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车(外一首)
作者 :  子川

  落叶木脱尽外衣
  瘦小许多。圩堤上,风车像一只大轮盘
  耸立天地之间。
  太阳和月亮轮番来这里下注。
  它们在赌什么呢
  用一个个具体生命的筹码。
  
  会过日子的乡民,卸下风车上的帆篷。
  冬天的里下河
  风不再给它力量。
  水不再流,藏在冰层下面
  说话声音越来越细。
  脚下是一条漫长、没有尽头的路。
  里下河妹子经由这里
  远嫁他乡。
  
  我目睹被冬天剥光的
  风车,在最广阔的世界里发泄痛苦!
  冻雨和冰雪
  袭向盛开油菜花的梦。
  北风驱赶寒冷
  
  ――一群乱飞的野鸦
  扑向裸露的风车
  用喙,用翅,撕掳支楞的骨架――
  发出尖锐嚣哨。
  
  这冬天的声音!
  在里下河,你随时都能听见。
  许多年后读塞万提斯,
  才联想起,那或许是堂吉诃德
  发起的一次次冲锋!
  
  冬日的菱塘
  
  结了冰的水面
  风吹不起一丝波纹。
  几片枯黄的叶子嵌在冰块里
  像琥珀也像水晶。
  靠近码头跳板的地方
  取水的桶,把那里撞成一层层冰檐的窟。
  不远处,生长荸荠与茨菇的水田
  有倾圮的芰荇冻僵在风里
  发出“丝丝”脆响。
  
  你无法想象一大片茂密的菱叶
  将在眼前的冰面
  丛生。蔓延。开紫色花。
  仿佛一夜之间
  突然就抬起了菱角
  采菱的小船,采菱女,环飞的红蜻蜓
  把一年一度的喧闹
  留给了夏天。
  
  夏天,邻家妹子蹬翻了采菱船,呛着了水。
  我够她出水时
  精湿花衣衫勾勒出来的线条
  令她的身子毕现
  从此,邻家妹子看见我总满面通红
  直到她坐上嫁船的那个冬天。
  那个冬日的菱塘
  我始终记得。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