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略谈《水浒传》女性之“少”

作者:未知

  摘 要:通过对《水浒传》中塑造的女性形象进行分类,进而谈谈作者写这群女性的用意,以及分析女性“少”的原因。
  关键词:《水浒传》;女性“少”;原因分析
  一、《水浒传》女性及其分类
  《水浒传》人物众多,曾有人统计,《水浒传》全书描写的人物,有名有姓的有577位(包括主要人物108将),有名无姓的有8位,有姓无名的有99位,书中提到但没有出场的有103位,共计787位,男性占90%以上,以梁山排座次的108人来看,男性105人,女性只有3人,男性占97%。①确实,在《水浒传》里一是描写女人的数量少;二是对女性人物描写形象过于单薄。
  (一)女性人数之少
  以《水浒传》(陈涛编著,云南人民出版社)为版本,有如下人物:1、王进母亲2、金翠莲3、桃花庄刘太公之女4、王有金女儿5、张贞娘6、张贞娘使女锦儿7/8、王婆(有2个)9、李小二浑家10/11、阎婆及阎婆惜12、潘金莲13、何九叔老婆14、母夜叉孙二15、蒋门神孟州的妾16、玉兰17、刘高之妻18、花荣之妻崔氏19、花荣之妹 20、慕容贵妃 21、宋玉莲 22、九天玄女 23、青衣女童 24、李逵母亲 25、潘巧云 26、潘巧云侍女迎儿 27、一丈青扈三娘 28、母大虫顾大嫂 29、白秀英30、雷横之母31、村姑 32、白发婆婆公孙胜娘亲33、徐宁娘子 34、徐宁娘子侍女梅香 35、王义之女玉梨枝 36、贾氏37、李巧奴 38/39、虔婆(2个) 40、李瑞兰41、李师师 42、赵元奴 43、赵婆 44、四柳村狄太公之女 45、荆门镇刘太公之女 46、深山老婆婆 47/48、老牛子女儿及夫人 49、琼英 50、宋有烈女儿琼英母亲 51、叶清妻子安氏 52、王庆母亲 53/54、娇秀及养娘 55、王庆老婆 56、段三娘 57、金节妻秦玉兰。
  (二)女性形象单薄
  在《水浒传》里,女性人物尽管有老有少,有善有恶,有美有丑,有强有弱,有褒有贬,但她们大多是没有地位,没有好的命运,也没有好的婚姻,甚至作者只在于描写某些女性丑一面。这群少而单薄的女性中,篇幅出现最多以及进行重点描绘的有梁山四大女英雄(孙二娘、扈三娘、顾大嫂、琼英),四大离经叛道之人(阎婆惜、潘金莲、潘巧云、贾氏),两大婆娘(说风情的王婆以及阎婆),名妓(李师师),以及恶婆娘刘高之妻。其余的女子,基本上没有占篇幅,只是浮光掠影的出现或者是昙花一现,她们或是没有面目、没有姓名、没有性格、甚至没有语言,有的只是身份,作者对女性或泼墨而绘,或淡彩而描,或以少许细节点染,或用只言片语勾勒。可见,作者关注点不在女性身上,甚而在有意隐去女性角色,将其当作是男人的陪衬、配角和点缀。
  二、《水浒传》女性描写少的原因
  (一)与《水浒传》的成书有关
  《水浒传》的成书过程漫长加之多元素参与影响聚合累积而成,历经宋元明三代四百多年,这一时期民族矛盾社会上各类矛盾交织,呼吁豪侠好汉,为《水浒》的诞生提供了土壤,加之儒学日渐繁盛。北宋二程主张“万理出于一理”,理指的是儒家仁义礼智信,到南宋的朱熹在继承二程的基础上,加深了理学的力量,政治上进而在社会上广布流传,儒家的伦理道德观念,潜移默化地影响创作者对文学中的人物形象塑造。在封建社会,女孩从出生就低人一等,《诗经・小雅・斯干》“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褐,载弄之瓦”,《论语・阳货》:“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对女性保持不远不近的态度,在那时女性的从属地位已成为社会共识,她们无论处于何方、身为何职,被排斥在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之外。
  (二)英雄好汉“替天行道”的理想的影响;
  梁山英雄好汉所处的时代民族矛盾、国内矛盾日益激化,战征频繁,可谓是一个乱世,他们的目标是“替天行道”。作者集中笔力关注男性,而女性描写少,意在表现男子们渴望建功立业,而不是沉浸在温柔乡之中,何况这些男子是满腔抱负、渴望建功立业的军官、强人、闲散人这类人,他们有了家庭妻子儿女,就有了牵绊,从而逐渐消化他们内心豪情,丧失意志,束缚住他们的自由,如何再展现他们替天行道的目标。再者,这群女性在一群打打杀杀的男人身边,这样的环境不适合居家过日子,怎么可能有幸福、完美的女性。如果这群女性要登场,作者只有将她们塑造成要么为娼妓,或为男性所奴役之人,要么就同他们站在同等的地位,把自己当成男性看待,做他们一样的事。
  (三)“因文生事”的叙述手法影响;
  《水浒传》被认为是一部“写男人的书”,作为一部在封建男权文化背景下产生的男性文学文本,决定了作者用淡笔点染处于无权或弱权的生存状态下的女性。金圣叹评点《水浒传》“因文生事”,即顺着笔性去,削高补低都由我。一部小说只有男人,而无女人的加入,这是违背常理的,有女人的加入但却很少,这是合理的。《水浒传》即是合理的。女性之于水浒里的男人而言,不能以常理推断,正如我们不能以常理去看水浒英雄动不动就杀人,乱杀无辜的行为。可能作者也不知道如何安放这一群之于英雄好汉的女性。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作者意在表现英雄好汉们的不近女色,在这样的情况下,女人也只能退避三舍,故而作者只能随着这样的笔性去写女性,对她们的描写略之又略。如果英雄好汉与女性都要完美丰满地展现的话,可能《水浒传》就不是这样的《水浒》了。
  注释:
  ①汪运平.水浒拾趣[M].北京:北岳文艺出版社,1987,2
  参考文献:
  [1]汪运平.水浒拾趣[M].北京:北岳文艺出版社,1987,2.
  [2]施耐庵著,陈涛编著.水浒传[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6.
  [3]魏崇新.《水浒传》:一个反女性的文本.明清小说研究,1997(4).
论文来源:《北方文学·中旬》 2015年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270449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