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朝鲜王朝古地图中的湖南与朝鲜人的湖南意象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韩国)黄普基

  [摘要]朝鲜王朝古地图与文人诗歌体现了朝鲜人的湖南空间认知形态与他们心目中的湖南意象的特殊性。近代以前,湖南与朝鲜几乎没有直接交流,湖南却成为许多朝鲜文学作品中的空间背景。朝鲜人并没有强烈的湖南概念,取而代之的是“湖广”“楚”“荆州”等概念。湖南的山水博得了朝鲜人的赞赏,与其相比,一些人文环境的评价却相对不高。这些现象产生原因主要来自朝鲜特有的儒学价值观,及由此形成的朝鲜中华主义政治态度与景观评价标准。
  [关键词]湖南意象;朝鲜古地图;朝鲜诗歌
  [中图分类号]K31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8―1763(2022)03―0106―08
  HunaninAncientMapsoftheJoseonDynasty
  andtheImageofHunanbyKoreans
  HWANGBOKI
  (SchoolofForeignLanguages,HunanNormalUniversity,Changsha410081,China)
  Abstract:ByanalyzingtheancientmapsandliteratipoemsoftheJoseonDynasty,thispaperexplorestheKoreanspatialcognitionpatternsoftheKoreansandtheHunanimageryintheirminds.ThecontentmainlyincludestheKoreanregionaltitleoftheKoreans,theimageryandhumanisticimageryofHunan,andtheKoreanvaluesbehindit.DuringtheJoseonDynasty,ancientmapsandpoemsreflectedthespecialimageofHunaninthemindsofKoreans.Beforemoderntimes,thereislittlecommunicationbetweenHunanandNorthKorea,butHunanbecameaspatialbackgroundinmanyKoreanliterature.TheKoreansdidnothaveastrongconceptofHunan.Instead,theywereHuguang,ChuandJingzhou.ThelandscapeofHunanhaswontheappreciationoftheKoreans.Comparedwithit,someevaluationsofthehumanenvironmentcannotbematched.ThesephenomenaaremainlyderivedfromtheuniqueConfucianvaluesoftheKoreansandtheKoreanChinesepoliticalattitudesandlandscapeevaluationstandards.
  Keywords:Hunanimage;theancientmapsoftheJoseonDynasty;Koreapoetry
  明清时期,朝鲜王朝严禁民间下海,只有外交使节能获得出国机会。朝鲜王朝每年派使者来中国,朝鲜使者经过的地方通常为辽宁、河北、北京、山东、江苏等地,很少有人到过湖南。即便如此,今湖南地区的景观却成为朝鲜时期许多文学作品中的空间背景。朝鲜文人诗歌常有赞赏洞庭湖等湖南山水与名胜古迹的,《九云梦》等著名韩国古典小说中的空间背景都为湖南,[1]283-299一些朝鲜著名画家创作《潇湘八景图》,[2]7-48韩国传统清唱“盘索里”中也出现潇湘八景,[3]123-150因此潇湘八景是朝鲜人心目中的理想景[4]37-64。朝鲜时期文学作品中这一空间背景特点的形成,与当时朝鲜文人对潇湘景观意象的认知有关,本文主要通过分析朝鲜时期的古地图与文人诗歌
  一些学者关注朝鲜文人诗歌中的湖南因素,但他们主要探讨屈原、苏轼等人对朝鲜文学的影响,如高绍山.李氏朝鲜后期四家诗人与屈原的关研究[D](山东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田京源.东亚的理想乡[M](首尔:国学资料院,2017)。至于外国使节的湖南意象研究见:陈柏桥.14-19世纪中越使臣诗歌中的潇湘印象[D](广西民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7)值得关注,该文认为中越使臣对湖南印象中较突出的是忠臣贬谪、爱情神话、隐逸之思等印象。,探讨朝鲜人关于潇湘景观的空间认知形态,分析朝鲜人心目中的湖南区域概念、湖南山水意象与人文意象等,研究其背后反映的朝鲜人的价值观。
  一朝鲜人的湖南称谓与代表意象
  湖南,宋代划定为荆湖南路而开始简称湖南。明时期为湖广布政使司,治所武昌(今武汉武昌),辖地为今湖北、湖南全境。清朝康熙三年(1664年),湖广分治,大体以洞庭湖为界,南为湖南布政使司,定为湖南省。
  在湖广分治后,康熙十四年(1675年),朝鲜朝廷对中国局势的讨论中,大臣们对湖南的称谓是“荆楚”[5]卷4,16,并没有提及湖南。1712年,一批朝鲜使行团来到北京,其中一个朝鲜人记载了中国的行政区划制度,但在他的记录中湖南区域的行政区划仍是“湖广省”。[6]卷33,112甚至另一个朝鲜人的记录中还出现“湖广荆州省”的记载。[6]卷40,91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赴中国的朝鲜人李德懋根据乾隆九年《清一统志》介绍湖广分治[7]427。两年后,洪明浩以冬至兼谢恩使书状官的身份来到北京,他回国后向国王正祖的报告中对湖南地区的描述仍然使用“湖广”的称谓。[8]卷9,35-361799年7月(朝鲜正祖二十三年)御前会议时,一个官员将“白莲教”称为“川楚教匪”[8]卷52,6-7,这里的“楚”概指湖广,同年11月,朝鲜最高军事机构备边司向国王正祖提交赴北京使者李光稷的报告,其报告中提及白莲教的势力范围:“其徒党散在湖北、湖南、陕西、河南等地。”[8]卷52,451828年赴中国的朝鲜使者介绍中国地方行政区划仍然是十三省,其中并没有湖南,只有分治之前的湖广。[6]卷85,112综上可见,朝鲜人对湖南区域一直有统一的地理概念。湖南省设立后的很长时间,许多朝鲜人仍然使用湖广省的称谓。

nlc20220621101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434098.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