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谈如何突破高校普通话语音教学的难点

作者:未知

  【摘 要】 高校非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普通话教学的难点主要是语音教学。包括声韵母难点音的发音训练、轻声、儿化以及语气词“啊”的音变等。突破路径主要是:利用网络资源、语言学理论、方言材料等三个方面化解普通话语音教学的难点。
  【关键词】 高校;非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 普通话;语音教学;难点;突破路径
  普通话是现代汉民族的共同语。为了快速消除方言隔阂,减少不同方言区人们交际时的困难,《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9条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1]国家语委和教育部的有关文件也明确规定,大中专学生毕业前都应当接受普通话水平测试并达到相应的等级要求。[2]为了帮助学生学习并掌握好普通话,很多高等院校都开设了专门的普通话课程。
  普通话与现代汉语各方言的差异主要体现在语音上,这就表明,普通话教学,其实就是普通话语音教学,难点包括声韵母难点音的发音训练、轻声、儿化以及语气词“啊”的音变。文章以高校非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为例,结合自己多年的教学实践经验,将从充分利用网络资源、利用语言学理论、利用相关的方言材料等三个方面浅谈如何有效突破普通话语音教学的难点。
  一、利用网络资源突破普通话语音教学的难点
  相对于其他课程而言,普通话的实践性和应用性非常强,因此,整个教学过程肯定少不了大量的听音辨音训练。在训练过程中,如果教师仅将训练内容局限于教材上有限的例子,让学生反复读来读去,难免会使学生觉得单调乏味,甚至还会产生厌学情绪。相反,教师如果能够充分利用网络资源,肯定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比如学习声母难点音舌尖前声母z、c、s与舌尖后声母zh、ch、sh时,掌握两者的发音要领并非难事。发前者时,只要将舌尖向前平伸,抵住或接近上齿背即可;发后者时,只要将舌尖翘起,舌身后缩,抵住或接近硬腭前部即可。掌握了正确的发音原理,不少方言区的学生都可准确地完成后面的单字对比练习。在这种情况下,教师如果能抛开书本,充分利用各种有趣的网络资源,肯定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进行“四和十”的绕口令训练,不仅可以增强课堂的趣味性,还可以让学生感受这两组音在自然语话中的差异性。除了舌尖前与舌尖后声母,鼻音n与边音l的分辨也是声母教学的一大难点,两者相混的现象也是五花八门,要么全都读成n,完全不会发l声母;要么只会发l声母,不会发n;要么n和l两个声母在某方言中都有,但并不区别意义。教师讲解这两者的发音原理时,通常都会提到n是从鼻腔出气发音,l是从口腔出气发音,并辅以大量的单字对比练习。对难点音来说,单字正音训练固然重要,但如果长时间反复读几组字词,不仅难以取得理想的教学效果,甚至还会使学生觉得单调乏味而产生厌学情绪。相反,教师如果能暂时抛开书本,从网络上找几个短小轻快的绕口令视频供学生练习,肯定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六六妞妞去放牛”的绕口令视频,不仅可以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还可以让学生在轻松愉悦的视听享受中准确感受两者的细微差异。对于普通话的韵母而言,最大的难点就是前鼻音韵母和后鼻音韵母,除了详细介绍两者的发音要领,教材后面还附上了大量的单音节和双音节的字词对比训练材料。对于初学者而言,进行字词对比练习确实能取到很好的正音、辨音效果,但时间一长,就会使人疲惫和厌倦,这时教师如果能从网络上下载一些相关的视频材料,如“扁担长,板凳宽”的绕口令,不仅可以活跃课堂气氛,还可以使学生在说唱练习中慢慢感受两者的差异之所在。综上所述,利用网络资源不仅可以活跃课堂气氛,提高学生的学习积极性,还可以让学生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感受相似音之间的细微差异,从而准确掌握每一个难点音的发音原理。
  二、利用语言学理论突破普通话语音教学的难点
  对于高校非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来说,开设普通话课程的主要目的就是帮助学生正音、辨音,通过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以后,使学生能够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因此,教师上课的重点通常也是在正音和辨音训练。尤其是遇到一些难点音的时候,通常会一遍又一遍地进行发音听音训练。这种重复乏味的训练,不仅考验教师的耐心,也容易损伤学生学习的积极性。相反,教师如果能借助语言学理论作一些简单的解释,肯定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比如讲授语气词“啊”的音变时,对于第(5)点,即“前面音节的韵母是-i(前)时,‘啊’读作‘[zA]’,汉字写作‘啊’,”不管教师怎么带读示范,最后大部分学生读出来的音还是“[]”。相反,教师如果先不带读,而是用语言学理论加以解释国际音标符号与汉语拼音方案的区别,使学生一下可以明白原来平时看到的z声母和这里的[z]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辅音。明白了这一点,再继续解释一下[z]的发音原理,掌握[zA]的发音肯定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对于第(2)点,即“前面音节末尾的音素是u时,‘啊’读作wa,汉字写作‘啊’或‘哇’。”让学生从字面理解并非难事,但对于“真糟糕啊”“你的手真巧啊”中的“啊”而言,很多学生都很难明白为什么这里的“啊”不读作“呀”而要读作“哇”,遇到这种情况,教师如果先不急着进行发音训练,而是让学生把教材翻到前面的韵母部分,结合汉语韵母的韵头、韵腹和韵尾等语言学知识来解释韵母ao和iao中“o”的實际读音是“u”。明白了这一点,掌握语气词“啊”的音变规律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此外,对于非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来说,儿化的音变规律也是一大难点,尤其是对第(2)点,即“韵母是ai、ei、an、en,儿化时丢失韵尾,在主要元音上加卷舌动作”,第(3)点,即“韵尾是ng的,儿化时丢失韵尾ng,并将前面的元音鼻化,加卷舌动作”,如果先不用语言学理论加以解释什么是韵尾和鼻化,而直接进行发音训练,学生读出来的音往往是五花八门,甚至是教师越教,学生读得越杂乱。相反,学生如果掌握了韵腹、韵头、韵尾和口音、鼻化、鼻化音等语言学术语,不仅可以准确读出“小孩儿、滋味儿、刀刃儿、药方儿、打鸣儿”等儿化音,还可以举一反三,并最终牢牢掌握普通话儿化音的所有音变规律。由此可见,在学习普通话的难点音时,如果能够适当借助语言学理论知识,往往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三、利用方言材料突破普通话语音教学的难点
  普通话是汉民族共同语发展到一定的历史时期,在北方方言的基础上形成的,它与现代汉语各方言的差异主要体现在语音上,因此,对于汉族的学生来说,学习普通话其实就是纠正方音,去掉方音。但是在有的情况下,如果能够巧妙利用可以信手拈来的方言材料,对突破普通话语音教学的难点也是大有帮助的。比如普通话语气词“啊”的音变的第(4)点,即“前面音节的韵尾是-ng时,‘啊’读作‘ngɑ’,汉字写作‘啊’”,让学生从字面理解并非难事,但实际发出来的音确实是五花八门,有直接读“啊”的,也有读“哪”的。不管教师怎么带读,最后也很难使所有学生都掌握。相反,教师如果能够利用身边俯拾皆是的方言材料,一下就可以把问题化繁为简。比如先请湘西龙山县的同学用龙山话发一下“我、牙、矮”等几个音,然后教师再用语言学理论分析这几个音的声韵母结构,即可把这一大难点弄清楚。此外,第(5)点,即“前面音节的韵母是-i(前)时,‘啊’读作‘[zA]’,汉字写作‘啊’”,虽然可以借助语言学理论解释汉语拼音方案中的z与国际音标符号[z]之间的差异,但真正要让学生很快发出[z]却并非易事,因为普通话中根本没有[z]这个音。相反,教师如果能够借助身边的方言材料,问题瞬间就会简单化,如请湘西龙山县的同学用龙山话发一下“日、人、让”等几个音,然后教师再指出这几个音的声母就是[z],抽象深奥的发音原理即可变得形象简单。另外,介绍轻声的发音原理时,通常会提到“轻声音节不仅引起音节的音长、音高、音强的变化,有时还会引起声母、韵母中辅音、元音音色的变化。”[1]辅音的变化其实主要就是浊化。对于非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来说,要理解语言学中的浊塞音、浊塞擦音等概念确实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教师如果先不解释,而直接请一个湘西吉首的学生用吉首话发一下“婆、唐、桥”等几个音,浊化这个难点问题瞬间就能突破。由此可见,巧妙地借助方言材料,不仅可以活跃课堂氛围,发挥学生的主体性,还可以使晦涩难懂的理论变得形象简单,并最终使语音难点得到很好的突破。
  四、结语
  综合上述的分析可以看出,在普通话教学中,教师如果能摆脱传统教学方法的束缚,能充分利用信手拈来的网络资源、语言学理论知识和身边俯拾皆是的方言材料,不仅可以活跃课堂气氛,增强学生的学习积极性,还可以使深奥难懂的问题变得形象简单。攻破普通话语音教学难点也就是顺理成章之事。
  【参考文献】
  [1] 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增订五版,上册)[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11.85.
  [2] 湖南省普通話培训测试中心.普通话测试与训练[M].长沙:湖南大学出版社,2011.7.
  [3] 国家普通话测试中心主编.普通话水平测试实施纲要[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作者简介】
  鲁美艳(1985—)女,土家族,湖南龙山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讲师,研究方向:现代汉语教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490426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