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红楼梦》中的男性人物形象的弱化

作者: 陈光卫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对《红楼梦》中男性人物形象的分析,试图从整体上把握男性形象的弱化。具体来说,主要从男性人物形象弱化的原因、弱化后的男性人物形象、弱化的效果等三个方面对男性人物形象的弱化进行宏观辩证分析。以此探究作者创作时对男性人物所持有的态度和观点,从而加深对《红楼梦》思想意义的理解。
  关键词:红楼梦 男性人物 弱化
  
  相对于很多文学作品中的正面男性人物形象,《红楼梦》中大多数的男性角色被置于较负面的地位,给读者的印象大多是反面的,作者的这种写法肯定具有深刻的含义,我们就此进行分析。
  
  一、男性人物形象弱化的原因
  
  作者对于人物的构思和形象的塑造必定会受客观因素的影响,社会因素对作者的影响是巨大的。《红楼梦》的创作背景是乾隆末年。清廷的日益腐朽,以封建男性为主要组成人员的封建官僚整体素质堕落的现状,以宗法制为中心的封建家庭内部盛行的并日益严重的腐败风气,强烈冲击着传统的封建道德底线,这些都给从小就接受封建正统教育的作者以极大震撼。官场上的封建男性把从小接受的儒家道德教育不假思索地抛弃,灵魂和良知在地位和权势的面前早已不堪一击。经历过家族巨大变故的作者,从一个锦农玉食的纨绔公子变成了一个甚至三餐都成问题的落魄文人,残酷的现实不能不驱使着他对所经历的一切做一个思考和总结,《红楼梦》写的应该就是这个思考的结果。在整个封建体系即将崩溃的形式下,男性群体精神状态的堕落无疑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同时现实中男性的丑陋行为也激发了作者的创作欲望。于是这群使作者产生了强烈排斥感的男人们,便成为了作者的靶子,作者将锐利的批评矛头对准了他们,对他们进行了无情揭露。
  
  二、弱化后男性人物形象辩证分析
  
  (一)横向上的复杂性。相对于《红楼梦》中的女性来说,男性人物没有被放在主要的地位。然而就是从这群非主流的人物的描写中,我们仍然能够看出人物形象的多面性和复杂性。作品中的男性人物形象可谓众多,显出复杂特点的不止一个,但给我印象较深的还是贾政。可以说贾政是作者所塑造的众多的男性人物中用力较多的一个,也是多面性和复杂性的典型。贾政自小就受到正统的儒家思想的教育,对于儒家的道德标准坚信不疑,也一直在恪守着这个准则,并且已经到了一种十分教条和迂腐的程度。他是贾府封建统治的象征和精神领袖,他想以自己的行为和信条统一贾府的思想,以维护这个领域的封建统治的秩序,他也已经由传统的封建儒士蜕变为一个典型的封建卫道士了。对于宝玉的叛逆和不服管教他感到十分的无奈和苦恼,他要把宝玉培养成为一个合格的封建统治的接班人,以此来延续家族的光辉,重振家族的雄风,并企图用父权的力量使宝玉得以臣服。我们还可以从这个已过不惑之年的封建家长被自己的儿子贾环给蒙骗,看出贾政的无能和迂腐。在贾府的一次宴会上,为了使贾母开心,贾政一改往日的严肃,像十几岁的孩童般说起了笑话,引得贾母哈哈大笑,也不失为一孝子。由此可见贾政性格的复杂和多面,他是一个老学究,腐儒,然而他又是一个孝子,严父。他品德端方,性格正直,但是他又懦弱无能,缺乏才干,是个典型的复杂的悲剧性人物。
  
  (二)纵向上的变化性。书中人物形象是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而不断变化发展的。薛蟠是作者塑造的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形象,通过他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个时代的世家子弟堕落的生活状态和不学无术的生活追求。为了争夺英莲打死了冯渊,薛蟠完全将其视为儿戏,认为自会有人为他摆平这件事,大不了多给他们一点银两。事实也正如他所料,贾雨村主动将这件事给平息了下去,这也就更加助长了薛蟠的嚣张气焰。他从小所追求的是怎样使自己获得更大的快乐,为达到这个目的,他完全不会把所谓的封建道德和礼节放在眼中,见柳湘莲外表俊俏,遂生不轨之心,要将湘莲当作伶人来玩弄,没有想到的是湘莲正直,在被湘莲识破后,遭到羞辱。但是我们也不能够以偏概全,薛蟠的形象在其变化的过程中,也并不是没有可取之处。柳湘莲事件之后,在薛姨妈和宝钗的劝导之下,薛蟠的行为有所收敛。在认识到柳湘莲的正直品格后,他和湘莲结成了生死之交,在湘莲因为尤三姐的自杀而离家出走后,也着急万分,四处打探,因为失去了一位好友而悲痛不已。前后的两个薛蟠对比明显,表现出极大的差异。
  
  三、男性人物弱化所达到的效果
  
  这种整体弱化的手段,对于彰显小说的主题起到了明显的作用。作者意欲通过宝黛爱情的曲折进程和悲惨结局及以贾家为中心的四大家族的衰败和没落,对封建社会做深刻而有力的批判,揭示封建贵族必然走向没落和崩溃的历史命运。作为封建社会支柱和宗法社会中心的男性,他们的精神面貌和生命状态,无疑决定着封建社会的走向和生死存亡。而作者也正看到了这个问题的关键所在。在揭示小说主题的时候,直指了封建社会生存问题的核心,将矛头对准了封建社会这棵大树的最为关键的部位。对这一系列浊臭无比、劣迹斑斑的男子给予冷酷而真实的揭露,表达了作者对于这个阶级的丑恶和腐朽的本质的谴责,显示了对于那个时代的无奈和失望,这对于彰显作者内心的理想人格,深化小说的主题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然而如果从阅读的感受上来看。作者对于这群男性人物的弱化,却起到了一种相反的效果,即加深了所弱化的人物形象的特点给读者的感觉。这似乎是一种十分矛盾的说法。《红楼梦》男性形象的整体弱化毕竟是十分特别的,作者的这种一反常规、别具匠心的写法,本身就投入了大量的思考和想象。作者置当时对男性的普遍评价和传统期望于不顾,用这种异乎寻常的手法将男性置于一个如此尴尬的境地,在当时应该是创作的一个异样,同时这也是我们研究的价值所在。
论文来源:《当代小说(下半月)》 2009年第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32074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