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通俗文史图书编校中的常见错误与防范

作者:未知

  摘要:作为近年来图书编校质量不合格的“重灾区”,通俗文史类图书常见错误包括人名、地名、史实、引文与逻辑关系错误等。编辑要有责任心,多读书,多向有经验的老编辑请教,并利用好各类工具书和网络资源。
  关键词:文史图书;常见错误;防范措施
  作为面向一般读者的文学、历史类读物,通俗文史图书涉及范围广领域宽,而写作者又常常不如专业学者功底扎实,因而比较容易出现错误,甚至成为近些年图书编校质量不合格的“重灾区”。
  一、人名、地名错误
  人名、地名错误多是由汉字的音近或形近造成的。如人名错误中,“赢政”错为“赢政”,“苻坚”错为“符坚”,“吴稚晖”错为“吴稚辉”,“阎锡山”错为“闫锡山”,“施蛰存”错为“施蜇存”,等等;地名错误中,“凤翔”错为“风翔”,“灵璧”错为“灵壁”,“亳州”错为“毫州”,“阜平”(河北)错为“富平”(陕西),等等。
  因历史演进出现的一地多名、多名一地以及古今地名不同的情况,也是造成文史出版物中地名错误的常见原因。例如,北京市密云区,新中国成立后—直隶属河北省,1958年10月划归北京市,称密云县;2015年11月,密云撤县没区,改称密云区。这些重要的时间节点是编辑加工书稿时需要注意的,如果书稿中涉及密云的地名,要根据文稿中所表述的时间点使用正确的称谓。
  要避免文史图书中的人名、地名错误,常用方法之一是勤查工具书,并充分利用互联网资源。人名工具书方面,《辞海》《辞源》《中国大百科全书》等收录了不少古今人名;更为专门的人名词典有《二十五史人名索引》《二十五史纪传人名索引》《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中国人名大词典》等。地名工具书方面,常用的有《辞海》《辞源》《现代汉语词典》《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名词典》《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以及最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手册》、专业地图出版社出版的最新版全国地图集或分省地图集,等等。此外,读秀学术检索、知网、超星图书馆、百度等网络资源搜索引擎,也是避免人名、地名错误的常用工具。
  二、史实错误
  文史读物中的史实包括时间、人物、历史事件、典章、职官制度,器物用具以及礼俗等方面的文史常识。发现这些涉及广泛领域的问题和错误对编辑的文史常识要求较高。史实错误可归纳为两大类,一类是直接、明显的史实错误,另一类是隐含的史实错误。
  发现和更正第一类史实错误相对容易,直接对照相关工具书就能很快解决问题。如“公元前140年,汉武帝刘彻即位,这一年为西汉建元元年”。核对工具书可知,汉武帝建元元年是公元前141年,因此“公元前140年”的说法是错误的。
  下面主要讨论第二类史实错误。如“张骞一行,本想悄悄地通过河西走廊,没想到,一出玉门关就被匈奴骑兵抓获了”。这句话初看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如果编辑有一定文史常识就会发现,句子中“玉门关”的说法是错误的。该句所写是公元前138年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的史事。而玉门关是汉匈河西之战(公元前121年)汉军取得胜利后才设立的,因此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时是不可能经过玉门关的。
  再如,“秦始皇建立了庞大的帝国和皇帝制度,他事必躬亲,每天审阅的奏章重达100斤”,这也是初看没什么问题的一段文字,错误出在“100斤”上。这段文字原出《史记·秦始皇本纪》,原文是“天下之事无小大皆决于上,上至以衡石量书,日夜有呈,不中呈不得休息”。作者显然对其中的关键词“衡石量书”理解有误,想当然地将秦汉时期的一石理解为现在的100市斤。而查阅相关资料可知,秦汉时的一石等于当时的120斤,而当时的一斤约合今天的250克,也就是说,当时的一石换算成今天的质量单位,约为30公斤(60市斤),而不是100市斤。
  通过上面的例子可知,史实错误在文史类图书中不仅多发,而且还不太容易一眼看出。要避免这方面的错误,编辑需要全神贯注审稿,不轻易放过任何可疑之处,要有大胆质疑的精神;还要养成多读书的习惯,博通的同时,力争在某一个或几个领域做到专精,这样才能发现书稿中某些“潜伏”很深的错误。
  三、引文错误
  文史图书與其他类型图书相比,突出特点之一是引文多,而引文不准确或是引文中有错字,也是文史图书的常见错误。
  例如,后人对郑和有这样的描述:“身长九尺,腰大十围,四岳俊而鼻小。眉目分明,耳山过面,齿如编贝,行如虎步,声音洪亮。”笔者初读这段文字时,对“声音洪亮”一词产生了怀疑,感觉用词太现代,不像是古文的表达方式。经查找,这段话出自明代袁忠彻所著《古今识鉴》卷八,原文为“(郑和)身长七尺,腰大十围,四岳峻而鼻小。眉目分明,耳山过面,齿如编贝,行如虎步,声如洪钟”。核对后发现,引文的错误不止一处。
  再如,“引阮嗣宗《奏记诣蒋公》:‘开府之日,人人自以为掾属。辟书始下,下走为首。子夏处西河之上,而文侯拥慧;邹子居黍谷之阴,而昭王陪乘。’”依文意,“文侯拥慧”中的“慧”字应有问题。拥彗,指持帚洒扫,是待客接贤恭敬之礼。经查对文献,笔者发现阮嗣宗《奏记诣蒋公》原文写为“文侯拥篲”,而“篲”正是“彗”的繁体字,所以此处引文的正确写法是“文侯拥彗”。
  要避免引文错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不怕麻烦,逢引必核。同时,核对引文时,一定要注意网上资料与纸质文献相结合。网络上的资料具有检索快捷、查找方便的优点,但准确性常常不是很高,不能完全取代权威的纸质古籍版本。另外,在审读书稿遇到引文时,编辑要有些怀疑精神,感觉有疑问的地方一定不能轻易放过,要查找资料,仔细核对。
  四、逻辑错误
  逻辑错误,是指书稿前后文的逻辑关系不一致,或前后矛盾。如,“这位姓陈名祎的僧人,法名玄奘,出生于公元602年。他在学习佛法的过程中,感到各家学说不一……公元627年,玄奘二十八岁。”这段文字的前后矛盾处显而易见,出生于602年的玄奘,到627年时怎么会是28岁呢?再如,“这个时期,一方面是清政府与国内各民族人民之间的矛盾十分尖锐,在贵州,反教会的武装斗争风起云涌,而且主要与红灯教有关,而这也是义和团反帝爱国运动的继续”。前文要表达的意思是“清政府与国内各民族人民之间的矛盾”,而随后举的例子则是贵州人民反教会的斗争。国内各族人民反抗清政府的斗争是“反封建”,而后文所举的反教会的斗争则是“反帝”,“反帝”的事例显然是不能作为“反封建”论题的讨论材料。
  要避免文史图书中的逻辑错误,需要编辑在审稿中有全局观,不能只关注眼下的几行字,要对书稿前后内容有整体上的把握。当审读中发觉读到的内容可能与前文某些地方的表述有冲突的时候,要及时翻看前文,进行分析比较,如果存在矛盾之处,要及时处理。
  除了上述几种错误,常见错误还有政治性错误、错别字、标点符号错误、官职称谓错误和图片使用错误等。要避免书稿中的各类错误,首先,编辑要有责任心,要耐心细致不怕麻烦,做到“逢疑必问,逢典必查,逢引必核,逢错必纠”;其次,编辑要多读书,不断提高自己文史常识的积累,知识储备多了,审稿中就能形成某种语感,发现问题和错误的几率自然也就会提高;最后,要多向有经验的老编辑请教,并充分利用好各类工具书和网络资源。
论文来源:《现代出版》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485335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