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鱼,鱼
作者 :  王立强

  柳枝自小喜欢吃鱼。每天三顿饭,盘里若没有鱼,柳枝是断然不肯吃的。好在柳枝吃鱼倒不挑剔,鲤鱼,鲫鱼,草鱼,鲇鱼……什么样的鱼在她嘴里都是宝。
  柳枝生下来便没了母亲,父亲是位教私塾的先生。一月挣得个把钱,全都给柳枝买了鱼。
  柳枝长得水灵。有多水灵呢?用《诗经》上的话来说,便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么水灵的柳枝,自然深受城里小伙子们的青睐。经常有别家的公子哥儿趴在柳枝家的院墙上,妄图窥得些春色。
  柳枝十六岁那年,县太爷来给儿子提亲。
  先生拒不得,代柳枝应了这门婚事。
  柳枝却不依。柳枝相不中县太爷的公子,柳枝看中的是父亲的学生――钟子诚。
  子诚家贫,人却器宇轩昂。县太爷公子虽有钱,有权,却是纨绔子弟,草包一个。
  柳枝就哭。
  柳枝哭得天昏地暗。
  先生说,闺女,你自小爱吃鱼,嫁给县太爷的公子,下半辈子就能天天大鱼大肉。
  柳枝却恼,我宁愿这辈子不吃鱼,也不嫁他!
  柳枝找到钟子诚。子诚,带我远走高飞吧?
  钟子诚唯唯诺诺,不知如何是好。
  柳枝便又哭。
  柳枝哭完后,一下钻进钟子诚怀里。钟子诚的心便酥了。
  俩人浪迹天涯,卖字卖画为生。日子过得清贫,柳枝自然也吃不到鱼了。吃不到鱼的柳枝便茶饭不思,日渐消瘦。钟子诚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柳枝安慰他,相公,能跟你在一起,是妾身的福分,吃不吃得鱼,又有何妨?
  钟子诚感动得热泪盈眶,暗自发誓,要让柳枝吃上天下最好的鱼。
  这样过了一年,两年,三年,十年。
  十年后的钟子诚,忽地就中了状元,被皇帝封了江南的一个大官。
  当了大官的钟子诚,经常为柳枝搜罗各地名贵的鱼,还聘最有名的厨子给她做鱼。
  一些富豪乡绅,都以为大老爷爱吃鱼,便全都各施所能。钟子诚的府邸,简直成了鱼市。
  钟子诚来者不拒。
  一日,钟子诚将柳枝叫到房中。夫人,看我今天送你条什么鱼。
  钟子诚从怀里掏出只金属盒,小心打开后,盒里顿时金光四射。原来是一尾纯金打制的“金”鱼。
  柳枝问,夫君,这鱼哪里得来的?
  钟子诚洋洋得意,得来全不费工夫。
  柳枝心知肚明,劝子诚把鱼送回去。子诚不允。
  三年后,钟子诚因贪污被罢官,处以极刑。柳枝一个人回到家乡。
  好在先生健在。
  父女团聚的第一顿饭,先生给女儿做了红烧鲤鱼。柳枝吃了一片鱼肉,忽然全身抽搐,呕吐不止。
  自此,柳枝终生不食鱼。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