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基于百度指数的国家海洋博物馆网络用户搜索行为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王玉

【关键词】国家海洋博物馆;百度指数;网络用户搜索行为;天津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

【摘要】为了解博物馆潜在观众的行为和心理,促进博物馆的可持续发展,基于百度指数的大数据分析功能,对国家海洋博物馆2019年5月1日到2020年4月30日为期一年的网络用户搜索行为数据进行了系统分析。时间数据显示,网络用户搜索行为存在明显的周期性分布规律:PC端的搜索波峰一般出现在工作日,移动端则在周末;月初搜索指数普遍较高,月尾则回落;第二、三季度的搜索指数要明显高于第四季度,节假日效应显著。空间数据显示,搜索行为普遍出现在以所在地天津为中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体现了公众就近观展的倾向。同时,通过与天津博物馆和天津自然博物馆的网络用户搜索情况进行对比分析,进一步明确了国家海洋博物馆与两馆在搜索群体空间分布和目标群体等方面存在的差异,为国家海洋博物馆制定更具创新性、高效性的发展策略提供了参考。

一、引言

随着互联网应用的普及和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社会公众越来越多地通过网络获取出游信息,从而为出游决策提供参考。因此,分析与研究互联网搜索数据,可以帮助拥有旅游资源的城市或景区掌握公众的心理和需求,制定有针对性的发展策略。对于互联网搜索的研究,国外相对较为成熟,主要有借助Google搜索提供的用户搜索数据分析和预测市场规律[1],研究网络搜索平台预测能力[2],预测旅游城市酒店客房需求、游客量和旅游规模等[3—5],为我们提供了新的研究视角与思路。

目前国内的搜索数据分享平台主要有百度指数、360指数、微信指数等。其中,百度指数依托国内使用范围最广泛的百度搜索引擎,提供了较其他平台时间跨度更大、积累数据更多的统计分析内容。借助该平台,我们可以更好地研究关键词搜索趋势,洞察网民兴趣和需求,监测舆情动向,定位受众特征。目前国内借助百度指数进行的研究主要涉及旅游、房地产、流行病预测等方面[6—13],其中有关旅游业的研究成果集中在景区网络空间关注度研究和游客量预测等方面。在文旅融合的大背景下,利用百度指数的大数据分析功能,对博物馆的网络用户搜索行为进行研究,具有一定的理论和现实指导意义。

国家海洋博物馆(2021年更名为“天津国家海洋博物馆”)位于天津滨海新区中新生态城滨海旅游区,占地15公顷,建筑面积8万平方米,其中展览展示面积为2.3万平方米,共设六大展区15个展厅,同时设有博物馆商店、餐厅、咖啡厅、影院等公共服务设施。自2019年5月1日开馆试运行以来,共推出常设展览15个,临时展览4个,累计接待观众达337万人次,举行各类科研、科普活动上百场,在展现海洋文化特色,传播海洋知识,促进人与海洋的互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国家海洋博物馆作为新开放场馆,有必要对潜在观众的网络搜索行为和其所反映的用户心理进行研究,从而为制定精细化的新媒体运营策略,构建高效的运行管理体系提供依据。

同时与同在天津的成熟场馆天津博物馆和天津自然博物馆的网络用户搜索情况进行比较,可厘清国家海洋博物馆与其他成熟场馆之间的差异和共性,探寻适合国家海洋博物馆自身的发展道路。

二、国家海洋博物馆网络用户搜索行为分析

本部分以百度指数提供的公众搜索数据为依据,通过对国家海洋博物馆试运行一年内以“国家海洋博物馆”为关键词的搜索指数的搜索趋势、需求图谱、空间分布等进行分析,揭示网络用户搜索行为的时空规律。

(一)搜索趋势分析

百度指数提供的搜索趋势分析模块主要是对较长一段时期内的搜索指数和资讯指数等数据进行记录和分析,以探寻网络用户搜索行为在时间序列上的潜在规律。其中,搜索指数是以用户在百度搜索引擎上的搜索量为数据基础,以关键词为统计对象计算出的各关键词的搜索频次的加权和。根据搜索客户端的不同,可分为PC搜索指数和移动搜索指数。资讯指数是以百度智能分发和推荐的内容数据为基础,将网络用户的阅读、评论、转发、点赞等行为的数量加权求和、指数化处理后得出的,可借以全面衡量网络用户对智能分发和推荐内容的被动关注程度。以下分别以日、周、月为周期,对国家海洋博物馆2019年5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为期一年的网络用户搜索趋势进行分析和阐述。其中,2020年1月24日至4月30日,受新冠疫情影响,国家海洋博物馆一直处于闭馆状态,网络用户搜索行为受到较大影响,统计学意义不明显,故這一时间段内的搜索数据信息仅作为参考,不参与到具体的分析讨论中。

1.日搜索指数分析

根据百度指数平台上“国家海洋博物馆”一词的搜索情况,生成搜索趋势图(图一)。

分析搜索指数折线图(图一,1)可知,除个别日期外,搜索指数的曲线基本表现为规律的小幅度波动,单个月份内一般有4~5个波峰,周特征明显。同时,PC端和移动端的变化趋势大致相同,但移动端数值明显大于PC端,波峰出现的时间也明显滞后于PC端。而且移动端的搜索波动较PC端更为剧烈和不规则,尤其是5月到10月期间,反映出移动端用户更加灵活、差异化的搜索行为。此外,该图中有三处较为显著的波峰,对应日期分别为2019年的5月1日、5月14日、9月30日。2019年的5月1日为国家海洋博物馆试运行开放首日,观众和各大媒体蜂拥而至,因而搜索指数急剧升高;5月14日,国家海洋博物馆第二次发布试运行开放公告,当日搜索指数再次出现峰值,体现了公众对该博物馆的高度关注;9月30日是国庆假期前的最后一天,同时国家海洋博物馆微信公众号首次改版,新增会员系统、AR上线、讲解日历、文物定名等内容的专题版块,节假日效应和新媒体的宣传共同促进了当日搜索指数的攀升。

从资讯指数折线图(图一,2)可以看出,资讯指数的变化趋势与搜索指数大致相符,但资讯指数的波动性更大,且波峰出现时间早于搜索指数,这与资讯指数是用来衡量用户被动关注度的指标有关,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百度推荐内容对于公众搜索行为的引导和促进作用。此外,图中有两个异常高的波峰,分别出现在2019年5月1日和2020年1月24日。2019年5月1日开馆试运行,各方媒体的资讯发布和宣传推广比较集中,故当日资讯指数出现波峰;2020年1月24日则为国家海洋博物馆因新冠疫情防控要求而闭馆的首日,该日资讯指数超过开馆当日,成为一年内的最高值。

2.周内搜索指数分析

将日搜索指数按星期累积相加后求移动平均值,可绘制出周内搜索趋势折线图(图二)。分析周内各天的搜索情况可以了解网络用户搜索行为的周变化规律,为发布有针对性的资讯和调整管理计划提供数据支持。从图二可以看出,资讯指数在星期五达到峰值,移动端搜索指数则在星期六出现峰值,两者形成从信息触达到主动搜索的转换,表明临近周末,互联网资讯对用户的推荐分发达到顶峰,而相关资讯的发布为用户的主动搜索提供了条件,方便用户规划出行活动。此外,PC端搜索指数波峰出现在前半周,体现出明显的周前兆效应;移动端波峰出现在后半周,在星期六达到顶峰,反映出不同客户端用户在搜索时间上的差异。这与不同客户端用户的搜索习惯和对应设备的便携性密切相关:移动端的搜索行为不受时空限制,可随时随地进行,故越临近周末,用户的搜索行为越普遍;电脑的便携性相对较差,用户多用于提前做旅游规划,故表现为一种超前搜索行为。但值得注意的是,周六PC端出现波谷,而移动端则到达波峰,二者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表明随着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普及和智能手机技术的发展,在出游过程中,用户普遍会借助移动端进行搜索。

3.月搜索指数分析

将日搜索指数按月累积相加后求移动平均值,可绘制出月搜索趋势折线图(图三)。由图三可以看出,资讯指数的变化幅度最大,在2019年5月和2020年1月各出现了一个显著的波峰。其中,2019年5月为国家海洋博物馆开馆首月,各大媒体的资讯发布呈井喷状态。2020年1月,国家海洋博物馆因配合新冠疫情防控工作而发布闭馆公告,但因临近春节假期,疫情的突发影响了人们的出行计划,故大量网络用户持续关注馆方资讯,致使资讯指数持续攀升。同时,从搜索指数的波动可以发现,网络用户搜索行为存在明显的季度性规律。在四个季度中,第一季度处于新冠疫情爆发时期,网络用户搜索行为受到较大影响,搜索指数普遍较低;第二季度由于跨越2个年份,仅有4月受到疫情影响,且此时疫情防控工作已有显著成效,疫情对网络用户搜索行为的影响较小;第三、四季度则均未受到疫情影响,季度特征明显。总体来看,除季度特征不明显的第一季度外,第三季度的搜索指数最高,第四季度的搜索指数最低。这一方面是由于冬季气候寒冷,观众出行明显减少,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五一、十一、暑假等节假日集中在第二、第三季度,加之气候适宜出行,从而提升了国家海洋博物馆的搜索指数。

为进一步验证国家海洋博物馆网络用户搜索行为的季度性规律,笔者绘制了季度搜索指数和资讯指数的标准差直方图(图四)。分析图四可知,无论是搜索指数还是资讯指数,均以第二、三季度标准差较大,表明这两个季度的网络用户搜索行为较不稳定,验证了节假日效应的影响。而PC端搜索指数的标准差始终小于移动端,体现出较之移动端用户,PC端用户搜索行为更具规律性和一致性。

(二)需求图谱分析

需求分布图是针对特定关键词的相关检索词进行聚类分析而得到的词云分布图,可借以了解用户在搜索特定关键词前后搜索其他内容的情况,从而分析用户的搜索偏好和搜索习惯。从图五可以看出,网络用户在搜索“国家海洋博物馆”时,关联性较强的搜索内容有“天津海洋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生态梦网”“天津极地海洋馆门票”“燕郊大保健”“天津动漫”“天津塘沽地图”等。其中,“生态梦网”“天津塘沽地图”和“燕郊大保健”3个关键词的搜索呈上升趋势。进一步分析其原因可知,因国家海洋博物馆位于天津市滨海新区中新生态城,地处偏远,所以大部分观众在到馆参观前都需要使用地图导航。生态梦网则是一个主要为中新生态城及滨海新区市民和关注者提供生活资讯和信息交流服务的平台,必然要经常推送区域内新开放的大型场馆国家海洋博物馆的相关资讯,因此,通过该平台了解国家海洋博物馆信息的网络用户较多。“生态梦网”“天津塘沽地图”这两个关键词搜索趋势的上升,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網络用户对于交通信息和馆方资讯的强烈需求。此外,与博物馆或海洋相关的“天津自然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天津海昌极地海洋世界”等关键词的搜索指数也相对较高,表明对国家海洋博物馆感兴趣的网络用户,对同属科普性场馆的海洋水族馆、历史博物馆、自然博物馆等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揭示了当前人们不断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

(三)空间分布分析

对国家海洋博物馆搜索指数的空间分布情况进行分析,可以进一步明确公众搜索行为的地理分布,为制定有针对性的新媒体宣传策略提供参考。搜索指数的空间分布图(图六)显示,在国家海洋博物馆试运行的一年中,不同省份的搜索指数由高到低依次为天津、北京、河北、山东、辽宁、广东、山西、江苏、上海、河南,按城市依次为天津、北京、唐山、廊坊、保定、石家庄、上海、沧州、济南、青岛,按区域则依次为华北、华东、东北、华中、华南、西南、西北。总体来看,京津冀地区的用户搜索行为更为普遍,表明国家海洋博物馆以所在城市天津为中心对周边城市和省份有一定的辐射力,对于距离较远但经济较为发达的东南沿海地区如上海、广东、江苏等地的公众也有一定的吸引力。各地区网络关注度的差异明显,与地理位置和经济发达程度紧密相关。

三、与天津博物馆和天津自然博物馆的对比分析

天津博物馆和天津自然博物馆均为天津市的老牌博物馆,前者偏重于传播人文社科知识,后者侧重自然科普,无论是藏品数量还是影响力,均属业内翘楚。将国家海洋博物馆与这两座同在天津的成熟博物馆的百度搜索指数进行对比研究,可以明确三馆的网络关注度在时空分布和用户群体方面的差异,为国家海洋博物馆今后的发展提供借鉴。由于受新冠疫情影响,三家博物馆均于2020年1月24日闭馆,因此三馆搜索数据的截取时间均为2019年5月1日到2020年1月30日。

(一)搜索趋势对比分析

从为期9个月的搜索指数对比图(图七)可以看出,三馆的搜索指数总体为国家海洋博物馆最高,天津博物馆次之,天津自然博物馆最低。具体来看,在2019年5月至11月间,国家海洋博物馆的搜索指数明显高于其他两馆,体现出新成立的博物馆强大的公众影响力,之后三馆搜索指数的差距日益缩小,表明公众的新鲜感已经过去,搜索行为渐趋理性、平和。综合来看,三馆虽然在搜索指数上有一定差异,但总体搜索趋势基本一致,波峰、波谷的数量和出现时间大致相同,从侧面证明网络用户搜索行为确实存在周期性规律。

另外,国家海洋博物馆的搜索波峰出现时间均明显早于另外两家博物馆,这可能与三者所处地理位置有关:国家海洋博物馆位于天津滨海新区,地处偏远,而另外两家博物馆则位于中心城区河西区,交通便捷,故有意向参观国家海洋博物馆的观众大多会提前搜索相关资讯,以便合理规划出行。

(二)空间分布情况对比分析

从图八可知,三馆网络搜索用户主要集中在京津冀地区,山东、辽宁、广东等地也有一定的分布,体现了三馆在京津冀地区的强大影响力。结合省份和区域分布情况来看,除京津冀所在的华北地区外,天津博物馆的搜索指数均为最高,国家海洋博物馆次之,反映了天津博物馆深厚的群众基础,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国家海洋博物馆作为新开放场馆对于周边地区也有较强的吸引力。从城市分布来看,国家海洋博物馆和天津博物馆的影响力较大,但在唐山和沧州则以天津自然博物馆的搜索指数为最高,体现了当地用户的搜索偏好。

(三)搜索群体对比分析

为了解各馆受众群体的具体特征,为国家海洋博物馆探寻更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提供数据支持,下面从年龄分布和性别占比两方面对三家博物馆的网络搜索用户进行對比分析。

1.年龄分布

由图九可知,三家博物馆搜索群体的年龄占比排序总体上较为一致,由高到低依次为30~39岁、20~29岁、40~49岁、19岁以下、50岁以上,体现了博物馆受众群体在年龄分布上的共性。其中,30~39岁和20~29岁两个年龄段占比较高,是博物馆的主要受众群体。一方面这两个年龄段对应的主体人群分别为年轻人,他们出于提高自身文化修养或家庭教育水平的需要,比较重视参观博物馆的活动;另一方面则可能与这两个年龄段群体较为熟悉互联网的操作和应用,获取资讯的渠道更为多元,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较强有关。19岁以下和40~49岁两个年龄段占比相差不大,均相对较低。19岁以下群体主要为未成年人,其中年龄较小的孩子主要是由父母陪同参观博物馆,相关搜索行为由父母来完成,而年龄较大的中学生则因课业负担较重而没有较多出行机会,因此搜索指数总体较低。40~49岁年龄段对应人群多为中小学生的父母或工作负担相对较重的上班族,因生活和工作压力较大,较少有时间参观博物馆,故搜索指数也较低。50岁以上年龄段占比最低,该年龄段人群空闲时间相对较多,但大多不太熟悉电脑和智能手机的操作,使用网络搜索信息的能力较弱,多是直接到博物馆参观而不会提前搜索相关资讯,因此搜索指数最低。

具体来看,不同年龄段的人群对博物馆的选择有所区别:对于30~39岁人群,搜索指数由高到低依次为国家海洋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对于20~29岁、40~49岁人群,由高到低依次为天津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国家海洋博物馆;对于19岁以下人群,由高到低依次为天津博物馆、国家海洋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对于50岁以上人群,由高到低依次为国家海洋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但国家海洋博物馆与天津博物馆的差距不是很明显。由此可知,除30~39岁人群明显偏好搜索国家海洋博物馆外,其他年龄段人群均以搜索天津博物馆为主,体现了天津博物馆受众群体的广泛性,也从侧面反映出公众对于历史人文类型博物馆的喜爱。

2.性别占比

由三馆搜索人群性别占比分布图(图一〇)可知,在博物馆搜索用户中,女性占比普遍高于男性,性别差异明显。这与“她经济”时代女性一般为出行计划的制定者和实施者有关,尤其是家庭主妇,比较重视带孩子参观博物馆,这也从另一方面体现了博物馆作为非正式教育的载体之一对于家庭教育的重要作用。具体来看,三家博物馆中天津自然博物馆的女性搜索比例最高,这与自然博物馆更具有趣味性,适合带孩子参观有关。在男性搜索比例上,国家海洋博物馆则最高,这可能是因为国家海洋博物馆对航海历史、船舶军舰等均有不同程度的介绍和展示,与男性更富于冒险精神,热衷航海、竞技运动的个性相符合,因此对男性具有较强的吸引力。同时,与国家海洋博物馆地处偏远,不利于女性自主出行也有一定关联。

四、讨论与建议

通过对国家海洋博物馆为期一年的网络用户的百度搜索情况进行研究,并与天津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进行对比分析,笔者得出以下结论,并就国家海洋博物馆的实际情况提出一些建议,以期为该馆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1.国家海洋博物馆网络用户搜索行为存在明显的时间规律,且移动端的搜索行为与PC端存在较大差异,移动端的搜索指数普遍大于PC端。从周内搜索数据来看,PC端的搜索峰值一般出现在工作日,移动端则在周末,二者的搜索情况在周六出现明显的两极分化,移动端的搜索行为明显滞后于PC端。从月搜索数据来看,月初搜索指数普遍较高,月尾则回落,而5月、10月等月份的搜索数据波动较大,更容易出现峰值。相较而言,PC端搜索指数的周期性规律较为明显,波动较移动端更小。从季度搜索数据来看,第二、三季度的搜索指数要明显高于第四季度。

李山曾对中国首批53个5A级景区的网络关注度进行了系统研究,认为景区百度指数的时间分布存在前兆效应[14]。潘丽丽等分析了西湖景区在十一“黄金周”期间及前后7天内网络关注度的变化趋势,发现移动端和PC端的走向相似,但移动端的网络关注略滞后于PC端[15]。本文对博物馆的网络用户搜索行为的研究进一步验证了上述结论。因此,针对不同终端设备,有针对性地调整资讯发布的时间和频次将是文旅融合背景下博物馆提高自身影响力的有效途径之一。而从移动端的搜索数据大于PC端来看,博物馆应更加重视移动终端用户的维护,加强相关程序的开发和升级,做好馆方信息的宣传与推广。

目前,国家海洋博物馆虽已形成了以“两微一端”(微信、微博和新闻客户端)为主,多种平台(抖音、bilibili等)共同运营的新媒体运营体系,但存在推送内容科学性、学术性不强,信息发布精准性、连贯性有待提高等问题,今后应进一步加强对观众感兴趣、与社会热点相关的内容的推送,并根据不同客户端的特点调整推送策略,尤其要利用好周末和5月、7月等节假日较为集中的月份,力求做到精准科普,量贩定制。此外,还可以根据网络关注度的峰值变化对游客情况进行初步预估,优化资源配置,以提高工作效率。

2.国家海洋博物馆的网络用户搜索行为存在明显的空间分布规律。搜索行为集中出现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以博物馆所在地天津的搜索指数为最大,同时上海、江苏、广东等经济发达地区也有零星分布。这一规律与庄智一提出的观众参观博物馆一般会遵循就近原则,往往首选本省市和邻近省市的博物馆的结论[12]相一致。国家海洋博物馆可以针对这一情况选择公众网络关注度较高的周边地区加强资讯定向发布和活动的推介力度,強化与这些地区用户的联系,努力打造天津文化旅游新地标。还可以借鉴丝绸之路国际博物馆联盟等联合组织的实践经验,深化与京津冀地区其他博物馆的交流与合作,积极推动地区博物馆合作平台的建设,联合举办高质量展览和活动,实现优势资源互补。同时,针对不同地区观众的多样化需求,制定差异化的宣传与发展战略,进一步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使国家海洋博物馆走出天津,走向世界。

需求图谱显示“生态梦网”“天津塘沽地图”等关键词的搜索趋势正逐步上升,受其启发,国家海洋博物馆可以与百度、高德等较有影响力的地图公司合作,通过提高导航中位置信息的精确程度来方便观众到馆参观,还可以通过加强与各大相关媒体、网站的资讯互推和跨界合作来提升知名度,以吸引更多的公众前来参观。此外,与博物馆、海洋相关的其他博物馆、海洋馆的搜索指数也相对较高,表明在文化与旅游的深度融合下,参观博物馆已成为新的旅游时尚。国家海洋博物馆所在的中新生态城是天津市重点打造的生态旅游区,旅游资源类型丰富,环境优美,国家海洋博物馆可找准自身文化旅游的定位,借助中新生态城的特色旅游资源,创新服务理念和方法,构建“博物馆+”的发展模式,设置探索类博物馆课程,为公众提供多样化的文化服务,更好地满足公众不断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

3.对比国家海洋博物馆和天津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的网络搜索情况可以发现,国家海洋博物馆的总体网络关注度最高,特别是在2019年11月以前,体现了新馆开馆的强大影响力。同时,2019年11月之后搜索指数的平稳也表明,博物馆只有在加强宣传和推广力度的同时不断提升服务水平,创新管理能力,走出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才能持续吸引公众到馆参观。对于国家海洋博物馆来说,一方面可以借鉴台湾海洋生物博物馆和摩纳哥海洋博物馆等较为成熟的同类型博物馆的运营经验,在加强与高校、科研院所的合作和交流,共同申请科研项目,参与海洋生物多样性调查和生态研究,丰富海洋生物标本类型和数量的同时,深挖海洋生物生态展示的内涵,拓展海洋主题展项的类型,如加入渔具渔法、标本制作工艺等展览主题,探索营造国家海洋博物馆户外展区——南湾生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展缸,并与之配合开展系列科普展示和创新性教育实践活动等,实现从科研到科普的有效转化衔接,丰富公众的观展体验。另一方面,在已有展示内容基础上拓展展示途径,提高展示技术。如国家海洋博物馆与交通部水运科学研究院合作开展的大比尺波浪水槽展示项目,通过实时演示各种波形来模拟工程防浪及海浪灾害,受到观众的一致好评,后期可以进一步拓展该项目的科普展示途径,在原有展示内容基础上探索波浪能应用项目的多样化科普展项,增加展示的趣味性。又如藻类—卤虫—水母的食物链展示平台,在培养海洋藻类的同时饲养卤虫,极大地调动了公众的观展兴趣,后期可以通过与科研院所的合作提高馆内海洋生物繁育技术,并引进更具观赏性的海洋生物种类来增强生态场景展示效果。

对比三家博物馆的搜索群体特征可知,三馆的网络搜索用户中女性的占比普遍高于男性。同时,虽然三馆搜索人群均以30~39岁年龄段人群为主,但国家海洋博物馆的占比明显高于另外两馆。因此,国家海洋博物馆应以30~39岁的女性为主要目标人群,研究该群体的心理和需求,多举办相关主题的特色专题展览。此外,30~39岁的女性观众又可细分为年轻妈妈和未生育的年轻女性两个群体。其中,年轻妈妈们多为家庭教育的主导者,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以对孩子进行科普教育为目的选择到馆参观;未生育的年轻女性则多是为了满足自身的精神文化需求而关注博物馆展览。国家海洋博物馆作为一家综合性博物馆,应该针对不同群体的情况提供不同的服务,策划不同的活动:对于年轻妈妈们,增加儿童感兴趣的科普教育实践活动,探索以家庭为单位的亲子教育活动,注重活动参与性和趣味性的提升,如依托国家海洋博物馆的地缘优势及优质展项资源,开展亲海爱海系列教育研学活动,增强少年儿童对于海洋文化的认识和体验等;对于未生育的年轻女性,尊重女性观众的个性和兴趣方向,充分利用人文历史类展厅,积极策划和引进以女性为主题的展览,不仅要展示女性生产生活用品等物质层面内容,还要注重对不同社会阶段、不同阶层和不同生命状态下女性生命形式多态性的诠释。

对博物馆大数据信息进行整理和挖掘,分析潜在观众的搜索行为和心理,可以极大地促进博物馆的发展。基于百度指数,我们可以大体了解国家海洋博物馆的网络关注度,进而分析搜索行为背后的用户心理和用户需求等。然而,由于百度指数大众版的数据较为宏观,搜索趋势分析也仅仅是基于用户在百度搜索引擎内的搜索行为,想要更深层次地了解其背后的原因,还需要更连续、更全面的数据。另外,本文只是针对国家海洋博物馆网络用户搜索行为的初步研究,受博物馆运营时间的限制,许多指标如搜索需求图谱构建、公众兴趣分布、用户男女比例等的积累数据相对较少,削弱了此类指标的统计学意义,更深入的关于博物馆百度指数模型构建的比较研究以及博物馆观众数量的预测研究,尚有待于在今后的实践中不断发展完善。

————————

[1]JORG RECH.Discovering Trends in Software Engineering with Google Trend[J]. Software Engineering Notes,2007,32(2):1—2.

[2]BANGWAYO SKEETE P F,SKEETE R W. Can Google Data Improve the Forecasting Performance of Tourist Arrival? Mixed-data Sampling Approach[J].Tourism Management,2015,46(2):454—464.

[3]PAN B,WU D C,SONG H Y.Forecasting Hotel Room Demand Using Search Engine Data[J].Journal of Hospitality and Tourism Technology,2012,3(3):196—210.

[4]ZHANG B R,HUANG X K,LI N,et al. A Novel Hybrid Model for Tourist Volume Forecasting Incorporating Search Engine Data[J].Asia Pacific Journal of Tourism Research,2017,22(3):245—254.

[5]XIANG Z,PAN B. Travel Queries on Cities in the United States:Implications for Search Engine Marketing for Tourist Destinations[J].Tourism Management,2011,32(1):88—97.

[6]張涵碉,翁翎燕,杨栋,等.基于百度指数的全国雾霾公众关注度空间自相关分析[J].亚热带资源与环境学报,2017,12(3):61—69.

[7]郝修宇,徐培玮.基于百度指数和引力模型的城市网络对比:以京津冀城市群为例[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53(4):479—485.

[8]孙烨,张宏磊,刘培学,等.基于旅游者网络关注度的旅游景区日游客量预测研究:以不同客户端百度指数为例[J].人文地理,2017,32(3):152—160.

[9]何小芊,张艳蓉,刘宇.旅游洞穴网络关注度的时空特征研究:以中国最美五大旅游洞穴为例[J].中国岩溶,2017,36(2):275—282.

[10]谢婉莹.档案网络信息的公众关注度与需求探析:基于百度指数的数据分析[J].档案学研究,2017(3):59—64.

[11]丁鑫,汪京强,李勇泉.基于百度指数的旅游目的地网络关注度时空特征与影响因素研究:以厦门市为例[J].资源开发与市场,2018,34(5):709—714.

[12]庄智一.基于百度指数的观众博物馆参观选择研究:以上海地区博物馆为例[J].科普研究,2016,11(4):63—97.

[13]袁晋锋,赵辉.基于百度指数对的西咸地区国家级博物馆旅游关注度对比研究[J].价值工程,2018,37(29):265—268.

[14]李山,邱荣旭,陈玲.基于百度指数的旅游景区网络空间关注度时间分布及其前兆效应[J].地理与地理信息科学,2008(6):102—107.

[15]潘丽丽,户文月.基于百度指数旅游景区假期网络关注度特征研究:以西湖风景区为例[J].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2015,37(9):67—74.

〔编辑:张晓虹;责任编辑:谷丽珍〕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416985.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