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就是你
作者 : 未知

  我记得又是一个午夜梦回的夜晚,我再也睡不着,正零零散散想起原来那些破事儿和如今有些让人窒息的生活。有那么一会儿,我忽然觉得好累,像是被掏空了一般,低下头就能看到胸口那刮着北风的荒原。于是我百无聊赖地拿起手机,想看看有什么新消息,然后便看到了你写给我的帖子。
  你是一个二十岁的姑娘,年纪轻轻就尝尽了人情冷暖,家庭破碎,父母对你极其冷漠和残酷。你也曾堕落过,然后你对我说:“这样一个我,在看你的文字的时候,竟然一点点释怀起来……”
  “其实还是有好多话想对你说,想讲我那些乱七八糟的过去,可是突然那股一开始开帖讲故事的冲动没有了。为什么要比不幸呢,我只想在看完你的故事后立马积极向上起来,也能立马竖起中指说:去你的完美!
  “老石头同志,或许我并不配说成是你的粉丝,我甚至不确定你的性别、年龄,更不知道你的生日和喜好。可是我不想成为一个脑残粉,我不想去搜老石头,不想通过百度百科了解你的信息。我只想某一天,或许我在百无聊赖地蹲马桶,或许我坐在拥挤的地铁上,或许我在上学抑或已经工作,甚至我已成为一个母亲,然后我无意中看到了你的信息,我可能会激动地跟身边的人或者我的孩子说:‘快看,就是这个人治愈了我!’也可能只是深深地看几眼,然后默默地说:‘哦,原来这就是你 。’”
  看完你的帖子,我很想给你回复点什么,可一时竟觉得无从说起。
  其实我跟你一样,算不上广泛意义上生活幸福的姑娘,在青春期的时候也跟你一样时常觉得孤独,被辜负,不被任何人爱着。有段时间我住在一间没有窗子的地下室里,那里的衣服永远晒不干,墙上长年趴着一只不怎么友好的壁虎君。有一次我在洗澡的时候饿晕过去,等我光着身子醒来的时候发觉莲蓬头冲出来的水都已经凉透了,但自己还是爬起来,回到我那间小黑屋里继续码字。就是在这么些时候,我真切地感觉到仅仅是活下去对于我来说就已经是一件足够艰难的事了。
  小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拥有自己的房间,能不靠别人的施舍生活,能有立足之地。后来长大了能控制自己的人生了,又渴望能有一个温暖的家,能有哪怕那么一天是被人无条件地爱着。我知道,我毕生追求的,其实是许多人与生俱来的,所以很多时候我忍不住自怨自艾,永远在自怜。
  可有一天,和你很相似的,我也看了一本书。
  那本书是南怀瑾的《金刚经说了什么》,说起来《花家喜事》里的男主角孟怀瑾的名字就源自我崇拜的这位大学者。
  这大概是拯救我的一本书,然后我就决定不再继续这样活下去了,接着我便开始学佛,开始尝试自我疗伤,学会从辩证的角度看这个世界,懂得爱不是一种感觉,而是一种能力。
  这就是我为何要写这些故事的原因,因为我想这世界上的某一处有一个同我一样的女孩,如果她碰巧看到了我的文字,我希望我多多少少能给她那么一点力量,因为我的故事在剥开之后,里面其实还藏着我的一颗心。
  那个夜晚,我看完你的帖子后默默地关上手机,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对你说,可我觉得我可以安然入睡了。我想,这大概就是此生我能得到的最好的福报。
  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我写的这篇文章,可是亲爱的,如果你能看到,我想告诉你,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你也治愈了我。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