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基于语言使用实态的心理动词“爱”的用法与词典义项划分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郑泽芝 宋伯雯

  摘 要 词典是人类知识的结晶,其义项划分是否合理不仅影响信息处理的词义消歧,也会影响学习者的语言使用,义项设置要照顾意义的区分,也应该关照词语的用法。文章基于对语料库真实文本的分析标注,考察了《现代汉语词典》以及部分学习词典中“爱”与其近义词“喜欢”的义项划分后发现:1.“爱2”可替换为“喜欢”,“爱4”可部分替换为“喜欢”,但它们分别对应的是不同用法、不同义项的“喜欢”,故以词释词的注释方式不适用于二语学习词典,易引起二语学习者理解和使用上的混乱,建议学习词典增加“爱”与“喜欢”的辨析注释。2.“爱2”与“爱4”语义上存在界限模糊现象,可从说话人视角对语义加以区别。3.心理动词“爱”与名词、动词、形容词搭配使用时义项有选择倾向性。4.从用法角度看,学习词典应该为“喜欢”加注后接贬义或负面义词语时所达之义。
  关键词 义项划分 词典 爱 喜欢
  一、 引 言
  词义消歧一直是学界研究的重点,而词典义项的划分是词义消歧的基础。正如苏新春等(2010)指出:“义项的取舍标准一定程度上决定着词义消歧的难度、方法、可操作性和用途。”而词典中的义项划分问题同样有待商榷,肖航(2010)指出:“义项的划分是词典编纂中的难题,多义词义项之间存在重叠、包含等逻辑关系是词义难以区分的核心问题。”词义难以区分,词义消歧的工作也就难以很好地展开。吴云芳、俞士汶(2006)指出:“信息处理用词典的义项应需具有‘完湫浴,并满足义项‘离散和不相交’的要求,而《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中的某些词义切分不能达到这样的要求。”所以,词典义项划分的是否可行、合理如何判断?我们认为把词典义项放入语料库的真实文本中加以检验,并辅以人工归纳,是检验词典义项划分合理与否的一种途径,同时词语的真实使用也可以为义项划分提供依据。
  由于需要人工对文本进行一一标注,判别其释义。故本文选取了心理动词“爱”和“喜欢”这一组词,对其在语料库中的使用状况进行完全、详尽地调查。肯尼斯和托德(Hoover & Donovan 2008)指出:“英语中只有一个词语表达‘爱’这种外延广泛而复杂的情感,而希腊语中却有三个概念:eros表示浪漫的情爱,agape表示一般化的慈爱感情,filios表达的则是家庭之爱。”我们可以看到,相对于希腊语而言,汉语的情况和英语很相似,在处理“爱”这个概念时过于含糊,从而增加了其理解的复杂度。
  尹岗寿(2013)指出:“心理动词属于动词范畴中的非典型成员,处在由典型行为动词向典型形容词即性质形容词的过渡阶段。”而且由于这类动词主要表达人的情绪与情感,内涵较为复杂,语义边界也不清晰,这使得我们自己也很难讲清楚“爱”的类型和具体产生或消失的时间,所以,其义项在实际语料中标注状态更为复杂。该类心理动词属于二价动词,一定带有“感事”论元和“客体”论元,其中的“感事”论元较为固定,指能产生情感的主体,一般为人或从拟人角度出发的其他物体。而“客体”论元不能随意省略,所以本文选取心理动词与其“客体”论元的搭配进行研究。
  针对二语学习的学习型词典,我们不仅要关注词语的释义,还需关照词语的用法。陆俭明(2021)提出:“语言应用研究迫切需要做的第一个方面就是语言二语教学,特别是汉语二语教学中的词语和句法格式用法的研究。在汉语二语教学中,学生常常出现词语或句法格式使用方面的偏误现象,究其原因,并不是学生不了解所使用的词语或句法格式的基本意义,而是不了解这些词语或句法格式的具体用法,特别是使用的语义背景。因此,必须加强词语或句法格式的用法研究。”郑泽芝(2014)就提出:“二语学习者为了生成汉语表达,即如何把已知意义的词语组合成合理合法合习惯的话,就是他们必须面对的。因而,外向型学习词典除了词语的‘意义’之外,还必须关注词语如何组装,所以外向型学习词典一定不能是单‘意义’中心的,应该是‘意义’和‘用法’并重,是双中心的。”所以我们要在真实文本中对词语的实际用法进行了考察,同时进行近义词对比分析,以便于我们为词典释义提供参照,为义项的划分提供依据,给学习词典提供一定的用法说明,以及全方位为近义词的辨析服务。
  本文通过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现代汉语语料库提取含有动词“爱”和“喜欢”的例句,分别得到1849条语料和1402条语料,剔除重复搭配语料,人工删除无意义语料、分词错误语料后得到与“爱”搭配的动词191个,名词99个,形容词20个。“喜欢”搭配的动词237个,名词144个,形容词56个,并且一一进行了语义标注、对比分析。以期有助于词典义项划分和词义消歧,以及完善二语学习词典的用法注释等。
  二、 心理动词“爱”的多义考察
  本研究认为意义是用法的概括和表征,用法是意义的来源,语法是用法稳态的描述,而语言使用是用法实例化,是意义和语法之源。故本节开始,我们将通过语料库,即语言使用,调查心理动词“爱”的使用情况,并以“爱2”的释词“喜欢”为辅,对其用法进行描写,为其义项的划分等提供量化参考。
  (一) “爱”的词典注释情况
  《现汉》第7版中“爱”的释义如下:
  爱①对人或事物有很深的感情:~祖国|~人民|他~上了一个姑娘。②喜欢:~游
  泳|~劳动|~看电影。③爱惜;爱护:~公物|~集体荣誉。④常常发生某种行为;容易发生某种变化(通常是说话人主观上不愿意发生的):~哭|~晕车|铁~生锈。⑤姓。
  其中第五个义项为名词,且姓氏出现的环境比较固定,在词义消歧和学习者理解的过程中较容易甄别,所以本文只对爱的动词含义进行考察,故只取前四个义项,且根据其义项设置顺序分别标为“爱1”“爱2”“爱3”“爱4”。
  为了全面考察此词义项分类的情况,本文还观察了一些其他的学习词典,其中《现代汉语常用词用法词典》(李忆民 1995,以下简称《用法》)中义项的设置与《现汉》完全一样。但在以下词典中“爱”的义项或多或少有一些改变:《当代汉语词典》(中华书局,2009)对“爱3”释义为:“珍惜、看重:~惜|~集体的荣誉|~面子。”《汉语常用词用法词典》(李晓琪 2002,以下简称《常用词》)对“爱3”释义为:“重视,注意维护:~面子|

nlc20220512191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431197.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