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黄遇见妙狗
作者 : 未知

  那天晚上遛狗的时候,它突然蹿了出来。不知道它的名字,是条黄狗,就叫它阿黄吧。
  我自己没有狗,是帮回老家的隔壁楼的邻居照看一下她家的来福。我怕来福不听话,紧紧地拽着拴它的绳子。拉着来福一起奔跑的时候,身后居然多出一只狗,跟着我们一起跑。
  阿黄和来福追打嬉闹着,来福跑到草地上时,阿黄穷追不舍紧紧跟上。来福是一只不到一岁的小狗,明显不是对手。阿黄要大很多,是健壮的中华田园犬,很擅长打架,会试探着用一只爪子把对方掀倒,再按着它的脑袋。在追逐过程中,阿黄一直试图咬住拴来福的绳子,彻底控制它。
  我朝四周看看,依旧无法辨别阿黄是从哪里出来的,周围并没有像它主人的人。或许,它是一条流浪狗吧。邻居说,小区里一直活跃着几条流浪狗,保安常常喂它们。阿黄继续跟着我们,依旧要咬着来福的绳子,拔河似的坠在后面,似乎它很渴望拥有一条拴狗绳。我停下来摸摸它的头,阿黄没有反抗,也没有逃走。难道我身上还有那种养狗的人才具有的气息吗?乐乐走失之后,我好几年没有养过狗了。我动了收养它的心思,阿黄算不上好看,只是一条普通的土狗,但是聪明、健壮,我很喜欢。
  阿黄跟着我们到了邻居家楼下,目送我和来福进了电梯,迟疑地观望着。我让电梯门开了一会儿,它仍在观望,不肯上来。我想,不来也好,别把邻居家弄乱了,反正我还得出来,就说:你在外面等着我吧,一会儿我下来接你。它摇了摇尾巴,走开了。
  到邻居家安顿好来福,锁门下楼。可是,楼门口没有阿黄的影子,向四周的道路和草坪望去,路灯昏黄,北风吹过,行人瑟瑟地缩着脖子,遛狗的人也都回去了,没有任何一只狗,自然也没有阿黄。它走了,去了哪里呢?我的心一下子失落起来,为着我们的不默契。
  晚上,我梦见了好多狗,一大片狗在草地上睡觉,有松狮、金毛、萨摩耶、泰迪和比熊……可是,我找啊找,怎么也找不到阿黄。
  周六中午,我又去遛来福,满小区都走遍了,最后远远望见了在晒太阳的那只黄狗。嗨,是它,阿黄。我吹了声口哨,阿黄竖起耳朵四下观望,我朝它招招手,它立即飞奔过来,以一种果敢的毫不设防的姿态钻过栏杆,朝我们冲来。
  那栋楼前面还有个木板搭成的简陋的窝,是好心人给阿黄搭的吗?但过于简陋。有人牵着狗经过,阿黄又跑过去,追着人家的狗嬉闹。那人有些反感,跟我说:管管你家的狗。我拿了绳子系的一个小玩偶在阿黄面前一晃,它立即冲上来咬住,然后我就那样牵着把它拽走了。阿黄既喜欢绳子又喜欢玩具,大约它自己没有,又或者它以前有而现在没有。
  送来福回家的时候,阿黄又在楼门口止步了。它照例观望了一阵,就转身走开。再出门时,果然又不见了阿黄的身影。我才明白,这是一只很有分寸的狗,它不会轻易跟人回家,或许它被人遗弃过,但它又是开朗随和的,只是在最后一步留有警惕――它很聪明。
  后来,我逐渐忘了它。某一日路过阿黄那个简陋的窝时,看见阿黄跟着一个男人跑,在他面前撒欢儿,打滚,肚皮朝上――那是一只狗臣服和信任的标志。我心里有些失落:他是它的主人?还是,他们因为更久的互动产生了默契?不得而知。
  再后来,我在路上看见它,试探着喊了一声“阿黄”的时候,它全然没有理我,迅速跑开了,仿佛我们不曾相识。
  《一代宗师》里张震出现和不见,都很突然。导演王家卫说,有时候你会碰见一个很妙的人,然后他就消失不见。我和阿黄,不过和许多人的交情一样。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