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大师也服软
作者 : 未知

  近代哲学大家熊十力虽学识渊博,但性格孤傲、暴烈,常常得罪人。不过,他也有服软的时候。
  1932年,熊十力倾心打造的《新唯识论》公开出版,业界人士褒贬不一,大部分学者认为他开了先河。可他的老师欧阳渐读后,认为这本书写得很差,全无道理。于是,欧阳渐派另一位弟子著书批驳《新唯识论》。脾气倔强的熊十力果然被激怒,并立即应战。为了打赢这场论战,他请辞了教师职务,把自己关在屋里五个月,又写了一本书,专门驳斥那位学生写的书,此后,欧阳渐再驳他……二人你来我往,原本十分融洽的师生关系彻底走向决裂,但熊十力对欧阳渐的尊重一点儿都没有变。
  抗战期间,欧阳渐病危,熊十力知道后,立即前去探望,希望见老师一面。可其他学生及家人死活不让他见,说欧阳渐得重病是被他气的。众人越说越气,不但指着熊十力的鼻子骂,甚至动起手来。这要在平时,熊十力哪受得了这份气,可现在他却一言不发,而且不断地低声示意大家小声点,不要惊醒老师。
  到了中午,他看大家气消了,便轻手轻脚地走到欧阳渐病房前,想进去看老师,可没想到,大家依然不让他进。他便离开了。不一会儿,他提着几包午饭回来分给大家,希望大家能通融一下,让他进去见老师最后一面,全无以前孤傲的脾气。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有得到允许,无奈之下,他只好在老师病房前看了看,然后离开了。
  熊十力在北大任职时,校方赋予了学生会极大的权力,比如学校要聘请教授,必须征得学生会的同意;在教学过程中,学生会有权对教授授课提出批评意见,并且批评起来毫不留情;如果他们认为教授讲得太差,提不起大家的兴趣,那么他们有权将教授赶下讲台。这样一来,很多教授怕得罪学生,都不敢轻易在课堂上训斥学生,可熊十力却不吃这一套,遇上不认真听讲的便张口训斥,急了甚至动手打骂学生。
  一日,一个学生顶撞了他,被他严厉地训斥了一番。这个学生不服,向学生会提出赶走他。没想到,熊十力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来看望这个学生,搞得这个学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按他们对熊十力的了解,这时候熊十力应该变本加厉地大骂他,可他怎么变了呢?原来,熊十力回家后,越想越觉得这个学生的观点是正确的,而且对他正在著述的一本书有重大帮助。
  于是,他感叹这个学生有学识、敢真言,遂决定来看他,虽然没有道歉的话语,但这对熊十力来说,已经算破天荒了。
  编辑/夕颜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