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雨甜甜的一百零一种甜

作者:未知

  时间过得太快了,写专栏的时候,我猛然意识到,这是2019年的专栏啊。
  那,我就先祝大家新年愉快。
  2018年,我干了件大事,辞职回家写书了。然后,我就发现读者们对写小说这件事儿的看法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比如说,有的读者很憧憬写作这一行;有的读者则发私信给我,觉得我学历挺不错,干点什么不好,咋就写小说了呢?
  对啊,我咋就想不开,干了这肩周炎、颈椎病、腱鞘炎、腰椎间盘突出频发的“高危”行业呢?你看看,作者聚在一起都在交流什么枸杞保温杯、健身治腰椎、蒸汽眼罩敷眼睛、艾灸护腕链接……
  你们说说,如果这都不算爱……
  借这个机会,我们也可以来交流一下,你们眼中的作者,和作者眼中的作者。
  我看待“作者”这个标签挺简单的,就是我用我自己的时间,专心去做一件我喜欢的事,我从中获得了快乐。这种快乐非常真实饱满,怎么形容呢?就跟你让一个重度甜食爱好者住在无边无际的棉花糖云朵里一样,就算不时时刻刻都啃一口,每天早晨醒来一睁眼看看左右,心里头只剩两个字——“高兴”。
  真呀嘛真高兴!
  人只活一次,开心就好。
  想写作,长长久久地写作,这个目标也不是一开始就很确定的。小时候,我感觉阅读很开心,没什么挑选,什么都看,武侠小说看,奇幻小说看,西方文学也看。我妈经常能听见我在房间里关着门狂哭或者狂笑,总之,她肯定觉得,她的闺女怕是疯了。她每次探头进来,我都要解释一下“呜呜呜,情节感人”或者“哈哈,情节太搞笑”。后来,我就不满足只看不写了,算一算,从初中开始,写作的爱好一直保持到今天。
  我不知道别的作者在写作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状态,我写的时候,脑子里会有特别多的、奇怪的脑补。它们跟弹幕一样,自动弹出点评自己写的情节。比如,写男女主要牵手了,我一边写,脑海里一边冒弹幕——“太甜了,怎么会有这么甜的人啊,我不管,我命令你们立刻在一起,雖然只牵个手,但四舍五入可以结婚了”。男主挑逗女主,把女主说得面红耳赤,我一边写,一边在内心嗷嗷叫“男主,你为什么这么会撩,你的名字是叫‘撩机’吗”。
  嗯……这大概就是一个戏精作者的脑内剧场。
  总之,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还是挺幸运的.2018年就这么过去了,有《夏桐》,有《恋恋》,还有一本没有和大家见面的《万千春光不如你》。2019年,我们继续加油。道路有很多,条条大路通罗马,而且人生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不是说我现在在做什么,就一辈子做什么。毕竟,一辈子那样长,谁说得准呢。
  只是,我现在选择了写作,选择了做个讲故事的人。
  那么,我现在就是你们的雨甜甜。
论文来源:《花火A》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47336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