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对中国失业与通货膨胀关系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  要】失业率与通货膨胀率是宏观经济的重要指示剂,菲利普斯曲线描述两者此消彼长的反向变动关系。论文根据2020年1~5月中国经济体的相关数据,对新冠疫情特殊背景下的经济发展情况进行了概括分析,探究在此期间中国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的关系异常的原因,总结在特殊时期菲利普斯曲线在我国的适应性问题。最后,论文对中国在疫情之后的经济发展进行展望及建议。
  【Abstract】Unemployment rate and inflation rate are important indicators of macro-economy. The Phillips curve describ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is a reverse change of growth and decline. According to the relevant data of China's economy from January to May in 2020, this paper summarizes and analyzes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situation under the special background of the COVID-19, explores the reasons for the abnormal relationship between unemployment rate and inflation rate in China during this period, and summarizes the adaptability problem of the Phillips curve in China in the special period. Finally, the paper makes a prospect and suggestions on China's economic development after the epidemic.
  【关键词】失业率;通货膨胀;新冠;中国
  【Keywords】unemployment rate; inflation; COVID-19; China
  【中图分类号】F822.5;F249.2                               【文獻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1069(2020)08-0103-03
  1 引言
  2020年1月,新型冠状病毒(以下简称新冠病毒)在以武汉为核心的中国地区暴发,在中国政府和全社会各界的共同配合努力下,自2月下旬起,全国现有确诊病例开始回落,至2020年4月,新冠病毒在中国得到了初步控制。作为全世界第一个暴发疫情的国家,中国也成了全世界第一个控制住新冠病毒的国家。我国疫情防控期间的新增确诊病例情况如图1所示。
  在长达3个月的抗疫过程中,全国人民全力配合政府,严格遵守居家隔离政策。在有效控制了病毒传播的同时,封城隔离、居家办公等政策也对我国经济增长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和负面影响。中国疫情暴发期恰逢中国人最重视的农历新年——餐饮娱乐等服务业的需求量在一年中的增长黄金期,居家隔离、停工停产对这些行业无疑造成了极大的重创,众多餐饮业在抗疫期间遭遇了资金链断裂以致破产倒闭的局面,也进而导致了我国失业率的同期攀升。
  新西兰统计学家威廉·菲利普斯(A.W.Phillips)于1958年在《1861-1957年英国失业和货币工资变动率之间的关系》一文中最先提出了菲利普斯曲线的定义,此后,经济学家对此进行了大量的理论解释。目前,经济学界一共存在着三种菲利普斯曲线,用来阐述三对不同的经济变量之间的关系。第一种菲利普斯曲线表明的是失业率与货币工资变化率之间的关系,可称之为“失业-工资”菲利普斯曲线,由威廉·菲利普斯本人于1958年最早提出。第二种菲利普斯曲线表明的是失业率与物价上涨率之间的关系,可称之为“失业-物价”菲利普斯曲线,由美国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和索洛于1960年提出。第三种菲利普斯曲线表明的是经济增长率与物价上涨率之间的关系,可称之为“产出-物价”菲利普斯曲线。在本文中,将以第二种菲利普斯曲线作为研究的对象。
  根据菲利普斯定理,经济体的失业率与同期的通货膨胀率应为反向变动的关系。而依据我国政府公布的官方数据,新冠疫情暴发及抗疫期间,这两个指标在我国经济体中却呈现出正向变动关系。为探究其背后的原因,本文选取2020年1~5月的相关数据,从失业率、通货膨胀率、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等角度出发,分析菲利普斯定理在中国特殊时期的实际应用,并对一些看似违背经典经济学理论的现象进行解释。
  2 抗疫期间中国经济概况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官方数据,在我国新冠疫情暴发的高峰期,我国的服务业增长指数、GDP增长率、进出口总值、工业增加值增速、房地产投资增长率等均发生了不同程度的下跌,各行各业均受到了疫情的负面影响。本文从失业率及通货膨胀率两个角度对这些负面因素带来的结果进行归纳总结。
  2.1 失业率
  根据国家统计局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1~5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分别为5.3%、6.2%、5.9%、6.0%、5.9%。同期,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分别为5.2%、5.7%、5.7%、5.8%、5.9%。具体变化趋势如图2所示。   由图2可以看出,2020年1~5月我国失业率呈现出整体上升的趋势,其中以1月及2月期间的上升最为显著,3月份失业率有所下滑,4月份又略微攀升。而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在统计期内始终低于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水平。
  由此可见,在我国新冠疫情暴发的高峰期,受到居家隔离等抗疫政策的影响,市场经济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重创,失业率发生了不同程度的上升,对居民收入及生活水平也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2.2 通货膨胀率
  国家统计局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1~5月,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年同月=100)分别为105.4、105.2、104.3、103.3、102.4。其中,食品烟酒类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年同月=100)分别为115.2、116.0、113.6、111.3、108.5。具体变化趋势如图3所示。
  由图3可见,2020年1~5月,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均比上年同月发生了一定程度的上升,1月及2月的增长最为显著,整体物价月均涨幅为4.12%。其中,食品烟酒类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同期涨幅始终位于整体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涨幅之上,月均涨幅高达12.92%。
  由此可见,我国新冠疫情暴发高峰期,我国居民的各方面的生活开支均水平发生了提高,其中,以食品烟酒等生活必需品的开支涨幅最为突出。
  通过以上两方面的分析可以看出,2020年1~5月,我国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发生了同步增长,其中以1月及2月疫情暴发最为严重时期的增长最为显著。
  3 菲利普斯曲线关系在我国特殊时期的适用性及解释
  关于菲利普斯曲线基本关系在我国市场经济体中是否成立这个问题,国内学术界有着较多的争议。刘树成(1997)通过对我国改革开放以后(1981-1996年)的相关数据进行分析,发现了在我国经济波动的上升期,受到劳动力供给因素、劳动力需求因素、国有企业改革及结构调整因素等的影响,我国城镇失业率并没有随之下降。邹薇等(2003)分别用各产业的就业指数代替传统的失业率指标,得出了第一、二产业符合奥肯法则的关系,而第三产业不符合的结论。那么,在新冠疫情暴发的特殊时期,我国失业率与通货膨胀率呈现出同向变动的正相关关系的原因在于什么呢?本文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3.1 劳动力需求和供给同时下降
  根据经济学基本供求关系原理,当劳动力的供给下降时,会导致劳动力工资水平上升,从而导致生产成本上升,进而导致物价水平的上升。
  基于智联招聘千万量级职位原始大数据分析,于2020年4月发布的《新冠疫情对劳动力市场、中国及全球产业链的影响——基于招聘大数据的分析和预测》中显示,我国就业市场第一季度招聘职位和人数同比下降27%,低收入群体受疫情影响最大,1~3年工作经验的求职人员面临更大的就业压力。可见,如人们所预期,新冠疫情的暴发对经济增长带来了危機,同时,也对劳动力市场需求造成了负面影响,加剧了失业率的攀升。
  但与此同时,由于我国居家隔离制度的颁布,全国大部分乡镇在疫情防控期间被封锁,众多劳动力无法外出,使得劳动密集型导向的企业陷入了招工难的困境。根据《新冠疫情对劳动力市场、中国及全球产业链的影响——基于招聘大数据的分析和预测》显示,小微企业和外商合资或独资企业受疫情影响较大,而在我国,众多劳动密集型导向的产业,如织造业等,均以小微企业为典型代表。
  综上,新冠疫情防控期间,我国劳动力的供给和需求同时发生了萎缩,而当供给萎缩的程度大过需求时,就发生了劳动力成本上升,进而导致生产成本上升,最终导致了物价上升。
  3.2 特殊时期经济转型得到促进
  在新冠疫情暴发的特殊时期,居家隔离办公政策也促生了新的经济发展模式。虽然远程办公在更早以前已被国民所熟知,但相对来说仍较为小众。而此次疫情的暴发促使了大批公司采用了居家办公的模式,保持业务运营,帮助员工遵守社交距离要求。众多学校与教辅机构也纷纷采取网络直播授课的方式开展教学活动。网络办公平台,如Zoom、腾讯会议等,在此次疫情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保证国民安全健康的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疫情对经济发展带来的阻碍。与此同时,也为经济体提供了新的发展模式灵感。
  新型办公方式的突然普及,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失业率统计的误差,如就业意向统计更新、居家自主就业情况等。这些在疫情中难以及时得到相应反映的新变化,将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逐步得到体现和更新。
  4 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及启发
  在抗疫取得初步胜利的时期,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指出“要在扩大对外开放中推动复工复产,努力做好稳外贸、稳外资工作,开拓多元化国际市场,要做好龙头企业复工复产保障工作,维护全球供应链稳定”。与此同时,新冠疫情或将点燃商业模式转型的导火索,无人快递行业、线上服务业有望迎来快速发展,居民的消费习惯或将产生一定变化。
  盖洛普公司《2017年美国职场现状调查报告》中提出,43%的员工会经常进行远程办公。研究还表明:在每周5天的工作日中,远程工作2~3天效果最佳,公司要为员工提供2~3天的会议、协作以及互动时间,这使他们有机会专注于下半周的工作。对于中国,远程办公在疫情暴发之前属于一种小众的办公方式,而在新冠疫情的特殊时期,这种小众的办公方式演变成了一种普遍的行为。远程办公所带来的成本效应,如租金、通勤时间等方面的优势,也必将为更多的企业所考虑,或将在未来发展成为一种更为主流的工作方式。
  在商业模式转型方面,电子商务已然成为导向。可以预见,未来我国经济体发展中商务、学习、办公虚拟化程度会提高,经济商务活动在地理上的布局往往倾向于集中。正如马歇尔所说,集中生产会带来三大好处:节约交通与交易成本,强化社会服务等公共产品的共享,强化相互之间的学习效应。此外,企业、工厂周边服务社会化的态势会受到影响,人口居住社区态势有可能会向分散化的态势发展。公共服务无人化、自助化、自动化水平会提升,整体工作和生活方式的自助化、自动化也会进一步强化。
  综上,新冠肺炎疫情将推动中国制造生产方式、中国人整体工作和生活方式、中国公共服务的自助化和自动化水平提升,传统上中心外围支配的发展模式向均衡化方向发展。如能把握机遇,对我国的生产发展、公共服务、教育体系等进行相应的调整,减少不必要的人工成本,推动智能化的生产生活方式转型与变革,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的冲击,将会成为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革命的一次宝贵契机。
  【参考文献】
  【1】刘树成.论中国的菲利普斯曲线[J].管理世界,1997(06):21-33.
  【2】邹薇,胡翾.中国经济对奥肯定律的偏离与失业问题研究[J].世界经济,2003(06):40-47.
  【3】卢海,宋禄霖,申智恩.新冠疫情对劳动力市场、中国及全球产业链的影响——基于招聘大数据的分析和预测[R].北京: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020.
  【4】赵红军.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影响与启示[J].区域经济评论,2020(2):17-1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32284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