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水平开放需要做什么

作者:未知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已经对我国在新发展格局下的对外开放做出了新的战略部署,要求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那么,实行高水平开放的关键制约是什么,如何破解这些制约?我们认为,需要着力解决以下问题。
  一要进一步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好的外部环境是对外开放顺利进行的必要前提。我们已经不是国际环境的被动接受者,而是极为重要的塑造者。我们要通过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来不断改善我们的外部环境。要继续巩固和发展与广大新兴市场国家及发展中国家的关系,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我们要继续抓住与主要发达国家关系这个改善外部环境的“纲”,以纲带目,纲举目张。要抓住美国新旧政府政见风格的不同,妥用美内部分化调整契机,促使美国增强理性和建设性,树立长远眼光,推动两国关系重回正常轨道。尽管对中美关系中的一些本质性、结构性的东西不能抱有幻想,但也不能轻易放弃哪怕是因对方侧重点的变化而带来的机会。我们还应扩大共识增强纽带缩小分歧,推动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关系的健康发展。
  二要进一步积极顺应国际经贸规则变革的大趨势。现阶段我们还应继续对标高水平的国际经贸规则,在对接中增强适应性和影响力,提升创设引领能力。第一,高水平的国际经贸规则以其先进性、科学性、合理性,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新要求,有利于各种要素在全球范围内高效有序流动和配置,从而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竞争力的提升,有利于全球化的健康发展,有利于占据道义制高点。第二,许多高水平经贸规则经历了长期的实践过程,已被国际社会广泛接受和认可,成为国际通行规则,我们要继续融入全球经济国际体系,就必须首先接受这些规则,否则就会被视为另类,以至被打入另册,陷入孤立。第三,对接高水平国际经贸规则是我们施加影响、做出修正的有效途径。只有融入主流,才能对主流施加影响、加入中国元素,把自己的东西纳入主流让别人识别、接受。第四,中美贸易摩擦说明,尽管我们在一些领域进入了并跑阶段,少数领域开始领跑,但总体上,仍处在跟跑阶段。我们的主要任务仍是从本国国情出发,以谦虚的态度学习借鉴先进的规则和标准,同时,在并跑领域相互借鉴,取长补短,扬长避短,在领跑领域,不断扩大影响,以自己的先进、合理和适用,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和采用。
  三要进一步辩证而精准地看待对外开放中的安全问题,把市场准入与内容监管分开。对外开放要以国家安全为前提,这是世界各国通行做法。现在某些发达国家频繁以过度政治化的极端“国家安全”为借口,阻挠市场开放,我们应该坚决反对。在对外开放中设置安全屏障完全正确,我们要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政治、经济、意识形态、信息等安全红线必须守住,但现在的问题是有些行业的安全定义不够明确,指向不够精准,范围泛化,国家安全与商业安全未做有效区分,结果,因对安全风险的担忧使有些领域的开放踟蹰不前,如电信、卫生和文化教育娱乐服务,范围宽,链条长。泛泛而笼统地与安全挂钩,不仅限制了这些领域的开放水平,也不利于在该强化国家安全管控的领域有效维护国家安全,以至有可能该保护的安全领域由于战线过长,没有得到应有的保障,可以放开的环节由于限制而没有机会开放。
  此外,我们还应进一步有的放矢地解决国际投资者的关切、诉求问题,处理好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的关系,促进对外开放更充分更平衡的发展。
   (作者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38761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