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简.爱》中女主人公性格

作者: 崔 伟 刘秀娟

  摘要: 简・爱一直是作为一个传统女性的叛逆者、争取独立自主的光辉典范而几乎被全世界的读者认同为天使的化身。文章中通过对简爱性格几方面的分析,反映了女性对种种压迫束缚的强烈不满和对自由、平等、独立、幸福的深切渴望。
  关键词:简・爱;反抗;自卑
  
  夏洛蒂・勃朗特以一部《简・爱》揭开了女性文学的新篇章。她突破了当时的创作之风,一洗名媛淑女的脂粉气,一反大家闺秀的娇柔情,塑造了一位洗尽铅华、脱胎换骨,敢于反抗资产阶级虚伪、狡诈和不平等、不合理现象的崭新的女性形象。《简・爱》的艺术成就之一就是典型环境与典型人物的高度和谐与统一。简・爱作为一个出身卑微,没有背景,相貌平庸的家庭女教师是如何确定自己在人生各个阶段的身份地位的呢?她的叛逆、自尊、自爱、自立、自强的性格又是如何形成的呢?下面我们对简爱的性格从几方面进行剖析。
  缺乏自信、自卑的简・爱
  漂亮总是一个女性的资本,到目前为止,人类的历史总是宠爱美丽的女性。 和许多普通的女孩一样,容貌的缺陷一直是简・爱的心病。她的自卑首先表现在她对自己外表渺小和不美的感觉。在她小时侯,她就对她的外表感到恼火和敏感,当她被她的舅妈虐待时,她受到自我轻视的折磨,“我知道,如果我是个开朗乖巧,无忧无虑,美丽顽皮的孩子,哪怕同样寄人篱下,无伴无友,里德夫人也会对我更满意些,能容忍下我,她的儿女会对我有些伙伴之情,更真诚友善些,佣人们也就不会那样动不动就把我当作育儿室里的替罪羊了”(夏洛蒂,2001:15)。可见,儿时的简・爱被强烈的自卑套上了一个无形的精神十字架。
  简・爱的自卑感还来自于对自身境况的不满,“穷、低微”这种源于地位与财富的巨大冲突,是构成简・爱内心精神不幸的主要根源。尽管简・爱有一颗孤傲的心灵,但命运偏偏让她充当被拒于上流社会之外的“寄养者”、“女家庭教师”之类的角色。这一卑贱的角色,让简・爱时时感受到有钱人对她的凌辱和精神上的戕害,时时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
  生活中的苦难,严酷的现实, 使简・爱把自己的感情寄托在她酷爱的书上。简・爱认为生活中一切美好的、可亲近的事物都与自己无缘。她十分确定地认为自己是被一切人忽略和遗忘的,于是她总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默默地读自己的书。经过多年的努力, 简・爱终于离开了学校走向社会, 成了上流社会的一名家庭教师。但就是这角色的变化又给简・爱的自卑增添了新的内容, 她的内心也就又多了一层苦涩。简・爱在桑菲尔德庄园见到英格拉姆小姐时, 顿时意识到了自己与对方几乎全方位的差距而立刻自卑起来。英格拉姆是社交界的宠儿, 光彩照人, 吸引了所有的人, 包括简・爱深爱着的罗切斯特, 这使简・爱忘掉了自身的许多优点, 而只是自惭形秽, 陷入浓重的自卑而黯然神伤。作品中写道: “她常常挑选窗台或其它被遮住的幽暗的去处, 以使自己在帘子遮蔽下, 能看清周围而不被察觉。” 这种习惯于将自己置于暗处不引人注意的心境,既是简・爱本能的自卫, 又是她面对势利社会不得不退让到边缘的自卑胆怯心理的充分体现。在以英格拉姆小姐为中心的贵族妇女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时,一种羞惭的、无地自容的自卑意识立刻占据了她的灵魂。她退却了, 并一度失去了自尊自强的信心, 生命交响曲中出现了不和谐的脆弱的颤音。自卑又一次表现出来。
  反抗、叛逆的简爱
  简・爱是一个有胆量的妇女的代表,她敢于反抗命运。尽管简爱的途径是个人奋斗,但我们应该看到在那样的社会背景下,作为一个女孩,她敢于挑战不公平的社会,这需要有多大的勇气啊! 简・爱首先是以叛逆者的形象走进读者的视野的。在童年时期,简・爱的反抗精神已经充分的表现出来了,在盖茨黑德府,由于贫穷和孤儿的身份使简爱屡遭歧视和虐待。疼爱她的舅舅已经过世,年幼的表兄,家里唯一的男性约翰・里德登上家长的宝座,虽然他乳臭未干,却早已知道儿子继承家产的规定,耀武扬威的宣称;“家是我的,或者过几年就是我的了”。无情的排斥简・爱这个寄人篱下的“外人”,简・爱表现不服气的勇气去反抗欺压她的表兄,虽然最后被关进红房子里,但依然想着以逃跑,绝食或发疯来抗议这不公平世道。在简・爱与表兄约翰・里德的斗争中,我们还可以强烈的感受到简・爱这种能够近似暴风雨般的反抗,甚至惊异于一个小孩就有如此强烈的反抗精神。我们欣赏简・爱,欣赏她这种敢于反抗生活不公平的精神。
  在劳渥德时期是简・爱思想的成熟时期,虽然她依然与黑暗的环境,不公正的待遇斗争反抗着。受海伦和潭普尔小姐的影响,她沉静、成熟了许多。劳渥德是挂着慈善招牌的人间地狱。饥饿,体罚和宗教摧残着所有的孤儿。女教师用枝条抽打海伦的时候,简・爱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她说:“如果她用那个鞭子揍我,我会从她手里夺来,我会当面折断它。”孤儿院想把孩子培养成顺从的羔羊,她对忍耐顺从的海伦说:“我们无缘无故被打的时候,我们应该很严厉的回打……可以教训我们的人永远不再打了……不公平地惩罚我们的人,我一定反抗。”这坚定有力的语言,不仅清楚的表现简爱所受屈辱的深重,还表现出简爱不向命运妥协,勇于反抗斗争,争取人权的可贵精神。
  在劳渥德的八年生活虽然令简爱的性格改变了许多但那反抗的精神依然伴随着简・爱来到桑菲尔德府。她所养成的倔强的性格,犀利的词锋,敏锐而审慎的观察力使她像带刺的蔷薇,极力维护自身的尊严,每个胆敢冒犯她的人都要受到她毫不留情的回击,包括当初未将他放在眼里的男主人公。
  自尊、自强、自立、自爱
  童年时期的简・爱, 父母双亡之后寄养在里德舅舅家。舅舅去世后,受尽里德舅妈一家的虐待, 面对这种不公平的境况, 简・爱并没有忍气吞声。当表兄不分青红皂白地狂打她时,被积压已久的愤怒终于暴发出来, 演变为激烈的动作和语言, 怒斥他的表兄:“你这个男孩真是又恶毒又残酷! 你像个杀人犯―――你象个虐待奴隶的人―――你象罗马的皇帝!”同时,她还敢于指责冷酷护短的舅妈。在简被送到洛伍德学校之前,里德太太造谣说简品格坏,爱说谎, 面对这种无端的指控,她勇于捍卫自己的尊严,敢于与舅妈代表的强权作斗争,奋力反驳到:“别人以为你是个好女人,可是你坏, 你狠心。你才会骗人呢!”由此可见,简爱是极其自尊、自爱的。
  对待爱情, 简・爱认为平等是其存在的前提。在精神上,在爱的世界里,简觉得自己和主人罗彻斯特是完全平等的, 都有爱和被爱的权利。 当她发觉自己深深地爱上主人后, 在地位如此悬殊的情况下, 她执着、勇敢地去爱, 敢于向传统的等级制度和世俗观念挑战, 因为她坚信人在精神上的平等, 并且把自己的想法向罗彻斯特控诉:“你认为我是一架自动机器吗?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吗?……你以为, 因为我穷、低微、不美、矮小, 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 你想错了!―――我的灵魂跟你一样, 我的心也跟你的完全一样!……因为我们是平等的!”这是简・爱追求独立人格、追求平等的辩护, 也是她对纯洁美好爱情大胆追求的宣言。正是这番话使罗彻斯特明白了她的感情,确定了对她的爱恋与尊重。当她得知罗彻斯特有位疯妻时, 她不得不面临两难的选择: 她的精神、灵魂希望与罗彻斯特在一起, 可是理智告诉她必须离开。留下意味着成为罗彻斯特的情妇, 意味着失去自尊、自爱与独立, 于是, 简・爱选择了离开。
  在生活上自立方面,为了能自食其力,她拒绝了罗切斯特要求她放弃那奴隶般的家庭教师工作的建议,决定 “继续做家庭教师,用这个来挣得我的膳宿费和外加的一年三十镑。”从这一点也不难看出,简爱的在经济上也是要求独立的。
  结语
  总之,夏洛蒂・勃朗特以一部《简爱》揭开了女性文学的新篇章,成功地塑造了一位生而不幸却又敢于与命运抗争的极富个性的女性形象。她的反叛性格, 对自由、平等的追求,对爱情的忠贞不渝,对自我的强烈肯定,最终使她获得了爱与幸福。简・爱就是一个童话,她让我们相信,拥有了自尊、自爱、自立、自信的女孩,即使是一株野百合,也会有自己的骄傲,也会找到属于自己永远的春天。
  
  参考文献:
  [1]唐正.试分析《简・爱》中独特的女性主义声音,文学评论2009年
  [2]许菁.浅析简・爱的双重性格,郑州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2.12
  [3]许爱兵.论简・爱的性格特征,科技文汇,2007.3
  
  (作者单位:潍坊医学院外语教学部)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32408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