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大师的感性
作者 : 未知

  金岳霖最有名的癖好是养鸡。
  金岳霖头一次养的鸡是从北京庙会上买来的一对黑狼山鸡。在老金的精心呵护下,没多久公鸡已经长到了九斤四两,母鸡也超过了九斤。冬天来了,老金担心它们受冻,看到书上说可以喂点鱼肝油御寒,他就用灌墨水笔的管子灌了它们一管子鱼肝油。结果,这两只宝贝鸡很快就在窝里寿终正寝了。
  后来,老金又养了一只云南斗鸡。这只公鸡能把脖子伸上来,和老金在同桌吃饭,老金与鸡平等共餐,安之若素。晋朝的阮成曾经与猪一起喝酒,这又是老金魏晋风度的一个表现。偶尔,金岳霖会带着大公鸡出去溜达,引来很多路人围观,但鸡不在乎,老金也不在乎。
  据赵元任的夫人杨步伟回忆,有一次她接到老金的一个紧急电话,让她赶快进城。杨步伟问什么事,老金支支吾吾,只是让她越快越好。当时老金正跟秦丽琳热恋,杨步伟以为是秦丽琳怀孕了,一路忐忑。到了金家,杨步伟才知道这件事跟秦丽琳无关。
  原来,金岳霖养了一只母鸡,最近反常地连续三天不下一个蛋。老金担心鸡难产,赶紧请东京帝国大学医科博士毕业的杨步伟过来看一看。杨步伟听了之后又好气又好笑,把鸡抓来一看,原来老金经常给鸡喂鱼肝油,以至于这只鸡营养过剩,鸡蛋卡在屁股眼出不来。杨步伟伸手一掏,问题马上解决。金岳霖一见,欣喜不已。为表感谢,他特地邀请杨步伟一家去吃烤鸭。
  贪玩的金岳霖像小孩子一样率性天真,我行我素,因此,也闹了不少笑话。
  还有一次,三伏天,几位友人到金家串门,一进门,看见老金愁容满面,冲大家连连拱手,说:“这个忙大家一定要帮啊。”友人不知何事,但是念及老金一个独身老头儿实在可怜,便个个拍着胸脯作英雄状,慷慨允诺。一会儿,老金的厨师为每个人盛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牛奶……原来,金岳霖冬天爱喝牛奶,订了好多瓶,他不懂得变通,以为订牛奶也要“从一而终”,到了夏天他饮量大减,天热牛奶又容易变质,于是出现了以上这一幕。
  当时牛奶还是奢侈品,也只有老金这种拿着一级教授工资的单身汉才能经常消费,大家揩老金的油,几天后又来喝了一次牛奶。幸有一位好心人知道后,告诉老金牛奶订量可以自己做主,冬天多订,夏天少订。老金听完后大大地佩服,称赞他:“你真聪明!”
  老金虽然像孩子一样天真,胸无城府,但是有些事绝对不是单单“天真”两个字可以衡量的。
  晚年的老金工资虽然高,但是每个月下来却很难盈余,因为他的钱除去生活费外,还要交党费,寄回老家一些,付保姆、厨师和扛车师傅的工资。最令人惊异的是,老金竟然连厨师和拉车师傅的退休金都预备下了,老金认为自己给这两位师傅终身工资,既可以减轻国家的负担,又可以保证两位老人家晚年的生活。后来,这两位师傅果然领着老金的钱直到去世为止。
  这就是金岳霖,身为逻辑学大师,却总是干着不符合逻辑的事情。逻辑是最为理性的学科,而老金却是最为感性的人,感性得让我们感动。
  (摘自《视野》)
  要官二则
  宋初翰林王著想升官想得发疯,某日值夜班,喝了几瓶小酒,大嚷着要面见宋太祖。宋太祖以为是啥急事,连忙将王著找来,发现他披头散发,满嘴酒味,明显失职。好在宋太祖没杀他,只是贬官了事。
  北宋仁宗时期的龙图阁学士王博文,官职已经很大,可还想着向上爬。有一天,他竟然在宋仁宗面前哭了起来,说:“臣老得快要死了,没有机会再升官了。呜呜……”宋仁宗被哭得心都碎了,所以就给了他一个宰相职务。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