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梨花开放时
作者 : 未知

  又到梨花开放时节,漫山遍野笼罩在那轻纱似的花海里……以往,我都是带着满心喜悦来欣赏这漫山花海的;如今,我再看此花,却有一股莫名哀伤――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您,我的姑姑!
  姑姑,您记得吗?那时的您,总喜欢拉着我,带我到门口的梨树下,不是给我讲久远的故事,就是唱古老的童�{;还开心地和我玩捉迷藏,偷偷绕到我身后,用那双满是老茧的大手蒙住我的眼睛,让我猜你是谁……树下,也总是回荡着我快乐的叫喊声。
  那时的您,脸上总是洋溢着温情的笑容;那时的您,总喜欢慈爱地摸摸我的小脑袋。
  可那时的我,却总喜欢淘气,不是翻您的抽屉,就是拉您的衣橱;不是藏您的包,就是弄乱您的床铺;不是在您写字时“不小心”碰碰您的肩膀,就是在您使用电风扇时故意拔掉插头,经常把家里弄成一团糟。
  每每“罪行”暴露的时候,我总是扮个鬼脸,吐吐舌头,就自己原谅了自己。而您从未说什么,只是轻拍我的小脑瓜,轻声告诫,然后就是不厌其烦地整理好被我弄乱的一切――哪怕是打碎了您最珍视的那一个花瓶,您也只是皱了皱眉,并未多说什么。
  我至今还记得您看到碎花瓶时的那一瞬,我看到了您眼中的复杂心情――既有对花瓶的不舍,也有对我的责备。当然,更多的是不忍惩罚我的疼爱。本以为,您会愤怒地责问我,谁知最终,您只是叹了口气:“算了,下次注意点……”
  虽然您再一次宽容地原谅了我,可这一次,我却再也没有以往的兴奋,而是有些怅然。那味道,既有些苦涩,又有些酸楚,其中还夹杂了些许愧疚。当时,我道歉的话语已到嘴边,但最后我还是没能把它说出来――从小到大的娇惯不允许我向别人道歉,因此我只是说:“不就是一个花瓶嘛,这么宝贝干什么?”您听后,手抖了一下,仍是默不作声。
  不知是我干的“好事”使您的气色憔悴,还是那次的风波使您倍感心伤。总而言之,您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直到有一天,越来越力不从心的您,终于听从了亲人的劝说,到医院做了检查。不查不要紧,查出的结果让整个家都绝望了――您患了癌症!
  听说了您的情况,我和家人一起来探望。见到您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虽然治疗缓解了您的症状,但对您的身体也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您的脸开始浮肿起来,与往日的模样大不相同;皮肤也有些苍白,一点红润的样子都没有。
  看到您如此憔悴,我居然想了些不该想的问题:会不会我还没来得及道歉,您就已经走了?
  每每想到这儿,我都会轻轻打自己的嘴巴,坚定地对自己说:“不会的,您一定可以撑到我道歉的那一天!”
  之后又一次见到您,您的脸上依然挂着“轻松”的笑容,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知道,您是不想让大家为您担心。那苍白无力的笑容如同您窗外的那树梨花,即使明知死亡的厄运难逃,也依旧如从前一般,坚强乐观地面对接下来的时光。可倔强的我却始终碍于面子,选择了逃避,一直未能亲口向您说声“对不起”。
  纵使再乐观,您也没能敌过病魔的毒手,终究还是没能挺过那个月。尽管您对这人间有诸多不舍,可还是无奈地被逼着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天堂。
  当得知您在一个晚上悄然而去时,我的泪潸然而下。您还是没能等到,没能等到我的“对不起”就走了。这在我心中留下了无尽的遗憾――我只能在心里跟您轻轻地说:“姑姑,对不起……”
  亲爱的姑姑,您在遥远的天国,可曾安好?那儿是否有梨花的芬芳,令您想起我们的过往?我们都很想您呢,您什么时候回来呢?
  漫山遍野又开满了梨花,当初,您站在梨树下的样子好像就在眼前,可又是那么的遥远。梨树依旧,梨花依然,满树梨花下,却再没有了您的音容……
  (指导教师:钟华奇)
  “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放,染白了山冈,我的小村庄;妈妈坐在梨树下,纺车嗡嗡响,我爬上梨树枝,闻那梨花香……”这是多年前的一首流行歌曲《梨花又开放》中的几句歌词,其中唱出了对母亲和故乡的深切怀念之情。显然,这篇习作与那首歌曲的内涵有异曲同工之妙。文章以精致的语句、生动的描写,表达了自己和姑姑之间的真情实感,读来让人感动。不过文章也有缺憾,特别是被打碎的那个花瓶为何让姑姑“珍视”并无交代,就让这个重要的细节失去了它本该有的独特意义。所以,需要提醒更多小作者注意的是,习作中的情节固然很重要,但细节的描写是不能忽视的――在很多时候,它常常是支撑一篇文章主题得以“立住”的魂。
  (儿童文学作家 王小民)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