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伟大斗争的基本内涵及推进策略

作者:未知

  摘 要:加强和改进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一刻也离不开进行新时代的伟大斗争。新时代伟大斗争的基本内涵主要包含经济领域斗争、政治领域斗争、文化领域斗争、社会领域斗争、生态领域斗争等。这些斗争从性质、形式、内容上来看,是正义性与人民性、对抗性与非对抗性、革命性与法治性的统一。推进新时代伟大斗争,需要我们做好各种充足的思想准备、力量准备和能力准备。
  关键词:新时代;伟大斗争;基本内涵;策略准备
  中图分类号:D61
  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2-7408(2020)03-0016-05
  基金项目:教育部高校示范马克思主义学院和优秀教学科研团队建设项目“‘四个伟大’重大理论创新研究”(18JDSZK144)。
  作者简介:唐立平(1988-),女,长春人,长春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法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方法論。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秋季学期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上强调指出,“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党领导的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正在如火如荼进行,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艰巨繁重,我们面临着难得的历史机遇,也面临着一系列重大风险考验。胜利实现我们党确定的目标任务,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1]新时代伟大斗争是党中央应对党内、国内、国际新的形势变化而作出的重要论断,具有丰富而又深刻的思想内涵。
  一、新时代伟大斗争的基本内涵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时代伟大斗争面临的环境和各种风险极其复杂多变,新时代伟大斗争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习近平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进入各种风险挑战不断积累甚至集中显露的时期,面临的重大斗争不会少,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和国防和军队建设、港澳台工作、外交工作、党的建设等方面都有,而且越来越复杂。”[1]“伟大斗争”主要包含经济领域斗争、政治领域斗争、文化领域斗争、社会领域斗争、生态领域斗争、国防和军队建设领域斗争、港澳台工作领域斗争、外交领域斗争、党的建设领域斗争等。在每个特殊领域中,又包含着多种具体斗争形式。
  1.政治领域的斗争。
  政治领域斗争主要是指国家、政党等政治力量之间围绕着国家政治权力问题而进行的斗争,核心是国家政权问题,这些政治领域的斗争问题长期存在于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进程之中。第一,国际政治斗争一直长期存在。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振兴,西方一些国家凭借其政治、军事和经济优势,渲染着“中国威胁论”,警惕、防范和打压中国,以谋求本国最大的国家利益。针对国际政治上的一些指责,中国政府义正言辞地进行国际舆论的斗争,并用实际行动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新干涉主义,与新老殖民主义作坚决斗争,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尊严。第二,国家领土争端一直长期存在。领土争端是主权国家之间展开争夺领陆、领海、领空的发展空间而引起的斗争。中国与某些邻近国家的领土争端长期存在,需要我们从政治外交、军事等方面予以正面协商与有效回击,坚决捍卫我国领土领海领空的完整与安全。第三,与暴力恐怖“三股势力”的斗争一直长期存在。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要深刻认识到反恐怖斗争、反分裂斗争、反极端主义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必须展开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加强国际和地区间的反恐怖机构建设,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社会主义建设和平安定的政治环境。
  2.经济领域的斗争。
  经济领域斗争主要是指国家、政党等为了维护国家和人民经济利益而进行的斗争,核心是利益问题。深入推进经济领域的斗争集中体现在对外贸易市场斗争、经济资源斗争等,对内集中表现为经济体制改革等。第一,贸易市场斗争日趋激烈。西方一些国家不断强化贸易保护主义,在市场准入环节对技术性贸易壁垒、绿色壁垒等方面的要求越来越苛刻,我们今天面临的矛盾与博弈前所未有,要与西方国家各种狭隘保护主义进行坚决斗争,正面引导公正合理的经济全球化,推动贸易的公正化自由化,推进合作共赢的国际新秩序。第二,国际经济资源斗争日趋激烈。国际间经济领域的斗争还体现在争夺经济资源能源的斗争上。如南海等领土和一些贸易争端的根源在于石油、天然气及新能源等资源的争夺。第三,经济体制改革也是一场艰苦的斗争。在经济建设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依然突出,资源环境约束加剧,科技创新能力不强,制约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较多等问题依然艰巨,需要我们坚持五大发展理念,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等,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
  3.文化领域的斗争。
  文化领域斗争主要是指一个国家、民族为了保护和传承本国家本民族的文化传统、保持自身文化定力而进行的斗争,核心是意识形态领域斗争。西方一些“敌对”势力仍在挑战中国的意识形态安全或文化安全,企图西化、分化中国。第一,与歪曲中华传统文化思想作斗争。如有的国内国外媒体提出“去马归儒”“以儒反马”、回归“孔孟道统”等主张,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异族文化”是中国民族文化传统的断裂和民族精神根基的缺失,提出要“儒化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化与中华传统文化不是截然对立的,对于这种企图歪曲和利用中华传统儒学文化而攻击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错误思潮要坚决予以斗争和回击。第二,与否定中国革命文化作斗争。如历史虚无主义者用一些片面的历史材料,“颂扬改良,否定革命的历史进步性;宣扬民族虚无主义;颂扬侵略有功,否定中国人民反侵略的救亡斗争;颠倒对历史人物功过是非评价;否定共产党领导人民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成就”[2]120。中国革命历史不容否定,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不容置疑。革命文化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创造的宝贵文化遗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近代中国人民进行的历史性选择,是唯一能够实现中华民族振兴的正确道路。第三,与攻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斗争。如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普世价值论等思潮,将资产阶级价值观视为代表人类的普世思想,攻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事实上,资本主义只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阶段,必然要被更高的社会形态所代替,也不存在适应一切民族一切国家的普世价值,这种思潮本质是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中国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道路,需要我们予以坚决斗争。   4.社会领域的斗争。
  社会领域斗争主要是指国家、政党为了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安定团结有序局面而进行的斗争,核心解决民生问题。第一,坚决打赢扶贫攻坚战役。到 2020 年要实现“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目标,任务之重、难度之大,不可不说是一场十分艰苦的斗争。第二,坚决进行社会体制改革。目前中国的社会矛盾问题明显增多,教育、就业、社会保障、医疗、住房、生态环境等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依然较多,需要我们破解社会体制改革障碍,统筹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等举措等。第三,坚决与破坏社会法治的行为作斗争。社会的安全稳定要靠法律给予制度保障。目前中国的法治建设仍然面临很多问题,如公民的法律观念意识淡薄、破坏践踏法治的行为仍然广泛存在、法律制度还不够完善等。我们要“要牢固树立宪法法律至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权由法定、权依法使等基本法治观念,对各种危害法治、破坏法治、践踏法治的行为要挺身而出、坚决斗争”[3]。
  5.生态领域的斗争。
  生态领域斗争主要是指国家为了保护生态系统、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而进行的斗争。核心是解决人与自然关系问题。第一,与人为破坏生态环境行为作斗争。在经济发展的同时,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等由于人为因素导致的生态问题已经凸出地摆在世界人们的面前。需要我们引起重视,树立科学发展理念,尊重、保护和顺应自然,加大自然生态系统和环境保护力度,加强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为人民创造良好生产生活环境,打赢生态领域的斗争。第二,与天然自然灾害作斗争。中国地域辽阔,受到的自然灾害也较为严重,需要我们预测和把握自然规律,重视生态系统自身的平衡,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的方法策略,“更加自觉地处理好人和自然的关系,正确处理防灾减灾救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不断从抵御各种自然灾害的实践中总结经验,落实责任、完善体系、整合资源、统筹力量,提高全民防灾抗灾意识,全面提高国家综合防灾减灾救灾能力。”[4]
  以上各领域斗争各有侧重又有机统一。党的建设领域斗争关乎中国共产党和国家的治乱兴衰;经济领域斗争是最根本的斗争场域,其他领域斗争等都是经济领域斗争的集中表现;政治领域斗争则是目前发展阶段中显现出来的斗争最尖锐阵地所在;文化领域是斗争时间最长、斗争方式最为隐蔽的斗争阵地;社会领域、生态领域的斗争也在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而日益凸显出来。这些领域斗争较量包含爆发式和非爆发式两种形式,涵盖党内党外、国内国外,相互联系、相互渗透、相互交融,一个领域斗争的成败对其他领域斗争都产生了重要而又直接的影响。这些领域斗争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历史发展阶段长期存在,其斗争较量的结果对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至关重要。
  二、新时代伟大斗争的一般特点
  新时代伟大斗争是当今中国处于新的历史发展阶段上所表现出来的各种矛盾斗争的集中表现,这些斗争在不同层面上呈现出新的历史特点。从斗争的性质、斗争的形式、斗争的内容来看,新时代伟大斗争是正义性与人民性、对抗性与非对抗性、革命性与法治性的统一。
  1.从斗争的性质看,新时代伟大斗争是正义性与人民性的统一。
  第一,新时代伟大斗争的正义性。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对战争的性质进行了分类,指出,“历史上的战争分为两类,一类是正义的,一类是非正义的。一切进步的战争都是正义的,一切阻碍进步的战争都是非正义的。”[5]475-476新时代伟大斗争首先是正义性的斗争。现阶段,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进行新时代伟大斗争是应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中国意识形态和经济发展的无端指责、破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屏障、扫除制约“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藩篱的实践要求;是破解新的历史起点上党面临的“四大考验”“四大危险”的现实需要;是对世界政治经济格局调整和国际关系竞争磨合的有效回应。新时代伟大斗争符合社会主义生产力发展要求、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共产党执政规律,是正义的、进步的斗争,也必将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第二,新时代伟大斗争的人民性。进行新时代伟大斗争的最终目的是保障中国经济社会健康平稳发展、人民利益不受侵犯,因而又具有人民性的特点。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紧紧围绕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坚持安字当头、刀刃向外,将斗争矛头直指分裂、暴恐、极端势力等,举全国之力打击暴恐、分裂犯罪,全力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维护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努力提升人民群众安全感,让人民群众出行更放心、居家更安心、生活更舒心;坚持严字当头、刀刃向內,将斗争矛头直指固化利益、贪腐现象、“四风”问题,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简政放权,精准扶贫,始终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努力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
  第三,正义性与人民性是有机统一、相辅相成的。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只有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斗争才是正义的斗争,也只有正义的斗争才能够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新时代伟大斗争是站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立场上,推进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正义实践。
  2.从斗争的形式看,新时代伟大斗争是对抗性与非对抗性的统一。
  第一,新时代伟大斗争的对抗性。新时代伟大斗争具有对抗性的形式特点。对抗性斗争主要是指由于根本利益冲突引起的外部剧烈的冲突对抗,属于敌我矛盾范畴,一般采取比较激烈的斗争方式加以解决。如在反对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斗争中,需要采取强制的暴力手段制服犯罪,严厉打击各种分裂分化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的行为,必要时采取武装斗争的对抗形式,军事手段是保底手段。现阶段,国际形势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中国面临的外部风险越来越多,我们仍要有准备作军事对抗的准备,聚焦备战打仗、做好军事斗争的各项准备工作。   第二,新时代伟大斗争的非对抗性。非对抗性斗争主要是指由于局部利益冲突引起的比较缓和的冲突分歧,通常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运用比较缓和的方式加以解决。如与党内的错误思想错误行为的斗争。党内仍然存在着经验主义、教条主义、个人主义、分散主义、自由主义、拜金主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靡之风等错误倾向,我们在与之作斗争时,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斗争形式多诉诸于口诛笔伐,进行批判与自我批判,语言文字思想的斗争与较量。
  第三,对抗性斗争和非对抗性斗争是统一的,二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对于非对抗性的矛盾解决不利,有可能会促使其向对抗性斗争转化;同理,对于对抗性矛盾的有力解决,也有可能会促进其向非对抗性斗争转化。在新时代伟大斗争中,要注意采取相适应的解决斗争方式,注重敌我矛盾、主次矛盾、矛盾主次方面的相互转化。
  3.从斗争内容看,新时代伟大斗争是革命性与法治性的统一。
  第一,新时代伟大斗争的革命性。新时代伟大斗争在反腐败斗争、社会体制改革等方面都具有自我革命的特点。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勇于自我革命,从严管党治党,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在进行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中,需要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深层次利益关系开刀,向共产党内部的“圈子文化”、裙带关系开战,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对不适应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政治、社会体制机制进行适当的改革和调整,以使生产关系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减少政府配置资源的权力,这些深刻的变革,都具有强烈的革命性。
  第二,新时代伟大斗争的法治性。伟大斗争要在宪法、法律的轨道上依法进行,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领域内的斗争,法治是解决问题的重要手段。如在解决国际领土领海争端中,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有据可循;在国际贸易市场斗争中,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倾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在与民族分裂、暴恐作斗争中,有《反分裂国家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在生态领域斗争中,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等。“依法治国,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事关我们党执政兴国,事关人民幸福安康,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6]1坚持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程中进行新的伟大斗争,是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的重要保障。
  第三,革命性与法治性是相互联系、有机统一的。新时代伟大斗争的改革与自我革命要遵循在法治的框架下进行,不能有逾越法律的自我革命之举,法制为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各领域斗争提供有力的制度保障;新时代伟大斗争的自我革命和改革,又为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提供了新的场域。新时代伟大斗争正在通过不断的自我革命更新以及法律制度的完善,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水平向更高的层次发展。
  三、推进新时代伟大斗争的策略准备
  目前我们面临的“伟大斗争”复杂多样,如何在这场伟大斗争中赢得胜利,需要我们在理论与实践、主观与客观的建设上下功夫。进行新时代的伟大斗争,要赢得斗争的最终胜利,要求我们做好各种充分的思想准备、力量准备和能力准备。
  1.坚持科学理论思维方法论,做好进行伟大斗争的思想准备。
  应对正在进行的具有许多新的特点的伟大斗争,要始终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毛泽东思想,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思想方法解决新的发展阶段上的伟大斗争。第一,坚持辩证思维方法论。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中,要把握斗争中的矛盾双方及转化形势,一分为二看问题。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领域斗争中,普遍存在着多种矛盾和冲突,这些斗争相互交织,客观地存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进程之中,任何忽视、回避矛盾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在各个领域的斗争中,既有对立也有统一,要在对立中把握统一,在统一中把握对立,不能片面夸大一种斗争而忽视其他领域的斗争,要客观地分析每种矛盾,注重矛盾的一方向另一方转化的条件。第二,坚持战略思维方法论。要注重对关于斗争全局的、长远的、根本性的重大问题的谋划。从战略的高度分析国际国内大势、谋划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和发展蓝图,把全局作为观察和处理问题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正确处理好中国与国际、少数民族与全体人民、党的建设与国家建设、贫困人口与整体小康等局部与全局的关系问题,谋划各个领域斗争的阶段性及长期性的目标成效,从战略全局高度把握新时代伟大斗争的方向。第三,坚持历史思维方法论。斗争作为矛盾的范畴来讲,一直存在和贯彻于一切社会发展的始终。但是,在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斗争表现出不同的特点、不同的形式,具有社会历史性。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新时代伟大斗争继承了中国历史中存在的各种矛盾斗争问题,又有指向当下的新的具体问题。如贸易市场斗争、经济体制改革、经济资源斗争、国际政治斗争、国家领土争端、暴力恐怖斗争、反腐败斗争、扶贫攻坚战等,这些矛盾大多都是历史长期积累下的痼疾,需要运用历史思维科学把握,从历史本身出发理解各领域的斗争史,把握歷史发展和斗争发展的客观规律,充分吸收和借鉴以往斗争历史的有利经验,为新时代伟大斗争续航发力。
  2.团结汇聚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力量,做好进行伟大斗争的力量准备。
  党员干部是进行新时代伟大斗争的领导主体,人民群众是进行新时代伟大斗争的基本主体。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特征,是进行新时代伟大斗争的最本质特征。“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实现党的十八大确定的各项目标任务,关键在党,关键在人。”党自身要硬。作风要硬、素质要硬、纪律要硬。中国共产党是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领导核心,也是进行伟大斗争的领导主体,广大党员干部要坚定和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只有把伟大工程建设好,党的自身素质能力过硬,才能更好地领导全国人民进行伟大斗争,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得天下。人民群众是进行新时代伟大斗争的基本主体、力量之源。新时代伟大斗争必须要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意志、汇聚人民群众的力量,形成历史合力,才能汇聚统一斗争的磅礴力量。在革命斗争中,靠着人民群众的力量取得了革命的最终胜利。在建设和改革实践中,也只有依靠人民群众,站在最广大人民群众立场上,赢得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理解,新时代伟大斗争才能取得最终胜利。   3.积极推进各领域改革,做好进行伟大斗争的能力准备。
  进行新时代伟大斗争,要提升各领域改革的“硬”能力,同时,也要注重提升舆论宣传的“软”能力。一方面,提升过硬本领。进行新时代伟大斗争,根本在于提升各领域改革的“硬”能力上。进行新时代的伟大斗争,必须积极推进各领域改革。在政治和军事领域,进一步提高国家的综合国力和世界话语权,严惩民族分裂势力,坚定不移地加强国防、军队建设和改革等;在经济领域,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文化领域,加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核心价值观建设;在社会领域,进一步提高人民的福利和社会生活水平,提高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物质和精神需要的满意度,打赢脱贫攻坚战;在生态领域,把绿水青山视为金山银山,与环境污染、环境破坏行为作坚决斗争,进一步完善和落实环境保护相关制度和法律法规,为建设美丽中国不懈奋斗。另一方面,提升舆论“软”宣传。进行新时代伟大斗争,也要注重提升舆论宣传的“软”能力。“面临的挑战和困难前所未有,必须坚持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宣传工作要把握好时、度、效,把握大势,找准切入点、着力点,增强吸引力和感染力,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
  综上,新的时代呼唤新的思想,新的思想指导新的斗争。“世界历史发展告诉我们,人类文明进步历程从来没有平坦的大道可走,人类就是在同困难的斗争中前进的。”中国革命的道路是异常艰难曲折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所未有,注定同样要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斗争。中国共产党是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伟大政党,必将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引领下,带领全国人民奋力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取得新时代伟大斗争的胜利,续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的篇章!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 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而顽强奋斗[N].人民日报,2019-09-04(01).
  [2] 梁柱.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泛起、特点及其主要表现[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3(10)∶120.
  [3] 习近平.领导干部要做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模范 带动全党全国共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N].人民日报,2015-02-03(01).
  [4] 弘扬抗震精神,为中国梦注入强大精神力量[N].人民日报,2016-07-30(01).
  [5] 毛泽东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475-476.
  [6]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決定[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
  【责任编辑:闫生金】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13049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