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外三首)
作者 : 未知

  在鸟雀的鸣叫声中   光线在瓷砖的表面摔倒了   静静躺在那里   似乎在享受鸟类彼此的求爱   感受着老人们进入老年后振奋的心情
  因为光线的停滞
  天亮成了漫长的过程
  现在它转入空旷
  转入复杂的孤单
  像一个人进入了最伤感的青年时代 卧 底
  寒假和寒冷一夜之间清空了校园
  篮球场露出白色的三分线
  在风中发抖
  少量的人在打球,少量的人在走
  互相不观望
  互相以不观望
  来减少对方
  我还要工作到年前
  每天午睡后
  都会坐在操场边,等一起踢球的人
  他们正朝这里走来,不过路途
  长达一个月
  我于是回去,又忍不住回来
  又在失望中回办公室
  有时我故意拐到没有人的角落
  满腹心事,又无所事事
  面对任何盘问
  我都能说出一个正经事的名称
  我潜伏在风的最底端
  在校园里寻找有别于生活和工作的线索
  目光抵达天空
  反弹回来
  挂在枯死的树杈上 航 行
  灯光静静地铺在时间的表面
  房间里一半昏暗一半漆黑
  我像台灯那样,摆出注视的姿态
  整齐的汉字在眼前川流不息
  这是航行途中常见的夜晚
  一半是失落一半是充实
  船舱在浩渺的黑暗里移动
  每一口烟每个念头都成为重力的碎片 昨 天
  在昨天认识你
  并且更加认识你
  也是在昨天,真的认识你
  又在昨天想起你
  并且想你
  今天,一样想起你,在唱片店里
  我清楚,想,最多如同音乐,来去无形
  它的载体在廉价的日常里,塑料中
  我更清楚,因为想你
  今天顿时成为昨天――轻微的响动
  汉字难以捕捉的一个音
  像冬天的风吹出可笑的表情
  动作不激烈,融化在阳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