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士兵与猎手

作者:未知

  1944年冬,中国黑龙江小兴安岭。
  一个日本士兵端着枪,在冰雪覆盖的山林里穿行,忽然,他弯下腰在雪地上寻找着什么,终于,他又看见了两排漂亮的梅花印,于是他又兴奋地朝前追去……今天清晨,当他走出兵营撒尿时,他在雪地里意外地发现了梅花印,他不禁一阵狂喜,因为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曾告诉过他,这梅花印代表着什么,当年他的父亲在南洋做生意时,他的最高理想就是想得到留下这梅花印的百兽之王。可最后的结局是,他父亲没有得到这百兽之王,而百兽之王得到了他父亲。此时,他觉得该是实现他父亲遗愿,或者说是替他父亲报仇雪恨的机会来了,尽管这是中国的东北虎,根本与南洋的爪哇虎无关。
  在另外一片树林子里,一个鄂伦春族的年轻猎手也在追赶一只东北虎。鄂伦春人世代以打猎为生,日子过得倒也自在,可自打来了日本人,这森林里的动物好像知道了要大祸临头,一下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今天,当他在雪地里发现这排梅花印时,他不知道有多兴奋,这虎皮虎骨虎肉,意味着全家半年的吃用。
  起风了,风将天上的雪,地上的雪刮得满世界飞舞,除了雪,别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了,而一个日本士兵和一个鄂伦春猎手,还在苦苦地追逐那些神秘莫测的虎爪印。
  已经是第三天了,饥饿和劳累使得日本士兵眼前的树木开始不断晃动,就像他跟他的部队向中国的老百姓扫射时,那些老百姓也就是这样晃着晃着倒下去的。突然,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向他袭来,莫非这些梅花印原本就是中国人设下的陷阱……鄂伦春猎手尽管年轻,可他除了老虎,几乎小兴安岭所有的野兽都被他的猎枪击中过。打猎对他来说是件非常轻松愉快的事,可这一次好像不同往常,奔走了三天,他竟一点也无法预料结局将会是怎样。
  第四天,天空突然放晴,阳光下的兴安岭银装素裹,显得纯净安宁,日本士兵又走出一片树林,突然,他看见前面不远的山顶上两只色彩斑斓的东北虎,此时两虎相拥在一起,一虎眯着眼,温顺地躺着,而另一虎不停地在它脸上咬着啃着……这使日本兵想起家里两只可爱的波斯猫,可仅仅是一瞬间的犹豫,他又举起了那杆“三八枪”……当鄂伦春猎手钻出另一片树林时,他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慑,他听老人们说过,动物里老虎的相亲相爱是最不容易看到的,对于雌虎来说,一次怀孕生育的痛苦,足以使它这辈子都不想再来第二次,而雄虎的痴情,总能让它抵抗诱惑,不再想去另找新欢,他还听老人们说,见过老虎亲热的人,会有美丽的爱情。他小心翼翼地放下猎枪……
  “叭咕”,一声刺耳的枪响打碎了天地间的宁静,下面那只东北虎的额头上顿时流出殷红的血,在阳光下,这血格外鲜艳,它努力挣扎着站了起来,却又马上倒了下去,它痛苦地在雪地上翻滚,洁白的雪上留下一片鲜红,终于它又站了起来,纵身一跃,跳下山崖,另一只东北虎一声长啸,也跟随着一起跳下崖去。
  日本士兵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枪掉落在雪地上,鄂伦春猎手当他弄明白刚才发生的一切,他愤怒地从地上捡起猎枪,将枪口对准了日本士兵……
  1984年春,一位日本老人从日本的北海道来到中国的小兴安岭,他是来寻找一位鄂伦春猎手。
  (作者地址:上海市金陵西路28号3F305室 邮编:200021)
  点评:
  在价值观多元化的今天,作者假借一个“七个月的被告”之口,将道德理想与道德现实的衔接这样一个难题摆了出来。戴涛只是一个提问者,他相信读者也是法官,不会做选择题那样,或选择A,或选择B。恰好这是一道思考题,可以选A,可以选B,也可能选C。
  《我做了被告》,在现实中“被告”肯定败诉,因为他是非婚生子,他是重婚生子,他还是非法生子。然而,作者抓住了他,将他写在文学里,让我们思考,虽然,我们也找不到答案,只能感叹一声说,多可惜啊,只怪你娘是按摩女!或者说,可惜啊,你娘为何要在色情场所呆呢?
  《士兵与猎手》的“故事核”是企图阐述一种冰与火的关系。将强盗・猛兽・猎人三者共处撮合到一处,将不相融的东西绘到一个画面,这种关系除了黑与白,善与恶之外,是否还会派生别的故事,这种可能就成了悬念,于是,就有了一个纯文学意味的有悬念的结尾。
  戴涛是个提问者。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36807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