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刀与绣花针
作者 :  王季明

  (上)
  
  二十年前,我在松江一个叫张泽的小镇工作。小镇上有一家私人肉店,叫胡氏肉店。胡氏肉店店主是兄弟俩。大的叫胡大,小的叫胡小。胡大性格温顺,胡小性格暴戾。胡大管收钱,胡小管卖肉。不论胡大胡小,他们一不短斤少两,二不与镇民吵嘴。这肉店还是开得不错。
  一天大清早胡小外出采购生猪,胡大一人既卖肉又收钱。这样的情况也是经常出现的,人们见怪不怪。只是到了上午九点,整个小镇快落早市时,一些眼尖的镇民们发现,从镇外那条小道上来了几个气势汹汹的年轻人。他们挑着两担猪肉直冲胡氏肉店。当时胡大已经准备收摊,见到这帮人冲他而来,一时疑惑不解。此时,这帮人已经旋风般地到了肉店跟前,为首的一个三十来岁的胖男人冲着胡大骂道,你个狗日的,卖的是什么肉啊。那肉肥,还短斤少两。说肉肥些,胡大可以承认,但要说短斤少两,胡大就生气了。胡大说,我做猪肉生意不是一天两天,你说这猪肉肥,我可以给你换,但你们不可以说短斤少两。胖男人说,那你称呀。胡大说,行。
  胡大把两担猪肉朝磅秤上一称,傻眼了。刚才还是100斤的猪肉怎么转眼成了90斤?胡大说,你们工地也是老客户了,少了10斤猪肉,你们心中有数。胡大这么说,胖男人恼了,说,砸。几个小工一听,蜂拥而上一顿乱砸。胡大上去阻拦,又被打得鲜血淋漓。就在对方扬长而去时,胡小回来了。胡小一看这场景,仿佛还在梦中。他想,怎么可能有人打他的哥哥,砸他的肉店呢?这帮人难道不知道他胡小从来就不是吃素的吗?他们这样一砸一打,肉店以后还怎么开?胡小上去对胖男人说,知道我是谁吗?胖男人说,你是谁呀?你他妈的不就是一个鸟人吗?胡小嘿嘿冷笑两声,也不回话,回头从肉摊上操起一把杀猪刀,说,打了我哥,还砸了我的店,你们不赔,那就休想走动一步。胖男人冷笑一声说,笑话,我还怕你,你也不去工地打听打……话音未落,胡小杀猪刀已经落下。
  我没在现场,据说胡小杀胖男人时,冷静得像平时杀猪一样。只是猪会拼命乱叫,胖男人不会,连哼哼唧唧的机会都没有。杀猪刀到了胖男人头颈上时,他的笑容没有了,人们只是看到没有头颅的颅腔内喷出一道鲜血。然后胡小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地把胖男人收拾干净。
  
  (下)
  
  二十年后,张泽镇已被撤消,并入叶榭镇。不过张泽小镇还在。忽然有一天,小镇人发现小镇边冒出一家绣花店。绣花店门面不大,收拾得非常雅致。各种苏绣、湘绣比比皆是。只是令小镇人奇异的是,里面除了有几个女人在打工绣花外,从没见到过老板。
  绣花店不温不火地开着,突然有一天店里进来一个小青年。小青年进来后,也不买东西,只是一屁股坐到丝绸上。女工们一愣,搞不清是怎么回事。让女工们惊讶的是,那家伙随后从包里拿出一把锃亮的大剪刀,把一幅女工们刚绣好的《钟馗嫁妹图》一剪为二,随后拿来擦皮鞋。女工们呆住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小青年呢,也不理她们,随后又见他拿出一包中华烟,从中抽出一支,笃悠悠地吸了几口,又把烟头狠狠地摁在绸缎上,然后站起来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告诉你们老板,我会天天找他的。他一天不出来,我就找他一天;他一年不出来,我就找他一年。
  其实用不了一天,更用不了一年,老板接到电话一个小时后就从市区赶到了绣花店。据说老板只有五十出头,但是出现在跟前的老板看上去却有六十多岁。老板一看店里情况,再听女工们一说,只是轻声回了一句,我不回上海,我等他。
  小青年第二天没来,第三天也没来。一个月后的一天傍晚,小青年出现了。小青年一出现,老板迎上去问,听说你找我?你为何要把我的《钟馗嫁妹图》剪了?那是我送给美国客人的。小青年看了看老板,也不作声,只是从后背摸出一把刀朝跟前一丢说,认识吧?老板拿起刀,轻轻摸了摸说,一把好刀,一把好的杀猪刀,可我不杀猪,我只会绣花。小青年说,你以前可是杀猪的。老板没理小青年,转身抿了口茶,顺手拿起装有绣花针的盒子,从中挑出一根绣花针,坐下,一针一线地绣起《钟馗嫁妹图》来。老板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毁了我价值三万的作品,我不计较,因为你年轻。我年轻时也是这样。你走吧。小青年不走,说,你杀了我爹,只是吃了官司,一分钱也没赔,所以我现在要你赔。老板说,我已经赔了二十年光阴。小青年说,差远了。老板说,那你想怎样?小青年说,你这套房子赔我,一了百了。老板笑笑说,不行,没了房子,我怎么活下去啊。小青年说,那我不管。我只给你三天时间。老板说,三天太长,现在我就明确告诉你,不行。小青年怪笑道,你已经老了。不行也得行。信不信我现在一刀劈了你?老板说,我信。小青年说,那你还不同意?老板说,对。小青年发起怒来,从地上操起杀猪刀,把老板一张桌子一劈为二。老板一愣说,年轻人,你是不是穷疯了?小青年说,是。小青年话音刚落,只见老板拿起一大把绣花针,手腕一抖,那绣花针犹如道道金线直飞墙上,刹那间,半壁墙上银光闪闪。老板慢慢站起说,我在监狱二十年,警察整天让我做的就是绣花。我绣花二十年。你懂吗?小青年说,你他妈的吓唬谁啊,你以为你是武林高手?说完那把杀猪刀就朝老板面门劈来,老板右手一挡,三个手指没了,几道血光飞溅出来。小青年一愣,丢下杀猪刀夺门而走。刹那间老板用左手抓起盒子里一把绣花针,刚想飞掷出去,那手忽而无力垂下。老板面对女人们惊恐万状的尖叫声,强作笑脸地说,算了,这是我应得的报应。这样吧,我去医院了,看看能不能把手指接上,只是以后不能再绣花了,遗憾啊。老板说完,捡起地上三根血淋淋的手指用一块鲜艳的绸缎细细包好朝医院走去……
  
  ■责编:梁 弓
  ■图片:傅树清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