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小小说)
作者 : 未知

   周末的夜晚,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星星和月亮的光芒。天边出现了一道长龙似的闪电, 沉闷的雷声轰轰作响。
   天要下雨了。
   晚上10点,一个中年女人叫了我的出租车。上车后,她告诉我,去接女儿和儿子放学回家,儿子在一中, 女儿在三中。
   我对中年女人说,那就先去接女儿吧,三中近,一中远。
   不料,中年女人却说,先去接儿子,后接女儿吧。
   我觉得奇怪,舍近求远先接儿子,这个女人未免太重男轻女了吧?
   客户是上帝,咱是干活的,上帝让去哪就去哪吧。
   接著,一串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刹那间,一串又一串的雨点倾盆而下。大雨“哗”地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雨点连在一起像一张网,挂在车窗前。
   车开了一阵塞车啦!叭叭叭,车喇叭声此起彼伏,夹杂着雷声雨声,嘈杂鼎沸;车辆横竖交错,乱作一团。
   我的车被堵在了一中1公里以外的十字路口,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一步都没挪动,水泄不通啊!
   这个活干亏了,我试探着对中年女人说,大姐,不行您就换个车吧,或者下车走一段路去接,这样我也等不起呀,我是指这个车养家呀!
   中年女人说,我的腿最近关节损伤,刚做完理疗,弯曲十分疼痛,医生嘱咐尽量避免行走,更不能淋雨。我会给你另加车费的。
   中年女人的手机响了,是儿子结结巴巴的声音。学校规定不让学生带手机上学,他告诉他妈是借别人手机打的。问车到哪了?
   中年女人告诉儿子,现在塞车啦,让他往车这边赶,朝车行进的方向,还告诉了我车牌的尾号。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了,车内有些闷热,我打开一点点车窗,雨见缝插针,肆无忌惮地打了进来,脸上冰凉凉,冷飕飕。
   车在滚滚而来的雨中和源源不断的车流中进退两难,无逃离之地。我一脚一脚踩着油门缓慢前移。
   我情绪焦急,大姐,我这时间真耗不起呀!您每天都这么来接吗?孩子这么大了,可让他自己搭车回去呀。现在的伢太娇生惯养了,家长都呵护过度了;像我们那时候,父母哪管呢,都是自己骑自行车回家。
   我拍打方向盘,语气急速地说,我开晚班的就靠这时段赚钱,在商言商,错过了这段高峰期就没什么生意啦,我们还要活命呐,真不该接你这趟活。
   中年女人说,除了你车费,我会另赏你100元。
   中年女人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此时风停了,雨住了,道路畅通了。我们在十字路口刚才的堵点,看见了正在那儿守望等候的中年女人的儿子,他有点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
   中年女人指着前面说,快,那是我儿子,咱们把车开过去!
   这时, 中年女人的女儿电话打进来,问,妈妈到哪了? 我在校门口等呢,可冷了。
   中年女人说,丫头别急,现在马上接到你哥了,你先找地方躲下雨,我们过会就去接你。
   我不无抱怨说,大姐,您先去接女儿多好,女儿现在已经在车上了。别怪我多嘴,您太偏袒儿子啦!
   中年女人却说,不偏袒不行呀,儿子是个弃婴,从小是我捡回来抱养的。
   我听后,嘴半天没有合上。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