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无敌兔子腿

作者:未知

  “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什么?”飞腿门掌门胡如风端坐在一块大青石上,捋着花白的胡须,问站在面前的弟子阿速。
  “是太极拳,是降龙十八掌,是独孤九剑……”阿速一口气说出了一大串武功名字,但自己也说不准哪一种最厉害。
  “我这样问吧,什么武功不会被打败?”师父又问。
  “……”阿速挠挠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答案。
  “告诉你吧,世上最厉害的武功,就是咱们飞腿门的无敌兔子腿!”师父一脸骄傲地说。
  “您是说,这门武功天下无敌?”阿速满脸疑惑地问。
  “对呀!”师父肯定地说,“这无敌兔子腿是咱们飞腿门前辈根据野兔的动作特征钻研出来的,练的是腿上的功夫。只要练好了这门武功,不管面对怎样的强敌,都能不受伤害、化险为夷,所以说它天下无敌。”
  “那这门武功的秘诀是什么?”阿速问。
  师父神秘地一笑:“秘诀就是——打不过就跑!”
  “啊?逃跑啊?那不是太丢人了吗?”阿速一脸失望。
  “跑也是一门高深的武功!”师父严肃地说,“从明天起,我就要正式传授给你这门‘跑’的功夫!”
  第二天一大早,师父就带阿速来到了山后一块平地上。
  “现在,我们就开始练习……”师父话还没说完,阿速就拼命地向远处跑去。
  “嘿!小子,你干什么去?”师父转过身惊讶地问。
  可这时,阿速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
  师父站在原地,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
  半个时辰后,阿速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回来了:“师……师父,您……您看我练得怎么样?”
  师父这才恍然大悟:阿速这个笨小子,竟然以为这无敌兔子腿就是练脚力!简直太笨了!要是这样的话,那还要我教什么?
  “你这傻小子,你以为这就是无敌兔子腿吗?!”师父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
  “难道……这不是吗?”阿速喘着粗气,挠着头问。
  “当然不是!天下无敌的功夫,怎么可能是这样练成的!”师父说着摆开了架势,“来,现在我开始教你,听好了!这无敌兔子腿,分扑、蹬、窜、奔四个招式,你先气沉丹田,照着我的样子来……”
  經过一个多月的勤学苦练,阿速将无敌兔子腿的招式练得滚瓜烂熟。可师父却一直不满意,仍要他一遍一遍地练习,这让阿速很是郁闷。
  这一天,阿速开始抱怨了:“师父,这都一个多月了,练来练去就这么几招。难道我还没练好吗?”
  师父捋着胡子笑道:“嘿嘿,还早呢!”
  阿速心里不服,想向师父展示一下自己的功夫,证明自己已经练成了这门绝技。正巧这时,一只灰色的小野兔从不远处的草丛里跑了出来,瞬间窜进了旁边的小树林里。
  阿速见状,撒腿就追,似箭羽般冲进了树林。只见他循着野兔的踪迹,快步如电,脚下如飞,紧追了上去。他忽而一跃而起,忽而蹬腿前扑,身形之快,恰似流星……一炷香的工夫,那只野兔终于累得倒在了地上,两只眼无奈地瞪着穷追不舍的阿速,好像在说:“老兄,你太神速也太执着了,小兔儿我服了你了。”
  “小兔子,别害怕,我不杀你。等我把你带回去,向师父证明我已经练成了无敌兔子腿,就把你放了。”阿速提起兔子,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往回走。
  “嘿!小子!你敢抓我的兔子!快给我放下!”突然,一声怒吼从天而降。一个猎户打扮的彪形大汉从山坡的巨石上一跃而下,挡在了阿速面前。
  阿速一惊,问道:“你是谁?这明明是一只野兔,怎么说是你的?”
  猎户抬手晃了晃手中的弓箭,不耐烦地说:“我正在追它,眼看就要得手,谁知让你小子半道拦下给抢了去,快还给我!要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啦!”
  阿速生气道:“我追它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
  “我不跟你废话,快拿来!”那猎户急了,伸手便夺。
  阿速身子一闪,躲了过去。
  猎户大怒,扔下弓箭,伸开双臂便向阿速扑来。
  “有本事,你就来夺!”阿速施展开无敌兔子腿,闪跃腾挪,让那猎户靠近不得。
  “好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猎户大喊着挥出双拳,原来他也会些武功。
  阿速索性放了兔子,继续用他的无敌兔子腿跟猎户相斗。
  尽管这猎户每日里漫山遍野地追逐虎狼,但面对这迅捷灵动的无敌兔子腿,终究不敌。不一会儿工夫,他就摔了三个跟头,弄得鼻青脸肿。
  看着猎户狼狈的样子,阿速很是得意,不禁哈哈大笑。
  “阿速!你又在胡闹!”师父不知何时站在了一旁。
  阿速停住双腿,收起大笑,恭敬地喊了一声:“师父。”
  师父没有理他,而是径直走到猎户面前,替阿速向他赔礼道歉。猎户见他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知道是一位武林宗师,便不再计较。
  回来的路上,阿速不无得意地问师父:“师父,您看我用您传授的无敌兔子腿不费吹灰之力抓住了野兔,又轻而易举地打败了那个会武功的猎户,是不是可以不用再每天练习了?”
  “哼!争强好胜!练好这门绝技,你还早呢!”师父回了他这么一句。
  第二天练完功,阿速奉师父之命下山买米。回来途中,行人稀少,阿速背着半袋米飞奔在路上。突然,一匹马迎面而来,扑通一声倒在阿速面前。
  阿速吃了一惊,忙停下脚步。定睛一看,这马身受数处重伤,流血不止,已然气绝身亡。再循着那马来的方向寻去,阿速发现前边躺着一个官兵打扮的人,走过去仔细一看,这人背上也受了重伤。
  “你受伤了?我带你去看郎中吧?”阿速大着胆子问。
  那人睁开紧闭的双眼,盯着阿速,吃力地从怀里掏出一封信,说:“我是……是北方边关驿卒……北方大军……明日午后将来围攻襄阳……速去……速去报知襄阳守城吕大帅,防卫……”话还没说完,又晕了过去。
  阿速拿过信来,又看了看他的伤,确实很严重。看来是路上被敌军截杀,死里逃生才跑到这儿的。
  阿速从他断断续续的话中明白了他的意图,他想让自己帮他去给襄阳城守卫吕大帅送信!
  襄阳城离此地有三百多里路,一日来回太过紧张。可万一不能把信送到,襄阳城危在旦夕,百姓可就遭殃了!
  想到这里,阿速放下背上的半袋米,把信揣在怀里,用尽全力背起驿卒,向镇上的药铺走去。
  安顿好驿卒,阿速施展自己的绝技——无敌兔子腿,向着襄阳城的方向飞奔而去……
  隔天深夜,阿速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了。
  由于信息传达及时,襄阳城守卫得力,固若金汤,百姓安然无恙,北方大军无功而返。
  师父听完阿速的陈述,一脸欣慰地说:“好徒儿,做得好!你的无敌兔子腿终于练成了!明天你就可以下山行走江湖去啦!”
论文来源:《东方少年·快乐文学》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481527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