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红楼遗梦

作者: 青衫浪子

   许多年以前,你是贾府的一个粗使小厮。由于地位低下,同茗烟、锄药、扫红、墨雨等跟随宝二爷的小厮相比,你甚至连个体面的名字都没有。
   可是这没什么,在贾府有许多你这样的小厮。你每天都坦然地做着自己的事,连抱怨都没有想到过,直到―――在一个大雪的冬天,你遇见了薛家小妹宝琴。
   真是一场好雪,下了有一尺多厚,天上仍是搓棉扯絮一般。
   那日,大观园的公子小姐们聚在芦雪庭烧烤鹿肉,饮酒联诗,好不快活。
   后来小姐们提出要罚宝二爷去栊翠庵折一枝红梅助兴。
   于是,贾母差遣你为宝玉取一只手炉来。
   你取来手炉,出了夹道东门,在四面粉妆银砌中,忽见一个女孩儿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
   她在笑,在阳光雪韵中笑得非常灿烂。
   你突然有些晕眩。
   你觉得自己从来没看见过这样好看的女孩儿。
   你就像疯魔了一般,手炉也忘了送。
   贾母瞥见,笑指:“可怜这样一个小厮,竟也懂得惊艳!”
   宝、黛等均大笑。
   尤其那个平素酸得让人倒牙的林黛玉,竟比那次凤姐戏耍刘姥姥还笑得厉害,咳嗽不止。
   你猛醒,是啊,你是什么身份?
   贾府这样的人家,是从不把小厮当作人看的。
   按规矩,做小厮的没主人同意不能踏进大观园。
   所以,你只见过宝琴一次。
   你同园子里一个叫玉钏的丫环要好,从她口中套出不少关于宝琴的事情。你知道她是宝钗的表妹,随父母三山五岳都走遍了,并做得一手好诗词。
   不经意间,你会走到大观园门前,盼望无意中再能看到宝琴。
   可惜你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而最终等来的却是宝琴出嫁的消息。
   你已知道,宝琴嫁的人是梅翰林之子。
   跟随宝二爷到梅府拜客时,你曾见过那个痨病鬼,面黄肌瘦,咳嗽不止。
   据说,宝琴这般匆忙出嫁,竟然是去冲喜。
   梅翰林的儿子命如悬丝,所以采取这种据说很灵验的办法。
  
   因筹备婚礼,你终于有机会再次踏进那座大观园。
   在你和其他小厮去抬东西的时候,你看到宝琴和一群姐妹在哭。
   她哭的时候,梨花带雨。
   当时,你连为她去死的心都有了。
   而你只是一个小厮,你死,也无甚用。
   宝琴出嫁那天,全城的人都去看。
   婚礼盛大而热闹。
   你却独自寻了一家小酒店,把自己灌得烂醉。
   以后,你天天去那家小酒店喝酒,每次都大醉。
   终于你被赶出贾府,因你是一个小厮,你不可以那样日日醉酒的。
   你回到乡下,和老爹务农过活。
   你拼命地干活,迫使自己忘掉宝琴。
   你时常对自己说,她是神仙般的妹妹,而你只是一名下贱的小厮。
   到后来,可能你真的忘了她。
   一天,贾府另外几个粗使小厮来乡下采买东西,无意中遇见了你。你请他们到村边的酒家小坐。
   也许是你无意中提起,也许是他们无意中说出,总之通过只言片语,你还是知道了梅翰林的儿子是新婚的第三日呕血死的。
   而宝琴,在为梅翰林的儿子守节。
   结果,那天你又喝醉了。
   你喝醉了并没有常人的那些醉态,只是流露出一种彻骨的伤心。
   没有人可以忍下心来看你伤心的样子。
   更没有人知道你为何那般伤心。
   你感到胸口被一柄锤子反复重击,一颗心剧疼不止。
   贾家终于犯事了。
   先是荣宁两府被抄,接着与贾府有关系的人家都被牵连进去。
   梅家自然不能幸免。
   你首先想到了宝琴。
   你决定进城。
   在城里,你听到人们到处都在议论:犯事的人家,男人不是去坐牢,就是被充军,女人则被关入笼子在衙前发卖,卖不出去就只好充作官妓。
   犯官的妻女,又有哪个不怕死的官宦之家敢买?
   所以,只有几个街头的无赖,在那些女人们身上摸摸捏捏。
   一个无赖说他昨晚已买回去一个,并言道官家小姐的滋味还不如丽春院的粉头,上了身连叫床都不会,真亏。
   而另一个光棍却说自己买的那个细皮嫩肉,让她脱光了趴着用鞭子打,不愁调教不出。
   间或也有几个乡间的土财主转来转去,说这些女人太过瘦小,怎么看也不像干农活的料,摇头叹息而去。
   那天,你用老爹积攒的为你娶媳妇的钱买回了宝琴。
   你不知道如何对待她。
   不过你感到非常欢喜。因为只要你看到她的面容,听到她的声音,你就感到一种来自生命深处的快乐。
   有一个小伙子凑过来,开你和宝琴的玩笑,说了一些粗俗的话语。说这些话,在乡下人是习以为常的。
   你却一拳把那家伙打得满地找牙。
   没人想到你会那么凶狠。
   你千方百计哄宝琴高兴,尽你所能。
   而你最大的希望,就是每天看她一小会儿。
   有时候你想,每日只是看着她,这样的一生也就很满足了。
   宝琴却少有笑的时候。
   你见不得她垂泪,如果能换取她快乐,你宁肯牺牲自己的一切。
   在别人眼里,你开始变得古古怪怪。
   那些天,没有人理解你为什么一个人走路会无端微笑,自言自语;更没有人知道你心中充满怎样的甜蜜与柔情。
   你真是一个情种,虽然你不过是一名被驱逐的小厮。
   你要永远守住自己的幸福。
   而你的幸福就在你家中,或者说在你身边。
   很深很深地爱一个人,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就是想静静地陪她一会儿,看着她的眼睛微笑,和她说一些最琐屑的话,或者一起做一些最平常的事情?
   宝琴毕竟年轻,年轻是很容易忘掉一些事情的。
   有一天,宝琴长期忧愁的脸上竟有了欢颜,她细声叫你哥哥。
   没有人知道你那一刹那的狂喜。
   人们只觉得那天你走路的样子很怪,像跳像舞像飞。
   由于北静王水溶的活动,皇帝后来赦免了贾家。
   所有的人犯均放回,抄没的家产也如数归还,而且官复原职。
   依旧钟鸣鼎食,奴仆成群。
   梅家打问到了宝琴的所在,提出愿用五千两银子赎她回去。
   听到这个消息,你的感觉是天突然阴了。
   天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阴了呢?
   你告诉了宝琴这件事。
   你曾千万次想到宝琴的反应,但是你没有想到宝琴会说:“梅家不应这样小气,应该给你一万两银子或更多。”
   那时候,你才真切地感到,在宝琴面前,你依旧是一名小厮。
   而她,也依旧是贵族小姐。
   你的老爹欢天喜地收下了梅家送来的银子。
   你家骤然大阔,成为这座村庄的首富。
   乡下的人都说还是你有远见,而和你打架的那个小伙子也主动找来,请求做你家的长工。
   然而没有人想象得出你在宝琴离开后的样子。
   你没有去喝酒,但比哪次都醉得厉害。
   你一个人终日枯坐着,竟一直坐了三日。
   坐到最后,你不由对自己笑了,真傻啊你,这一生,最大的愿望竟然不过就是想做一位贵族女子的小厮。
   于是你大笑不止。
   后来,你和邻家的女孩成亲,与她生儿育女,度过了幸福、美满的一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30463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