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红楼梦》之谜
作者 : 未知

  编者按:本专栏文章,为刘心武先生应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之邀,新近录制的《刘心武揭秘〈红楼梦〉――80回后真故事》讲座之文稿(尚未播出),本刊从本期起将连续刊出,以飨读者。先来听一首诗:“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纵使能言亦枉然。”很显然,这是跟《红楼梦》有关系的诗。这位诗人看的是一部有头有尾的《红楼梦》。《红楼梦》里包含着“金玉姻缘”的故事。他看到故事里面“金玉姻缘”、“聚如春梦”的情景,也看到了“散如烟”的结局。《红楼梦》一开始就讲,在天界有一块大石头,后来被一僧一道带到了人间,随着贾宝玉在人间经历了一番离合悲欢、兴衰际遇,最后又回到了天界,回到了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有个空空道人看到回归山下的石头,上面出现好多文字,这个文本就是《石头记》。空空道人把它改名为《情僧录》,带到人间,这个文本又有了其他的名字,其中一个名字就是《红楼梦》。写上面那首诗的人读过全本的《红楼梦》,他用诗歌来陈述他的印象,发出他的感慨。
  有人会说,这个人读了《红楼梦》,有头有尾,写了首诗,这有什么稀奇啊?我就读过《红楼梦》,我读的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就有头有尾。但你要知道写这首诗的人,可不是当今的人,是清朝乾隆时代的人。这个人叫富察明义,字我斋。他是乾隆朝初期一个不太得意的贵族后裔,他祖上曾经风光,但是到他这一代,他只当上一个小官,在清宫的上驷院,就是养马的地方,俗称御马园,当“执鞭”的小官。御马园就是为皇帝养马,给皇帝备马,皇帝要用马的时候,派人跟着,这样一个机构。这个人官运不济,但是喜欢读书,喜欢写诗,他把自己写的诗,编成一个集子,叫做《绿烟琐窗集》。他写诗水平不高,没有很多人欣赏,估计是自个儿抄出来,自我欣赏,或者在亲友之间小范围流传一番。但是这个《绿烟琐窗集》,是研究《红楼梦》的重要资料。《绿烟琐窗集》穿越沧桑的岁月保存下来了,就在北京图书馆,可以去借阅、研究。《绿烟琐窗集》里面有关《红楼梦》的诗,不止一首,是一组,有二十首,刚才我引用的就是这二十首之一。可见富察明义当时在乾隆朝读过有头有尾的《红楼梦》。为什么我说它不是你现在所熟悉的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呢?经专家考证,《绿烟琐窗集》里面的诗是按年代排列的,最后一首诗,可以考证出来,不会晚于乾隆四十六年,也就是公元1781年。既然它根据年代排列,以前的那些诗,时间就更早了。《题〈红楼梦〉》这二十首诗,排在诗集的当中,可见要比1781年早。我们现在所熟悉的一百二十回的本子,什么时候产生的呢?它是在《绿烟琐窗集》编成之后很久。现在大家所看到的一百二十回通行本《红楼梦》,是程伟元和高鹗――程伟元是个书商,高鹗是个文人――他们合作把大体上是曹雪芹的八十回《红楼梦》和高鹗续的四十回,合在一起,用活字摆印的方式印刷流布的。他们第一次印刷,是在乾隆五十六年,也就是公元1791年。《绿烟琐窗集》中最后一首诗不晚于1781年,而程伟元、高鹗传下来的一百二十回本子出现在1791年,两者至少相差十年。那么排在《绿烟琐窗集》当中的这二十首《题〈红楼梦〉》诗,还早于1781年,所以富察明义看到的是完整的有头有尾的《红楼梦》,不可能是现在一百二十回的本子,也不可能是高鹗的续书,因为高鹗那时候还没续书呢!富察明义看到的应该是另外一部有头有尾的《红楼梦》。
  那么有人就会问了,曹雪芹的《红楼梦》只有八十回,不完整,是残缺的。你现在抛出这个材料,令人吃惊,原来早在程、高本一百二十回出现之前,就有一部完整的《红楼梦》,而且还有人读过,比如富察明义就读过。读完以后,他还用二十首诗表述自己的感想。这是怎么回事?你仅举出上面那首诗,还不足以说服我,能不能再举一首?那我就再举一首,刚才那一首是这组诗的第十九首。现在我们就来看看他第二十首是怎么写的。
  第二十首他是这样写的:“馔玉炊金未几春,王孙瘦损骨嶙峋。青蛾红粉归何处,惭愧当年石季伦。”什么意思呢?曹雪芹书里面写的贾氏宗族的生活,是馔玉炊金,他们吃的饭可以比喻成玉,他们做饭的动力,可以比喻成金,他们馔玉炊金,过的是豪华不堪的生活,但是这样的生活没有持续很久,“未几春”,没有经过几个春天。我们所读过的《红楼梦》前八十回,说的很清楚,“三春去后诸芳尽”,“勘破三春景不长”,书里面写荣华富贵的生活也就是三年时间。显然富察明义既看到了前八十回里三个春天锦衣玉食的生活,还看到了八十回之后,看到了小说主人公――王孙公子贾宝玉,最后是什么形象呢?“瘦损骨嶙峋”,瘦得不成样子了。“嶙峋”本是形容石头带棱带角,用来形容人瘦,就是指没有一点脂肪,肌肉都已经耗尽,整个就是皮包骨头了。他看到了完整的《红楼梦》后半部分故事里的贾宝玉,这个王孙――贾宝玉当然是王孙,他是荣国公的后代――瘦成了一副怪样子,潦倒不堪。
  大家想一想,如果他只看到了八十回,贾宝玉会是这样的形象吗?在前八十回的后面,比如说第七十八回,曹雪芹还写到了贾宝玉的形象。贾宝玉在大观园里行走,跟着两个丫头,一个麝月,一个秋纹。当时大观园已经被抄检过了,贾宝玉最心爱的丫头晴雯已经被撵出去,而且死掉了。贾宝玉当时身心受到很沉痛的打击,但在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是什么形象呢?是“瘦损骨嶙峋”了吗?不是。他写到贾宝玉在大观园里行走的时候,觉得热,就把大衣服脱了,露出底下穿的大红裤子,这个大红裤子是谁给他做的呢?是晴雯的针线活。人亡物在,秋纹和麝月也很感慨,这时秋纹就有一句话形容贾宝玉,她说这大红的裤子,配你那松花色袄儿,就越发显得你是靛青的头,雪白的脸。靛青的头,就是头发呈非常健康的青黑色;雪白的脸,说明脸是很丰润、白皙的。哪里是瘦骨嶙峋呢?在高鹗的四十回续书里面,贾宝玉也没有“瘦损骨嶙峋”啊。虽然他后来出家了,大雪天到码头,跪在他父亲贾政所坐的船前,披着大红猩猩毡的斗篷,没有说他瘦成皮包骨头。很显然,富察明义看到的全本《红楼梦》,跟现在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不一样,他不仅看到曹雪芹前八十回的《红楼梦》,还看到了全书后面贾宝玉潦倒不堪的形象。现在古本的《红楼梦》,虽然八十回以后看不到了,但可以看到脂砚斋的一些批语,脂砚斋提及贾宝玉的沦落,引用了八十回后曹雪芹的原文,叫做“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酸齑,就是酸菜渣子。过去北京腌制酸菜,腌完以后,把菜捞出来,剩下的那些烂渣子。他穷困到了吃酸菜渣子的地步,下雪的寒夜,不知哪儿捡的破毡子,就围在身上御寒,是那么不堪的景象。这样的内容,跟“瘦损骨嶙峋”是对榫的。
  富察明义看到过全本《红楼梦》,因此我可以得出结论:不是曹雪芹没有把《红楼梦》写完,也不是写到八十回就写不下去停笔了,或者想写可是力不从心,或者没写到最后一回他就去世了,不是的。曹雪芹虽然去世得比较早,四十岁左右就死了,但是他把《红楼梦》大体上写完了。他有一个有头有尾的稿本,可能还没有统稿,有些地方还缺少一些部件,比如说第七十五回,缺几首中秋诗,还有一些地方前后有点儿矛盾,还没有来得及剔除那些前后矛盾的毛刺,没有把整部文稿完全修订好,但是就人物的命运发展、故事情节的流动来说,他已经完成了完整的《红楼梦》。
  当然有人还是觉得挺玄虚的――富察明义看到的《红楼梦》也许不是曹雪芹的《红楼梦》吧?他看到的稿本哪儿来的?富察明义这二十首《题〈红楼梦〉》诗前面,还有一个小序,这个小序不得了,每一句话都很珍贵。第一句就说:“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首先说这书稿是曹雪芹拿出来的。过去古人对他人,特别是对男子表示尊重,在姓氏后面要加“子”,孔子、孟子、老子、韩非子;到了宋代,朱熹,朱子;到了清代,富察明义很崇拜曹雪芹,读了曹雪芹的著作以后,他就称曹雪芹为曹子雪芹。出,就是出示、出借,这书稿的来源出处就是曹雪芹本人,他看到的有头有尾的《红楼梦》稿本,就是曹雪芹本人提供的。那么这部书是谁写的呢?他说是曹雪芹“所撰”,撰就是著述,说明著作权就归于曹雪芹。富察明义遣词造句很明确,包括所出示的是半部还是一部,他说明是完整的一部。富察明义出生比曹雪芹晚,他出生以后,曹雪芹还活着,曹雪芹去世以后,他又继续生活了一段,因此他跟曹雪芹应该说是同时代的人,他们的生命有过一段共时空的阶段。曹雪芹活动的空间主要在北京,北京城里、郊区,富察明义也一直生活在这个空间中,他们很可能是有来往的。从富察明义这句话看得出,即便曹雪芹不是直接把《红楼梦》完整的稿本给了他,也是给了跟他关系非常密切的亲友,所以富察明义才能读到这个稿本。
  富察明义在小序中还说,他看到的稿本“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说明这本书稿具有家族史的性质,里面所写的风月繁华跟曹雪芹的家世有关。曹雪芹的祖上,三代四人沿袭担任一个职务,叫江宁织造。富察明义还说“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后来很多红学界的专家,对富察明义这句话是不赞同的。富察明义认为书里的大观园有原型(他做原型研究比我早多了),大观园是有实际的园林可以指认的,就是随园。历代红学家经过讨论,形成不同的观点。有的就指出,大观园的原型绝不是随园,这是错误的判断。有的专家认为,大观园的原型就是现在北京开放参观的恭王府的花园,认为曹雪芹参考恭王府花园的前身,夸张渲染成大观园。也有人认为,大观园的原型另有所指,既不是随园,也不是恭王府花园,应该是以另外的园林作为它的母本。更有专家指出,大观园是曹雪芹综合了很多中国园林的特点,加以艺术想像虚构出来的故事空间。但是不管怎么说,富察明义读了曹雪芹完整的《红楼梦》之后,得出了一个印象,他认为这部“假语存”的书稿里面,“真事隐”的就是曹雪芹的家史。这个观点值得参考。富察明义说:“惜其书未传,世鲜有知者,余见其抄本焉。”他觉得这本书非常好,应该流传,但是很可惜,这本书很寂寞,没多少人看见,在人世间很少有人知道它。这本书当时没有印刷流布,只是手抄本。中国很早就有印刷术,当时印刷术已经很发达了,清代在乾隆时期,石印是一种印刷方式,木板雕刻是一种印刷方式,木活字摆印也是。中国造纸术也发明很久了,造纸业很发达,利用纸来印书,装订好后,售卖流布都很方便。而富察明义看到的书稿没有那么幸运,“世鲜有知者”――他看见的是手抄本,就是原始的抄本。这是我们从富察明义的《题〈红楼梦〉》二十首诗的小序中,获得的一系列宝贵信息,让我们知道曹雪芹写完了《红楼梦》,存在过一部有头有尾的《红楼梦》,那并不是后来程伟元和高鹗合作产生的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而且曹雪芹的《红楼梦》八十回以后的内容和高鹗四十回续书的内容是不同的,最起码从“王孙瘦损骨嶙峋”――贾宝玉最后的形象来说,就完全不同。
  富察明义《题〈红楼梦〉》第二十首最后两句是:“青蛾红粉归何处,惭愧当年石季伦。”“青蛾红粉”是对书中所有青春女性的一个总括。“青蛾”,就是青春女性青黑色的眉毛。“红粉”,指青春女性搽上胭脂后,像玫瑰花瓣一样红润的脸庞。“归何处”,说不清书中青春女性的去向,整个贾氏宗族最后“家亡人散各奔腾”了。这些女性命运都很悲惨,他想起来心里很沉痛。最后一句用了典故,“惭愧当年石季伦”。石季伦,名石崇,字季伦,是西晋时期的大富豪,在权力分割中,获得一定的权力,过着奢靡、荒淫无度的生活。他很富有,除了豪华的住宅外,还有很大的园林,叫金谷园,里面有很多亭台楼阁。他最后的命运很悲惨,在权力角斗、财富比拚中,最终败北。他的政治对手,奉皇帝的命令来杀他。当政敌追杀进来的时候,他家有个侍妾,叫绿珠,可能石崇对她不错,她忠于自己的主子,就采取行动,表示反抗和不服。她跑到楼上,一个自由落体,坠楼而亡,成为历史上有名的事情,叫绿珠坠楼。石崇是个挺糟糕的人,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用今天的眼光来看绿珠的行为,她为石崇殉情、殉葬,也没有什么值得歌颂的。但是富察明义读完整本《红楼梦》以后,有了对比,他由书中的贾氏宗族联想到石崇。贾氏宗族有很多问题,有罪恶,有错失,有不光彩的一面,但是不管怎么说,贾氏宗族跟石崇比起来的话,还要好得多。八十回的《红楼梦》所描写的贾氏宗族这些老爷、太太们是很糟糕,但是无论老祖宗贾母也好,还是荣国府的王夫人也好,或者是贾氏宗族的族长贾珍也好,他们也不是一无是处。在某些时空中,他们还可能表现出一点同情心、怜悯心。例如贾珍对于生活比较贫困的一些宗族成员,还是有点儿道义的,每年田庄送来贡物,他分成堆,让宗族里相对贫困的人士来领取。因此富察明义就觉得,不管怎么说,贾氏宗族比石崇还好一些。他看到《红楼梦》的结局悲惨到什么地步呢?就连一个绿珠这样的人物都没出现,那么多“青蛾红粉”,就没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做出绿珠那样的反抗举动。所以,他觉得如果石崇地下有知,做一个对比,会觉得人家比我好,人家覆灭的时候,没有一个类似绿珠的人物表示反抗,我不管怎么糟糕,但还有一个绿珠,所以我很惭愧。这当然是诗人的想像,一个是真实存在的事情,一个是小说里面的情节。古人诗里用典,有限的字,一句诗,解释起来却有很多的层次、很深的意义。富察明义这句诗,说明他看到的《红楼梦》是大悲剧的结局,贾氏宗族彻底覆灭,比当年石崇还惨,“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他看到的应该是曹雪芹原笔原意的《红楼梦》,真有眼福。
  说到这,有的“红迷”朋友就要说曹雪芹的《红楼梦》写完了,有头有尾,富察明义就看见过,怎么到后来只剩下大体八十回?八十回以后都哪去了?有一个“红迷”朋友,告诉我他听到的说法:八十回以后的《红楼梦》之所以没有了,是因为曹雪芹本人对内容不满意,把它销毁了,或者为逃避文字狱,害怕了,就把它销毁了。我问,你哪儿听来的?有没有文献资料作根据呢?他说没有,道听途说。这种道听途说信不得。没有任何文献资料证明是曹雪芹自己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把《红楼梦》八十回后的文稿销毁了。没有任何材料支撑这样的观点,是不成立的。而且恰恰相反,我们都知道古本《红楼梦》中有很多批语,有的没署名,有的署名,署名不止一种,其中出现最多的是两个署名,一个叫做“脂砚斋”,一个叫做“畸笏叟”,那么脂砚斋和畸笏叟究竟是谁?是男是女?跟曹雪芹是什么关系?有的说是夫妻,有的说是叔侄,有的说是兄弟,有的说是父子,在红学界存有争议。那么脂砚斋和畸笏叟是否是一个人?一开始用脂砚斋署名,后来又用畸笏叟署名,一个人两个署名,还是根本就是两个人?都有争论。我认为:不管脂砚斋和畸笏叟是男是女,究竟跟曹雪芹是什么样的辈分或者人际关系,也不管脂砚斋和畸笏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但是争论各方都有一点肯定,就是写批语的人和曹雪芹关系十分密切。曹雪芹一边著述,此人一边编辑、写批语。此人参与《红楼梦》全书的创作,所以脂砚斋的批语很重要,是研究《红楼梦》的重要资源。批语中就有很多关于八十回后的人物命运、人物结局、故事情节发展的一些线索。脂砚斋经常在评八十回前面的时候,不由得提到八十回以后的一些故事情节,人物命运发展的轨迹,以及人物命运最终结局,甚至会把八十回后的语句加以引用,“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就是一例。有时干脆就在批语中把八十回后的回目完整地告诉我们,八十回后有一回的回目是什么呢?叫做“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大家想一想,现在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里面,前八十回中有这一回吗?没有,在所有古本《红楼梦》前八十回里也没有,在高鹗续书的后四十回里还是没有。而脂砚斋告诉我们,曹雪芹完整的《红楼梦》八十回后就有这个回目。没有通过批语透露出来是曹雪芹本人,或者脂砚斋作为一个合作者,认为八十回后面写得不好,应该销毁。并且,更值得注意的是,脂砚斋批语还多次提到八十回后有的文稿被借阅者遗失,因而痛心疾首。批语提到书中写一个王孙公子,叫卫若兰,此人有一个行为,叫做“射圃”。究竟什么是“射圃”,现在不展开讨论。他非常肯定地说,后面有卫若兰“射圃”的情节。在这段情节中,卫若兰随身带着一个金麒麟,这金麒麟恰恰是前八十回写到的,史湘云和翠缕在大观园捡到的金麒麟。批语还说八十回后,可能不止一回写到狱神庙里的故事。狱神庙是以前监狱里的一个小空间,供着狱神,当时允许犯人到狱神庙对狱神祈祷,希望狱神给自己一个较好的命运。在八十回后会写到王熙凤、贾宝玉,他们都被捕入狱了。他们在狱神庙里见到谁了呢?见到了茜雪,见到了小红。茜雪在第八回中曾出现,然后消失的一个丫头。很多读者就以为曹雪芹写人物,随写随丢,说后来茜雪因为一杯茶被撵出去,就没有她了。没想到曹雪芹写《红楼梦》的特点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那是一个伏笔。在八十回后会写到狱神庙那段故事,贾宝玉已经入狱,沦落不堪了,却有茜雪、小红来慰问、救助他。脂砚斋提到这样一些内容,显然都没有说这本书后面不好,不应该存在,应该销毁的意思。他为被借阅的那些篇章,那些书稿的遗失连连叹息。所以,曹雪芹大体写好的全本《红楼梦》是很珍贵的,曹雪芹和他的合作者脂砚斋都很珍视。于是就派生出一个问题:能不能找到曹雪芹全本《红楼梦》八十回后的内容呢?有一个办法,就是想方设法寻找还现存于世的《红楼梦》手抄本,有没有这种可能?我到目前为止没有彻底灰心,觉得还是有可能的。虽然经过那么多场社会动荡,很多书稿都被销毁了,但说不定哪一天,在某个地方就能够发现一部完整的曹雪芹的《红楼梦》手抄本。更何况从1840年以后,中国饱受西方列强欺凌,很多外国人劫走中国文物的时候,也劫走了很多中国的书籍,包括手抄本和印刷品。据我所知,在一些西方国家,在一些图书馆里设有东方部,就存有这类书,因为当地懂中文的人很少,所以只做了简单的书籍检索和编目,没有人仔细翻阅。那么在这些书稿中,就有可能挖掘出曹雪芹八十回后的《红楼梦》文稿。
  在曹雪芹八十回《红楼梦》后面的文稿没有浮出水面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完全没有事情可做呢?是不是只能频频地哀叹呢?我想不是的,红学研究领域很早就有一个分支,叫做“探佚”,意为把丢掉的东西找回来,《红楼梦》探佚学就是要把存在过的曹雪芹的《红楼梦》八十回后的内容找回来。我们有找回来的资源,至少我就有四个资源。第一个资源是前八十回。进行探佚,首先要熟读前八十回。因为曹雪芹的《红楼梦》文本特点就是设置很多伏笔,有大伏笔、有小伏笔、有总伏笔、有分伏笔,所以仔细钻研前八十回,就可以梳理出八十回后他的思路是什么,笔下人物的命运发展轨迹是什么,人物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包括情节发展总的运行轨迹是什么,会有什么样的新高潮产生,情节会怎样交错,怎样收束。这些在前八十回里都是有伏笔、有线索的。因此探佚本身也是精读《红楼梦》的过程,精读的过程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我所说的八十回,包括通行本里的八十回,当然更包括各种古手抄本前八十回的内容,这些文本都是探佚的重要资源。
  第二个资源就是脂砚斋、畸笏叟在古手抄本上的批语。这些批语量很大,牵扯到八十回后的内容也挺多,是很宝贵的资源。比如卫若兰“射圃”,八十回后会写到;狱神庙,会有茜雪和小红出现,等等。乃至八十回后会有什么样的场面,什么样的场景,什么样的细节,人物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对话,作者描写环境的时候,会有哪些语言,“脂批”都有提示。“脂批”是一个很丰富的宝库,提供了很多线索。这也是对八十回后进行探佚的一个重要资源。
  还有一个资源就是与曹雪芹大体同时代的一些人的诗作、文章等等,比如富察明义的《绿烟琐窗集》,其中二十首《题〈红楼梦〉》诗,包括诗前的小序,都是对八十回后《红楼梦》真故事探佚的宝贵资源。
  红楼探佚,过去有许多研究者积累了很多这方面的学术成果,也可供参考。现在也不是我一个人对红楼探佚感兴趣,有些专家的研究重点就是红楼探佚,还有专门的著述和相关的研究成果可以借鉴。所以,对曹雪芹八十回后真故事的探佚是有资源的,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我们可以很认真、很细致、很执著地进行。
  当然有人会有疑问,觉得你对一百二十回的通行本《红楼梦》有点儿挑战的意味,我就喜欢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已经有头有尾又流传那么久了嘛,而且现在我们能方便接触到的文本,基本上都是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看惯了。包括北京电视台通过《红楼梦》选秀,录制大型连续剧,据报道,这部连续剧就是完全根据一百二十回的文本录制的,这是很主流的认知和做法。
  我认为,喜欢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人就继续喜欢它,我的讲座有可能促进人们更喜欢它。因为我通过探佚会提供一个参照,根据我的探佚心得,曹雪芹在八十回后他会这样去写,对比高鹗的后四十回的结果,可能你的结论是:我的观点聊供参考而已,觉得不可信,或者虽然可信,但还是不喜欢,觉得还是高鹗的后四十回好,那不是就促进你去阅读一百二十回的通行本了吗?这没有坏处。我想,在红学研究这个公众共享的学术空间里,多一种声音,多一种观点,多一种想法,应该能体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样繁荣文艺、繁荣学术研究的方针,更何况我在前面的《红楼梦》讲座中一再强调,我之所以敢于发表自己研究《红楼梦》的见解,因为心中有两个人讲的话。一位就是先贤蔡元培先生,他所说的“多歧为贵,不取苟同”。另外两句实际上是诗,清朝诗人袁枚写的,“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现在是中华文化大复兴的时代,对传统文化的研习,我们应具有参与意识。传承中华优秀的民族文化,不是少数专家学者的事,他们起很重要的作用,而一般人士也可以参与,公众的参与是促进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重要推动力。
  那么,话说到这,问题又来了,你可能逼问我,说,行了行了,说了归齐,你就是觉得高鹗的后四十回续得不好,觉得曹雪芹本来就有八十回后的内容,你进行探佚了,那你先说说第八十一回吧。高鹗的第八十一回是“占旺相四美钓游鱼,奉严词两番入家塾”,你就说说怎么不符合曹雪芹的原意,你觉得曹雪芹的第八十一回应该是什么内容呢?
  那么就请听我下一讲――《红楼梦》结构之谜。我会首先告诉你,曹雪芹的全本《红楼梦》并不是一百二十回,而且,曹雪芹全本《红楼梦》的结构是有规律的。究竟怎么回事?敬请期待。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