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问佳人,有诗心否

作者:未知

  林徽因死时,金岳霖所写挽联“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可见痴人之诗心。
  入眼是画,入心是诗。提到诗与画,自然让人想到王维。“摩诘之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情画意在他的身上得到了奇妙的统一。《子夜》中范博文曾说过一句“诗是我的眼泪。”我向,诗是诗人心尖上开出的花朵,是用呼吸浇灌出的情意。“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明月清泉,对现代人而言不过是月亮与溪水,而忽视了是怎样的月、什么样的泉?
  是夜幕中一轮月。闪着皎洁清幽的光,那样的光是有气味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心头往往将喜悦、悲伤都沉淀了,剩下一双思考的眼与清醒的鼻子,月光有一种很柔和、很轻软的,却又比脸颊稍暖的味道,这得闭上眼才晓得。
  是清澈的泉。我想起九寨沟的森林。那里的石头上没有尘,土似乎也是干净的,水清冽的流淌,映出石头许多颜色,水纹很有规律,有“汩汩”的声音。寄情于山水,将一颗为凡事所扰的心,取出来用那样的水洗一下,用那样的月照一下,再装回肚子里,沉甸甸有了踏实的重量。在我认为,从来没有哪一位诗人可以以逃避官宦浮沉之戚戚然的名义写出极安静的诗。“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陶潜不必辨,甚至不在意后人是否知晓他的真意。若是有一颗敏感的心,大多诗人是孤寂的。这很正常。只是偶有触景生情,一下子被某种情感击倒,心里被压抑了许久的诸如对报国无门的无奈与愤慨,对平生孤独难觅知己的叹息,对故乡发自内心的思念与不舍,等等。这样捕捉到内心激荡而记录下来的诗篇,跨越时间,轻易引起共鸣。“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生活中总有一些不可知而又确确实实动人的意外,或喜或悲。哪怕是吟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怕是心中仍有烟花乱炸,波澜起伏。
  诗歌鉴赏的知识在高考中以分数的形式体现,而鉴赏诗歌的能力却是可以伴我们一生。我依然记得,在高二刚开学时,周璐朗读了《项脊轩志》,声情并茂。一遍之后就让我会背了她朗读的部分,这在当时给我的震撼很大。与周璐稍作了解之后,知她素喜古诗词,而我在小的时候,离家不远处开了个书店,可以借书,于是看了许多外国名著,因此对诗词略略失兴。直到现在长大了,有些诗的意韵可以悟意三分,才惊觉短短一小篇,竟饱含了浓厚的感情,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一首诗词,她就在那里,慢慢地等着你去品她,好好咀嚼其中的深意,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但是诗歌不仅仅停留在“有意思”这个层面上。最基本的,诗歌需要朗读。我记得阮景琳拿着从小学保存到高中的《日有所诵》,在讲台上咧著嘴,一脸的笑意。她的眼睛里全是喜爱,是将珍宝供与众人一睹的小得意。那个表情,那个目光,是爱诗之人才会有的光,是无法模仿与伪装的真实,叫人禁不住为她感到开心,同时有一点点羡慕。她演讲最后一句是“朗朗书声,朗朗乾坤”,这八个字,有四个字相同,却将书声与那么遥不可及的乾坤联系在了一起,多么美妙!虽然许多时候,我会细细咀嚼一些字眼,但是说实话,哪里好?真说不上个所以然。只是有“好顺口,不可取代”的想法。而这个咀嚼的过程让我觉得神思集中的快乐,仿佛正在与古人一起推敲琢磨。因此,大声朗读诗吧,放开一点!
  在一次语文课上,读岳元帅的《满江红》,这首词对我的意义不同凡响,因而读了前四个字,整个人,整块内心,整条声线都在颤抖。那样的气势让我一个什么阅读技巧都不会的人来表达,说实话,我只觉得是对岳元帅的不敬,是对这首词的亵渎。真的很对不起!读完之后,我当时的反应是一屁股坐下来,把头埋在臂膀里,过了一会儿不知是第几次又被词中的情感给击溃,是一种感动也许,加上自己对岳元帅的理解,失意化做泪水而下。
  不幸生于江苏,被迫参加虐人的最难高考,有幸生于江南,只道是天上人间。“游人只合江南老,画船听于眠”,这样的场景太美!美得哪怕让我待在那一只充满诗意的小船上,听着充满诗意的雨。雨与船,本是两平常物什,若加在一起那样动人。我只会被江南之美感动而失眠。鉴赏唐诗宋词所得的分数,与一颗平生都可受益的诗心比起来,我想我会选择诗心。
  学校的石榴花让我想到夏日里水红色的半腰长裙,茶花让我想到舞会上神秘女人的面纱,夹竹桃是“枳花明驿墙”那样的花。对花的喜爱许是听闻“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之后。仅是因为这一点,我就真是很感谢如今黄土一捧的诗人们,而诗魂犹存于国人心中。这多么令人庆幸。收获了一颗加了些许诗意的心,很高兴。
  以上文字皆出自真心,未曾有粉饰文笔之意。愿读者听着亦获一诗心,可称其和气先倾倒,万事称好。
  现实如山,而我浪漫如云,云与山兮何所依?只傍山随溪。只问佳人,处云山之间,然有诗心否?
论文来源:《青年文学家》 2019年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43511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