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当你关心什么的时候,你关心的是什么(创作谈)

作者:未知

  因为这篇创作谈,我陷入困惑。早晨五点醒来,胡乱翻看手机。一个写作交流群正对一篇小说进行讨论,有个作家朋友的留言显示在凌晨三点。我也留言:似乎语言未化,有些字句明显多余,去掉可能更好。那个在凌晨三点作出批示的作家回应:积德行善,少做中学语文老师。我正告他:去掉明显多余的,是负责任的态度。作者赶紧出来打圆场:各位老师有空聚一下。打个哈哈就没事了。回过头来想想,我们正儿八经地讨论文学的时候,我们讨论的并不是文学。是什么?是孤独,是寂寞。
  看到路边一则寻狗启事,最后说:狗对于别人来说只是狗,但她却是我的孩子。看后莫名感动,却不会留意路边是否有他丢失的狗,因为我根本没在意这条狗有什么特征。
  越来越喜欢在街巷或野外闲走。路上的石板上有一个杯盖大的小洞口,长出一两棵野草;翻动过的泥土未干开出一小簇小花;一个月前,围墙外还是一片枯枝,如今郁郁葱葱。这一切都让人感动。我配上文字,发在朋友圈:荒野里盛开,绝境中逢生,市井边惊艳,每一个生命都在无声苏醒、倔强生长、忘我怒放。我还拍下一组夜色中凌空而放的花朵,配上文字:万物皆从无中生,有中无。
  我不断拍拍发发,其实我知道我关心的不是狗、几棵野草和无名小花,当然也不是交流群里的争论,我关心的是我自己。我去关心他们,是因为孤独,需要一些跟我本不相关的事物排解困惑。比如这篇小说,老汤关心这个关心那个,他关心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孤独、困惑和欲望。玉茹和玉芳,也是如此。即便他们身份再卑微,欲望再渺小,她们也要在可能性的空间里寻找尊严。给我们带来孤独和困境的,可能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自己哄自己开心,自我解嘲,是最高境界。孤独是创作最好的老师,让你关注应该关注的,不在现实的喧闹中迷离。回到那个文学交流群,曾有人问我:你是模仿汪曾祺吗?我不知如何回答。我對汪先生无限敬畏,他作品里的善良让我倍感温暖。我本意也想在这篇小说里营造一个团结友善的氛围,但我最终写出的除了失望,还是失望。这让我深感自责,却无能为力。
  感谢《红豆》杂志的编辑老师,感谢主编丘晓兰女士对这个短篇小说的肯定,使其得以在《红豆》推介给读者诸君。
  责任编辑   丘晓兰
  特邀编辑   张  凯
论文来源:《红豆》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469634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