
  三、高校附属医院廉政风险防控工作的困难
  (一)思想认识不到位
  一是重业务、轻党建现象依然存在。尤其是附属医院业务工作繁忙,对党纪法规学习教育不够重视,甚至认为廉政教育占用了工作时间,对实际工作又没有裨益,因此存在抵触或敷衍心理;二是“两个责任”落实不到位。在党风廉政风险防控工作中,党委承担主体责任,纪委承担监督责任,但少数基层党组织对落实“两个责任”的意识还不够强,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党组织传导不够,并自上而下呈现层层衰减的态势;三是对廉政风险的认识存在误区。部分党员认为查找、公开廉政风险点可能会给本单位、本部门或者个人的形象以及今后的发展带来负面影响,可能会触及他们的既得利益,因此,对廉政风险防控工作缺乏自觉性、积极性,甚至存在抵触、排斥情绪。
  (二)主体力量相对较弱
  一是监督主体力量较弱。高校附属医院廉政风险防控的监督主体是医院纪委,大部分附属医院存在纪检监督力量不足的问题,从而影响廉政风险防控工作的开展。一方面,专职纪检监察干部人员配备不足,队伍结构不够优化;另一方面,纪检监察干部多为院内中层干部,其监督对象多为同事甚至级别更高的领导干部,在监督执纪问责过程中存在畏难情绪,在不同程度上存在不愿监督、不敢监督的问题。另外,附属医院纪检干部存在专业人才匮乏、经验欠缺的问题。二是监督方式单一。高校附属医院纪委监督工作一般采取考核检查的方式进行,对廉政风险点的排查多采用单位自查或现场听取汇报的形式,不能做到结合不同单位、科室职责进行查找,致使廉政风险防控工作指导不足,监督工作不到位、防控针对性不强。
  (三)工作内容多、难度大
  高校附属医院在管理体制上隶属于医学高等院校,按照廉政风险防控管理工作“谁主管、谁负责”的工作要求,应该由各医学高等院校统一部署开展。高校附属医院数量多、规模大、业务量大、人员种类复杂,各附属医院又有各自的特殊性,要想统一、全面开展廉政风险防控工作,难度相对较大。
  四、加强高校附属医院廉政风险防控工作的对策思考
  (一)开展廉政风险防控工作应把握的原则
  1.坚持重点防控。廉政风险防控要以规范和制约权力为核心,以容易发生权力腐败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为切入点,重点针对干部人事、基建工程、招标采购、财务管理、科研经费、资产管理、招生录取、后勤服务与保障等人财物权力运行相对集中的工作领域和在重点领域工作中涉及“三重一大”决策权运行的核心程序和议事规则的关键节点、履行日常业务管理存在较高廉政风险的环节,强化权力运行监督制约,实施“精准防控”,切实强化权力运行的刚性监督实效。   2.坚持系统防控。将内部监控与外部监督结合起来,将廉政防控工作与业务流程结合起来,加强对工作内容、工作流程、岗位职责等各个环节的监督监察,创新监督方式,构建业务工作由职能部门日常监督、纪检监察部门监督职能部门履行日常监督的再监督工作机制,保障内控防范有制度、岗位操作有标准、事后考核有依据,不因疏于管理或失职失察引发嚴重违纪违法行为,科学有效预防腐败。
  3.坚持动态防控。廉政风险防控工作要根据附属医院发展的新形势、新情况、新问题,进行动态的排查调整、优化措施,通过不间断地排查风险点、调整风险等级、实施预警处置、落实动态防控、及时进行完善,形成廉政风险防控动态修正优化机制,推进源头治腐工作向纵深发展。
  (二)开展廉政风险防控工作的对策建议
  1.加强廉政教育,构筑思想领域廉政风险防线。坚持有重点、全方位、多层次的推进廉政文化建设,注重教育形式多样化,将传统方式与新媒体相结合,通过开展理想信念教育、党纪党规教育、案例警示教育等,不断强化党员领导干部的廉政风险防范意识,激发其开展廉政风险防控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构筑防控廉政风险的自律防线。针对重点领域关键环节,有针对性地开展专项教育,让党员干部深刻认识工作中存在的廉政风险,并积极排查,做到早发现、早预防,确保少出问题、不出问题。利用春节、元旦、中秋、国庆等关键节点,开展对党员干部的通知提醒工作,进一步营造崇廉尚廉社会氛围。
  2.加强组织领导,构建廉政风险防控工作体制。按照“党委统一领导、纪委组织协调、各部门积极参与”的原则,构建廉政风险防控工作格局。成立由医院党政“一把手”总负责、班子成员分工负责的廉政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对相关工作进行部署安排;发挥纪检部门组织协调作用,联合审计、人事等具有监督职能的部门开展医院廉政风险防控工作,细化工作措施、明确工作任务,推动具体工作落实;同时加强各科室主任、护士长廉政风险防控意识,要求其充分了解科室廉洁风险点,结合临床工作将廉政风险防控工作落到实处。
  3.加强制度建设,建立廉政风险防控长效机制。发挥制度的治本功能和导向功能,不断提高制度建设的质量和水平,从制度上防控廉政风险。对现行的内部管理制度进行认真梳理和评估,进一步完善管权、管人、管事的制度体系和监督机制,确保制度的可执行性和监督实效;建立健全内控管理制度,按照“分事行权、分岗设权、分级授权”的原则,健全制度、完善措施、规范流程,逐步形成依法合规、运转高效、风险可控的内部运转和管控机制。
  4.强化纪检部门的监督工作。一是纪检干部加强自身建设,通过参加学习培训、以案代训等方式提升监督执纪能力和水平。二是增强纪检部门的权威性,高校附属医院的廉政风险防控主体为医院纪检部门,只有具有高度权威性和独立性才能有效防范廉政风险。根据工作实际,可尝试通过派驻等方式,对附属医院纪检干部进行统一管理,规范各项监督管理工作,从而解决监督者与被监督者重合的问题,做到客观、公正、公开、透明。另外,可以采取高校纪委与医院纪委联合调查或者交叉办案的方式,提高办案效率。
  5.深化行风建设,构建和谐医患关系。进一步理顺医德行风教育、管理、检查、追责等工作机制,界定各部门、科室医疗投诉职责及处置流程,规范一般信访举报的受理办理流程,建立非纪检监察受理范围内的信访举报转办机制。认真做好住院患者满意度调查工作,加强对全院满意度工作开展情况的监督检查,对在满意度调查中反映出的问题,督促相关部门(科室)积极整改,并作为医德行风巡查的重要方面,努力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
  参考文献:
  [1]罗桂全.高职院校廉政风险防控存在的问题、原因和解决路径[J].法制与社会,2018(30):178-179.
  [2]欧霞.新医改背景下公立医院廉洁风险防控管理体系建设研究[D].成都:西南交通大学,2018.
  [3]李玉丹,王峥,倪震勇,孟珂羽,徐弋加.公立医院廉洁风险防控体系建设研究[J].中国医院,2018,22(4):77-78.
  [4]邓洪禹.医学院校廉政风险防控管理工作中存在的困难及对策建议[J].学理论,2012(31):51-5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488475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