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真相

作者:未知

   我的爸爸叫栓柱子,是北山游击队的通讯员。1943年的一天夜间,他所在的游击队一百多人,被日军的一个团包围。经过一夜的激战,这一百多人全被日军打死。后来北山军分区在清理烈士遗体时,独独没有找到父亲。北山游击队是接到军分区的命令,和其他部队一起,到大山深处一个隐秘的地方集结,准备一举拿下县城。行动是极其秘密的,日军是怎么知道的呢?唯一能解释通的,就是游击队出了叛徒,叛徒通风报信,日军才在这里设下埋伏,使游击队全军覆没。这个叛徒是谁呢?军分区政治部认定就是我父亲。军分区的上报材料说,由于我父亲的出卖,游击队无一生还。
   那时,我妈妈才19岁。结婚不到三个月,爸爸就参加了北山游击队。爸爸走时,妈妈已经怀上了我。爸爸是为了报仇才去参军的,因为我爷爷奶奶被日军飞机炸死了。爸爸和妈妈同岁,在北山游击队年龄最小,又是当地土生土长,对周边环境熟悉,队长让他当通讯员。爸爸和妈妈结婚前,奶奶曾拿钱让爸爸领妈妈去县城买几块布做衣裳。他们买完布,路过一家照像馆,两人就照了一张像。
   就是这张照片才使我认识了素未谋面的爸爸。
   当时,正处于我军和日军的残酷战斗中,没有人告诉村里我爸爸是叛徒,因而我们一直以为爸爸还活着,还在打鬼子。直到1949年建国后,区政府给烈士家属发证,我妈妈才知道爸爸是叛徒。我妈妈说啥也不相信,她知道爸爸是为了报仇才参军杀鬼子的,这样的人咋能成了叛徒?村长和我爸爸是光腚娃娃,也不相信爸爸是叛徒,就领着妈妈找了几次区长。区长也没办法,他说这是上级文件上写的,除非你们能找到证据,我才能写上报材料更改。事隔这么多年了,他们找不着证据,看来爸爸的叛徒罪名是铁板钉钉了。
   每逢节假日,区政府就敲锣打鼓拿着大米白面,去慰问烈士家属,我们家却遭到白眼。上小学了,老师同学没好眼睛看着我,我坐在后排,一直坐到小学毕业。我苦恼极了,妈妈却很坚强,她说:“你爸爸不是叛徒……尽管不能昭雪,但我们要挺直腰杆,坚强地活下去。”
   1962年,村委会派我去北山坡看守杨树林,那里有十多垧地的杨树,每年都被滥砍滥伐。妈妈为了照顾我,也和我一起来到了北山坡,住在看林人的小屋里。北山高耸入云,给人一种深奥神秘的感觉。中秋节那天,村长和两名民兵来到我们住的小屋,要去给王奶奶采一种草药。王奶奶孤身一人,是烈士家属,她气管不好,一到冬天就喘不上气来。村长每年中秋节都要进山采一抱这种草药,回去晾干碾碎,冬天给王奶奶泡水喝,很管用。我一时心血来潮,就和他们一起进山了。我们顺着小路往山上走去。小路可能是长年没有走过人,长满了杂草。
   我们采足了草药,就坐在一块很平整的大石头上面歇息一会儿。刚坐下,突然听到砰砰啪啪的枪声。我们急忙趴在大石头后面,探着脑袋往前看,只见对面50米远处,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七八个日本鬼子,拿着枪在追赶着一名八路军战士。这名战士肩上背着皮包,手里拿着短枪边跑边打,最后被逼进山洞里。他进入山洞后,我们就看不见他了。不一会儿,他又回到山洞边,我注意到他肩上的皮包不见了。这时鬼子已追到山洞跟前、他趴在洞口打死了跑在前面的两个鬼子,其他的鬼子吓得都趴在地上。沉寂了一会儿,那名战士偷偷地抬起头往外看,我一下子惊呆了,这不是我爸爸吗?爸爸和妈妈结婚前的照片,我看了不知有多少次,爸爸的面容早已印在我的脑海里。那肯定是爸爸,我不会看错的。前面是一道深壑,不然我真会冲过去。这时,村长大喊:“这是栓柱子,他没死?”
   鬼子往洞里打了一阵枪,就听汉奸翻译喊:“喂!投降吧!你跑不了。”爸爸抬手就是一枪,没打响,枪可能是没子弹了。鬼子站起来冲到洞口,他们端着刺刀向爸爸围去,突然一声巨响,爸爸拉响了手榴弹。随着这一声巨响,爸爸和鬼子都没了,大地恢复了宁静。咦?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四个人都觉得惊奇,就如同做梦一般。我掐了一下大腿,很疼,不是做梦啊!
   我们懵懵懂懂地下山,回到守林人小屋,看到了妈妈。她一看见我们,问:“你们干啥去了?两天才回来。”村长说:“两天?我们才去几个小时,这天不是刚黑么。”妈妈说:“已经两天了,你们再不回来,明天我就去告诉村里人,找你们去。”一天的时间竟变成了两天,这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我们把遇见爸爸的前后经过仔细地讲了一遍,妈妈听着听着,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队长对妈妈说:“大嫂,那个牺牲的战士,千真万确是我栓柱大哥呀!他觉得自己挂个汉奸罪名,心不安哪,他的鬼魂显灵,是让我们看到他是咋样死的。大嫂,你放心,我一定给栓柱大哥讨回公道!”
   第二天,村长就写了个详详细细的材料上报给乡长(原来的区长),乡长看了很生气,斥责村长说:“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搞封建迷信,这样的材料能上报吗?”尽管村长说这是真的,还是被乡长轰了出来。村长伤透了脑筋,咋样能证明这事是真的呢?他把我和两个民兵找在一起商量。我们坐在村长家的炕上,冥思苦想毫无办法。
   就在这时,我脑瓜灵光一闪,想起爸爸肩上背的那个包,拍了一下腿说:“我爸爸进山洞时背的那个包,也许是藏起来了,咱们找一找,要是找到了,就是有力的证明。”村长说:“对呀,我们明天就进山。”
   我们四人准备了四天的干粮、水,拿着扎枪(一种防身武器)、手电和斧子,从北山绕路向那个山洞走去。整整走了一天,才找到那個山洞。我们在山洞住了一宿,第二天天刚亮,就开始找爸爸背的皮包。两个民兵从洞口往里找,我和村长从洞底往外找,快到中午了,我看到洞壁上有一块石头凸起,就用斧子敲了敲,石头松动,我把石头拔下来扔到地上,拿手电照了照,里面果然有个皮包。我惊喜若狂,喊:“找到了!”他们围了过来,看着我手里拿的皮包,皮包剥蚀得面目皆非。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皮包,里面有个油纸包,油纸包里是一张地图。由于有油纸包着,这张图完好无损。我们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这张图是咋回事。我们把图用油纸包好,装进皮包里,就拿着下山了。
   第二天,这个皮包就放在乡长的办公桌上。乡长仔细地看了皮包,又掏出里面的图反反复复地看,确认不是假的,就写了上报材料(连同村长写的材料),以及爸爸背的皮包,让通讯员送到县政府,由县政府上报省政府。乡长对村长说:“这究竟是咋回事呢?我是越弄越糊涂哇!”
   没过两个月,上级文件就批下来了。乡长来到我们村里,召开大会,宣布爸爸不是叛徒,而是英雄,是烈士,我们家是烈士家属。此刻,妈妈长出了一口气,两眼流出的是喜悦的眼泪。接着乡长又讲了人们心中的疑惑:
   ——爸爸皮包里的地图,省军区专家说,那是当时日本鬼子在县城里的军事部署图,应该是游击队在县城里的卧底画出的。游击队被日军围困后,据分析是游击队长让爸爸想方设法钻出包围圈,送交给北山军分区,结果被日本鬼子发现,壮烈牺牲。
   ——我们四人在北山上看到的场景,据省城大学几名教授研究,不是迷信,也不是鬼魂显灵,而是走进了时空隧道。时空隧道是世界上一些科学家正在研究的课题。我们在时光隧道那一刻,时间是倒流的,就回到了抗日年代里,才看到爸爸炸死日本鬼子,自己也被炸死的壮烈场面。时空隧道里的时间对现实世界是相对静止,故而我们觉得是一会儿,现实世界已过去了几天、几十天,甚至几年或者几十年。最后乡长说:“这一系列问题。科学家们正在探索,相信这些自然之谜一定会解开。”
   爸爸沉冤昭雪,我和妈妈心里真是高兴。可是北山游击队被日军一个团包围,这究竟是咋回事?这恐怕永远是个秘密了。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471127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