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她,一片海

作者:未知

  与我一样,她爱大海,站在广阔无际的大海前,便有拥抱大海的冲动;与我一样,她爱书,当她走过,空气里飘来一股油墨的清香,与众不同,她如兰草,独特的气质与清香弥散开来。
  每日开课,在讲台上气度不凡的她,令我熟悉,这种日益愈浓的感觉,终于令我彻悟,我似乎要兴奋如罗切斯特先生般地喊出来:“简爱!简爱!”谁也不曾忘记那位稳重,幼时缩在窗帘后读书的简爱小姐。她像简爱,我仿佛看见了两条重合的影子。记得那日,黄金海岸上正在“淘金”的她,对着镜头满足地笑了,海风趁机掀起她一缕发丝,俏皮极了。高大的教堂门前,红衬衣,长长的白裙子垂在脚踝,她仿佛立在画满众神的墙壁前,正要神圣的祷告。行走了万里路的她,似乎寻到了一位知心朋友。
  “阳光在崖边跳跃着……”是谁的文字?没错,她的。仅仅见了一面,我就认识她了。她的文笔很真实,很朴素,朴素到令人痴迷。我不爱堆砌华丽语句的文章,它们中许多字我竟不认识,怎能读懂?语文课本中《植树的牧羊人》开头写道:想真正了解一个人,要长时间地观察他所做的事……我并不知道她这片海,到底有多深?更不知道在深海里到底藏着多少珍宝?我想,那些珍宝还在不断积攒。
  很小的时候就读过朱自清先生的《春》,读后的感觉便是:见了这么多年的春,我怎么没发现呼朋引伴的鸟儿?偷偷钻出来小草?真是惭愧。我一直也向往肥沃、广阔的新西兰。谁知,同学去后,却说那儿光秃秃的,沒有人烟!不好!她,却在新西兰行走中发现了:这是一片“世外桃源”。我想象坐在客车上的她,双眼贪婪地看着这片土地,用眼睛走过新西兰的每一个角落。同样一片土地,她们的感受:一个无限留恋,一个却感到十分无聊。我个人认为真正爱着世间的人才能真正读懂它,而她留下的文章怕是最珍贵的结晶吧。
  这位“简爱”是谁?很荣幸,她在我身边,是我的恩师,我的大朋友——赵老师。我虽不敢说完全了解她,但我完全有理由崇敬她。她,一片海,一片汪洋,我将随她将知识的奥妙探寻到底。
论文来源:《美文》 2019年1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469878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