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之超前金钱观
作者 : 未知

   孔子虽是圣人,对于金钱的态度却一点也不忸怩。他说:“富与贵,人之所欲也。”(《论语・里仁》)就是说,这个“欲”并不违背他关于“仁义”的道德规范,所以,“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论语・述而》)他完全没有晚他约800年的西晋人鲁褒发檄文《钱神论》讨伐金钱的那种矫情。不过,他设置了底线,“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论语・述而》)
   孔子的这些表述我们比较熟悉。我们不太熟知的是,孔子竟然具有超前2500年的金钱观!
   《吕氏春秋・察微篇》记载一则“子贡赎人”的故事:“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於诸侯,有能赎之者,取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而让其金。孔子曰:‘赐(姓端木,名赐,字子贡)失之矣!夫圣人之举事,可以移风易俗,而教导可施于百姓,非独适己之行也。今鲁国富者寡而贫者多,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赐啊,你这么干,有很大消极影响,打击了国人赎人的积极性,那不等于是害了那些渴盼被赎回的鲁国同胞吗?你应该理直气壮地到政府报销赎人的费用。这是“劝善”,不是贪财。
   另一则性质相近的故事“子路救溺水者受牛”,记载在西汉淮南王主编的《淮南子》中。孔子学生子路奋不顾身救了一个落水者,那位获救的人为感谢子路救命之恩,送给子路一头牛,子路没有推辞就把牛牵回家了。孔子知道后,赞扬子路说:“鲁国必好救人于患也。”有你的带头(接受报酬),鲁国从此以后舍己救人必将蔚然成风。
   显然,我们现在的世俗观念,没有孔子“先进”――做了好事后怎么可以接受物质报酬呢?如果接受了,那不是把做好事的“善”给抵消了吗?不是把自己的人品给降低了吗?社会心理接受不了。
   当今世俗不是不主张奖励做好事,但更重于精神层面,当面表扬,开会表彰,戴红花,颁奖状,不可轻予钱财。就算事主“强行”给了没法推脱,随后把到手的钱财捐出才是,否则往往会引来骂声一片。当今世俗认为做好事的最高境界,是做了好事不留名。但在孔子看来,“取其金则无损于行”,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有时反而有害。
   从情理上说,做任何有成本付出(包括体力、财力乃至生命)的好事,都有理由得到补偿。我们常说“不让英雄(做一切好事都是英雄行为)流血(一切付出都是‘出血’)又流泪(受委屈)”,但两千多年前的孔子早就看了个透彻:这是“劝善”。国家作为最大的“劝善者”,宜提倡精神与物质鼓励相结合,这样可使得更多人放下顾虑去行善。
   孔子的超前金钱观,有助于当今世俗金钱观正本清源。
  【小黑孩/图】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