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外五首)
作者 : 未知

  今夜的星星特别亮,仿佛每颗都含着泪光。跟我同住三十七楼的室友,站在窗口叫了一声Apakhabar,把熟睡了的月亮吓得像一块石头,坠落到无尽悲痛的涟漪里。雨水开始湿透四面八方,无以名状的黑暗扩散至明天的所有夜色里。
  室友开始低下头,看着酒杯里转起的漩涡,想念亲人的味道卡在喉咙深处,那种苦涩的思念慢慢蒸发在闷热的蜗居里。我从他的世界,看到电视台正播放着一个特别新闻节目,一架隐形或变形的飞机,高速撞向他的眼球,之后消失于时间之外。
  凌晨一时三十分,雨水开始侵蚀三月的阳光,电视机一片雪花,室友喝得醉醺醺地爬过来问我:看不见的是否代表不存在?接着他就狂疯地抓着我的手,插进他的喉咙里,我进入了无限的悲哀之中。 拔牙记
  当我老了
  满脸海的波纹
  乳房改变了岩上的风景
  医生们围着我的唇
  像在寻找什么
  漱口水回荡着一支歌
  翻开血色玫瑰
  发现坚硬如石的心
  早已被生活侵噬
  当我老了
  呼吸像星星般零碎
  多少血
  流出了多少思念
  带毒
  躺在白布上碎裂的牙齿
  是最后一段爱情的果实
  当我老了
  到处亮着的灯也是黑夜
  人生像蜗牛一样走过 阅读,无以名状
  黎明还没到来
  一群毒蛇吞吃了
  巴黎的忧郁
  吐出粗糙的寒冬
  十一月的光影和
  你丰满的乳房
  略带病容
  散发墓地的芳香
  每颗子弹都像岁月掉下的牙
  和平的脸孔已经苍老
  空洞咀嚼灵魂
  诉说宇宙的虚无
  今夜我从波德莱尔的怀中归来
  路过的星与月落在原稿纸上
  填满你一格一格未来
  阅读无以名状 鱼说
  你贴近玻璃望我
  我也贴近玻璃望你
  我们此刻相遇
  不知身在何处
  你说水是透明的
  我却说命运如水
  反正都是孤独的味道
  没有体温
  造不成完整的梦
  你摆尾
  游来游去
  一如未知的岁月
  我的生活
  比你更冷 鸡鸣
  清明节,在一个朋友生日派对上,我重遇了三年前在快餐店吃过的另一只鸡腿。手拿着那微温的亲切的尸体啃著,仿佛还有一个如太阳般大的心脏,跳动在我充满欲望的嘴里。
  第二天酒醒,我不停地咳嗽,不停地咳嗽,像远古的鸡鸣,震碎了天空浓郁的梦,把熟睡中的家人也啼醒了。才六时许,黎明还没有光,他们说我生病了,必须尽快看医生。
  爸妈站在病房门口争论不休,我则躺在床上不由自主地咳,不停地咳嗽,不停地咳嗽,感觉自己早已被那只鸡腿的灵魂占领了,动弹不得。这时嘴巴竟有一点带乡愁的咖喱味,继而双眼流下热泪,我感受到它的灵魂正为散落在全球的身体哭泣。
  在梦中,我听见妈妈为我念经净化身体内早已往生的亡灵,又听见护士定时定量喂我以抗生素,也听到另一只鸡说:归去来兮,归去来兮……
  黎明早已没有鸡,窗外只有奔往市中心的车鸣,我又咳了一声。 对望
  白昼逝去
  我们褪回原始的黑色
  一只影吃饱阳光
  接近一首无限长的瘦诗
  秋来冬至
  我发觉膨胀十倍的天空
  其实是满眼的寂寞
  抽一支久久未尽的烟
  我想起纷纷而降的战争
  无数的男女
  辨不了去向
  恰如数堆未分类的场景
  被时间,拳拳击入
  历史的隙缝里
  羊与冢对望着
  黑色的牛奶我们清晨喝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