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档案科技成果转化情况定量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采用调查分析方法,从科技成果转化的视角,对七十年来档案科技从成果应用行业分布、所处阶段分布、推广形式分布、应用状态分布、转让范围分布5个方面进行分析。得出“应用行业分布面广,应用强度强弱不均,差距明显;所处阶段两头大,中间小,呈‘哑铃’形;推广上整体相对薄弱;应用上整体需加强;转让少,且转内不转外”的结论。强调应继续保持现有优势,在不同行业,特别是没有应用或应用较少的行业下功夫;关注成果全过程的各个阶段,在“壮腰”上下功夫;促进成果推广与应用,在成果转化上下功夫;转变观念,在提高转化率上下功夫。
  关键词:档案管理;科技成果;成果转化;定量分析
  1 研究背景与样本选择
  “科技成果是指为提高生产力水平而对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所产生的具有实用价值的科技成果。”[1]而“科技成果转化是指为提高生产力水平而对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所产生的具有实用价值的科技成果所进行的后续实验、开发、应用、推广直至形成新产品、新工艺、新材料,发展新产业等活动”。[2]从科技成果转化的视角,以档案科技成果应用行业、成果所处阶段、成果推广形式、成果应用状态、成果转让范围为调查指标项,进行调查统计分析,为档案科技工作的开展提供参考。
  调查以中国知网为调查样本来源,调查检索范围:国家科技成果数据库。调查检索年限:不限。调查检索时间:2019年9月2日。调查检索式:关键词=档案(精确匹配)。调查获得成果样本总数:155 个。必须说明,由于调查仅限于知网所收录的国家科技成果数据库,其有相当数量的档案科技成果未能收录其中。所以,调查的结论存在一定程度的局限性,并不能完整反映七十年来档案科技成果的全貌,但见一叶而知深秋,窥一斑而见全豹,可供阅读者参考。
  2 档案科技成果转化情况调查分析
  2.1 成果应用总体向好。成果应用行业分布面广,应用强度强弱不均,其中以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为核心,以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农、林、牧、渔业为主,辅以其他行业。
  从成果应用行业分布上看,有明确行业划分的129件,占83.23%;没有明确行业划分的26件,占16.77%。
  有明确类别划分的分属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农、林、牧、渔业,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制造业,教育,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建筑业,采矿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金融业15个行业。成果应用行业调查结果见表1。
  数量与占比最高的是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共32件,占全部成果的20.61%,超过全部成果的五分之一。在129项有明确行业划分的成果中占比24.81%。这与档案学科的类属似乎没有明确的关系,但或许与档案的文化属性有一定关联性。
  数量与占比居第二位的是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共30件,占全部成果的19.35%,接近全部成果五分之一。在129项有明确行业划分的成果中占比23.26%。这与成果学科分布中的档案及博物馆学科占比23.87%非常接近。这与档案属信息类学科有一定的关联性。这两个行业在应用上属第一方阵。
  数量与占比居第三位的是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共14件,占全部成果的9.03%,接近全部成果十分之一。在129项有明确行业划分的成果中占比10.85%。這与档案信息属性有一定的关联性。数量与占比居第四位的是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共11件,占全部成果的7.10%,大约占全部成果十五分之一。在129项有明确行业划分的成果中占比8.53%。这与档案的管理学属性有一定的关联性。数量与占比居第五位的是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共9件,占全部成果的5.81%,占全部成果二十分之一强。在129项有明确行业划分的成果中占比6.98%。数量与占比居第六位的是农、林、牧、渔业,共8件,占全部成果的5.16%,同样占全部成果二十分之一强。在129项有明确行业划分的成果中占比6.20%。这四个行业在应用上属第二方阵。
  其余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制造业,教育,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建筑业,采矿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金融业9个行业为第三方阵,共获得成果25件,最多的4件,最少的1件,平均约3件,与前4项相比,相差了一个数量级。25件成果占到全部成果的16.13%。在129项有明确行业划分的成果中占比19.38%。
  这一情况比较清晰地表明,成果应用行业分布面广,应用强度强弱不均,其中以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为核心,以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农、林、牧、渔业为主,辅以其他行业。
  2.2 成熟应用突出。成果中四成以上有阶段划分,其中以成熟应用阶段为主,初期阶段为辅,佐以中期阶段。成果所处阶段调查结果见表2。
  从成果所处阶段上看,有明确阶段划分的68件,占43.87%;没有明确阶段划分的87件,占56.13%。有属性划分的占到了四成以上。有明确阶段划分的成果分属成熟应用阶段、中期阶段、初期阶段3个层次。
  数量与占比最高的是成熟应用阶段,共49件,占全部成果的31.61%,接近全部成果的三分之一。在68项有明确阶段划分的成果中占比高达72.06%。
  数量与占比居第二位的是初期阶段,共13件,占全部成果的8.39%,接近全部成果的十分之一。在68项有明确阶段划分的成果中占比19.12%。
  数量与占比最少的是中期阶段,共6件,占全部成果的3.87%。在68项有明确阶段划分的成果中占比8.82%。
  这一情况表明,成果中四成以上有阶段划分,其中以成熟应用阶段为主,初期阶段为辅,佐以中期阶段。成熟应用突出。   2.3 成果推广薄弱。成果推广仅两成左右,以技术服务为主,辅以合作开发、产权转让。从成果推广形式上看,有明确推广形式表述的31件,占20%;没有明确推广形式表述的124件,占八成。
  有推广形式表述的仅占两成,其又分为技术服务、合作开发、产权转让3种情况。数量与占比最高的是技术服务,共19件,占全部成果的12.28%,超过全部成果十分之一强。在31件有明确推广形式表述的成果中占比达61.29%。数量与占比居第二位的是合作开发,共9件,占全部成果的5.81%,只占全部成果的二十分之一略多。在31件有明确推广形式表述的成果中占比29.03%。余下的产权转让,共3件,占全部成果的1.94%。只在31件有明确推广形式表述的成果中占比10%弱。成果推广形式调查结果见表3。
  这一情况表明,成果推广薄弱,仅有两成左右,其中以技术服务为主,合作开发、产权转让为辅。
  2.4 整体有待加强。档案科技应用总数不到一半,以稳定应用为主,小批量或小范围应用、试用为辅。从成果应用状态上看,有明确应用状态表述的69件,占44.52%;没有明确应用状态表述的86件,占55.48%。应用状态超四成。
  有明确应用状态表述的成果分属稳定应用、小批量或小范围应用、试用、未应用4种。数量与占比最高的是稳定应用,共49件,占全部成果的31.61%,接近全部成果三分之一。在69件有明确应用状态表述的成果中占比达71.01%。数量与占比居第二位的是小批量或小范围应用,共15件,占全部成果的9.68%,只占全部成果的不到十分之一。在69件有明确应用状态表述的成果中占比21.74%。数量与占比居第三位的是试用,共4件,占全部成果的2.58%。只在69件有明确应用状态表述的成果中占比5.8%。余下的是未应用,共1件,占全部成果的0.65%。只在69件有明确应用状态表述的成果中占比1.45%。档案科技应用整体需加强。成果应用状态调查结果见表4。
  2.5 转让范围有限。成果转让虽接近总数的一半,但以不转让和限国内转让为主,仅少量允许出口。从成果转让范围上看,有明确转让范围表述的76件,占49.03%;没有明确转让范围表述的79件,占50.97%。转让范围内的接近半数。成果转让范围调查结果见表5。
  有明确转让范围表述的成果分属不转让、限国内转让、允许出口3种。数量与占比最高的是不转让,共36件,占全部成果的23.23%,接近全部成果四分之一。在76件有明确转让范围表述的成果中占比达47.39%。数量与占比居第二位的是限国内转让,共27件,占全部成果的17.42%,只占全部成果的不到十分之一。在76件有明确转让范围表述的成果中占比35.53%。数量与占比居第三位的是允许出口,共13件,占全部成果的8.39%。只在76件有明确转让范围表述的成果中占比17.11%。
  这一情况表明,成果转让范围明显,接近总数的一半,以不转让和限国内转让为主,少量允许出口。
  3 结语
  综上所述,七十年来档案科研成果应用推广工作取得了相当丰富的成果,但也存在一些明显不足。
  一是从成果应用行业调查来看,成果应用行业分布面较广,但应用强度强弱不均,其中位于前两位的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与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務和软件业两个行业与其他13个行业,在数量上相差一个数量级。这两个行业的成果数量甚至超过了后9个行业成果数量的总和。这种情况既表现出档案科技成果应用具有明显的行业特点,也反映出档案科技成果应用仍有很大的行业推广空间。
  二是从成果所处阶段调查来看,整体上为两头大,中间细的“哑铃”形。即成熟应用与初期阶段相对突出,中期相对薄弱。这种“细腰”状态有待改变,成果应用须“壮腰”。
  三是从成果推广形式调查来看,总体上成果推广薄弱,没有推广的成果占比超过80%,推广的成果仅占两成左右,其中以技术服务为主,辅以合作开发、产权转让。
  四是从成果应用状态调查来看,应用的成果不到总数的一半,其中以稳定应用为主,小批量或小范围应用、试用为辅。整体上需要加强。
  五是从成果转让范围分布来看,不涉及成果转让的占比超过半数,涉及转让的成果略少于不涉及成果转让,占比接近总数的一半。但涉及转让的成果以不转让和限国内转让为主,只有少量允许出口。
  《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指出:科技成果转化活动“有利于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促进科技与经济的结合,有利于提高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保护环境、合理利用资源,有利于促进经济建设、社会发展和维护国家安全。而科技成果转化能力是衡量档案学科学术水平和综合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标准,评价档案学科科技成果转化能力,把握主要的影响因素,有利于探讨提升档案学科科技成果转化能力的有效途径。
  因此,应当在继续保持现有优势的同时,在四个方面下功夫:一是在不同行业,特别是没有应用或应用较少的行业下功夫;二是关注成果全过程的各个阶段,特别是在中间阶段,即“壮腰”上下功夫;三是加强成果推广与应用,在成果转化上下功夫;四是转变观念,在提高转化率上下功夫,既包括国内转让,也包括向国外转让。
  参考文献:
  [1]赵哲.我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现实困境与突破路径[J].高校教育管理,2016,10(05):52-56.
  [2]戚湧,朱婷婷,郭逸.科技成果市场转化模式与效率评价研究[J].中国软科学,2015(06):184-192.
  (作者单位:确山县人民医院   来稿日期:2020-01-1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13856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