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推进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路径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 文章概述了大数据时代推进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重要意义,分析了当前推进政务数据共享协同存在的诸多难题。探析大数据时代深入推进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推进路径:树立“大数据思维”和为民服务理念;推进政策制度的制定完善和落实力度;建立健全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设施和条件;提高政务数据的服务水平和应用绩效。
  【关键词】 大数据;政务数据;共享协同;问题;对策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人类社会将变得更加“信息化”、“数据化”和“智能化”。当然,这一切发生的前提就是要有“数据”,而且是“大数据”。政务数据就是“大数据”中比较全面和权威的数据,推进政务数据共享协同具有特殊意义。
  一、大数据时代推进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重要意义
  人类已经进入到信息化社会和大数据时代。世界各主要国家都紧盯着大数据和大数据技术的发展,纷纷推出支持大数据战略的政策先机和制高点。我国也积极制定了国家大数据战略和支持政策,2015年8月出台了《关于促进大数据发展的行动纲要》,将政府数据开放共享、资源整合和治理能力提升,推动产业创新发展以及强化安全保障等,作为促进大数据发展的三项主要任务。特别是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国家大数据战略”,这标志着大数据战略成为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大战略之一。政府数据开放共享是发展大数据的重要方面,也是建设“智慧政府”的重要内容。加快推动政府数据开放共享和协同应用,不仅可以实现服务投入与公众需求“精准匹配”[1],而且对于发展大数据事业、落实国家大数据战略、推动国家治理现代化和优化营商环境都具有重要意义。
  二、大数据时代推进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难点和痛点
  在大数据时代,政府必须顺应“历史潮流”,不断提高大数据时代政府的科学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水平。然而,目前就政务数据共享协同来说,还存在一些问题,主要体现在思想观念、法律制度、体制机制和能力水平等方面。
  1、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思想认识和观念转变还不深刻
  思想观念转变跟不上时代发展要求,有两个方面表现:一是“大数据理念”和“大数据思维”等尚未牢固树立;二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尚未落实到位。大数据的核心价值在于通过收集、整理、分析和使用大数据,从而为国家、政府、企业和机构创造新的商业和社会价值以及服务。政务数据作为大数据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必然成为大数据共享与协同的重要内容。然而,还有不少人对于数据共享与协同的认识不到位,“大数据理念”和“大数据思维”等尚未入脑入心,导致政务大数据的应用与发展受到很大阻碍。此外,还有不少人对“政务共享与协同”、“互联网+政务服务”和“智慧政府”等大数据应用,在服务公众和满足人民需要的作用上认识不深刻。没有意识到加快推进政务大数据的共享协同以及开发使用,是撬动政府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抓手。
  2、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法律政策制定和落实还不到位
  “开放共享”是大数据的重要特征和属性,政府是数据开放的主导力量,社会中的大量数据都掌握在政府相关部门手中,而且这些数据的“含金量”极高。为了推动政务数据的开放与共享,国家专门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等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使得数据开放共享和信息公开工作得到极大地推动。但在政务数据开放共享上的立法,仍旧存在着一些突出问题。例如在政务数据开放与共享的范围与内容的确定方面,在政务数据开放共享与国家秘密的关系方面,在如何更好推动“开放政府”的落实方面,在公民信息权和知情权的保障方面等等,还存在不少问题。此外,由于制度和政策体系不健全、不完善的缘故,使得推动政务数据开放与共享的相关工作难以有效落实。
  3、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机制建设和运行还不顺畅
  目前,相关顶层设计不完善,也是导致我国政务大数据开放与共享存在困境的因素之一。在中央层面,涉及政务数据共享和信息公开工作的事务,目前由中央网信办、国务院办公厅、国家发改委、中央编办等多部门负责,缺少针对性推进政务数据开放与共享的专门协调工作机构。在地方层面上,各级政府“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统筹机制正在逐步确立,但也存在一些尚未解决的体制机制问题。例如“政务数据共享协同”涉及管理、业务、技术等多管理部门,需要多个部门之间协同配合,但他们之间配合的体制机制还不够完善和顺畅,导致“多龙治水”局面仍然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政务数据共享协同”一体化和系统化。
  4、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服务水平和能力还有待提高
  我国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基础设施还不健全,互联网基础设施发展不均衡,地区差异较大,这也是影响政务数据共享协同服务水平和能力的因素之一。政务数据共享协同也是提供优质、高效、便捷的网上政务服务的基础,没有政务数据共享协同服务水平和能力的保障,电子政务服务的水平与能力也会受到极大的限制。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政务数据共享与协同的服务范围覆盖面不够广,结果造成了政府提供的服务与群众的需求不一致、不匹配的“矛盾”;二是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服务渠道整合度较低,政务数据网上服务的入口比较复杂、比较多元也不太统一,导致政务数据的“政出多门”、“凌乱不堪”。
  三、大數据时代深入推进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推进路径
  在公共管理领域有一个知名的“三圈理论”,由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马克·莫尔教授提出。所谓“三圈理论”中的三个圆圈分别代表影响公共政策的三个要素,即公共价值(value)、组织能力(capability)和公众支持(support)。该理论认为:任何一项好的公共政策首先要具有公共价值,其次需得到政策作用对象或民众的支持,最后政策的实施者要能提供相应的管理和服务。基于“三圈理论”,针对政务数据共享和协同面临的具体问题,提出推进政务数据共享和协同的四个方面路径:思想价值层面、政策制度层面、技术保障层面、服务应用层面,以解决存在问题,提升共享协同的水平和质量。   1、思想价值层面:树立“大数据思维”和为民服务理念
  大数据思维实际上是一种开放共享的思维,是一种对海量数据进行关联分析并创造数据价值的思维。树立和强化大数据思维,首先要树立“开放共享”的思维,不要把自己掌握的“公共数据”当成一家的“私有数据”,要转变思维方式,积极主动“开放数据”,把那些不涉及国家秘密和个人隐私的数据进行开放和共享,使“数据”更好地服务于智慧政府建设,服务于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政务数据的开放与共享不仅是一个大数据开发和应用的问题,还涉及到服务公众的问题,这是因为政务数据本身所特有的“公共”的属性。政府数据取之于民,理应用之于民。[2]要认识到大数据对推进政府治理现代化的积极作用,积极以信息公开促进依法行政,以数据开放增强市场活力,以政务数据共享协同提升政务服务水平。
  2、政策制度层面:推进政策制度的制定完善和落实力度
  没有政策制度的保障,就没有相关工作的落实。要加强政务数据共享和协同的政策制度的制定工作,从立法和制度体系上做好顶层设计和基础保障工作。当前在法律法规上,要进一步做好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立法,破除影响数据共享协同的法律障碍,做好知识产权保护、数据安全保障等立法工作。在制度机制上,建立健全有利于促进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系统完备的政策体系,包含指导性的政策、专项发展方案以及相关的规章制度。有了完备的政策制度体系,没有落实的执行力,再好的政策制度也是“白纸”一张。因此要强化政策制度的落实力度,既要一手抓政策制定,又要一手抓政策执行,建立责任明确、内容具体的问责制度,不认真执行就会受到惩处,保障相应政策的落实效果。要确实保障安全和隐私保护,这是整个大数据发展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性问题,也是一条底线和红线,违反必须追究责任。
  3、技术保障层面:建立健全政务数据共享协同的设施和条件
  当前政务大数据共享协同最关键的环节在于互联网,因此要进一步完善电子政务外内网和互联网建设,建设好政务信息资源库等信息共享基础设施。同时,还需要进一步提升政务网络覆盖范围、业务应用支撑能力和公共服务保障能力等基础性工作。政务数据共享协同是一个技术性要求很高的工作,“按照信息生命周期管理理论”,[3]必须有相应的技术标准和保障举措。例如做好政务信息共享目录工作;做好依法依规使用共享信息的工作;做好信息及时维护和更新工作;做好信息平台的安全防护工作等等。
  4、服务应用层面:提高政务数据的服务水平和应用绩效
  推动政务大数据共享协同,建设政务大数据设施和应用平台,不是为了装点“门面”和充当“花瓶”,而是要实实在在为国家、社会和民众提供服务和应用。首先,要保障政务数据的质量,质量是数据的生命。建立健全检查监督机制,严惩造假和违法行为。其次,提升利用数据的能力,养成用数据服务的习惯和提升用数据服务的能力。再者,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专业人才和专业机构才能最大限度挖掘大数据中的潜在价值。虽然政府拥有大量“含金量”极高的数据资源,但其对数据的利用和开发能力往往不及社会和市场。因此,政府要善于利用社会和市场的资源和发挥他们的作用。同时,政府也要培养自己的相关人才和干部队伍,培育一支懂大数据、会用大数据的新型干部队伍。最后,要提升政务数据应用水平。一方面要加强“智慧政府”建设,“充分运用大数据思维与技术实现决策方式、管理流程、治理手段的进步”,[4]提升政府信息化水平;另一方面要推进政务服务流程再造,不断推进技术与组织制度的融合水平,推动构建科学化、精细化和智能化的政府。
  【参考文献】
  [1] 宁靓,赵立波,张卓群.大数据驱动下的公共服务供需匹配研究——基于精准管理视角[J].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19(5)35-44.
  [2] 张亚楠.政府数据共享:内在要义、法治壁垒及其破解之道[J].理论探索,2019(5)20-26.
  [3] 黃静,周锐.基于信息生命周期管理理论的政府数据治理框架构建研究[J].电子政务,2019(9)85-95.
  [4] 王金水,张德财.以数据治理推动政府治理创新:困境辨识、行动框架与实现路径[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9(5)178-184.
  【作者简介】
  欧伟强(1989—)男,海南儋州人,中共上海市普陀区委党校讲师,主要从事公共管理理论与政府改革创新研究.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20254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