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它是一只哥斯拉

作者:未知

  它是一只哥斯拉。
  哥斯拉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有笨重的棉布做的身体,大大的低垂的头颅,还有用扣子缝起来的双眼。怪异的嘴巴里会发出羞涩,粗重的“呜呜”声。
  哥斯拉从不说话。
  哥斯拉不是不会说话,只是太久没有说,忘记了。
  哥斯拉和所有人都一样,也要学习,也要高考,也要找工作混饭吃。
  哥斯拉站在人群里很突兀。
  大家都在笑的时候,它却笑不出来。你对他说话,它就愣一下,一双无神的扣子眼睛呆呆地盯着你,无论你骂他,你夸他,它都这么盯着你。怪异的嘴巴一张一合,欲言又止。仿佛打著灰色的阴影,在人群中看过去,一只阴郁的哥斯拉,十分引人注目。
  哥斯拉觉得自己很占地。
  哥斯拉在人群里很不引人注目。
  除了提醒做值日,没有人会跟他说话。
  哥斯拉用线缝上了自己的嘴角。
  哥斯拉有个小伙伴,叫小满。哥斯拉觉得她是最好看的女孩子。她会对哥斯拉笑,会牵起它的手带它去玩。她笑起来很好看,大大的眼睛能眯成一条缝,脸上仿佛在发光。
  哥斯拉知道自己不招人喜欢,哥斯拉想了又想,不明白小满为什么愿意跟她玩。但是哥斯拉很高兴。
  哥斯拉也很愧疚。
  小满性格很好,哥斯拉知道很多人喜欢小满。但是大家在一起做游戏时,小满都陪哥斯拉在旁边看。
  “我喜欢看他们玩。”哥斯拉不知道这句话是真是假。
  哥斯拉常看着远方发呆,呆呆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悲伤的表情。
  “要笑哦。”这是小满常说的话。
  “你真可爱。”小满常拍着它笨重的身体说。
  哥斯拉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这句话,但是哥斯拉低下头,羞涩地笑了。
  小满是哥斯拉的一切,这是很确定的事情。
  哥斯拉也是小满的一切。
  哥斯拉曾经以为,这是很确定的事情。
  是么。
  小满确实有朋友的。这是哥斯拉才知道的事情。
  原来小满和自己不一样。
  这也是才知道的事情。
  是么。
  也许一直都知道吧。
  哥斯拉远远看着小满和朋友抱在一起,转过身去,悄悄地溜走。
  一切就平静地像水一样。
  “没有什么不对的。”哥斯拉这样想。
  “很久没有照镜子了啊。”多年以来,哥斯拉第一次正视着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是一张和小满那样相似的脸。
  那是一张少女的脸,甚至带几分成熟之色,与小女孩样瑟缩的神情格格不入。
  是啊,没有什么不对的。
  哥斯拉十七岁了。
  那天,小满一如既往地在等哥斯拉,等了很久很久都没有等到,小满几乎以为哥斯拉不再来了。
  直到最后,等到一个女孩子。
  女孩子飞跑过来一把抱住小满。
  “你好,小满。”
  “你终于来了,哥斯拉。”
  (作者单位:北京市第十八中学)
论文来源:《北方文学》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427063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