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体会与众不同的美

作者:未知

  作者简介:李震(2002.8-),女,满族,辽宁义县人,辽宁省锦州市义县高级中学高二19班在读。
  其实我并不认为《蒋勋说唐诗》里对诗词的解释部分有独到之处,甚至有一些名词的解释是错误的,比如:把《琵琶行》里的“缠头”解释成红色的缎带,在古代“缠头”泛指小费,一些古文中就有“赐缠头”一说,指的就是打赏小费,一般用来指给歌舞表演者的打赏。在这部分上,我认为是由于蒋勋并不是一个文学研究专家,在诗词注解上并不权威,我更认同一些读者对他的评价,他是一个美学家,或者鉴赏家。他在引领读者怎样去欣赏唐诗的意境,在诗词审美上有独到的见解,他对诗词的鉴赏让人耳目一新,让不喜欢唐诗的人也会唐诗产生兴趣,对推广中国传统文化很有意义。我也很赞同他对唐诗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以及对华人的影响力上的观点。
  都说唐诗是诗词的巅峰,但唐诗对中国文化、对华人的语言模式的影响更加深远。就像蒋勋说的中国人的“脱口而出”里有多少唐诗。文学史就如同活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一样。对于所有华人而言,哪怕他不了解古典文学,哪怕他半点也不喜欢诗歌,他也会开口遇到唐诗,落笔碰到唐诗,说童年是“青梅竹马”,说享受是“天伦之乐”,说豪气是“一掷千金”,“浮生若梦”、“扬眉吐气”,“仙风道骨”,“妙笔生花”,“惊天动地”这些成语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脱口而出”。在我们的生活中也处处都是唐诗,犯了难我们会想起一句“长风破浪会有时”而倍受鼓舞,处逆境时我们会说“天生我材必有用”而心情大好,赔了钱我们会潇洒地说一声“千金散尽还复来”,还有“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样的淋漓尽致、大快人心的表达。在唐诗中我们可以领略到白帝城、黄鹤楼、洞庭湖的风景,感受了黄山、天台天、峨眉山的壮阔。当我们在千山万水、日月星辰中追寻唐诗的踪迹时,可曾是因为那些从小就埋在心中的向往,黄河之水哪里来?庐山瀑布有多高?燕山雪花有多大?桃花潭水有多深?蜀道究竟有多難?古往今来的文豪词帝受之影响更甚,在苏东坡的“把酒问青天”中见到李白“举杯邀明月”的背影,没有“请君试问东流水”,李后主不会让“一江春水向东流”,徐志摩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这个“最”字早已在唐诗中吟唱千古,还有金庸的武侠江湖处处是唐诗中的“深藏身与名”啊。就像蒋勋说的我们今天在说话中有多少语言模式是受到唐诗的影响,当我们用“根深蒂固”这个成语的时候,每个人都能明白它的意思,这就是“脱口而出”对人产生的影响,唐诗变成了我们根深蒂固的语言。
  文字和语言的开创并不是在唐诗里,而唐诗的内容,唐诗对语言形式的创造和影响才是最耀眼的。像《春江花月夜》之所以会有极高的评价,是因为人们除了有感于“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的诗情,还能听到“江流宛转绕芳甸”的婉转悠扬,闻到“月照花林皆似霰”的气息弥漫,看到“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的画意,感受“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中的人生哲理,在“空里流霜不觉飞”的意境中得见“汀上白沙看不见”的空明,节奏气韵像被注入了灵魂,如同一个女子回眸一笑,百媚众生。就像蒋勋说的读这样的诗不再于它的文字,不是为了会背诵,而是要体会诗魂,感受意境。
  在《蒋勋说唐诗》中还着重提到一首颇有禅意的诗,李商隐的《锦瑟》,这首诗是在诗人晚年时所著,读这首诗就像看到诗人坐在古琴前,熏炉中一缕青烟,琴音悠扬,娓娓道来一段人生体会,但却没有人能真正的感同身受。仿佛诗人也诗中寻找人生的意义,生命的状态究竟为何?就像“庄生晓梦迷蝴蝶”是梦一场吗?如果是梦为何迷惑?如果是梦为何迷失?如果是梦为何迷恋?但就算迷惑、迷失、迷恋“望帝春心托杜鹃”的希望还在,对生命的热忱还在。“沧海月明珠有泪”传说中人鱼的眼泪,像一串串的珍珠,好似生命的永续不断,在“蓝田日暖玉生烟” 中感觉太阳的温暖。也许这就是生命的状态,在迷惑中寻找希望,在眼泪中感受温暖。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时,一切真的已经过去,却是生命最华丽的时候。这首诗充满禅意,文字优美,朗朗上口,是唐诗中的精品,蒋勋的讲解也非常到位,让读者为之动容。
  有一些诗在赏析的时候要了解它的背景,比如白居易的《琵琶行》这首诗里词语优美,故事情节引人入胜,蒋勋的分析让人感觉更有画面感,但当讲到那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就必须要提到诗人写诗时的处境。因为《长恨歌》的广为流传让白居易一举成名,那个时候才二十几岁的白居易算是年少成名且官场得意,但《琵琶行》是在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时所著,那时的白居易已经四十多岁,且官场失意,虽然的别人眼里他是有名的大诗人,但当他听到琵琶女的身世时,想到了自己觉得同病相怜,才会有了那句著名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一个是名满世间的大诗人,一个是落魄不堪的卖唱女,就在那一刻,交换内心。这就是诗歌的魅力。作为读者,幸甚至哉,我们的历史有唐诗,有伟大的诗人,有诗魂。就像蒋勋书中所说的那样:“文学与艺术或者说美的世界,对人生最大的贡献,是把我们带到一个不功利的状态。”
论文来源:《青年文学家》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473770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