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排行榜缘何变成“娱乐狂欢”?
作者 : 未知

  近日,某网站读书频道发起“2018你最喜爱的作家投票”,列出60位微博作家领域的大V,每位读者可投20票。先是两位沈姓青春写手的粉丝号召大家去投票,两人都进入排行榜前列,其中一位还一度成为第一。
  曾两度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的江南也给自己投了一票。随后,凭借着庞大粉丝基础,投票区内其排名飞速上升至第一,引起前述两位青春写手粉丝的不满,其中一位的官方微博发文质疑票数涨速,并发起话题“江南买票刷榜”。此言论迅速引发江南粉丝的回击并再度大规模投票,而其他作者粉丝也开始拉票……截至11月19日,江南以210万的票数位列第一,南派三叔170万票列第二,莫言排名第八,郑渊洁、周国平、严歌苓等作家也跻身排行榜前列。而最初排名靠前的两位沈姓写手变成了第21名和第30名。
  随着这场投票越来越热,有网友把它形容为“2018作家跨栏大赛”。“跨栏”即帮助作家在排行榜中超越其他人,这使作家排位投票仿佛变成体育竞赛。有网友更是每天在微博不间断直播排行榜最新进度,不少作家也参与“混战”。一个原本没有多少关注度的作家榜投票演变成网民的狂欢。
  在这场狂欢中,有人疯狂投票是为了自己钟爱的作家,有人则说是为严肃文学作家“抱不平”,也有人纯粹不想看到一些作家上榜而拼命为其他人刷票。因为“帮偶像跨栏”,刷票、做数据这样的“粉丝圈”文化也拥入,网上文学圈越来越像娱乐圈。事实上,如今碰到类似排行榜广为发动“打榜”,已经成为粉丝们一种“日常工作”,每场投榜发动多个账号投入,把偶像名字投到前排,已经成为游戏明规则。
  娱乐时代多排行榜。关注我们的文化媒体,似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推出个什么榜来。文学界有传统样式的文学“排行榜”,网络文学有网络小说榜,图书出版界有“新书排行榜”,乐坛有“音乐排行榜”,网络博客有“人气排行榜”,还有什么“当代读者最喜爱的100位华语作家”排行榜之类。
  这次甚嚣尘上的“文学排行榜”闹剧有没有文学的意义、文化阅读的意义,值得打一个问号。排行榜的影响力,在于提升某种文化样式的关注度,也能助推一些功有所成的专业人士成为业界内外注目的焦点。一个作家在作家榜、文学榜上入围,应该代表社会共同的文化评价,证实其公认的文化地位和社会地位,也使他们的优秀之作对文学大众产生更强吸引力,为读者提供文学审美选择的参照,若再能反哺创作,实现文学创作和阅读消费的良性互动,则堪称社会效益的最大化。但是,如今名目繁多的文化、文学、作家排行榜,却有越来越遠离初衷之嫌,评好作品、好读物和好作家,在缺乏公信力、理性态度和大众监督的疯狂刷票行为下,演变成了拉票榜,刷票获得的人气,仿佛也能为作家和作品镀金,从而让文学的大众评选愈发带上已颇为泛滥的娱乐化、商业化和消费化色彩。
  文化评选的投票原则和公平精神应该被郑重对待,其公信力和大众影响力更应建立在真实的口碑和人气基础上。所谓“投票场上彩旗飘,男女老少来投票,你一票,我一票,投给偶像二十票”,这种流量“打”“投”榜、做数据的“饭圈”行为充斥其间,因“刷票”导致粉丝互掐“混战”,混杂相当程度的炒作、非理性、虚假性现象,整体上充满浮躁、喧嚣之气,是让人颇为失望和看不懂的。难怪有文化批评者对这种“帮偶像跨栏”的团体操行为提出了尖锐质疑和批评。
  刷榜闹剧,似乎佐证了文学、作家在娱乐化浪潮中的尴尬境遇,也映照出人们对待文学的态度已经从原来的静读、求索、疑问和交流,变得趋向于娱乐化、功利化、工具化、消费化,文学的价值和意义越发遭到淡化、解构、消泯,而文学圈与娱乐圈的界限也越发模糊。此间,一些作家的“身份”和娱乐偶像明星也越发相似,为了像蒸汽的馒头一样弄热自己,一些作家借鉴娱乐圈手法加入了炒作自己、制造热点、刷流量、博眼球的大潮。带节奏只奔名利而去,与文学的真诚精神、文化信誉度南辕北辙。
  当潮水退去,榜圈消失之时,不知道裸奔的作家和作品,还能不能经受得起文学史和受众的检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