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滴水也有涟漪(外四首)

作者:未知

  天地华宇吐纳着飞龙
  洗白了滚滚红尘,肺腑们
  奔走相告,和清新的
  呼吸达成不受限制的默契
  赤足的快乐是雨中的绯闻
  铁皮的硬家伙让人惊魂
  那些肆无忌惮的东西
  悬挂着物质文明的标签
  无意和现实争执
  阳光不在家的日子
  你从清清浅浅的水里
  捞出了活色生香的乐趣
  一滴水也有涟漪
  一个人执着地走雄关漫道
  雨
  一天变了三次脸
  终于,这天地白茫茫
  用雨水串联成了一片
  闪电后知后觉
  照彻天空的时候
  雨水已优雅了许多
  滚雷响起来,欲做怒狮之吼
  却已撼不动雨帘的步伐
  盛夏,偶尔干旱
  也是苍天对苍生的一种考验
  信用久孚的雨神
  用献身的姿式
  维持着神秘的生态秩序
  而你也以献身的姿态
  推拒着庸常的生活
  青龙山
  你哪有青龙的样子
  我们也不是奔着青龙而来
  视线里,你就是俊美的绿姑娘
  周正的腰身扭动着,婀娜
  我们靠近你,华盖立刻打开
  灼热之刃钝成了斑驳
  温柔无处不在了
  花草鸟虫都清亮地笑
  蚂蚁也有不和谐的一幕
  为了我们馈赠的食物
  他们竟然打了起来
  孩子们用草茎帮他们劝架
  这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日子
  亲情终于和青龙山纠缠了一天
  六月
  六月丰沛,格局很大
  从碧草青青走到处处繁华
  我有清亮的眼睛
  安放在树心和花蕾
  滚圆,一滴滴,承接夏雨
  收回目光。母亲的腰身
  直起来,也有了簸萁的模样
  麦子和麦秸从不曾远离
  扬场的风景,挂在她的脸上
  热,是从心里溢出来的
  温暖和热烈,是握手和拥抱
  的区别。在六月
  我度量着今天和昨日的温差
  父亲的余温徐徐降下
  我小的时候,这座山
  不叫雪花山,而这条河
  却一直就叫黛溪河。我曾用
  他们维系生活
  山上打过柴,河里洗过衣
  十年的缘分啊就此别过
  可我无论走到哪里
  都挡不住雪花山撞击我的梦境
  也抵不住黛溪河清洗我的脑壑
  我是故乡放养出的孩子
  如今,故乡更是我时时
  顶礼膜拜的圣地。父亲的余温
  是在雪花山的脚下,黛溪河的西岸
  徐徐降下的,他和土地,和祖辈
  团聚,就意味着和我们分离
  而这,才是故乡最为神圣的秘密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27151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