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清中叶布衣曲家方成培、周皑考略

作者:未知

  摘要:作为无功名且未入仕的清中叶布衣文人曲家,方成培与周皑为姻亲,其里籍、行迹、性情、身份均相近。批检相关史料文献及其著述,可补考方成培、周皑生平行实之状貌。
  关键词:方成培;周皑;布衣;行实;生平
  中图分类号:I206.2.4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1-862X(2019)06-0185-008
  皖籍古代文人曲家、文人剧作在中国戏曲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目前对于皖籍曲家、剧作的研究还远不充分,尤其是涉及戏曲史实与文献方面的问题存在较大有待辨析与厘清的空间。[1]笔者关注乾嘉时期文人剧作研究,作为无功名且未入仕的清中叶布衣文人曲家,方成培与周皑为姻亲,其里籍、行迹、性情、身份均相近。批检相关史料文献及其著述,可补考方成培、周皑生平行实之状貌。
  一、方成培行实辑考
  在白蛇故事戏曲改编过程中,清乾隆三十七年水竹居本方成培《雷峰塔传奇》是重要的总结性文献标本。“方本才使得白蛇故事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悲剧,并以其悲剧冲突的深刻性和独特性,光照于当时的剧坛,征服了广大观众。”[2]在黄本、梨园旧本等基础上,方成培对白蛇故事进行了较大新变,一是突出作品反礼教的主题,二是使结构紧凑流畅、曲词典雅,三是突出人物形象的鲜明性与复杂性。可以说,从学术史价值、思想意蕴、传播接受等方面考察,方成培《雷峰塔传奇》已成为中国古代戏曲史上的经典文本,如《雷峰塔传奇》即被王季思先生选为“中国古典十大悲剧”之一,并称“可以说,方氏是替《雷峰塔传奇》三十年来的衍化作了一个很好的总结工作。从此以后,白蛇故事在民间几乎家传户晓”。[3]
  然关于方成培,正如有论者云:“可惜的是,对于这样一位有着突出建树的学者和作家,以往学术界关注的太不够了。”[4]辑校说明纵观学界已有成果,首先,尚未出现专著,所见仅有张增元《清代戏曲作家考论》一文对方成培作简略系年[5],另郑日新《新安医家方成培传略》结合家藏医籍及掌故,从医学角度对方氏生平作简要勾勒[6];其次,除去相关戏曲史、文学史、作品选、志书有详略不等的提及外,专门论文可谓不多,据中国知网相关检索,截止本文定稿,以“方成培”为篇名,仅有20篇,以“方成培”为主题或关键词,亦仅有60篇,其中尚有重复者;再次,就相关研究而论,关于方成培之行实探讨不足,如诸多论著云其“生平不详”。(1)甚至其中不乏错讹者,如关于其生卒,邓长风先生20年前在《明清戏曲家考略三编》中依据周皑《布衣词合稿序》等考订其为雍正九年(1731)至乾隆五十四年(1789),得年59岁[7],此论相对可信。然近年出版的相關著述却有表述为“方成培,生于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约卒于嘉庆十三年(1808)”[8],持此论者,尚非个案,不知何据。另有称“生卒年不详”者,亦不在少数。另如关于其著述存佚,有表述为“有《雷峰塔》《双泉记》传世。另有《词麈》《词榘》《听奕轩小稿》《香研居谈咫》等书,今不传”[9]。其实《双泉记》早在乾隆中叶即已被禁,至今未见传本。而此处提及的方氏不传著述,恰存有传本。
  审视诸家所据史料文献,称引者,多不出《民国歙县志》《安徽通志稿》《清稗类钞》《安徽文献书目》者,其中多被赵景深先生辑入《方志著录元明清曲家传略》。另程美华辑校《方成培研究资料汇编》,是目前所收方成培研究史料较全者,其包含《民国歙县志》、《听弈轩小稿序》《香研居词麈叙》《续印人传》《歙事闲谭(三则)》《古典戏曲存目汇考》《雷峰塔传奇叙录》《清史稿艺文志拾遗(六则)》。[4]然披检相关史料文献,对廓清方氏生平家世行实,尚有可资引证者。
  (一)方成培史料补检
  汪效倚《方成培的生年》一文据《重校尔雅翼三十二卷》方成培跋语,推定方成培生于雍正九年(1731),并云“关于方成培的生平,汪龙曾作过一篇《方成培行述》的文章,但此文至今也未见到,不知尚存否?”[10]其实,道光七年刊印的《徽州府志》卷十一之四《人物志 ·文苑》便收录了此文:“方成培,字仰松,号岫云,歙县寒山人。父自华,以副贡任来安县教谕,学者称实君先生。成培幼病瘚,勤学辄剧,父禁毋入塾。请事医,通灵枢素问,解道家养生术。年二十余,授徒于外,始尽十三经读之,学为经义,应郡邑试,病复作,其父怒止之,自是不习举子业。博览圣贤经传及诸子史百家,下至诸家文集,无不通晓,而尤精于乐。尝谓‘后人言乐,多失之太深’,又谓‘言乐须习其器,今世工尺即古之律吕’。著《词麈》一书刊以行世,又汇诸家词曲为书二十六卷,名曰《词榘》,凡手三易稿。有得《瑟谱》者,中多伪脱,为准律次第先后,补完残阙,不一日而毕。为人和易坦率,望表知里,敦内行,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客游汉皋,卒于其地。所为诗歌杂文,多散佚,存者有《诵诗记疑》《镜古续录》《香研居随笔》《香研居谈咫》《金华金石文字记》《后岩学诗》《听奕轩》《梦拙草堂》《静胜山房》诸稿在汉皋。《答嘉庆钱岳原言乐书》一卷、《楚中纪游诗》一卷。见汪龙《方成培行述》。”[11]而《方志著录元明清曲家传略》著录此传时注“《道光徽州府志》一一、《民国歙县志》七”[12],该书迻录多有讹误,一是卷帙数不精确,关于方成培《词榘》的存佚情况叙述不准确;二是文字出入较大,实际上载录的是民国26年刊本《歙县志》卷七的内容,而非道光志。《道光徽州府志》提供了更多方成培的行实信息,如其父方自华之科考及名号、深研医理而授徒、著述存佚及名目等皆为民国志所未有,且描述方成培之形象更为生动,如云其“望表知里,敦内行,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作为较早载录方成培行实的史料,《道光徽州府志》价值不容忽视,然学界多依循民国志,尚未见对道光志之征引分析。
  与道光《徽州府志》同时稍后的道光八年刊印《歙县志》亦有方成培小传,其卷八之九《士林》载:“方成培,字仰松,工诗余,倚声按拍,吕律克谐。又能穷四上之源,宋白石道人歌曲,   注佶屈,世罕辨者,皆寻得其理。所著有《词榘》《词麈》及《听奕轩小稿》等数十种行世。为人廉洁不苟,人咸重之。”[13]对其曲学、著述、为人作了简要评述。   (二)方成培著述要目
  方成培生于医儒之家,家中文史收藏颇富(2),方成培自幼泛滥百家,成就多方,于诗文、音律、金石、篆刻、医理(3)等多有造诣,著述颇丰。方成培所撰《香研居谈咫》就体现了其广博的知识涉猎,全书共73则,多载唐宋掌故轶闻,属史料笔记类作品。该书博采前人诸多著述,涉及经、史、子、集诸部,征引如《周易左契》《南史》《艺圃折中》《鼠璞》《邵氏见闻录》《云仙杂记》《下黄私记》《可谈》等50余种,可谓大观。不仅如此,方成培在许多史料中的按语亦多有可观,如“月中蟾兔”条云:“月中有影,释氏书谓须弥山影,俗谓山河影,东坡诗亦用之。案:汉人所撰《五经通义》云月兔阴也,蟾蜍阳也,而与兔并明,阴系于阳也。余尝于八月十五夜,以千里镜窥之,察其影上大下小,若假山倒植状,始悟月形本圆而无光,受日光以为光。其凹处为日光所不及,故有影。盖月之质径数千里,非能圆如弹丸,只如胡桃肉相似,必有凹凸不平之处也。徐整《长历》谓月径千里,围三千里,以西法算之,殊不然,但小于地耳。”[14]月中蟾兔此条借助望远镜、算术等视角考察月球,打破陈言与迷信,充满着朴素唯物主义的意识,颇为难得。然学界关于此书之利用尚未引起注意,现有的观念多停滞在数十年“《香研居谈咫》,写写个人日常杂感,以及本地乡土风情”的泛泛之论。[15]
  有关方成培之著述,早于民国《歙县志》者,尚有诸多典籍载录。如《道光徽州府志》卷十五《艺文志》载:“方成培《金华金石文字记》一卷”“方成培《弹棋谱》一卷”“方成培《飞鸿堂随笔》《香研居随笔》”“方成培《叠嶂楼诗钞》二卷、《汉皋小草》一卷、《岫云诗草》二卷、《沅潭杂兴诗》一卷”“方成培《词麈》五卷《词榘》四卷。方成培周皑《二布衣词》二十四卷(成培七卷,皑十七卷)”。道光《歙县志》卷九之一《书目》载:“《金华金石文字记》《弹棋谱》《飞鸿堂随笔》《香研居随笔》《叠嶂楼诗钞》《汉皋小草》《岫云诗草》《沅潭杂兴诗》,俱方成培”。《光绪重修安徽通志》三百三十九卷《艺文志 ·史部》载:“《金华金石文字记》一卷 方成培著”。[16]《民国安徽通志稿》艺文考稿目录类卷十一载:“《金华金石文字记》一卷。清方成培撰,成培字仰松,号岫云,歙人。病厥不习举子业,博览群籍,尤精于乐,是书见前志,今已佚。”集部三十四载:“《听弈轩小稿》三卷。”“《香研居词麈》五卷。清方成培撰,成培有《听弈轩小稿》已著录。是集五卷,前有乾隆四十二年程瑶田序,道光、光绪通志皆未著录。成培从事于音律之学者十余年,既考之经史以导其源,复博览百家以达其流,钩元提要以成是编。其谓‘工尺即律吕,乐器无古今’,尤为瑶田心折,盖不惟词家之圭臬也!”“《雷峰塔传奇》四卷,清方成培撰。成培有《听弈轩小稿》已著录。”[17]《八千卷楼书目》卷二十載:“《香研居词麈》五卷,国朝方成培撰,读画斋本。”[18]《清史稿》志一百三十《艺文》载:“《香研居词麈》五卷,方成培撰。”[19]《清续文献通考》卷二百七十一“《读画斋丛书八集四十六种一百九十四卷 顾修编 乙集》”中有“《香研斋词榘》四卷,方成培”。卷二百七十三“《啸园丛书》六函五十八种一百六十三卷”第六函“《香研居词麈》五卷,方成培”。卷二百八十一“《香研居词麈》五卷,方成培撰”[20]。另外,据郑日新等学者相关介绍,方成培还编撰《运气图解提要》、合撰《重楼玉钥续编》、考订《灵药秘方》等医籍。
  以上所载,剔除重复,仅得24种名目,与道光《歙县志》所云“数十种行世”及道光《徽州府志》所云“所为诗歌杂文,多散佚”之情形相符。
  (三)方成培交游拾零
  方成培生于儒医家庭,幼年多病, 曾闭门学医,并深研道家养生之法,未能应科举,以布衣终生,交游除翁方纲等少数名流外(4),多乡贤与同好,如刘志山、吴绍中、程畏知等。如民国《歙县志》提及其著《词麈》五卷:“程瑶田、汪龙皆极推挹之。”程瑶田作《香研居词麈叙》,汪龙为方成培作传,程瑶田与汪龙均为歙县同乡、学者。焦循《忆书》卷一还曾提及:“程易田先生临董思翁《王氏御书楼记》卷子,自跋云:‘此卷真迹,吾友方仰松所藏者,皆以为赝本。惟方密翁谓的真无疑,为之跋尾。乾隆癸卯,余客江夏,仰松亦来作楚游,出此见示,与方晞原同观于汉皋寓斋。’”[21]亦可见方、程金石之交情形。为《雷峰塔传奇》题辞者吴士岐,字凤山,李斗《扬州画舫录》云:“吴士岐字乐耕,歙县人,工诗”。[22]方成培有《选冠子·吴凤山乐耕图》词,赞其“故乡风物,逼真如许”[23]1812。其交游中,有从事唱曲之青春歌郎,《听弈轩小稿》卷二《清平乐·赠歌者王郎》记云:“碧云欲断,烛影双荷颤,夜夜春深杯恨浅,可惜教人易见。  醉伴晓月横斜,闲心奈此红牙,蝴蝶生来花里,似花还似非花。”[24]11更有年过期颐者,其《水调歌头·集陶寄少司成南亭王老先生》注云:“壬午晤先生于西泠,时年百有四岁,欲邀培卜居于杭。今在京,相隔又十年矣。”[23]1810-1811
  值得关注的是方成培与周皑的交谊。同乡兼姻亲的周皑与方成培极为亲善,二人合刻《布衣词合稿》。关于二人之情谊,周皑在《布衣词合稿序》中已有感人之书写。另,周皑词中关涉方成培者甚多,诸如《意难忘·卖石,上有岫云小篆》《采桑子·寄岫云》《少年游·前题和岫云》《添字渔家傲·大姑塘阻风和岫云》《念奴娇·午日过东坡赤壁,风利未泊,和岫云》《湘月·游大别山,和岫云》《菩萨蛮·送岫云》《秦楼月·寄岫云》《虞美人·效姜祝山,和岫云》等等。二人不仅生前交好,方成培逝世后,周皑对他的怀念亦甚感人,有《浣溪沙·校阅词稿,有怀岫云》《瑞龙吟·琴台送春,追和岫云》等,周皑在《声声慢·和李清照》中更是动情地吟唱道:“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心头有个姻戚。望到春来尽,又无消息。一样无情绿水,送小舟、去时偏急。想一片,旧情怀、两岸莺花都识。 别憾离愁堆积。花一朵、和伊梦里同摘。半幅花笺,寄与新词写黑。叮咛又添数语,再和他、泪点千滴。愿来世,他作了、侬自晓得。”[25]5431-5438方成培在其词作中亦有动情描述,如其《念奴娇·午日过赤壁,风利不得泊,同梅花词客作》《绮罗香·自散花料放舟,阻风浔阳,因怀汪放亭、周用昭 亦名散花隖》《满庭芳·奉酬周用昭送余归里门之作》《念奴娇·用昭招饮大别》[23]1820-1825,既有指顾超然的豪情,又有萧瑟起离愁的归意,更有尺素好相酬之约定。   方成培曾外出游历多次,授徒、谋生、访求文献等均是其动因,且与乡邦徽商有一定关系。如上引《(道光)徽州府志》云方成培年二十余,授徒于外。方成培曾游历淮南淮北及江浙等地。据其自言:“余尝遍游淮南北,边海之地,见范文公堤。”[14]范文正北宋天圣年间泰州知州张纶采纳范仲淹的建议在苏北沿海修筑捍海堤以御海水侵犯良田,后人为纪念范仲淹,故名范公堤。后人屡经修筑,并续有发展。北起今江苏阜宁,历建湖、盐城、大丰、东台、海安、如东、南通,抵启东之吕四。[26]顺此一线,方成培亦曾夜过吴淞江、钱塘江观潮,分别有《渔歌子·夜过吴淞江》《满江红·钱塘观潮,追次曹侍郎韵》记之。乾隆中叶,方成培曾多次游历杭州扬州之间,这与被杭州、扬州等地文风昌盛、经济发达吸引有关,当然亦与歙县到苏杭的水路发达有一定关系,周皑便在其《绮罗香》词小序云:“余家去杭颇近,春水生时,只须两日程耳。”[25]5426据上引《水调歌头·集陶寄少司成南亭王老先生》注,可知乾隆壬午(二十七年,1762)方成培曾游杭州。其实早在乾隆十六年春夏之际,方成培便顺着新安江水路经停建德县仇池坞、澄溪院,后于重阳节后登上西湖北高峰绝顶,分别有《减兰·游仇池坞留题石壁》《点绛唇·游澄溪院》《卜算子·登北高峰绝顶作》。方成培后亦有《西湖月·湖上偶赋》《高阳台·别杭友》等词记杭州风物。[23]1805方成培曾多次至扬州,据《雷峰塔传奇》自叙,可知乾隆三十六年冬其于扬州编创《雷峰塔传奇》。值得注意的是,《雷峰塔》初刻为水竹居版,而水竹居别墅为乾隆间徽商歙县人徐士业所有,方成培曾游历于此,曾云“湖上荷花以净香园、水竹居为最盛,同人拏舟遍赏”[23]1749。除了净香园,方成培还曾至与水竹居一墙之隔的江春康山草堂,其云“乙未(乾隆四十年,1775)八月十六日,同人燕集康山。”[23]1816清代扬州盐商深度参与戏剧活动,加之乾隆南巡的承应演剧[27],方成培的《雷峰塔》创作,与徽商的支持应有关系。乾隆四十四年(1779),方成培还曾偶于扬州故纸堆中见到《灵药秘方》,遂以善价购得。[6]方成培另有《朝中措·平山堂看梅》《清平乐·天宁寺行宫紫牡丹》《春霁·徐园赏芍药》《昼锦堂·张园看桃花》《高阳台·保障湖上》《南歌子·竹西亭》等词记扬州风物。方氏晚年客游汉皋,周皑《布衣词合稿序》云其乾隆五十四年卒于其地,上引程瑶田语云其“乾隆癸卯,余客江夏,仰松亦来作楚游”,则知乾隆四十八年(1783)方成培已至楚地。有论者云新安郑氏喉科在汉口商业实力雄厚,方成培与郑氏交谊笃深,故方氏卒于汉口。[6]清中叶大批歙人至武汉行商谋生,与方成培有交谊的方晞原之子同在汉皋经商的徽商歙县潭渡人黄心盦有交游,黄心盦为人风雅,身具“樂善好施的人文精神”[28],其身边聚拢了一批文人墨客,如方晞原父子及为周皑《黄鹤楼》题词之夏之勋就与黄心盦有交[29],而方成培之母亦为潭渡黄氏,详见下文。方成培游历汉皋,可能与此亦有一定关系。成培晚岁亦曾客居湘赣之间,其《梦横塘》小序云“余与鲁峰舅夙有携家同游武林□约,逡巡不果。丁未(乾隆五十二年,1787)夏,客巴陵”[23]1826。另有《水龙吟·渡鄱阳湖》《少年游·登琵琶亭》《摸鱼儿·过都昌登绿珠妆楼作》记之,此与其姻亲周皑长期客居湖湘有一定关系,详见下述。
  (四)方成培亲属初系
  郑日新《新安医家方成培传略》一文对方成培家庭情况作了简单梳理,简要提及方成培曾伯祖方易庐、成培父方自华及成培有一擅医的“家大兄”。另《明清安徽妇女文学著述辑考》一书依据《撷芳集》《农隙笔谈》辑录了方成培姐方筠英之著述情况,并依据《民国歙县志·人物志》,简单介绍了方成培、方自华、胡赓善的相关情况。[30]其实,批检相关史料,仍能补充方成培家族成员的相关信息。
  1.方自华、方易村,方成培之父、伯父。《乾隆歙县志》卷八《岁贡》载:“副贡(笔者注:列第一位)方自华,字君实,环山人。”该志分修中有方自华婿胡赓善及方成培友程瑶田。[31]《道光徽州府志》卷九之四《选举志·贡生》载:“方自华,字实君,环山人,副贡。”[11]《道光歙县志》卷七之二《贡生》载:“副贡方自华,字实君,环山人。”卷八之九《诗林》载:“方自华,字实君,号杨园,环山人。乾隆丙辰(乾隆元年,1736)科副贡,来安县教谕,工诗,有《杨园遗草》二卷。”[13]《光绪重修安徽通志》卷一百七十一《选举志·表》载乾隆朝“副贡方自华,歙县人”[16]。《民国歙县志》卷四《选举志·科目》载:“副贡方自华,字实君,环山人。”[32]综之,方自华,字实君,号杨园,环山人。乾隆元年副贡,来安县教谕,工诗,有《杨园遗草》二卷。然翻检道光、宣统《来安县志》,未见方自华任教谕的记录,或未赴任,待考。方成培乾隆三十八年仲冬十八日作《浣溪沙》词小序云:“鹤巢,先伯父易村先生所搆书室,培兄弟细时皆读书于此。”[23]1730翻检康熙二十五年沈氏崇正堂刻本《四书正字汇十九卷》,该书有方易村批校,方成培跋。[33]
  2.黄如琴、黄为岳,方成培之母、外祖。《乾隆歙县志》卷十五《列女》载:“黄孝女,潭渡黄为岳之女,名如琴,剔股以疗母疾,同侍无一知者。及笄适方自华,亦以孝闻。殁时,自华乃指瘢痕示其子。”[31]另《道光歙县志》卷八之十《列女二》“方自华妻黄氏”、《道光徽州府志》卷十二之六《人物志·歙列女》“黄孝女”、《民国歙县志》卷十二《人物志·列女》“方自华妻黄氏”所载与《乾隆歙县志》卷十五《列女》“黄孝女”文字基本相同。可见方成培之母以孝名。
  3.黄凝斋、吴安人、黄鲁峰、黄氏,方成培岳父、岳母、舅兄、妻子。方成培有《春云怨·题听松居橙诗卷后》词,其题注云:“先外舅病中属同人所作,橙乃先外舅母吴安人手植”,该词系年为“丁丑”,即乾隆二十二年(1757)。[24]14《全清词》所收《春云怨·题<粤橙诗卷>》词尾注云:“橙,外舅母吴安人手植。安人殁,亦枯。经十二年,复荣。外舅黄凝斋先生方病,亟命作。”[23]1766可知方成培外舅、外舅母在乾隆二十二年前已过世,并且得知方成培外舅称谓黄凝斋。而许承尧《歙事闲谭》一书载录了黄凝斋的著述情况,该书卷二十三《黄凝斋诗》条载:   黄凝斋,不知其名,潭渡人。与凤六山人同时。近得其手书诗稿一册。前有岫云方成培题签。诗清稳,书法亦雅澹,选录数首,以存其人。《游稠墅修园》云:“清和佳景少人知,步到修园景益奇。柳絮点衣风拂面,荷钱贴水绿生漪。桥回复道斜通径,树压危崖远过篱。竹屿花蹊游永日,行歌坐啸总相宜。”《祝家凤六山人》云:“高士风流远世情,砚田一片足长生。画来海鹤身同健,咏到池莲句益清。伴我林泉堪引兴,从他花鸟自为盟。有时避俗云深处,遥对天都饮巨觥。”《和宗夏先生还山诗》十首之一云:“逸我筋骸老,看人岁月忙。云山堪作幛,苛芰可為裳。谟略敷莲幕,宗祊恋故乡。欣同凤六子谓伯氏次黄,晨夕话茅堂。”《和许子彦修秋晓放筏至西干原韵》十首之二云:“撑出潭西去,萧然片筏轻。沿村开曙色,拂岸动秋声。老树千年在,长虹百尺横。 一篙难自主,下濑任风行。林凹藏小市,滩尾露平沙。岸转山流影,风回浪作花。短童能学钓,稚女亦沤麻。我逐烟波去,幽怀洵可夸。”又断句云:“梅花如我瘦,冷淡过平生。”卷中又有题云《新安太守何公率绅士礼迎筠轩谷符两徐先生神主入祀紫阳》诗。诗未录。[34]799-780
  《听弈轩小稿》卷二有《湘月·送黄开运舅兄之扬州》词[24]10,该词系于乾隆丙子,即乾隆二十一年(1756)。《全清词》本同作题名“送黄鲁峰之扬州”[23]1790,则方成培舅兄名黄鲁峰,字开运。《黄山志》载:“观止,刻于小心坡。另有小记:‘乾隆乙酉年(1765)登天都,书二字于峰顶,今刊此两相向焉。黄鲁峰。’”[35]
  《全清词》本《梦横塘》小序云:“余与鲁峰舅夙有携家同游武林□约,逡巡不果。丁未(乾隆五十二年,1787)夏,客巴陵,得来书,知已□览六桥三竺之胜而返。而余悼亡已九载矣,怆然于怀,因为此词。”[23]1826按:此词所注“而余悼亡已九载矣”,语句不通,疑似“亡”“已”二字之间有漏字或者省字。从本词“当年嫁与黔娄”等句子以及此词之后接排的《山外云》词“都来九载相思,纵有黄金难铸”、《洞仙歌》词“床中绣被,岁久余香在”“睹芳巾泽剩、宝箧红残”“相依三十载”“最忆问添衣、笑劝加餐,珍重意、此生难再”、《鹊桥仙》词“伤心玉簟失柔肤,忍独藉、人人冰字”[23]1826-1827等句推测,“亡”“已”之间少“妻”字,如推论不妄,则方成培妻黄氏于乾隆五十二年的前九年即乾隆四十四年已离世。
  由上可知,方成培家族与潭渡黄氏为世姻。笔者曾翻检《虬川黄氏宗谱》,惜未见黄为岳、黄鲁峰等信息。
  4.方筠英姐妹、方偕纪等,方成培兄弟姐妹。方筠英的大致情况,上引《明清安徽妇女文学著述考》有披露,然未知其生卒行实情况,而在其夫胡赓善的《新城伯子集》中恰有相关信息。姚鼐撰《歙胡孝廉墓志铭并序》中云:“君竟老山中,年七十四以卒,嘉庆三年十二月九日也……娶方孺人,先三十年卒。生府学生良会。”胡赓香《皇清例授文林郎截取知县伯兄心泉先生胡公行状》云:“其师郑鲁斋、方杨园两先生常器重之。杨园者,先生外舅弟也,杨园为兄子相攸,遂以妻焉……遂终于家,嘉庆三年十二月九日也,享年七十有四……配方夫人,例赠孺人,严正有礼,事祖舅姑及姑并以孝称,能和于室人,先三十年卒。”由上可知,胡赓善嘉庆三年十二月九日(1798年1月14日)逝世,方筠英先其三十年逝世,则应在乾隆三十二年。其夫胡赓善《祭亡妇方氏文》云:“呜呼,吾少而孤,奉侍吾母以事大父母,屯如邅如。自子之来,如得右手,堂上之老,室中之人,皆以汝为贤妇……汝本孱躯,既来,妇余兼以劳作,往往疾苦而不自忧。”表达了对其不辞辛苦,以病躯勉力操持家务,立身孝贤的深切怀念。[36]1,218-220,179此文系年为丁亥,进一步应证了方筠英卒年在乾隆三十二年。上引《明清安徽妇女文学著述考》所录《送姊诗》,则知方成培另有一姐。成培《听弈轩小稿》有《壶中天》词,其题云:“季弟偕纪自十三岁之嘉定,今年三月始归家省亲,屈指此别已七易寒暑矣。”[24]13词中云:“堪笑最是元方,依人空鹿鹿,头颅仍旧。安得薄田三两顷,衣食不教奔走。”此词可知因其家贫事,而最小的弟弟外出他乡之悲郁情状,此词作于乾隆丁丑(二十二年,1757),则知其季弟生于乾隆三年。《全清词》本同题注中偕纪作仲纪,词牌用《湘月》。[23]1797其《金缕曲·题星岩伯兄小照用稼轩韵》,则知其伯兄字星岩,查得其名成垣,为新安名医,著有《古方选注》《方星岩见闻录》,由此亦可窥方氏一门擅长医术之风。[37]成培另有《选冠子》词,小题“和綤丰弟”。《水调歌头·赠霞峰弟》云:“因念棣华风格,飒爽颇相同。探遍寰间子史,自怪犹嫌不足,书癖较花浓。”[23]1803及《台城路·答觐薇兄》《念奴娇·戏题词稿示觐薇大兄》[24]4《金缕曲·寄觐薇大兄在凤阳 丁丑》等,可知其他兄弟情形。
  二、周皑生平补考
  周皑,字用昭,别署梅花词客,歙县岩镇人,清乾隆间布衣。工诗善画,尤致力于音韵学。与方成培为姻娅友善,人称黄山二布衣,乾隆五十二年冬同客汉皋,曾合刻《黄山二布衣词》,内含周皑17卷,有诗四册未刊行。关于周皑的行实,学界基本作如上介绍,其征引者,基本不出张增元《方志著录元明清曲家传略补遗(上)》中迻录的《(道光)徽州府志》卷十二、《(民国)歙县志》卷十五的两条史料及《歙事闲谭》卷十三的转录。相关文学史、文史工具书等,多云其生平未详。相比于方成培,同为布衣身份而周皑声名更不显,早已为岁月所模糊。如许承尧《歙事闲谭》卷七“梅花词客传奇”条即云:“歙人梅花词客撰《滕王阁传奇》,借王子安事发挥,共三十四出,词笔清丽,刻于嘉庆元年,有芙蓉山樵程瀚骈文序。按:歙人撰曲本者不多见,梅花词客,不知何人。前署荫槐堂藏板,疑王姓所刻。又许甄夏云梅花词客为郑瑜,不知其何据也。”[34]220其实,从周皑的作品中,尚能寻得其相关信息。
  (一)生卒小考
  《全清词·雍乾卷》云周皑生于乾隆三年(1738),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尚在世。[25]5371然未有论证。其实,周皑对此有交待。其《西江月·五十生辰》云:“五十年来眨眼,回头事事俱非。敝裘风雪踏天涯。今日何曾又是。寄语空山猿鹤,庭前瘦影千枝。飘零不负此心期。泉石交欢两世。”“其二 百岁消除一半,前头多少韶华。春风绕榻供梅花。细说空山月夜。  境僻论交可淡,囊羞貰酒宜奢。兴来牵个蹇驴跨。三十六峰晴也。”该词后一首《水调歌头·方筱池生日,用李晦庵韵》云:“君猴我肖驽马……卿齿正年少,嗟我鬓丝长。”[25]5410可推知周皑属马,周皑的词集有大致编年,在此词上第三首《鹊桥仙》题注云“丙午闰七夕”,此词后第五首《菩萨蛮》题注云“中秋送别曝书生”,则推测此词作于乾隆五十一年,本年丙午,正是属马,而乾隆三年1738年属马,乾隆三年至五十一年共五十年,可推知周皑生于乾隆三年(1738)。《水调歌头·己酉中秋对雨》云:“微生梦梦而度,五十二三年。”[25]5413-5414(己酉为乾隆五十四年,1789),则如推定是乾隆三年生,则此年五十二岁,符合词人自述。《虞美人·庚午试笔》后一首词《前调·正月六日》云“亲朋强为余称寿,愈觉形衰丑。”[25]5414故可推定其生日为正月初六。其《绮罗香》更有明确交待云:“壬子生朝,忆余总角时,古严大韬禅师谓先君曰:‘此定光后身,为周氏种菩提善果耳。’盖正月六日为定光佛诞,余亦是日生也。”[25]5421周皑词作的最后系年是在“癸丑”,有《望江南·癸丑中秋抱病累月,百事废弛,惟日作数百字自遣》[25]5431,该年为乾隆五十八年(1793)。而周皑《滕王阁》成于嘉庆元年,则其应卒于其后,至少得年58岁。   (二)行迹勾勒
  周皑曾漫游江西、湖北等地,尝久客湖南。其词明确标注系年的,是从乾隆三十五年至五十八年,从中可大致勾勒其形迹:最初几年在汉皋地区,后至湖南,如《望江南·汉江重午借乌丝词韵》云“重午节,几日近巴陵”[25]5371,后有《念奴娇·夜泊黄州》《摸鱼儿·中秋登岳阳楼》《水调歌头·洞庭湖》。其后沿江至江西、芜湖等地回乡,如《临江仙·书琵琶亭上》《风蝶令·庚寅舟中试笔》(庚寅为乾隆三十五年,1770)《洞仙歌·元日彭澤舟中》,其《沁园春·鸠江圆照寺探梅》云:“家在江南,人自潇湘,如何不归。”[25]5375其后又至湖南,有《贺新郎·长沙五日寄杨二,用刘后村韵》,经过七夕、重阳,周皑《浣沙溪》犹云“月上潇湘独自看”。[25]5377一直到乾隆三十七年春,其作《一萼红·壬辰元日立春》(1772年2月4日), 此后一段时间均在长沙,有《满庭芳·长沙怀古》、《太常引·壬辰午日》,到这一年的除夕仍在湖南,周皑作《临江仙·除夕》云“三年客里又冬残”(注:三十五年至此已有三年)。[25]5381在湖南的游历持续到乾隆四十一年,其间有《离亭燕》云“六载潇湘吟舸” [25]5383,另有《买花声·乙未试笔》(乾隆四十年 1775)《风蝶令·益阳道中》《鹧鸪天·舟泊黄陵庙,仍用前韵》《念奴娇·过洞庭湖,用东坡韵》等,其《水调歌头·丙申中秋,用东坡韵》(丙申为乾隆四十一年,1776)云“湘云湘水湘月,经岁又经年”[25]5390。本年《鹊桥仙·守岁,和林西仲》云“愁中三十九年过,除八载、他乡为客” [25]5393,自乾隆三十四、五年至今,正有八年在异乡为客。此后两年曾至湖北潜江、晴川阁、黄鹤楼、梅子山等地,有《风蝶令·潜江道中》《洞仙歌·晴川阁怀古,用东坡韵》《水调歌头·丁酉中秋,同曹淡霞候月于潜江野外,用东坡韵》(丁酉为乾隆四十二年,1777)《如梦令·十月之望,楚帆西指》。此后乾隆四十五、四十六年、四十七年作词不多,分别有《卖花声·庚子试笔》(四十五年,1780)、《水调歌头·淡如自画山水小册寄余,辛丑试笔,题词报之》(四十六年,1781)、《浣溪沙·壬寅试笔》(四十七年,1782)记之。其间在湖北、江西等地游历,如《水调歌头·中秋鄱阳旅邸,用东坡韵》《满庭芳·五老峰,用秦少游韵》《浣溪沙·汉江客邸戴松原贻盆梅》,其《望江南·立春》云“春到也,犹客古饶州”。[25]5406此后数年仍在鄂赣等地,有《临江仙·再登琵琶亭,用前韵》《念奴娇·午日过东坡赤壁,风利未泊,和岫云》等。此后于乾隆五十一年曾回乡,有《鹊桥仙·丙午闰七夕》(五十一年,1786),其《清平乐》云“十载才归归未住,一半酒徒仙去” [25]5409,物是人非。乾隆五十一年冬前后,周皑与方成培同客汉皋。此后曾游大别山,后复至汉皋,有《湘月·游大别山,和岫云》,《水调歌头·汉江大水,对月,用东坡韵》云“迹记戊申年”(五十三年,1788)[25]5410,其《菩萨蛮·送岫云》云“江皋送客离肠结注”。[25]5411汉皋的游历持续到乾隆末期,五十四年春,方成培客卒于汉皋,周皑《布衣词合稿序》对此有交待。稍后有《虞美人·己酉除夕》云“风雨楚江天” [25]5414,《虞美人·庚戌试笔》(庚戌为乾隆五十五年,1790)《浣溪沙·庚戌十月七日梦中赠筱池之作》《满庭芳·庚戌除夕,岁月如流,鬓丝难系,新欢若梦,旧雨零星。自于雪大士前忏悔孽缘也》《少年游·辛亥试笔》(五十六年1791),其《风蝶令》云:“辛亥午日,近于世事嚼蜡,常一室之中,累日不出。小草丰苔,皆护惜周致,颇为儿嬉事,盖自得也。”[25]5418除夕时有《绮罗香·辛亥除夕时,供盆菊数枝》。此年,周皑身体不佳,其《玉楼春》云“行年五十形将槁,疮疥抓扒有时懊”。 [25]5418乾隆五十七年有《沁园春》序云:“蜮名短狐……壬子长夏,偶于江汉间见之。”(壬子为乾隆五十七年,1792)。[25]5428此后,周皑又游历至湖湘,其《虞美人·寄伯父海上》云“愁心化作潇湘草,欲寄殷勤道”。[25]5438词中纪年最晚处为乾隆五十八年,有《望江南·癸丑元日》(癸丑为五十八年,1793)《前调·癸丑中秋抱病累月,百事废弛,惟日作数百字自遣》。此年,周皑将要结束在湖湘等地的漂泊,其《罗敷媚》题注云:“余游三湘日久,不独山水有缘,湘中人士多有爱余者。日常扁舟往来其间,无以为赠,时泼墨写兰石,或题辞纸尾,随意分散。今将别去,乃留诗云。”[25]5441
  周皑长期游历汉皋、江西等地,登临过黄鹤楼等名胜,如作《临江仙·登黄鹤楼》,对其创作《黄鹤楼》《滕王阁》或有影响。
  (三)家属初系
  1.父母长辈。周皑父母的信息,目前只能得其零星印象。周皑《沁园春》词题注云“先大人手篆‘呼龙耕烟种瑶草’七字印章” [25]5394,可见周父精于篆刻之学。其《沁园春·题负米图》勾勒其母的贤良严正形象,云“生我劬劳,五十三年,悠悠昊天。母教方严。遄归去,好兄弟傍墓,瘦买山田。”[25]5415由此亦知其母得年53岁。《疏影》词云“于榻前置大瓷盎,贮老梅一枝,花下承以水仙。香雪浮浮,横斜满室,颇饶幽趣。余家梅花书屋前古梅数株,皆先人手植。”[25]5423《解连环·自题小照》云:“丁亥(注:三十二年)小春,偶阅游仙诗。夜梦亦同趣,因步韵成八绝。今春命工绘此图成,视人曰:‘此梅花词客梦中之身耶?’因制长调于上。藏之梅花书屋,乃向山妻索酒,拜而酹之,余亦大醉。”[25]5432由此知周家有梅花书屋,周皑号“梅花词客”由来有因。其《孤鸾》词云:“余父姑适古塘汪珽玉,年二十七守节。孀姑目瞽,一男一女在襁褓,一男遗腹生。室如悬磬,孺人典质薪水,劳悴万端。上侍孀姑,下抚幼子。姑既殁,子俱外出,室延火灾,孺人从烟焰中独取先世真容文契,抱负而出,族人为请旌建坊。”[25]5427可见其家孝节之门风。周皑有《摸鱼儿·送方密翁伯舅,用稼轩韵》,可见周、方两家亦为世姻。
  2.妻子儿女。周皑《渡江云》云:“余曩客长沙,困于逆旅,内人卧病家居,室无婢仆,惟幼女璇,年未及笄,抚弟妹,调药饵,昼夜不息。及内人病剧,乃割股入药,服之遂愈,余常爱怜之。偶阅《夷坚志》,与祈苏儿事相类。苏以创病死,而璇得无恙,适人,微有异耳。”[25]5427可知其妻体弱,有女呼为璇,照顾弟妹,性至为孝节。   3.兄弟姐妹。周皑有《花心动·和答雨仙表弟》《摸鱼儿·舟中寄姊归许荇舟》《满江红·寄姊归许大,和来韵》《菩萨蛮·得三弟信》,另,其《满庭芳》云:“三弟朗怀客死高邮,旅榇未归,用志余过。”[25]5429可知其兄弟姐妹之名,及其家贫之况。
  
   辨析曲家文学文献史实,考量历史的细部,从而“在历史的长河中接近历史的真相”,[38]应是文学研究的应有之义。
  注释:
  (1)如莊一拂编著《古典戏曲存目汇考》,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版,第1354页;吴毓华编著《中国古代戏曲序跋集》,中国戏剧出版社,1990年版,第513页;史焕章编著《中华国剧史》,台湾商务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1985年版,第447页;周晓光主编《徽州文化史 明清卷》,安徽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461页。
  (2)如方成培《香研居谈咫》之“古瓦砚”条云其先大父得邺台遗瓦,琢为方砚,他本人尝获得古砚一方,虽不能断其为汉为魏,然其四周花纹雕琢极为古雅。《香研居谈咫》之“蔡忠惠长于吏治”条云“余家藏有公墨迹《书太白忆旧诗》,字大如龙眼,绝奇。后失之,至今不能忘。后客扬州,又得宋初祖拓淳化阁帖一部”。
  (3)有关方成培之医学造诣与成就,参见郑日新《方成培与郑氏喉科》,《中华医史杂志》,1994年第3期。
  (4)翁方纲在《跋余忠宣篆郑公钓台字》一文中提及方成培曾手拓该字以寄赠翁氏,翁赞赏“方君好古怀贤,手拓相寄,良可感也”。见沈津辑《翁方纲题跋手札集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79页。
  参考文献:
  [1]黄胜江.安徽古代文人曲家剧作文献研究述论[J].江淮论坛,2016,(6).
  [2]张庚,郭汉城,主编.中国戏曲通史[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92:972.
  [3]王季思,主编.中国十大古典悲剧集[M].济南:齐鲁书社,1991:1294.
  [4][清]方成培,撰.徐凌云,校点.皖人戏曲选刊·方成培卷[M].合肥:黄山书社,2008.
  [5]张增元.清代戏曲作家考论[J].扬州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5,(2).
  [6]郑日新.新安医家方成培传略[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1994,(2).
  [7]邓长风.明清戏曲家考略三编[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123-124.
  [8]朱恒夫,主编.后六十种曲(第5册)[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3:393.
  [9]江巨荣,等,编著.古典戏曲和短篇小说今译与评析[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214.
  [10]汪效倚.方成培的生年[J]//戏曲研究(第二十三辑).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87 :163.
  [11][清]马步蟾,纂修.(道光)徽州府志[M].道光七年刊本.
  [12]赵景深,张增元,编.方志著录元明清曲家传略[G].北京:中华书局,1987:292.
  [13][清]劳逢源,主修.(道光)歙县志[M].清道光八年刻本.
  [14][清]方成培.香研居谈咫[M].安徽省图书馆藏钞本.
  [15]合肥师范学院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组,编.安徽历代文学家小传[M].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61:184.
  [16][清]何绍基,总纂.(光绪)重修安徽通志[M].清光绪四年刻本.
  [17]安徽通志馆,辑.(民国)安徽通志稿[M].民国23年铅印本.
  [18][清]丁仁,編.八千卷楼书目[K].民国12年铅印本.
  [19]赵尔巽,等.清史稿[M].民国17年清史馆铅印本.
  [20]刘锦藻.清续文献通考[M].商务印书馆影印十通本.
  [21]王云五,主编.丛书集成初编(第2966册).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2-3.
  [22][清]李斗,撰.汪北平,涂雨公,点校.扬州画舫录[M].北京:中华书局,1960:336.
  [23]张宏生,主编.全清词 ·雍乾卷(第3册)[G].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
  [24][清]方成培.听弈轩小稿[G]//清代诗文集汇编(377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
  [25]张宏生,主编.全清词·雍乾卷(第10册)[G].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
  [26]河海大学《水利大辞典》编辑修订委员会,编.水利大辞典[K].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5:25.
  [27]明光.戏剧家班、题咏与创作——清代扬州盐商戏剧活动研究[J].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学报,2015,(3).
   [28]秦川.明清小说之儒商群像与社会风习[J].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6).
  [29]刘富道.汉口徽商[M].武汉:武汉出版社,2015:195-247.
  [30]傅瑛,编著.明清安徽妇女文学著述辑考[M].合肥:黄山书社,2010:436.
  [31][清]张佩芳,掌修.(乾隆)歙县志[M].乾隆三十六年刻本.
  [32]许承尧,总纂.(民国)歙县志[M].民国26年铅印本.
  [33]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编辑委员会,编.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经部 3[K].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57.
  [34]许承尧,撰.李明回,等,校点.歙事闲谭[M].合肥:黄山书社,2001.
  [35]刘秉升,主编.黄山志[M].合肥:黄山书社,1988:112.
  [36][清]胡赓善.新城伯子文集[G]//清代诗文集汇编(357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1,218-220,179.
  [37]李济仁,主编.新安名医及学术源流考[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4:75-76.
   [38]周育民.在历史的长河中接近历史真相[J].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5).
  (责任编辑 黄胜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08953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