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灵魂穿越时光
作者 : 未知

  “华师戴建业”最近红遍网络,穿梭于人民网、新华网这样的机构媒体,以及抖音这样的视频平台,获得超高流量,超多粉丝,以及无数“送上来的膝盖”。
  戴建业何许人也?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网友昵称“麻城老头”。据学生说,戴老师有两大标签,一是麻城普通话,浓到快了听不懂,二是T恤扎在松紧腰运动裤里,长年如一日。
  一个操着“方言普通话”的老头,讲唐诗讲出千万流量,好在哪里?
  好在有趣。听他讲课,底下无不笑得前仰后合。那可是诗仙、诗圣、初唐四杰、盛唐李杜啊,到他的口里怎么都變成了笑料?他的有趣,丝毫不恶搞,半点不亵渎,他不过是把现场听众带入了唐代,带到了诗人的生活里、心里。
  他讲陶渊明“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调侃老陶种的什么鬼豆子,草盛豆苗稀。转念一想,一个仕途失意、将理想寄托于田园的文人,种豆种不好,只好自嘲于诗文———诗中人、场、景都活了起来,太符合人之常情。
  人之常情。“人之常情”是个神奇的存在,穿越多少年的时光,都熟悉而有温度。诗经里说的“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描述哪个朝代哪个地域的恋爱少女都维妙维肖,而大诗人笔下的“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也可以在时空中任何一个酒局上做极佳劝酒词。
  戴建业是个有趣的老头。他用自己的方言和口头禅还原了若干年前的古人们的有趣。古典文学本来就这么有趣,通过文字,我们仿佛就能闻到李白的酒香,看到杜甫的眼泪,看到几千年前的古代气象。
  有趣并不容易。给陶渊明披上“小清新”的马甲,给李白戴上“十万加”的帽子,这些在网络上很常见,但那不叫有趣。真的有趣,是深入浅出,是厚积薄发,是能够穿越时光,与陶渊明李白孟浩然们心意相通。据说戴建业的研究生,被逼着逐字逐句背文心雕龙,每节写下感想———有趣,得从懂得、理解到默契。
  一谈传统经典,如今的人们总有畏惧感,仿佛要去翻动积沉的落灰。其实,经典是时间概念,它们就是古人生活经验、思想与表达的高度浓缩。戴建业所擅长的唐诗,更是如此。我们告别诗人们已千年,但我们还是会在雪夜里想起“红泥小火炉”,会在夜色中看到“月涌大江流”,会在春天里感叹“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会在很多人脸上看到“春风得意马蹄疾”。有趣,无非是能穿透有形,看到无形,穿透隔膜,看到共通,穿透时光,共享人性之乐。戴建业走红,源于他游曳在诗词中的乐趣,而这种乐趣,本来就是人性共通的东西,穿越时光,与诗人们同享,穿越平台,与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里的普通人同享。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