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的问题意识与马克思主义

作者:未知

  摘 要:问题意识包括提出问题、界定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和验证结果五大环节,是促进学科发展、推动人类进步的重要动力,其中提出问题在问题意识中占据首要位置。以问题意识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正确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理论依据。而结合史学理论知识,有助于了解历史学中问题意识的内涵和重要性。同时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在历史学中培养问题意识可以从立足现实、拓宽知识面以及不惧权威、树立批判精神两个方面着手。
  关键词:问题意识;史学理论;马克思主义理论
  历史研究可以为今人理解过去提供根据,也可以作为现在行事的参照。在这过程中,通过不断地发现问题、研究问题和解决问题,从中学习经验、吸取教训,促进学科发展、推动人类进步。马克思同样强调“问题意识”,在他看来,对于一个时代而言,“主要的困难不是答案,而是问题。”以问题意识为导向,是创立马克思主义和保证其顽强生命力的重要原因。因此,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出发,结合史学理论,了解和探究问题意识,具有较强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一、历史学问题意识的内涵
  问题是指需要讨论研究并加以解决的矛盾和疑难,而问题意识是人们在认识和实践的过程中,对遇到的矛盾问题主动提出并且进行探寻和解决的思路过程,是一种学术研究路径。马克思指出,“问题就是公开的、无畏的,左右一切个人的时代声音。问题就是时代的口号,是它表现自己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1]289-290在哲学的范畴中,问题是事物的矛盾,时代的问题就是现实社会在实践过程中遇到的矛盾。马克思意识到,只有根据现实矛盾提出的问题,其研究结果才能用于解决现实问题,这样才有助于解决人类实践过程中遇到的困难。这样的问题意识更能体现出价值性。
  有了好的问题就等于成功了一半,这句学术界经久不衰的话语有力地佐证了有意义的问题是问题意识的核心部分。作为历史,并不是所有基于历史事实提出的问题都有历史意义和价值。有价值的历史问题,“最简单的就是填补我们认识上的空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将一些细枝末节的人、事填补空缺即为成功,这同样是没有意义的。“真正的空白不是还未有人书写其历史的漏网之鱼,而是历史学家还未做出解答的问题。”[2]72-73另外,如同柯林武德所说:“要提出你看不出有回答指望的问题,乃是科学上的大罪过”[3]387。只有可能得到解答的问题才是有价值的、才是可以被提出的。问题意识绝不只是提出问题这么简单,也要注重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过程。作为历史学家,在提出问题的同时,就要有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草案,也就是至少已经掌握了基本的研究方法和一定的史料。历史作为社会学科,问题意识是与其所生活的历史时刻之间普遍存在关联的,随着时代的进步,一些问题被自然而然解决,一些问题被更新,而新的社会发展必然随着新的历史问题产生。同时,历史问题的研究能确保逻辑清晰,其成果能在社会实践中得到举例论证也同样重要。总而言之,历史学的问题意识是指提出符合事物逻辑、具有历史意义的问题,并且在现有历史事实和研究方法的前提下对研究问题的深入思考,得出结论后也能得到社会价值的认证。
  二、问题意识在历史学中的重要性
  马克思认为,“世界史本身,除了用新问题来回答和解决老问题之外,没有别的方法”[4]203。在马克思看来历史研究是通过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循环往复来推进的。当今史学也是将“问题”放在历史研究的核心位置。在历史的进程中,实践一再地向我们证明以提出问题为首的问题意识的重要性。这里要提到的历史学中问题意识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就学科本身来说,问题的提出和解决是历史研究的主要形式,问题意识也就成为历史学科发展和创新的重要表现。法国历史学家普罗斯特认为,“如果说不提出问题,就没有事实,没有历史学的话,那么在构建历史的过程中,问题具有决定性的地位”[2]67。问题的发现和提出甚至可能会导致新的方向和领域被发掘和开拓,从而拓宽学科的知识。漫漫历史长河留下的历史事实数不胜数,没有问题,那些所谓的史料只不过是过去留下的痕迹,没有任何价值可言。同样,不树立问题意识,那么也就只能在茫茫史料中束手无措,所谓的历史研究也只不过是原地踏步。正是有了问题的不断提出和解决,以及向未知领域不断探索的过程,才有了历史学的前进和发展。
  就社会影响而言,历史学中的问题意识体现在可以通过研究回答历史问题来解决现实矛盾。当今社会重视历史研究正是越来越注重其现实意义。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即以史为鉴,将当今时代遇到的矛盾问题通过研究历史上出现过的相似问题来帮助解决。其实,历史学问题本身具有历史性,即使历史学家希望能够保持历史的客观性、纯粹性,但是他深处社会和时代之中,想要刻意避免社會的影响是无济于事的。我国历史学者李剑鸣也就提出:“历史学者不能‘昧于知时’,而应对时代思潮和知识前沿保持高度的敏感,并将社会和时代提供的思想资源内化为提问的深层铺垫。”[5]222只考虑到历史性带来的消极影响是片面的,时代的发展虽然会局限住思维,但同时也可能带来新的价值观念和理念取向等。马克思说过,“真正的问题不是理论体系自身的逻辑矛盾,而是现实生活中的矛盾。”历史学家根据社会矛盾、社会热点提出相应的问题并进行解决,才能帮助时代问题的处理和解决。比如,2020年的疫情问题、近年来备受关注的生态环境问题等等,都可以通过历史问题的研究为现实问题的解决提供思路和可行方案。
  历史学中的问题意识正是不仅限于学术和理论方面,而要将时代和现实的矛盾包含在内。这也就使问题意识成为将历史与现实、甚至是未来嫁接起来的桥梁。社会的存在和发展由历史演变而来,那社会存在和发展自然也就离不开历史的研究,缺乏问题意识的历史研究也就很难与社会联系在一起。增强历史学的问题意识,既有利于学科的创新进步,也有助于社会矛盾的解决和现实社会的改造。
  三、培养历史学中问题意识的方法   英国历史学家爱德华·卡尔曾深刻地指出,马克思主义的影响是过去六十年里一个主要的新趋势:“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历史唯物主义的概念对历史著述的影响非常强烈。实际上,或许可以这样说,这一时期写就的所有严肃历史著作都由这种影响筑造而成。”[6]69将马克思主义作为历史研究方法的基础之一,是因为坚持以问题意识为导向一直是马克思主义的立身之本,那么如何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培养历史学中的问题意识也是十分值得关注。
  (一)立足现实、拓宽知识面
  对于问题意识,马克思“既反对从抽象思辨形而上学出发的‘问题的形而上学’,也反对只是从客体的、感性直观出发的旧唯物主义的‘问题的实证主义’”[7]9,无论是黑格尔的唯心主义还是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他们的问题都来自人的思想、意识,而不是来自人的实践活动和现实生活。马克思的问题意识出发点是现实的人和世界,落脚点是改变现存世界和实现人的解放。而历史以过去事实为依据的特性,决定了历史学的问题意识必须立足现实社会,而不会因为死无对证就胡编乱造。人类历史的进程,必然是无法将全部事实还原或者呈现出来,但是历史只能根据事实来进行撰写,历史学的问题意识至少要以此为目标来树立,这是最基本的也是绝对的条件。那么历史学中问题意识的培养就需要立足于丰富而扎实的专业知识储备,没有对历史事实的认识和学习,怎么能提得出真正且有意义的历史问题,又怎么可以在提出问题之后使用准确的研究方法、运用恰当的史料来解决问题。因此,坚持立足现实为原则,不断扩充历史知识储备,有助于问题意识的培养,能够为学科创新和发展奠定基础。
  (二)不惧权威、树立批判精神
  恩格斯认为马克思之所以能有深刻洞察力和伟大创造性的一个表现,就是因为“在前人认为已有答案的地方,他却认为只是问题所在。”[8]2青年马克思深受黑格尔哲学的影响,但在对德国的现实与历史状况的分析并且深入思考之后,批判地继承了黑格尔的辩证法和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后,创立了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主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同样在历史学的研究中,无论是直接展现历史事实的第一手史料,还是经过历史学家撰写研究的第二手文献,更是浩如烟海。那么在进行历史研究选择资料的时候就正需要不惧权威、突破固有思维来培养以怀疑精神为核心的问题意识。同时,随着时代的进步,史料在不断更新,观念和视角也会改变,历史也就有了重新解释的可能。那么勇于以质疑和批判的眼光看待权威和成说、以批判和创新精神培养的问题意识来推进历史研究,既有助于解决尘封已久的难题,也可以拓宽历史学科的领域。
  当前,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我们认识和改造人类现实世界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虽然包括历史唯物主义在内的马克思主义不能为历史学提供任何具体的知识,更不能取代具体历史的研究,但是就像哲学家艾赛亚·伯林所认为的,“与其说马克思将历史唯物主义看作是一个哲学体系,毋宁说是一个社会和历史分析的实际方法和一个政治策略的基础”[9]58-59。可以把历史唯物主义作为历史研究方法的基础之一。所以,在这种哲学指导下的历史学的问题意识,既来自对前人理论的批判,对理论自身的不断追问;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对人类社会、人类实践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加以历史的反思,尝试从历史的角度加以思考和解决,成为历史关注的问题。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
  [2][法]安托万·普罗斯特.历史學十二讲[M].王春华,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3][英]罗宾·乔治·柯林武德.历史的观念[M].何兆武,张文杰,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李剑鸣.历史学家的修养和技艺[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7.
  [6][英]E.H.卡尔.历史是什么[M].陈恒,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
  [7]刘小容.问题意识导向下的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研究[D].长沙:中南大学,2009.
  [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
  [9][美]温迪·林恩·李.卡尔·马克思[M].北京:中华书局,200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39115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