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外一首)
作者 : 未知

  一支箭,用七十年的力量将它绷满   混合了汗碱、尘土、泪水与荣耀   皲裂的手指寻找发亮的箭头   相互打磨,相互熟悉
  在拥抱中发热,哭泣
  又浑身冰凉
  一支箭,从七十年后向现在射来
  中箭的手有一丝欣喜
  在轻微的颤抖中
  以跪佛的姿势
  双手把血肉举过头顶
  让潮湿的视线将自己淹没
  一只风霜打磨七十年的手
  远比箭更为锋利 2006年望亭的夜晚
  ――给H
  也好,当夜色笼罩,屋顶拔地而起
  你张开双臂,像彻底打开的门扇
  然后收拢来抱紧自己,不用担心碰到什么
  也好,当你坐下来吃晚饭
  桌椅沉默,床铺沉默,门扇沉默。
  当蛙声渐响,沉默的是你,和你的影子
  月亮是天空中孤独的冰葡萄
  你是今夜遗世独立的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