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是个小秘密
作者 : 未知

  我是中文系毕业的,毕业后去韩国当了语言老师,教韩国人说中文。
  很多人问我,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学韩语,学法语、意大利语之类的语言,不是更高端大气上档次吗?
  我回答,因为想看韩剧。
  这个答案是认真的。
  大学的时候,班上有个男生,长得不太好看,小眼睛单眼皮,嘴巴还有点地包天,不爱说话。即使班里男生稀缺,他也没什么存在感。
  常常一个人独来独往,喜欢窝在寝室里看韩剧,我们都觉得他很娘。
  其实我对他还挺好奇的。
  因为有一次我路过他的位子,不小心看到他看的韩剧,竟然都是没有字幕的。
  后来,韩国综艺节目突然风靡全国,各种韩国花美男团体红得一塌糊涂,班里的女生上课下课讨论的全是这些。
  有一次课间,有个女生一脸郁闷地跟我抱怨,当晚韩国有个大型颁奖典礼,她喜欢的团体也会出席。虽然可以看在线直播,可问题是谁也听不懂韩语。
  多大点事儿啊。
  那个女生平时跟我关系不错,我偷偷告诉她:“有个人可能听得懂韩语,你去找他。”
  女生去找他的时候,我还记得他的表情,有点愕然,有点羞涩,又有点抑制不住的小惊喜。他整张脸都红红的,顺从地点了点头。
  当晚,他就被一群女生拉到网吧去当韩语翻译了。
  隔天去教室,他被女生围在中间,有个女生问他:“你听得懂韩语,难道你是韩国人吗?看你的单眼皮,韩国欧巴都长这样。”
  他依旧红着脸,笑着点点头,顿时引来她们的一阵尖叫。
  他一下子成了班里最受女生尊敬的人。
  之后他不再一个人独来独往,周围常常围着一圈女生。
  他甚至还学会了如何给视频打字幕。我睡眠浅,半夜常常被一阵键盘声吵醒,看他戴着耳机凑在电脑前,小心翼翼地打字,暂停,再打字……
  其他男生嘴上不屑,心里却对他一夜爆红有隐隐的嫉妒。有个男生甚至还去报了一门韩语课。
  我心里有股气也随着黑眼圈日益加重。
  有一天,我不太舒服,就没去上课,闷在被子里睡觉。睡得迷迷糊糊时,听见下面有人在说话。
  本来想捂着耳朵继续睡,突然听见下面的说话声音大了,一口纯正的东北话让人想睡着都难。
  探头一看,竟然是他。
  他一脸不耐烦地对着电话吼:“妈,学校就别来了,给我买点泡菜寄过来,记住要买全是韩文的。”
  不知怎么了,我心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有一次去找班主任,随口问他:“我们班上是不是有位韩国友人啊?”
  班主任摇摇头说:“没有啊。”
  我说:“就那个谁,会说韩语呢。”
  班主任笑笑:“他会说韩语不奇怪,他是朝鲜族的。”
  原来如此。
  小时候爸爸总教育我,男子汉要顶天立地光明磊落,当时也没觉得这有多难。
  长大后才知道,人心总免不了贪婪和狭隘。
  于是逐渐开始小心翼翼地藏着掖着,于是有了越来越多的顾忌和不愉快。
  那时,他整个人都已经焕然一新,开心地坐在一群女生中间,开着玩笑,打打闹闹。
  我趴在教室后面补觉,被吵得怎么也睡不着,抬头粗声粗气地冲那边喊:“小点声行不行!”
  有个女生转过头,笑嘻嘻地对我说:“欧巴,你这么凶,我们不喜欢你了哦。”
  他也笑嘻嘻地说:“那你们都喜欢我这个欧巴好了。”
  我忍不住了,一拍桌子站起来,对他说:“你演够了没有?装韩国人骗女生算什么本事。”
  他一脸惊慌地看着我:“你胡说什么!”
  周围的女生纷纷问我怎么回事,我冷笑一声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眼里有隐隐的祈求。
  但是我话都放出去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你根本就不是韩国人,班主任都告诉我了。”
  他的脸又红起来,只是这次,他慢慢地把头低了下去。
  我心里有点后悔了,课一上完就飞一般地回了寝室。
  没过一会儿,他也回来了,脸色依旧不太好,枕着手臂趴在桌子上。
  在内心争斗了半天,我走过去跟他道了歉。
  他忙不迭地摆摆手:“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没有恶意。”
  这下子我更加不好意思了。
  他叹了一口气,拉开抽屉给我看,里面摆了好多韩文标签的瓶瓶罐罐。
  我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准备学韩国花美男开始化妆了?”
  他勉强笑了笑:“这些都是我拜托了好多人,也倒贴了不少钱,让人从韩国带回来的东西。都是那些女生让我帮忙代购的……现在想想,这种行为真的太可笑了。”
  那晚,我拼命拉他去了学校后面的大排档请他吃饭,算是跟他赔礼道歉。
  他喝了一点饮料,脸上泛起红晕,笑得整个人傻乎乎的。
  他说:“你有没有费尽心机也想守住的小秘密?”
  我绞尽脑汁地想了想:“最近是有个小秘密,我也去偷偷报了韩语班。”
  他没笑话我,接着说:“当这个小秘密被揭开的时候,你会突然发现,其实这个秘密是多么微不足道,多么可笑。”
  我努力为自己辩解:“想学韩语哪里可笑了?”
  他没回答,反而问我:“你为什么要报韩语班?”
  我认真地说:“想跟你一样看无字幕的韩剧呗。”
  不知他信了没有,反正他听了也没有嘲笑我。
  回寝室的路上,在校门口的路灯下,有个女生在等他。
  我还记得那个场景,他走上前去,她跟他说了几句话。
  他低下头,过来跟我往寝室走。走了很远回头看,那个女生还站在路灯下。
  我问他:“她跟你说了什么?”
  他说:“她告诉我,不是韩国人也没关系,我还是她们的欧巴,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我还以为你失恋了呢。想笑就笑吧,别憋着了。”
  然后,他就真的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原谅了从前的自己,就像理解了一个笨手笨脚的勇士,释怀了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
  【大熊爆料时间】:
  呃,鉴于狮总说我初来《花火》,要给花粉们一点福利,那我就从身边最熟的开始爆起。大BOSS跟我有点亲戚关系,仔细掐指算一算,我应该叫他一声哥。
  来公司后发现BOSS哥还挺萌,公司常发一些莫名其妙的福利,比如膻味十足的羊奶,又小又酸的桔子,甚至还有还在滴血的乡下黄牛肉……
  这些,都是他朋友卖不掉的东西,然后被他全买下了。
  好样的,BOSS哥!以后要是我被调妹儿逼走,也不用担心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