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裙子的秘密(一)

作者:未知

  一
  “茜茜学姐,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学校、操场、喷泉,男生抱着一大束玫瑰花单膝跪在苏茜茜的面前。为了配合他的浪漫,喷泉在晚上八点整突然喷出水来。防水的彩灯在水流中氤氲出浪漫的色彩,似雨后彩虹一般。围观群众齐齐鼓掌,并喊着“答应他,答应他”。
  对于这种当众告白,学校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无论被表白之人是否喜欢这个表白者,都不能拒绝。因为这种规矩,校园里的一日情侣有很多。
  这条不成文的规定之所以没有被撤销,是因为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表白者和被表白者双方的面子。被表白之人先答应下来,如果实在感觉不合适,事后再分手也无可厚非。
  美术系的系花林晓白,平均每三天就有一人向她表达思慕之意。她第一天答应,第二天分手,第三天接受另外一个人的告白。
  这种生活成了林晓白的日常,听说学生会会长还特意制定了一张“向林晓白告白周期表”,并在学校贴吧置顶公告:想向林晓白同学告白的同学请先来学生会活动室进行报名,大家按照顺序进行,以免发生冲突,影响同学之间的友情。
  苏茜茜之所以会在这种情况下想起林晓白,主要有如下两个原因。
  第一,人家林晓白全年无休地被表白,也从未拒绝过任何一个表白者。她今天若是拒绝了这个音乐系的小学弟,未免显得太过做作,怕是要招来全校师生的谴责。
  第二,即使想到了第一点,她还是想拒绝这场表白!
  哪有人拉着女生站在喷泉中间告白的,当她和装饰喷泉的彩灯一样,都是防水的吗?
  大概半个小时前,刚刚洗完澡的苏茜茜因为想喝冰可乐,穿着拖鞋和睡衣便跑去了楼下的超市。等晃晃悠悠地走回来时,她却看到喷泉前围了许多的人。
  他们学校的喷泉原本是那种常年无水、只有新生来报到时才会喷上几天的高档物品。但是,最近学生会拿到了特批——只要学生愿意交纳使用资金,就可以在晚上八点使用喷泉。学生会会长大人还特意安排工人在喷泉的四周安上既浪漫又土气的霓虹小彩灯。官方说明是要美化校园,可大家心里都明白,此举就是为了吸引那些想要向女神表白的男生。
  连这种钱都想着替学校赚,可见这一任会长的狗腿与阴险。苏茜茜只在入学典礼上见过他一次,那时他大二,还不是会长,却是寝室所有女生的热门话题。苏茜茜只记得他好像是叫顾向北,脸长得相当漂亮。
  喷泉那里很热闹。
  苏茜茜好奇,拎着可乐走了过去。
  有人发现了她,推推搡搡地把她这个“吃瓜群众”推到了中心点。她抬起头,竟在被安装在喷泉中央的、小于廉塑像脚下的LED灯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音乐声响起,少年弹着吉他,给她唱了一曲《纸短情长》。
  五音很全,节奏很好,气氛很浪漫……苏茜茜却被弄得汗毛倒竖,转身要跑。
  少年放下吉他,冲过来抓住她,并把她扯到小于廉塑像下。
  “茜茜学姐,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这句话说完,正好晚上八点整,喷泉表演开始了。
  故事讲到这里,需要穿插一个知识点。小于廉,又名尿尿小童,是一位通过尿尿浇灭炸药的导火线而从法国征服者的铁骑下拯救了布鲁塞尔的民族英雄。喷泉中央雕刻着他的塑像,第一是为了给同学们树立正确的、爱国的、大义的世界观,第二就是为了应喷泉喷水的景。
  嗯,你猜得没错,正好站在小于廉塑像下的苏茜茜被劈头盖脸地“尿”了一身。
  苏茜茜原以为穿着拖鞋素面朝天地被人拽到这众目睽睽之下表白就已经够倒霉了,不料还被浇成了落汤鸡!小学弟完全没有注意到这样的苏茜茜有什么不妥,竟然还拽着她红着脸表达自己的心意。
  “我和那些只注重外表而疯狂追求林晓白学姐的肤浅之人不一样,我只喜欢你这种有内涵的。”小学弟认真道,“茜茜,我可以叫你茜茜吗?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学弟,你知道你这一句话得罪了多少人吗?
  苏茜茜干笑两声,婉拒道:“对、对不起,我、我唱、唱歌不好听,所、所以,不、不太喜、喜欢会唱歌的男孩子。”
  关键时刻,她与男生说话就磕巴的老毛病又犯了。
  小学弟微微一怔,似乎没有预料到自己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可他还是不肯放弃,死死地拽着苏茜茜的手腕,并大声道:“为了你,我愿意摘除自己的扁桃体!”
  这话听着不怎么感人,还有些吓人。
  苏茜茜受到了惊吓,甩开学弟,转身便跑。
  她一溜烟跑回了寝室,倚着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室友小鱼忍不住调侃她,道:“你这样落跑,有些不合规矩啊。”
  苏茜茜的耳朵进水了,没怎么听清。
  她只是战战兢兢地问道:“他走了没有?”
  “还没。”室友小鱼扒着窗子往外望去,“不但没有走,还拿起了吉他,估计又想送给你一曲《纸短情长》。”
  “别、别闹。”苏茜茜带着哭腔,浑身都写着拒绝。
  小鱼的手机铃声响了,接通后的三十秒,她突然发出一声爆笑。
  “茜茜,我家老白问你在哪招惹来这么一个奇葩。他說你要是不下楼,就在咱们寝室楼下唱一晚。”
  如果真的唱一晚,宿管阿姨会疯掉吧。
  老白是小鱼的男朋友,计算机专业的。两个人是在打《王者荣耀》时认识的,小鱼当时刚刚接触这个游戏,连基本规则都不怎么明白,开着安琪拉的大招就要强拆对面的塔,最后被塔打死了。所有队友都骂她时,用自己妹妹的账号玩游戏替其上分的老白默默地打字道:“塔太笨重,不适合你。看到那些兵线了吗?你去打它们就行。”
  那场游戏,小鱼躺赢。
  她加了老白的游戏账号好友,天天拿着小法师跟在老白的身后,时间久了,便觉得老白本人也该像游戏中的李白那样飘逸潇洒。
  苏茜茜不合时宜地泼了她一盆冷水:“游戏打得好的、脸长得还帅的大神都只存在小说里。所以,请停止你那颗花痴的心。”   小鱼不服,举反例道:“你家Leo还是游戏主播呢,那脸长得多好看。”
  这句话槽点很多,可苏茜茜能反驳的只有一点——Leo不是她家的。他们二人既不是亲戚,又不是情侣,就只是单纯的青梅竹马而已,嗯,绝对是男女之间最纯洁的友谊。
  既然劝不回来,室友投票决定将这段感情奔向现实。
  现实中见一面,如果老白的长相符合小鱼的要求,那他们就在一起。如果和小鱼的想象相差甚远,那小鱼也就不用再这样日思夜想地犯花痴了。当然,室友们为表友谊也会在事后聚在一起努力笑话她的。
  事实是,老白长得并不难看。
  顺理成章地,他和小鱼就这样在一起了。
  这很浪漫。
  伴随着这浪漫出现的,还有戏剧性的巧合——老白与Leo是室友,苏茜茜以前见过老白至少十次。
  可她竟然在小鱼面前说老白长得丑……现在人家两口子组团来反讽她一番实属正常现象。
  她活该!
  苏茜茜拨通Leo的电话寻求救援。
  “江湖救急。”
  “我在直播。”
  “请你吃夜宵。”
  “成交。”在玩游戏的Leo正带着兵线成功偷了对方的塔,转而笑道,“你等等我,马上就到。”
  苏茜茜微微一怔,很好奇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是何事相求。
  “老白告诉我喷泉那发生的事了,我断定你会来求我。”Leo贱兮兮地咧开了嘴角,“如果我出现得太早,又如何能凸显我的重要,又怎么能让你感恩戴德地请我吃夜宵?!你苏茜茜多没良心,我还不知道?!”
  苏茜茜内心很悲愤,可谁让她有求于人呢。
  半个小时后,音乐系小学弟带着满腔委屈与吉他离开了公寓。换好衣服、吹好头发的苏茜茜做贼心虚地下了楼。大热的天里,她还戴着黑色的帽子与口罩,感觉也是相当不容易。这漆黑的夜晚还给她添了一分可疑。
  她左右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而后手脚麻利地爬上了Leo车子的副驾驶座。
  “大佬,多谢相救。”苏茜茜摘了口罩,双手抱拳道。
  “不客气。”Leo发动车子,“我只是为了你请的夜宵,不必言谢。”
  “你怎么把人弄走的?”
  “跟他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苏茜茜对男人没兴趣。”
  嗯,果然不是什么好话。
  一早,苏茜茜就被小鱼的尖叫声吵醒了。
  “茜茜,你快看学校贴吧啊。”
  “怎么了?”苏茜茜翻了个身,全然不在意,“我被骂了?”
  “不是,竟然一个骂你的人都没有!这是为什么?”
  虽然小鱼说话有些欠揍,可确实说出了问题所在。没人骂苏茜茜,这的确不太正常,毕竟她破坏了学校的规矩。
  从前林晓白和一个当众向自己表白的男生说分手时语气重了些,便被挂在贴吧上接受了血的批斗。可林晓白是有后援会的,有人骂她,自然有人会骂回去。而苏茜茜是没有后援会的,原以为自己在贴吧上要被喷得狗血淋头,不料贴吧安安静静的,一点儿水花都没有。
  小鱼抱怨道:“苏茜茜,为什么没人骂你,难道是因为你长得太丑了,所以没人注意到你?”
  如果真是这个理由,苏茜茜觉得还是接受一番网络暴力比较好。她宁可承认自己做作,也不想承认自己长得丑。
  自己哪里长得……丑了?
  后来,苏茜茜才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学生会会长顾向北突然下令要求整改学校的贴吧、论坛等公共言论区域。他以学校领导班子的名义,下达“在这一个月内贴吧、论坛只能探讨和学习有关事情”的命令,并将某个发出昨晚表白闹剧现场照片的同学进行实名通报,并狠心扣了其与期末成绩挂钩的德育成绩的分数。
  如此一手遮天的行为竟然没有激起民愤,自然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这个看脸的社会。
  责编岛琦小姐发来邮件,向苏茜茜询问新稿件的进度。
  苏茜茜瞬间面如死灰,脸色比昨日突遭学弟表白时还要难看。
  苏茜茜的官方身份是法学系的大二学生,隐秘身份却是一位在日本出道的里番漫画家。
  当初为了帮她克服恐男症,Leo特别坏心眼地给她找了一堆同人本,并美其名曰“要克服对男人的恐惧,就要从生理与心理双重角度了解这种生物,这些漫画,都是大师手笔,请好好珍惜”。能把这么猥琐的话说得这般大义凛然,Leo的确是个人才。
  那时候,苏茜茜年少无知,就这么相信了Leo的鬼话。
  后来,苏茜茜不但将这些同人本研究得透彻,还成为Leo口中那些大师中的一员。去年冬天,她还得到机会与他们一起泡温泉,并穿着浴衣在初雪红梅下谈论漫画人物的塑造与剧情的递进。
  当时她满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件事:为什么做这行的都是女孩子!
  此时接到岛琦小姐的邮件,苏茜茜思考的仍旧只有一件事:只画了人物立绘的我能否得以保留全尸?
  她凭借自己多年被催稿的经验,成功在脑海中编了数十條借口。
  没等解释,岛琦小姐的第二封邮件便到了,日语所写,内容很长,翻译并总结,大致意思为:无论你是手指头折了,还是眼睛瞎了,下周日晚十二点前,我若是收不到稿子,必将你扔进日本海。
  还有一周的时间……
  苏茜茜觉得自己还是直接去跳日本海会死得有尊严一些。
  可自己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去跳日本海?苏茜茜皱了皱眉,我天朝子民,绝不去投什么日本海!交稿之事,迫在眉睫。
  在寝室赶稿不太方便,第一是因为她画的内容不太方便,第二是因为晚上熄灯太早,不给她熬夜奋斗的机会。为此,她决定出去租房子住。
  她跑东跑西地看了许久的房子,也没有找到心仪的,最后累得软软地瘫在学校对面的咖啡厅里,抱着老板家的大白猫,了无生机。   林晓白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像特务接头一样摘下墨镜,敲了敲苏茜茜的杯子:“听说你要租房子?”
  “是啊。”苏茜茜坐了起来,丧着脸道,“在寝室画不完稿子。”
  林晓白与苏茜茜是认识的。
  一年前的某一天,苏茜茜不小心将杂志社刚刚邮寄来的样刊忘在了这家咖啡厅。等她意识到这一错误,并跑回来寻找时,便看见林晓白正翻着那本漫画仔细欣赏。林晓白从专业的角度认真分析道:“你很擅长画人物,但不擅长背景与平涂。”
  苏茜茜发现自己遇到了知己,当即点头如捣蒜。
  然后,林晓白就成了苏茜茜的助手,在数不清的截稿日临近之时拯救苏茜茜于水火之中。
  因为林晓白给自己带来各方面的帮助,苏茜茜一直视其为上帝赐给自己的救星。所以,她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初次见面的林晓白会知道自己就是那本漫画书的作者。这种情节像极了推理小说。
  “对房子有什么要求吗?”林晓白撑着下巴问道。
  “独门独户,独立卫浴,有冰箱空调,WiFi(无线网络)速度至少7M/s。”
  “请记住,你是一个被催稿的女人。”林晓白面露鄙夷,并从手机翻出一组图片给她看,“我有一个朋友,在咱们学校附近有一栋一百四十平方米的复式公寓,最近正在招租室友。”
  林晓白的朋友叫顾楠楠,因其工作性质特殊,所以经常不在家里住。顾楠楠养了两只猫,自己出差时就没人能照顾它们,所以想要招一个室友。租金什么的都好说,只是必须要替她照顾猫。
  林晓白还说了很多,可苏茜茜全程听进耳中的似乎只有那一句“要照顾房东的猫”。
  所以,她就同意了。
  林晓白带着苏茜茜去看房子,她们才按了一次门铃,顾楠楠就来开门了。
  顾楠楠是个大美人,从苏茜茜的角度来看,她比林晓白这个美术系的系花还要好看。头发黑长直,一米八,两条小腿白花花。这种身材,戴上小翅膀就可以去维密走秀了。身高勉强达到一米六的苏茜茜仰望着顾楠楠精致的五官,突然结巴起来:“你、你好,我是想来租、租房子的苏茜茜。”
  苏茜茜捂住嘴巴,遇到男生结巴就算了,可顾楠楠是女生,自己为什么还会结巴?
  顾楠楠笑了笑,侧身摆出一个“请”的手势:“进来吧,不用换鞋。”
  她们才一进门,屋主人的两只猫就跑了过来——挪威森林猫,大型猫,堪称猫中狮子王,走起路来像小狮子一样,十分威武。
  苏茜茜的目光落在它们的身上,便再也移不开。顾楠楠又向她介绍了一下房子的细节,还有租赁条款,她统统都没有听到。她盯着那两只猫,露出痴汉一般的笑:“这么大的猫,得掉不少毛吧?”
  林晓白掐了一把她的肩膀:“别看猫了,快看房子。如果满意的话,今晚就可以住进来。”
  苏茜茜表示自己很满意。
  别说是这么大的房子,只要能给这两只猫做铲屎官,让她去住日本那种胶囊旅馆,她也愿意!
  苏茜茜回学校寝室整理行李,一路蹦蹦跳跳的,看来很开心的样子。
  洗手间内,顾楠楠摘掉假发,轻轻地叹了口气。
  夏天戴假发,真的有些热。
  镜子里,他的模样有些奇怪,男孩子的发型,却是女生的妆容。为了让自己的下巴看起来不是那么棱角分明,他还特意涂了厚厚的粉底。如果天气再热些,汗出得再多些,这张脸怕是可以直接搅拌出一片彩泥来……还好自己不是什么易出汗的体制。
  “顾楠,帮我把清洁剂拿出来一下。”林晓白在门外喊道。
  洗手间内的顾楠楠正纠结于该如何减轻自己脸部的负担,所以没有回答林晓白。
  林晓白以为顾楠楠太忙,或者是没听到,便亲自跑了过来。洗手间没有锁门,她说了一声“我进来啦”,便推门而入,然后看到摘掉假发的顾楠楠在镜子前仔细欣赏自己下颌的画面。
  此情此景极其具有冲击力,林晓白吞了口唾沫,转而默默关上门退了出去:“不好意思,打扰了。”
  “你回来。”顾楠楠用男孩子的声线冷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男生。”
  “我是知道啊……”
  可你现在“不男不女”的样子也太怪异了!
  顾楠楠看了一眼时间,转而重新将假发戴好。
  林晓白叹了口气,认真道:“戴了假发之后,真的顺眼多了。”
  顾楠楠,本名顾楠,性别男。他的妈妈是林晓白爸爸的亲姐姐,他因为比林晓白晚出生三天,所以要叫林晓白一声堂姐。年龄相同的二人原本该是同一年入小学才对,无奈因为一次特殊事件,顾楠在六岁时就坚决不肯再去幼儿园。妈妈没办法,直接送他上了小学。所以,他这个堂弟反倒成了堂姐的学长,以至于别人知道二者的关系后,都会问林晓白“你是留级了吗”这种让人十分尴尬的问题。
  这是林晓白的心病,所以,从上高中后,她和顾楠虽然念的还是同一所学校,可见面是谁也不和谁说话。
  “人前只当陌生人”成了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当然,人后直呼彼此姓名的二人也未见得有多么亲昵。只是,在某些事情的处理上,还存在一些血缘上的默契。比如,在苏茜茜面前,顾楠即是顾楠楠,性别为“女”。
  苏茜茜要拿的东西不多,不过电脑、衣服,还有一堆画漫画的工具而已。可她还是找来Leo当司机——因為Leo是有车一族,比她自己拖着行李箱徒步搬家方便得多。
  一路上,Leo愁眉不展,听说是因为刚刚游戏玩得很不愉快。
  游戏的输赢原本就是不确定因素,Leo虽然平时嘴上缺德了些,可还是输得起的。今天这闷闷不乐的样子让苏茜茜心生怀疑,她侧过身来,小声问道:“被虐了?”
  Leo摇了摇头。
  “躺赢了?”
  Leo不耐烦地点了一下头。
  苏茜茜挑了挑嘴角,满脸都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得意感。
  Leo是狮子座,最要面子,平时打游戏只能接受两种结果,以MVP的姿态带领队伍走向胜利,或者以MVP的身份带领全队走向死亡。今天,他直播时,给粉丝福利,即抽中几个幸运粉丝带他们一起上分。室友老白暗箱操作,选了一御姐音的长腿美人。   自从老白在游戏中将小鱼拐回来后,他们一寝室的游戏大神都视在游戏中带妹子上分为最实用的脱单途径。唯有Leo不愿与众人“同流合污”,游戏是游戏,撩妹是撩妹。只要是坑货,即便是石原里美,也得从游戏名单中删除好友。今天老白给他安排了一个大美人,他还不太高兴地抱怨道:“不是我性别歧视,女生在moba游戏方面的操作真的差了一点。我目前看过唯一一个不会坑我的女生就是苏茜茜,可她只有操作的技术,完全没有团队的意识。她玩辅助,我玩射手时,我还得去给她探视野!”
  在这段故事中突然听到Leo对自己的评价,苏茜茜感觉能够做到面无表情,便是她最高的涵养。
  “你要走什么位置?”当着二十万粉丝的面,Leo客客气气地问大美人道。
  大美人微微一笑:“我都可以哦,最好给我中单的法师。”
  Leo内心腹诽:果然,女生都喜欢打中单,还是那种又软又萌、手又长的游戏人物,打不出输出,却知道闪现保命。
  他面不改色地同意了,自己进了野区,并交代大美人道:“你守塔就可以,不用太激动。”
  言外之意,千万不要送人头。
  开局四十秒,游戏传来一声“First Blood(第一滴血)”,我方中单夺得一血!
  而后,双方你来我往,抢抢野怪、Buff与小龙,并未有过多的人头往来。
  第一轮团战,Leo绕后,切掉地方法师。正当他想转过身去打死对方射手时,他却发现战场已空……中单四杀,敌方团灭!
  那一局,Leo躺赢,弹幕一大片的“666”,Leo感觉这是对自己的嘲讽。于是,他又邀请那个女生玩了两局。三局全胜,三局Leo全部躺赢。他的部分粉丝已经开始叛变,追问那个美女:“小姐姐,你直播吗,我们去给你刷火箭。”
  美女谦虚地一笑:“我就是随便玩玩。”
  说到这里,Leo咬了咬牙:“你看过有人玩法师闪现绕后切敌方后排吗?这让我们玩刺客的去哪?这种水平都可以去打职业赛了吧,竟然在我的直播间里说随便玩玩!呵,女人。”
  “然后呢,你就这么带着耻辱下播了?”苏茜茜关心道。
  “现在游戏必须实名注册,我就黑了她的账号,想看看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犯法吧,这事犯法吧?哪怕只看人家的姓名,也是犯法吧?
  Leo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行走在法律的边缘,继续皱眉道:“名字我记得是……顾楠楠。”
  顾楠楠?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
  啊,是房东小姐!御姐音的长腿美少女,那一定是她的房东没错。现在让Leo看到她会怎样?会不会打起来?如果Leo被揍了,会不会波及到她?房东会不会不让她住了?需要找新住处事小,不能撸猫事大!
  苏茜茜忙面带微笑地对Leo说道:“你心情这么不好,还麻烦你来送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你把我放在路边就行,快早些回去休息吧。”
  “不用。”Leo转了一下方向盘,“我现在的心情不是不好,只是很微妙。”
  “微妙?”
  “抓心挠肝……想见这个顾楠楠一面,玩游戏这么厉害、长得还那么好看的女生真的很少。如果真的能遇到她,希望她能做我女朋友。如果遇不到,那我将来的女朋友就要按照这个标准找!”
  Leo这话,险些吓掉苏茜茜的隐形眼镜。
  这故事究竟是如何展开的?注孤生的万年老铁树终于动了春心,目标竟然是她未来的房东顾楠楠。这事如果让一直喜欢Leo的林晓白知道了,该多伤心?
  想要阻止两个人见面已经是不可能的。
  苏茜茜只好生无可恋地去敲门。
  大约过了一分钟,顾楠楠才跑来开门。他围着围裙、拿着抹布,看起来是正在打扫卫生。看到苏茜茜后,他将一双水灵灵的眸子笑成了月牙形:“晓白说你不太擅长打扫房间,我们就先帮你打扫一下。吸尘器的声音太大,所以没听到门铃声。抱歉啊,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
  人家说得那么客气,苏茜茜自然也得寒暄回去。二人就这样在家门口你来我往地客气着,看起来十分做作。
  Leo等得不耐烦了,将行李箱与苏茜茜一同丢进了门,转身便要离开。谁料顾楠楠突然开口叫住他:“那个……是Leo大神吗?”
  Leo感觉这个声音很耳熟,转过身来的刹那,他终于看清了顾楠楠的脸!
  什么是一见钟情?这一眼便是一见钟情。
  说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听起来也毫不过分。
  Leo故作高冷地点了点头。
  顾楠楠微微一笑,使人如沐春风:“谢谢你刚刚在游戏上带我上分。”
  “是你带我躺赢才对。”Leo还以微笑,“你是我见过的打游戏最厉害的女孩子。”
  这真是苏茜茜听过的最走心的商业互吹,一个一米八的男人与一个一米八的女人站在两米高的门框下做出如下对话——“你中单玩得真好”“你刺客玩得更好”“其实我也可以走中走边”“我知道啊,我一直都是你的粉丝,一直都有看你的直播”……
  苏茜茜听不进去,拖着行李箱自己走进屋子。
  顾楠楠带苏茜茜来到给她准备的卧室。这里有方便工作的桌子,可以躺在上面玩游戲的南瓜椅,以及用来装漫画以及手办的书柜。最让苏茜茜喜欢的还是那双层落地窗帘,只要挡上,白天也绝对看不到一点太阳,想睡到几点都可以。
  正踩在三角梯上擦拭壁灯的林晓白挥舞着手中的抹布向苏茜茜打招呼,谁料因为太过激动,险些从梯子上摔下来。还好Leo手疾眼快,及时扶住梯子,并推着林晓白的腰,把她“固定”在梯子上面。
  林晓白被吓得脸色惨白,她像壁虎一样拽着壁灯,半晌没有说话。
  “你怎么一直都是这么冒冒失失的。”Leo叹了口气,伸手将林晓白从梯子上扶了下来,“没受伤吧?”
  林晓白点了点头,依旧死死地抓着Leo的手。
  林晓白喜欢Leo,这是一个秘密。不但那些喜欢她的男生不知道,就连Leo本人都不知道。   不是林晓白保密工作做得好,也不是她傲娇不肯表明心意。只是Leo脑子缺根弦,恋爱什么的契机,他发现不了。
  林晓白约他吃饭,他说要打游戏。这不是推托的理由,他是真的要去打游戏。
  林晓白深夜发短信说自己看了恐怖片很害怕,Leo问她既然害怕为什么要看。
  林晓白在直播间给他刷礼物,他转身将礼物的钱折现成红包给林晓白发了回去。礼物的价格是五百二,Leo还了六百六十六。他说:“给游戏主播刷礼物要六百六十六元的,毕竟我不是那种靠脸吃饭的主播。”
  崩溃了的林晓白抱着苏茜茜的脖子哭着问道:“他这是不是在拒绝我?”
  苏茜茜摇了摇头:“他根本就不知道你喜欢他。”她继续实话实说道,“听说在直播间觊觎他‘美色’的人太多了。他一直感觉自己需要的是技术粉,不是颜粉。”
  “我的确一直夸的都是他的技术啊!”说到这里,林晓白感觉容易诱发歧义,所以她还特意解释道,“打游戏的技术。”
  “所以Leo不知道你喜欢他啊。”
  “那我去夸他长得好看。”
  “可他不想要颜粉。”
  這是一个死循环,绕不出来的那一种。林晓白欲哭无泪,想着放弃的同时还坚持做着Leo的颜粉与技术粉。今天下午,她提前来顾楠楠家中给苏茜茜看房子,正好赶上三点钟Leo的直播。手机看着不过瘾,她就霸占了顾楠楠的电脑。顾楠楠心有不满,对Leo的操作发出一声冷笑。
  林晓白自然还之以冷笑:“你肯定打不过我家Leo。”
  “Leo不就是狮子座的意思吗?以星座直接作为自己的名字,你猜这个人的星座特性会有多明显?我猜你家Leo最讨厌的不是失败,而是被队友抢了风头。”顾楠楠拍了拍林晓白的肩膀,示意她给自己让位置,“你知道怎么玩死狮子座吗?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接下来,顾楠楠以中单法师秀飞全场,整整三局。Leo第一局还不忘配合着弹幕说上几句骚话,第二局他基本就沉默了,最后一局他留下一句“感谢你带我飞”后耻辱下播。
  顾楠楠得意扬扬地摘下耳麦,笑眯眯地看向林晓白道:“他现在心情一定特别差,你要不去安慰安慰他?这就相当于他在沙漠中时你给他送了一杯水,他就算只是为了报恩,也一定会对你以身相许的。”
  林晓白在愤怒中摘掉了顾楠楠的假发!
  被林晓白抓了三分钟左右的Leo皱了皱眉道:“还不能动吗?崴到脚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此乃人道主义关怀,Leo对每一个不是很熟悉的人都会这样。
  可如果熟悉了,他就会说“还黏着我做什么”“你是狗皮膏药吗”之类的话。
  所以,被突然关心的林晓白也不知道自己的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她默默松开Leo的手臂,叹气道:“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
  她默默走了出去。
  苏茜茜狠狠地瞪了Leo一眼,可她还不能直接告诉Leo“林晓白喜欢你”。第一,林晓白害羞。第二,Leo喜欢将感情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说得直白些,自虐症,就喜欢那种自己喜欢人家可人家不喜欢自己的感觉。如果告诉他林晓白喜欢他,那他就算对林晓白有些好感,也会说自己不喜欢人家的。
  喜欢上这种人,是磨难啊!
  房间的卫生基本打扫好了,Leo坐在苏茜茜的南瓜椅子上,脑海中满满装着的都是顾楠楠。他那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他打游戏时在键盘上飞舞的手指,还有他夺得全场最佳后谦虚的态度。
  Leo傻笑一声,却招来苏茜茜的白眼。他面子上过不去,反手将怀里的抱枕砸到苏茜茜的腰上:“你那是什么表情?”
  “鄙视你。”
  “兄弟。”Leo向前蹭了蹭,小声道,“顾楠楠就是你的房东……你说这是不是丘比特送给我的缘分?”
  “您别坑害我房东了好吗?”
  这话说完,苏茜茜的腰又被砸了一下……鬼知道那个南瓜椅子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抱枕。
  Leo正色道:“我也要住进来。”
  “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可我不想被楠楠发现我喜欢她,所以我不能主动搬进来。”Leo抬起头,一本正经道,“你给我想个理由,然后求我搬进来。”
  苏茜茜想骂人。
  Leo进而开出承包苏茜茜未来所有房租的筹码,于是,苏茜茜同意了。
  苏茜茜说Leo认为学校的网络不好,打游戏时经常卡死在塔下,所以也想搬过来一起住。顾楠楠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她说:“我当然同意啦,谁让他是茜茜你的好朋友呢。”
  听说Leo也要搬进来,林晓白有些亢奋,表示自己也想进来一起住。
  随后,她便收到来自顾楠楠的嘲讽:“他是为了我才搬进来的,你高兴什么?”
  林晓白默默站起身子,然后一把扯掉顾楠楠的假发。
  竟然被堂弟抢了男人,真的丢尽了她美术系系花的颜面!
  下期预告:
  天上掉馅饼,电梯遇美男,美男还是传说中的学生会会长——然而,当苏茜茜与会长大人进行了一番电光石火的碰撞后,方才后知后觉,馅饼是陷阱。世风日下,美男竟然是魔鬼!苏茜茜一颗脆弱的玻璃心转头就被冒着仙气儿的“女神”顾楠楠治愈,同时,苏茜茜、顾楠楠、Leo、林晓白四个人和谐有爱(画掉)鸡飞狗跳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
论文来源:《花火A》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473366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