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美国大学出版社的困局与突围

作者:未知

  摘要:面对不断变革的技术环境和日益沉重的生存压力,美国大学出版社面临销售收入减少、机构支持减少和数字出版冲击等困局,为了应对挑战,美国大学出版社不断加强与大学图书馆的合作,加强与大学的联系,应对数字化带来的挑战。
  关键词:美国;大学出版社;困局;突围
  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美国大学出版社不断发展,曲折前行,在推动学术交流、促进知识传播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进入21世纪,面对不断变革的技术环境和日益沉重的生存压力,美国大学出版社不断寻找突破口,开辟发展道路。本文在回顾美国大学出版社发展历程的基础上,分析了它们当前面临的挑战和釆取的应对策略,以期为中国大学出版社的发展提供一些启示。
  一、美国大学出版社的历史与现状
  美国最早成立的大学出版社是康奈尔大学出版社,该出版社成立于1869年,1884年关闭,1930年又重新恢复经营。美国第一家持续存在的大学出版社是成立于1878年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进入20世纪后,美国大学出版社的数量稳定增长,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1905年)、耶鲁大学出版社(1908年)、哈佛大学出版社(1913年)、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1932年)等著名大学出版社陆续诞生。1937年美国一些大学出版社共同成立了美国大学出版社协会,协会成员定期会面,讨论共同关心的议题。
  20世纪50年代,美国大学出版社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1957年苏联成功发射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颗人造卫星,美国社会一片震惊。唯恐在太空竞赛中输给苏联,美国开始将发展教育、培养人才作为国家的首要任务,并通过《国防教育法案》。大量的财政资助涌入学校,尤其是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用于支持教学、研究和出版。有了充足的經费支撑,美国大学出版社进入了繁荣发展时期,出版社的数量也不断增长。①
  20世纪70年代,太空竞赛结束,加之越南战争的影响,发展教育不再是美国的当务之急,因此联邦政府减少了对高等教育的经费投入。与此同时,从1970年开始,美国图书馆的财政预算也开始大幅缩减,图书馆开始逐渐减少釆购学术图书,尤其是人文和社科类图书,②这对将图书馆作为重要客户的大学出版社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经费支持的削减和销售收入的减少,使得美国大学出版社运营陷入困难。为此,美国大学出版社开始通过各种途径来筹措经费、增加收入以维持运转。它们向各种基金会、政府机构和私人寻求经费支持和捐赠。同时出版社也开始对图书选题结构进行调整,寻找新的市场。出版社也开始出版一些地域性的图书,主题包括所在州或者当地社区的自然地理、历史文化、建筑、艺术、名人等。另外,大学出版社也将眼光投向利润更高的市场板块,出版一些大众更为感兴趣的图书,增加销售收入,以支撑学术出版。
  20世纪末,随着计算机的普及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电子出版、网络出版开始兴起,传统出版开始受到极大冲击。美国一些大学出版社也开始在电子出版和网络出版方面进行探索和尝试。例如,1993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与学校图书馆共同设立了缪斯项目,将该社出版的40多种学术期刊做成电子版后传送到网上。现在缪斯项目汇集了多家出版社的期刊和图书,已成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数字出版项目之一。2000年,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建立了CogNet数据库,专门收入认知科学领域的前沿研究成果,涉及范围涵盖电子书、会议论文集和14种期刊。
  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发展,美国大学出版社的数量和出版品种都有了较大增长。进入21世纪,美国有100多家大学出版社,几乎每个州都有自己的大学出版社。它们以出版学术专著为主,辅之以教材、面向大众的普通图书等。一些大学出版社如麻省理工出版社、约翰·霍普金斯出版社也出版多种学术期刊。美国的学术出版协会2017年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2009—2013年,美国大学出版社共出版专著约76,000种,平均每年出版15,000种。③此外,美国大学出版社每年还出版700多种期刊。
  美国大学出版社一般规模都不大,较大的出版社有100多人,小的出版社如肯塔基大学出版社仅有17名全职员工,年出版图书50—55种左右。美国《出版者周刊》2012年的一篇报道显示,美国大学出版社协会中约一半的成员年销售收入低于300万美元。④
  进入21世纪以来,日新月异的技术发展加速推动着出版业的变革。美国大学出版社在受惠于技术发展的同时,也在谨慎地应对着数字化技术、开放存取给学术出版带来的挑战,在数字化浪潮中寻找新的发展机遇。学术出版成本高、市场小。在学术出版低迷的情况下,为了求得生存发展,美国大学出版社不断加强与外部机构的合作,扩大收入,争取资金支持,支撑学术出版。
  二、美国大学出版社的发展困局
  美国大学出版社目前面临的问题来自内外两方面。从外部来说,学术出版整体低迷,销售收入有限。从内部来说,美国大学出版社因为自身体制、机制的原因,更加依赖大学和其他机构的投入,并且面对数字化变革,缺乏转型动力,态度也更为谨慎保守。具体来说,美国大学出版社目前面临的挑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销售收入减少
  目前美国大学出版社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学术图书销售收入下滑。单品种学术专著的平均销量仅为三四百册。导致这个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图书馆的图书釆购经费预算持续减少。图书馆开始釆取新的借阅和釆购模式,比如对一些图书釆取短期借阅模式,这使得图书馆对学术图书的釆购量大大减少。实际上,学术图书销售收入减少并非近些年才出现,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学术图书销量就开始逐步下滑,下滑幅度达到75%左右。⑤即便是有了电子版图书,出版社从销售电子版学术图书中获取的利润也远不如纸质图书,如加州大学出版社电子书的平均销售利润仅为纸质学术图书的1/3,⑥并不足以平衡纸质图书销量减少带来的收入下滑。
  2.机构支持减少
  美国大学出版社从成立之初就定位为非营利性机构,靠大学提供基金资助或是依靠公立机构、非营利性机构的地位直接获得资助,来维持出版社运行。然而近几年各州政府不断削减教育投入,大学出版社的经费支持持续缩减。如2018年年初堪萨斯州宣布在高等教育和其他方面的财政预算减少6%,2017年度该州在高等教育方面就减少了307万美元的投入,致使堪萨斯大学出版社陷入经济困难局面。北卡罗来纳州在2016—2017年对该州大学办学经费的投入减少了644万美元,减少幅度达到2010年以来的最高值。⑦大学财政支持的减少使得大学出版社运营更加困难,财务状况恶化,一些小型的大学出版社难以为继,以致倒闭。例如,2012年霍华德大学出版社关闭,2017年迪凯纳大学出版社关闭,2018年年底新英格兰大学出版社关闭。   3.数字出版的冲击
  数字技术的发展深刻地改变了信息和知识的传播方式,出版社的工作流程及出版物的形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美国大学出版从业者逐步认识到,只关注内容质量的传统出版观念已经过时。如果不关注新的出版技术、读者的阅读习惯和体验,仅仅依靠内容取胜已经不再可能。近年来欧美国家开始兴起开放获取出版方式,获得特定资金资助发表的文章或出版的学术专著免费对公众开放,这对学术出版产生了深刻的影响。2018年9月,欧洲一些国家的研究资助者提出了“S计划”,宣布从2020年开始,这些机构资助的科学家的研究论文一经发表就能免费获取,可以被他人下载、翻译或以其他方式重复使用,旨在打破付费墙。这一计划一旦付诸实施,将加快开放获取的发展。“S计划”在2018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引发了学术出版商的热烈讨论。可以说,开放获取的发展正在不断重塑学术出版模式。
  三、美国大学出版社的突围
  1.加强与大学图书馆的合作
  美国大学图书馆在学校发展中一般处于核心地位,可以给出版社提供资金、技术、平台和政策上的支持。而出版社拥有优质的内容资源和熟悉出版市场的专业编辑人才,可以为图书馆进入学术界提供有利条件。⑧因此很多美国大学出版社和图书馆都会在一些项目上进行合作。美国大学出版社协会甚至还成立了图书馆关系委员会来推动大学出版社和图书馆之间进行合作。根据出版社的不同情况和发展重点,合作方式也是多元化的:一是出版社帮助图书馆销售图书馆出版的作品;二是图书馆为出版社提供出版物电子化技術支持;三是双方合作出版一些专题图书,作为图书馆馆藏的补充;四是双方合作网络出版项目;等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的缪斯项目就是和本校图书馆一起开发的,最初双方只是为了在线出版自己的学术期刊,2012年起电子版学术图书也被纳入其中。该数据库目前拥有250多家大学出版社和学术组织的出版物。已有超过2,500家世界各地的图书馆订阅了该数据库。近年来加州大学出版社和加州数字图书馆在安德鲁·梅隆基金的资助下,开发了一个管理系统用于支持大学出版社和图书馆进行社科、人文类学术图书的开放获取式出版。
  近年来美国一些大学出版社已并入所属大学的图书馆,不再作为大学下面一个独立的部门而存在。如此一来,图书馆可以给出版社提供空间、设备、技术支持和公共关系、法律和版权、会计、平面设计等各方面的服务。出版社的发展纳入图书馆的整体规划后,可以改变出版社被逐步边缘化直至最后被关闭的命运。
  2.加强与大学的联系
  美国许多大学出版社也在积极加强与所属大学的联系,重新关注学校的需要,展示自己的实际价值来维持和推动出版社的发展。一些出版社将自己的职责和出版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和本校的发展结合起来,使出版社的战略规划和本校战略规划保持一致,让自己成为学校学术研究职责的体现者和传播者,并帮助学校加强与公众的联系。一些出版社致力于出版会议记录、公共教育资源、课本、学报等来支持学校的战略发展。还有出版社直接参与到学校的教学活动中,例如出版社的专家型编辑在院系中教授信息管理系统课程、MBA课程、平面设计课程或者开设出版方面的讲座。有些大学出版社还为学生提供实习机会,面向教职工和研究生开设出版研习班。通过这些活动,出版社得到了教职员工、学生、学校其他部门和学校董事的支持,加强了与学术界和当地社区的联系,出版社在提供出版和学术资源方面的价值不断提升,也得到了学校在财政和其他服务方面的支持。⑨
  3.应对数字化带来的挑战
  面对数字技术浪潮,美国大学出版社清醒地意识到必须要主动迎接挑战才能求得发展。他们或者自己开发数字化出版平台,或者与外部机构合作,主动探索数字化出版。数字技术的应用,有利于降低学术出版的投入和成本,增加销售收入,也可以给读者提供更加多样的选择。
  哈佛大学出版社对握有电子版权的图书同步出版纸质版和电子版,并通过亚马逊Kindle商店、GooglePlay、苹果公司的iBooks、美国最大的连锁书店巴诺书店、德国知名出版商德古意特、电子图书馆JSTOR等渠道销售电子图书。对之前已经绝版的图书,哈佛大学出版社也将之数字化,并与德古意特合作发行。此外,哈佛大学出版社还推出了《美国地区英语词典》和“洛布古典丛书”的电子版以及可开放获取的《艾米丽·迪金森档案》等图书。⑩
  面对开放获取热潮,美国大学出版社也在不断探索新的应对之策。加州大学出版社成立了专门的数字业务发展部门,推出了Collabra和Luminos两个数字化项目,以分别推动期刊和图书的开放获取式出版。通过Luminos出版的专著,其出版成本由作者、研究机构、出版社和图书馆等受益方分摊,单本专著在全球范围内下载量达到1,000-5,000次,促进了传播范围和作者学术影响力的扩大。2018年,加州大学出版社通过Luminos项目出版了《宴会上的陌生人》《不公正条件》等一些图书,内容涵盖人类学、经济学、历史学、文学、宗教学和社会学等多个学术领域。
  阿默斯特学院出版社和密歇根大学图书馆联合50多家文科大学的图书馆成立了杠杆出版社,专注于学术专著开放获取出版。参与其中的图书馆共同出资,资助艺术、人文与社会学科领域优秀专著的出版。出版社已开始正式启动出版工作,计划到2021年出版60种开放获取图书。
  此外,为解决人文学科专著销售量下降、出版困难的问题,推动人文学科领域研究成果的传播,美国大学出版社协会与研究性大学出版社协会、美国大学协会共同发起了一项开放专著生态系统发展计划(TOME),各大学成员每年至少出资15,000美元,资助人文学科领域专著的开放获取出版。
  美国大学出版社在历史上和现阶段都曾遇到诸多困难,然而它们总能凭借着百折不挠的韧劲和智慧一次次突破困境。面对变革和未知,它们纵然迷茫,但依然选择积极应对,振奋精神,坚守学术出版的初衷。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大学出版人思考和学习。   注释:
  ①②Givler,P.UniversitypresspublishingintheUnitedStates[EB/OL].[2018-11-26].http://www.aupresses.org/about-aaup/about-university-presses/history-of-university-presses.
  ③SocietyforScholarlyPublishing.MonographoutputofAmericanuniversitypresses,2009-2013[EB/OL].[20l8-11-27].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17/02/14/monograph-output-american-university-presses-2009-2013/.
  ④Chan,J.Paneldebatesthefutureofuniversitypresses[J].PublishersWeekly,2012,259(50):7-8.
  ⑤Thompson,J.B.Booksinthedigitalage:thetransformationofacademicandhighereducationpublishinginBritainandtheUnitedStates[M].Cambridge:PolityPress,2005:94.
  ⑥Muddit,A.Thepast,present,andfutureofAmericanuniversitypresses: aviewfromtheleftcoast[J].LearnedPublishing,2016(29):330-334.
  ⑦Kirch,C.Universitypressescopewithbudgetcuts[J].PublisherWeekly,2016,263(23):7-9.
  ⑧王雅菲.美國大学出版社的发展及启示[J].现代出版,2016(2):72-75.
  ⑨Bay,L.Let'sstaytogether:ataxonomyofrelationshipsbetweenAmericanuniversitypressesandtheirhostinstitutions[EB/OL].[2018-11-07].https://ugapress.wordpress.com/2018/02/26/lets-stay-together-a-taxonomy-of-relationships-between-american-university-presses-and-their-host-institutions/.
  ⑩冯会平,范军.哈佛大学出版社的成功之道及启示[J].出版发行研究,2014(10):87-9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50013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