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试论北宋前期的“侍中拜相”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秦华侨

  摘 要:北宋前期宋廷^承五代以来的宰相制度,规定以中书令、侍中及同平章事为宰相,实际上实行的是以“同平章事”衔拜相为主,以“侍中”衔拜相为辅。“侍中”与“同平章事”不可互兼。由于侍中地位较高,故并不轻易授人,所授之人大多也是在职宰相。以非“同平章事”身份直接以“侍中”衔拜相的,只有赵普一人而已。北宋前期“侍中”衔拜相是皇权调控相权的重要表现。
  关键词:侍中;同平章事;赵普
  北宋时期的官制甚为复杂,其间宋神宗元丰改制对官制进行了较大变动。本文以北宋立国至元丰改制为北宋前期,着重讨论这一时期的宰相官衔问题。北宋前期的宰相官衔,有“侍中”及“同中书门下平章事”。[1]“同平章事”为宰相官衔,学界并无异议。而关于“侍中”衔拜相是否为真宰相,学界颇有争议:第一种观点认为北宋前期只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才是真宰相,三省长官中书令、侍中、尚书令为“序进之位”,不是真宰相。持此观点的有周道济、[2]迟景德等人。[3]第二种观点是三省长官皆为宰相,如杨树藩认为“宋承唐制,以‘三省长官皆为宰相之任’,所谓三省长官者,即尚书省之尚书令,中书省之中书令,门下省之侍中也。此外更有他官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亦属宰相”[4]。第三种观点认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和“侍中”都是真正的宰相。[5][6]本文即探讨北宋前期“侍中”拜相是否为真宰相的问题,以求教于方家。
  一、唐宋宰相官衔制度之流变
  一个制度绝不是顷刻之间凭空形成的,它的形成必然有其深厚的历史渊源及现实背景。因而我们考察一个制度,就必须追本溯源考察其流变;通过纵览其变化过程,立足于整体,从而有利于形成关于其在特定时期内发展状况以及整个发展趋势的准确认识。故关于北宋前期“侍中”是否为真宰相,应该首先从三省制度的流变看起。
  唐初实行三省制,以三省长官为宰相,但这一状况并未维持很久。唐高宗时期中书令和侍中为宰相,而尚书令则被排除出宰相队伍,三省转为二省。唐玄宗开元年间,中书令张说奏改政事堂为中书门下,中书门下正式成为宰相的办事机构,二省转变为一省。由三省到二省再到一省的转变,是出于皇权对相权的削弱。在这一过程中,为了抑制相权,皇帝逐渐任用一些资历较浅的官员来行使宰相的权力。为了便于控制,皇帝并不给他们正式的宰相职衔,只给他们加以临时性质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衔,而原来的宰相中书令和侍中的地位则变得更加崇高,一般不轻易授人。此时中书令、侍中以及同平章事都是真宰相,但是中书令和侍中的地位要高于同平章事。这也就是三者权力相同,而尊宠地位不同。其后同平章事逐渐成为宰相官衔队伍的主流,而中书令及侍中因为地位之高不轻易授人反而逐渐成为宰相官衔队伍中的少数。故《新唐书》卷四十六《百官志》记载:“(中书令和侍中)其品位既崇,不欲轻以授人,故常以他官居宰相职,而假以他名。”[7]五代时多以同平章事为相,另外以侍中衔为相者六人,以中书令衔为相者仅三人。而北宋沿用五代之制,亦不能摆脱这一趋势。但这种发展趋势并没有最后形成完全以同平章事衔拜相,而将侍中排除出宰相队伍的格局。由于中书令地位太高,整个北宋前期并没有以中书令为真宰相的实例,所以在事实上中书令已被排除出宰相官衔行列。
  二、侍中及同平章事二者之关系
  同平章事与侍中具有密切关系,这对宰相职衔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笔者首先辨析同平章事衔本身所蕴含的意义,与之类似的还有“同中书门下三品”“同中书门下二品”等宰相官衔,在此一并讨论。
  唐代前期中书令和侍中都是正三品官,所以有时给一些官员加以“同中书门下三品”衔,就是“同于中书令、侍中”的意思。唐代宗时侍中和中书令为正二品,其职衔也相应变为“同中书门下二品”。所谓“平章”,即“平正彰明、辨别处理”之意。《尚书・尧典》中“平章百姓”之句同此。“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职衔意为该官员虽然名义上不是正式的宰相,但是可以“同于”中书令和侍中来行使宰相的权力并处理政事。反过来说,当有官员是中书令或侍中时,他就是真正的宰相,不需要再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衔了。因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和中书令、侍中都是宰相职衔,如果中书令或侍中再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衔,就显得重复累赘。
  通过对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和侍中关系的梳理,可以明确同平章事不能与中书令或侍中相互兼任。而北宋前期则又是如何规定?宋人孙逢吉《职官分纪》卷三载“中书令、侍中及丞、郎以上至三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并为正宰相”,明确规定中书令、侍中及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都是正宰相,并且担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本官为“丞、郎以上至三师”,[8]侍中和中书令并不在其中。《宋会要辑稿》亦同。[9]因而不能将侍中及中书令作为一般的本官来看待。关于史书中出现的几例带“同平章事”衔的“侍中”的记载,陈振《关于北宋前期的宰相制度》一文已有详细辨析,此处不赘。
  侍中和同平章事有诸多相同及不同之处。其一,二者都是宰相职衔,都具有宰相的权力,在相权上并无大小之分。其二,从尊崇地位上看,侍中无疑具有比同平章事更高的荣誉和地位。故笔者认为侍中和同平章事都具有两种属性,一是权力属性,一是地位属性。侍中和同平章事具有相同的权力属性,但是具有不同的地位属性,侍中的地位要高于同平章事的地位。在中国古代官僚体制中,官僚的权力与地位紧紧围绕着皇权,并受到皇权的调控。皇帝利用权力属性和地位属性来驾驭官僚,加强皇权。同平章事和侍中的关系就着重于此。侍中的权力属性和同平章事处于同一维度,然而其地位属性却高于同平章事。侍中所具有的权力与地位成为皇权调控官僚体制的一环。认清这一点,就能明白皇权影响下的宰相官衔发展的逻辑,从而不致忽略侍中本身所具有的双重属性。
  三、北宋前期真拜侍中者
  接下来考察北宋前期以侍中衔拜真宰相的实际运行情况。因“国初三省长官第为空名,惟侍中有真拜者”,[10]可知北宋前期并没有真拜中书令者,故只讨论真拜侍中的情况。北宋前期真拜侍中者只有五人,即范质、赵普、丁谓、冯拯和韩琦。

nlc20220510163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430877.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